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四十四章顛覆陰陽三

第一百四十四章顛覆陰陽三

    我跟燕雀死死的盯著里面。

    "現在,知道你跟我之間的差距了吧?"野田尚雄一陣冷笑,死死的盯著賀奔。

    賀奔,此時此刻,真的完全的就傻眼了。他緩緩的後退了兩步,最後,又是重復著那個問題,"你怎麼......你怎麼......?"

    "我怎麼能夠愈合傷口是不是?"野田尚雄得意的晃了晃腦袋,"我告訴你,這就是幽冥圖的力量,我不但能夠永生,還擁有不死之身,怎麼樣?你是不是很羨慕?"

    賀奔,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賀宗主,剛才要跟你合作,你偏偏就不肯,其實,你跟我合作多好,等到我們找到了林敢那小子。不就可以一起進入幽冥圖嗎?到時候,或許你還能夠擁有跟我一樣的身體,只不過,現在嘛,你沒有這個機會了!"

    說完,野田尚雄朝著賀奔緩緩的走了過去。

    賀奔,咬牙切齒,此時。他的腹部還插著那柄尸刀呢。他一走就是一個踉蹌,最後,根本就是氣喘吁吁了。

    "賀宗主,我勸你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了,好好的配合我,或許,我還能留你一條全尸!"

    野田尚雄說完這一句,不再猶豫,猛的一下子就沖了過去。

    此時的賀奔完全沒有任何的實力抵抗,野田尚雄湊到賀奔的面前,一把朝著他手中的幽冥圖奪去。

    哪怕是到了這一刻,賀奔依然是毫不松手,他身子一閃,失去了重心之後,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隨著這個動作,地板一下子就踫撞到了他腹部的那柄尸刀。賀奔頓時一陣慘叫。他吉大扛。

    這個時候,跟黑衣人在一起纏斗的肥尸大喊了一聲宗主玩命了一樣的就沖了過來。

    不過。還沒等人沖到跟前,又被黑衣人給阻擋了出去。

    野田尚雄一步步的走向賀奔。

    賀奔則是用手拼命的撐著身子,他怒視著野田尚雄,最後,猛的一咬牙,"野田老狗,你真以為就能殺了我?"

    說完,他突然一把站了起來,將手放在了那柄腹部的尸刀上,然後一寸一寸的慢慢的往外面拔。

    我跟燕雀大氣都不敢出,娘的,光是看見那刀慢慢的從腹部出來,那種感覺,就足夠讓人心驚膽戰的了。

    賀奔拔出了尸刀,狠狠的往旁邊一甩,這個時候,他整個人突然就發生了變化,剛剛還是正常人的他,在這一刻,突然皮膚開始崩裂,從手上,再到身上,然後是臉,他的每一寸皮膚似乎被人在狠狠的撕開一樣。

    最後,賀奔的整個身體,就好像完全被人剝掉了皮一般,血淋淋的一片。

    那種樣子,就跟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一模一樣。

    賀奔,將自己變成了血尸。

    他的臉上已經沒有皮膚,暴露在外的鮮紅肌肉不斷的顫動,特別是嘴唇,由于有沒有皮膚的包裹,完全就將里面的牙齒給凸顯了出來。

    他瞪著一雙血紅的眼楮看著野田尚雄,冷冷的說了一句,"野田老狗,今天,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說完,他猛的撲向了野田尚雄。

    野田尚雄的實力根本不可能跟賀奔相比,他仗著的,只不過是自己永生不死的身體,賀奔沖上前,不斷在他的頭上,臉上,還有身體的各個部位都造成了或大或小的傷口。

    但是,只要賀奔一停下,野田尚雄的身體就再次的開始愈合,那種速度,似乎還變的越來越快。

    我跟燕雀在外面死死的盯著,我倒吸了一口涼氣,渾身都被汗水打濕,我趕緊抹了一把臉,剛才,我完全就被兩個人的玩命狀態給震驚了,清醒了過來之後,我頓時就產生了一個念頭,娘的,趁著這兩個王八蛋現在在狗咬狗,不正是我救周雅的最好機會嗎?

    我用手踫了踫燕雀,然後,瞥了一眼里面。

    燕雀立馬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對著我點了點頭。

    我們兩個正準備繞過屋子往里面走呢,就在這個時候,賀奔突然一把甩開了野田尚雄,朝著外面瘋了一般的就沖了出去。

    我知道,賀奔,想逃走。

    剛才,他應該是激發了自己身體的最後一絲潛能,想弄死野田尚雄,但是,試了這麼多次以後,當他發現野田尚雄確實擁有了不死之身,他終于是扛不住了,更何況,現在,天,已經開始微微的透亮。

    我立馬將燕雀拉住。

    情況有變,肯定不能貿然行事。

    沒錯,我跟燕雀的實力,現在要搞定這幫雜碎,當然沒有問題。

    但是,別忘記了,周雅還在他們的手上,只要他們將周雅作為人質,我們完全就做不了什麼。

    賀奔甩開眾人,瞬間就沖向了門口,我跟燕雀再次死死的盯著里面。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他突然死死的定住了身子,然後,緩緩的又往房間里面退。

    我跟燕雀好奇到了極點,賀奔,不是應該往外面走嗎?怎麼現在反而退回到房間了?

    就在我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快速的沖了過來,他一把奪走了賀奔手中的幽冥圖,然後,快步閃身進了房間。

    當看到這個人的一剎那,我的眼楮都瞪圓了。

    我跟燕雀驚訝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而同時,房間里面的人也是不由自主的停了手,所有人的眼光都死死的放在了這個人的身上。

    剛才從門口沖進來,奪走了賀奔手中幽冥圖,此時此刻站在房間里面的。

    竟然是另外一個野田尚雄。

    這兩個人,長的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如果一定要說不同的話,那應該就是他們身上所穿的衣服了。

    後面進來的那個野田尚雄,穿著一身日本的大佐軍服,我感覺自己的心,撲通撲通的狂跳。

    為什麼會出現兩個野田尚雄?

    未來,不是沒有改變嗎?

    到底要怎樣解釋眼前的一切?

    我終于明白剛才賀奔為什麼發愣,為什麼又傻乎乎的從門口退回到房間了。

    剛才,野田尚雄展現了他的不死之身,就足夠讓賀奔目瞪口呆,而現在,自己剛剛沖了出去,竟然發現又有一個同樣的人站在門口,他怎麼能夠接受的了?

    可以說,要是平時,以野田尚雄的實力,是完全不能夠做到搶奪賀奔手中幽冥圖的能力的,但是現在,賀奔完全就傻了。

    後來的野田尚雄十分很滿意自己的這個出場秀,他笑了起來,說了一句,"各位,不用太意外,讓我來告訴你們,我,才是真正的野田尚雄,天皇麾下日軍大佐!"

    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他。

    我發現,尤其是另外一個野田尚雄,此時此刻,他也完全的傻掉了。

    見眾人沒有說話,後來的野田尚雄再次說了一句,"賀奔君,馬上就要天亮,你,難道還不走?"

    賀奔猛的一愣,捂著自己的肚子。

    "莫非,你還想要幽冥圖?你們中國人有句話,叫著識時務者為俊杰,現在是什麼情況,你應該比我更情況,要是我的話,我就會帶著我的人,趕緊從這里離開,你說呢?"

    野田尚雄再次盯著賀奔。

    賀奔似乎有些猶豫,不過,一看外面,頓時就一咬牙,然後快步的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肥尸跟趙冰等人立馬跟著。

    整個房間,出現了一種詭異的景象,所有的黑衣人都沒動,就只有兩個野田尚雄這樣面對面的對視著。

    過了一會,後來的那個野田尚雄說話了,他盯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對方,笑了笑,"怎麼?干嘛這樣看著我,我的出現,是不是讓你很意外?"

    另外一個野田尚雄咬了咬牙,問了一句,"你怎麼出來的?"

    "哼,當然是林敢那小子救我出來的了!"

    後來的野田尚雄一字一句。

    我整個人就是一呆,娘的,老子救他出來的?難道說,我回到幽冥圖,經歷了另外一個七十七年前,然後,將眼前的這個混蛋帶回到了現實?

    可是不對啊,為什麼偏偏其他人沒有出現兩個,而野田尚雄,卻以兩個人的身份出現在這個世界?

    我怎麼想都想不通,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腦袋里面突然就是一怔,我記起了幽冥圖里面野田尚雄看著魑魅魍魎里的那面鏡子時候的場景,那個時候,我分明看見一個人從他的身體里面分離了出來。

    難道說,那面鏡子,給他制造了一個分身?

    這才是顛覆陰陽這句話意思的真正所在?

    ps:

    抱歉,今天寫的好卡好卡,理了半天才緩過勁來,大家多擔待一點,碼字這東西,還真不是坐在書桌旁就能行雲流水出來的,有時候很快,可有時候,真的很慢,謝謝大家的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