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四十五章水火不容

第一百四十五章水火不容

    在我看來,除了這種解釋,根本想不到另外的任何一種可能。

    魑魅魍魎盒子里面的鏡子,制造了一個分身,這個分身。比野田尚雄更早的從幽冥圖里面出來,然後跟王大仙等人一樣,永生不死。

    而後,還在幽冥圖里面的那個野田尚雄就不斷的通過自己的思維操控,迫使這個野田尚雄叫周雅來中國尋找我,從而讓我打開幽冥圖。

    然後,我再次進入,去到了另外一個七十七年前,將真正的野田尚雄釋放了出來。

    一切,都能夠完美的解釋,可一切,又都是那樣的不可思議。

    我心中震驚到了極點。

    一個野田尚雄,就已經夠難對付了,現在,還她媽出現了兩個。

    我死死的盯著里面。這個時候,我整個人緊張到了極點,我完全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

    "我能夠出來,說實話,還真是多虧了你,不過話說回來,沒有我,也就不可能有你。我說的對嗎?"

    野田尚雄一字一句。死死的盯著自己的分身。

    那分身笑了笑,"的確,沒有你,就沒有我,可是,你也別忘了,如果不是我,你也根本不可能再次從幽冥圖里面出來,確切的來說,是我救了你,不是嗎?"

    "那我,是不是還要感謝你?"

    野田尚雄冷冷的說了一句。

    那分身不屑的笑了笑,"道理上講,應該是這樣!"

    說完,他突然晃了晃了腦袋,然後。喃喃的說道︰"我想,你現在。應該操控不了我吧?"

    野田尚雄點點頭,"當然,出了幽冥圖,我自然操控不了你,因為現在,你是你,我是我。"

    "你知道就好!"

    分身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咱們,是不是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野田尚雄盯著他,跟著笑了起來,"你說呢?"

    "這樣最好了,只不過,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嗎?"分身說完,臉色突然一變,隨即,奪過旁邊一個黑衣人的短刃,朝著野田尚雄急速的就沖了過去。

    野田尚雄應該早就做好了準備,身子一閃,不過,他好像閃避的並不是很及時,分身手中的短刃一下子就刺到了他的臉頰,在他的臉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血,一下子就野田尚雄的臉頰上滑了下來。

    那分身冷笑了一聲,"看來,你的實力,沒我強啊!"

    野田尚雄死死的盯著他,然後,喃喃的說了一句,"是嗎?"

    說完,我就發現,他臉頰上的那道傷口,此時,也開始快速的愈合,結痂,最後,消失的一干二淨。

    那分身一愣。

    野田尚雄搖了搖頭,"自不量力,你都能永生不死,你以為,我就不能?"

    "看來,我還是低估你了。"

    分身咬了咬牙。

    野田尚雄死死的盯著他,"別以為這麼多年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本來就是從我身體里面出來的,現在,讓你享受了這麼多年,你也應該知足了吧?"

    那分身一陣冷笑,"知足?什麼叫著知足?你也說了,你是你,我是我,這麼多年,我享受的東西,是我自己應得的,你創造的那些東西,早就不存在了,現在,我才是真正的野田尚雄!"

    我整個人都呆住了。

    我本以為兩個人之間會合作愉快,然後一起來對付我。

    可現在看來,事情,好像在朝著對我有好處的方向發展了,這兩人,根本就是水火不容。

    想想也是,看著一個跟自己從外表到身體都是一模一樣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情。

    在真的野田尚雄看來,這個分身,是從自己的身體里面出來的,確切的來說,就是他,制造出了對方。

    所以,對方出了幽冥圖之後,肯定要知恩圖報千方百計的營救自己,而不是需要自己逼迫。

    至于那個分身,在他看來,這麼多年,自己擁有的一切,根本就是他自己一手打造的,跟野田尚雄沒半毛錢關系,加上這麼多年還被幽冥圖里面真正的野田尚雄折磨了這麼多年,心中,自然也有一口怨氣。

    說白了,這兩人,是要徹徹底底的展開撕逼大戰了。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現在,就看誰能笑到最後了。

    我一開始的緊張心理,慢慢的放松了下來,現在的形勢,對我們是有利的,但是,我還是不敢冒險的去救周雅,畢竟,現在的情況還不是很明朗。

    我再次看向了里面。

    兩個野田尚雄真可謂是勢均力敵,你殺不了我,我也殺不了你。

    不過,等等,我心中突然一愣,這兩人明明知道都殺不了對方,可為什麼還要這樣對峙呢?難道說,他們並不是殺不死?而只是我們這些人找不到他們的弱點而已?

    我頓時打足了精神,既然是這樣,那我就必須好好的看清楚了,將來,不管我要對付的是野田尚雄還是那個分身,我都需要了解他們本身的弱點。

    因為,這兩個人,都他媽不是好東西。

    我正這樣想著,野田尚雄突然朝著旁邊的四個黑衣人說了一句日本話。

    一瞬間,那四個黑衣人猛的就揚起了手中的短刃,只不過,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下子又將短刃給放下了。

    那分身冷冷的笑了起來,"我親愛的野田大佐,你真以為還是你的那個年代?我告訴你,鬼刀流的死士,都不知道換過多少批了,這些人,現在,只效忠于我!"

    說完,那分身也說了一句同樣的日本話。

    果然,那四個黑衣人再次揚起了短刃,站在了野田尚雄的面前。

    局勢,似乎又開始了變化。

    娘的,我忍不住竟然為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狠狠的捏了一把汗,這老孫子,不會剛從幽冥圖里面出來,就直接被自己的分身給掛了吧?

    要真是那樣,這也太造化弄人了。

    "看來,有些事情,真的發生改變了!"野田尚雄嘆了一口氣。

    分身點點頭,"你剛才跟賀奔都說了,中國有句古話,識時務者為俊杰,現在,我把這句話送給你。"他吉呆血。

    "你真的這麼有信心,一定能殺了我?"

    野田尚雄咬著牙。

    那分身點了點頭,"別人殺不了我們,但咱們彼此都知道,不是嗎?"

    我心里都焦急到了極點,娘的,你兩個王八蛋都知道,你他媽倒是說啊。

    不過,野田尚雄看上去倒是一點都不急,他再次笑了起來,"的確,有幫手的你是能夠佔據上風,但是,你真的認為,我會打沒把握的仗?"

    "那我倒想試試!"

    說完,那分身口中又說了一句日本話,四個黑衣人一听,頓時一愣,那分身朝著自己的胸口指了指,然後一字一句,"殺了他!"

    他話音剛落,四個黑衣人就準備沖上去,不過,這個時候,野田尚雄卻是突然大吼了一聲,然後,喊了一個人的名字。

    這個人,不是別人,竟然是我。

    他喊了一聲林敢。

    我頓時一愣,而同時,那個分身還有其他四個黑衣人也是猛然定住了身子。

    "林敢!"野田尚雄再次出聲,"我知道,你一定就在附近,我從幽冥圖里面出來了,你肯定也出來了,既然你出來了,我相信,你第一時間最想見到的人,應該就是雅子吧?"

    這王八蛋說完,突然一把跑到了坐在牆角的周雅身邊,他將周雅一把拽了起來,再次咬牙說道︰"林敢,現在,我需要你的幫忙,我相信,你一定會幫我的,對吧!"

    說著話,他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多出了一把匕首,他將匕首放在了周雅的咽喉上,一字一句,"林敢,你親愛的雅姐,可不像我一樣能夠永生不死哦!"

    ps:

    晚上還有更新,我還沒吃飯,吃飯完就馬上寫。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