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四十三章顛覆陰陽二為馬哥的天下第一刀加更

第一百四十三章顛覆陰陽二為馬哥的天下第一刀加更

    我死死的盯著後面,天,雖然快要亮了,但是,後面還是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到。

    不過,剛才的感覺應該沒有錯,我的身後,肯定有什麼東西,我再次仔細的打量了兩眼,可是,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燕雀見我一直死死的盯著後面,拍了我一下,輕聲說道︰"林敢兄弟,怎麼了?"

    我回應了一句,"後面,好像有東西!"

    "什麼東西?"

    燕雀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

    我搖搖頭,"可能,是我的錯覺吧。"

    雖然這樣講,但是。我心里真的還是七上八下的,我現在身上可是擁有了武侯兵符的實力,能夠貼著靠近我還不讓我發現,實在有些難,但是,剛才的那個東西完全就做到了。

    難不成,真的是我的錯覺。

    我正這樣想著,那個大房間里面又傳來了賀奔的聲音。"不好意思。我不等了!"

    我趕緊轉過頭,看向了窗戶里面。

    我看見賀奔一把就拽起了幽冥圖。

    野田尚雄頓時上前。

    賀奔一陣冷笑,"怎麼?野田大佐,你還想搶?"

    野田尚雄笑了笑,"賀奔,咱們,不是合作關系嗎?"

    "以前是,可現在不是了,林敢那小兔崽子都進圖兩個多小時了,還沒出來,我看,他是不會出來了。"

    賀奔死死的盯著野田尚雄。

    野田尚雄沒有作聲。

    過了一會,他才緩緩的說道︰"要不,咱們再等等!"

    賀奔哈哈一笑,然後突然臉色一變,"野田尚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我們這些人。可都是見不得陽光的,你想等到天亮,再對我們動手是不是?"

    野田尚雄緩緩出聲,"賀奔,這麼多年了,你難道還不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

    賀奔瞥了瞥嘴,"你是什麼人?我可不知道,現在,我只知道,你想奪走我手中的幽冥圖,野田尚雄,其實,你剛剛就一直有這個打算吧?要不然,你怎麼可能會在這里一直等著林敢那小子出來,其實你早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會出來,你的目的,只是想拖到天亮,我說的沒錯吧?"

    看來,這兩個人渣,要狗咬狗骨頭了。

    我撇了撇腦袋,看向了周雅,我看見她坐在牆角,抱著肩膀,此時,她的臉上一片慘白,應該是失血過多導致的,我不由的就是一陣心疼。

    "賀奔,你會不會多想了?"

    野田尚雄臉色陰沉。

    "我一點都沒多想,這樣,野田大佐,既然你想跟我合作,那就跟以前一樣,你負責找到林敢,而我呢,則負責提供幽冥圖,不過幽冥圖是我的東西,沒找到林敢之前,自然要放在我這里,等你找到林敢,再來找我吧,到時候,咱們可以繼續合作。"

    說完,賀奔就準備走出去。

    野田尚雄立馬將他喊住。

    "野田大佐,你還有什麼賜教?"

    "林敢已經到幽冥圖里面去了,所以,要找到他,就必須守著這圖,你說呢,賀宗主!"

    賀奔猛的轉過頭,他死死的盯著野田尚雄,咬牙切齒了起來,"野田尚雄,看來,你今天是一定要搶了?"

    "搶這個字,用的不是很貼切吧?"

    野田尚雄冷笑了起來,說完,他身邊站著的幾個鬼刀流的黑衣人一瞬間就圍了過來。

    鬼刀流的這幫黑衣人,有好幾個受了傷,其中一個,在別墅的時候還差點讓我給打死,所以,現在能夠站起來的,也就只有四個人了。

    只不過,即便只有四個人,這份戰斗力,也是絲毫不能低估的。

    "野田尚雄,別以為就只有你有人!"

    賀奔笑了笑,話音剛落,他身旁的肥尸,還有其他的幾個活尸,頓時惡狠狠的就迎了上去。

    雙方,瞬間就勢成騎虎。

    "野田尚雄,都什麼年代了,你以為,這里還是七十七年前的宜城?你們日本人說了算?"賀奔一陣冷笑。

    野田尚雄不急也不慌,他搖了搖腦袋,吐了一口氣,然後,不痛不癢的說道︰"賀宗主,我好言相勸你不听,就只能用這個方法了,我知道你手下的人實力不錯,不過,我的人也不賴,我就是想試試,天亮之前,你能走的出這里嗎?"

    賀奔一驚,大罵了一句,"野田老狗,你故意在拖延時間?"

    "恭喜你,答對了!"

    野田尚雄咬了咬牙,大喝了一聲,"給我將圖奪過來。"

    這老孫子,徹底的暴露出了本性,他的話音剛落,旁邊的四個黑衣人頓時風馳電掣一般的沖了過去。

    而賀奔那邊,肥尸,趙冰,以及其他活尸頓時也是一擁而上。

    雙方的人馬頓時就戰成了一團。

    賀奔滿面怒容,他知道自己中計了,沒錯,野田尚雄是不能夠瞬間的將他們擊殺搶走幽冥圖,但是,他們也絕對不可能瞬間逃離野田尚雄的攻擊。

    可是別忘了,賀奔等人都是不能見陽光的,也就是說,只要野田尚雄拖延那麼一點點的時間,賀奔,就一定會落敗。

    "賀宗主,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咱們,始終都是朋友!"

    野田尚雄笑了起來。他狂夾劃。

    "誰跟你這個日本老孫子是朋友!"

    賀奔大罵了一句,朝著野田尚雄就沖了過去,賀奔的速度很快,而野田尚雄明顯不是對手,這老孫子被逼的連連後退,賀奔眼露殺機,出手成抓,幾下子就抓破了野田尚雄的衣服。

    老孫子咬著牙,拼命的格擋,賀奔根本沒有留手,在野田尚雄退至牆角的一剎那,他突然一下子就沖到了跟前,然後,右手猛然探出,一把就抓向了野田尚雄的胸口。

    賀奔一字一句,"老孫子,當年老子是沒辦法,才跟在你的後面做了你的一條狗,今天,我就要將你的心挖出來,我倒要看看,以後你還到底敢不敢搶老子的東西,不過話說回來,你心都沒了,還有以後嗎?"

    賀奔猛的一用力,他的整只手就穿進了野田尚雄的身體。

    他不斷的用力。

    野田尚雄的臉上顯出了一絲痛苦無比的表情。

    "老孫子,去死吧!"

    賀奔大喝一聲,右手突然發力,他剛準備做出最後一擊,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身子猛的一個踉蹌,然後,死死的站住了。

    賀奔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有些痛苦,他慢慢的後退,我赫然發現,他的腹部,已經被一把短刃給狠狠的刺了進去,直沒刀柄!

    "你......"

    賀奔咬著牙,看著野田尚雄。

    野田尚雄死死的盯著他,一字一句,"賀宗主,我知道你學會了玄門的禁術,普通的刀槍對你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但是我告訴你,插在你肚子上的,是我精心打造的尸刀,不妨告訴你,這刀,就是為你準備的。"

    "老孫子,你......"

    野田尚雄詭異的笑了起來,再次緩緩出聲,"哦,對了,你剛剛要挖我的心,對吧,既然如此,現在,我就給你一個驚喜!"

    說完,他猛的一把扯開了自己的衣服,他指著剛剛被賀奔抓傷的傷口,"賀宗主,你看仔細了。"

    我跟燕雀都死死的盯著野田尚雄,他胸口的位置,有一個拳頭大的血洞,正是賀奔剛剛抓出來的。

    可此時,它卻以一種肉眼能及的速度在快速的變小,愈合,最後,完全消失不見。

    野田尚雄大聲的狂笑了起來,"賀宗主,是不是很驚喜?"

    "你怎麼......"

    賀奔,完全的愣住了。

    我跟燕雀雖然知道野田尚雄有不死之身,但是這一刻,看著那麼大的一個傷口以那種詭異的速度愈合,我們整個人也是震驚的不行。

    這老孫子,完全就他娘的殺不死嗎?

    ps:

    感謝櫻小維、jason--lv 打賞的扇子,感謝__missing_u__&trad;_打賞的毛筆,今天最後一更,本來想再寫一更的,但是實在有些累了,明天多更一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