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四十六章致命弱點

第一百四十六章致命弱點

    野田尚雄這個王八蛋,他應該在幽冥圖里面就已經通過探測分身的思想知道了我跟周雅的關系。

    此時,這種重量級的籌碼,他當然會拿出來要挾我。

    我跟燕雀站在窗口,我整個人就是心中狂跳。搞來搞去,周雅還是落在了他的手里。

    那分身見我沒出來,不由的笑了笑,他盯著野田尚雄,"怎麼?還想苟延殘喘,林敢那小子,估計還在幽冥圖里面吧?你嚇我?"

    "嚇不嚇,你待會就知道了!"

    野田尚雄突然一把看向了窗外,然後,陰冷的笑著,"林敢,你還想藏到什麼時候?出來吧!要不然的話......"

    他將周雅轉到窗口的方向,手中微微的用力,那匕首,以一種十分輕巧的速度。慢慢的劃破了周雅的一絲皮膚。

    鮮血,順著刀鋒一下子就滲透了出來。

    這個時候,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大喊一聲,直接一拳頭砸向了那扇窗戶。

    窗戶被我一下擊穿,支離破碎,我猛的又踹了一腳,然後緩緩的朝著房間里面走了進去。

    這一刻。所有人都盯著我。

    尤其是那個野田尚雄的分身。他沒有想到,我竟然真的出現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

    我咬了咬牙,看著周雅,"雅姐,對不起,我來晚了。"

    "林敢......"

    周雅的眼淚一下子就滑了下來。

    "林敢,你果然是有情有義啊,說實話,我真的沒想到,雅子,竟然會喜歡上了你!"野田尚雄笑了起來,"不過也好,雅子要是不喜歡你,我還找不到你這樣的幫手呢?"

    說完,他對著我瞥了瞥腦袋,"現在。幫我殺了他們。"

    野田尚雄猛的指向了那四個黑衣人。

    那四個黑衣人一看,頓時就看向了我。

    我咬了咬牙。抓緊了拳頭。

    "哦,對了,我還忘了天下第一高手燕雀呢。"野田尚雄又看了燕雀一眼,"你嘛,就幫我好好的盯住他!"

    野田尚雄指向了自己的分身。

    他很清楚,這個分身跟他一樣,雖然擁有了不死之身,但是,卻沒有太大的實力,以燕雀的本事,要留住他,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見野田尚雄這樣一說,那分身立馬就驚慌失措了起來。

    這個時候,形勢,完全就往野田尚雄一邊倒了。

    "還等什麼?林敢,動手!"

    野田尚雄放在周雅脖子上的手腕一緊,周雅頓時就悶哼一聲,我再也無法克制下去了,我朝著那四個黑衣人就沖了過去。

    此時此刻,我不知道我到底覺醒了多少武侯兵符的實力,但是,要對付眼前的四個黑衣人,我肯定是足夠了。

    果然,只是一迎上了他們,他們完全就招架不住。

    其中一個還沒來得及揮刀砍來,就瞬間的被我扭斷了脖子,另外三個人一看,頓時驚訝到了極點。

    要知道,我沒進幽冥圖之前,被他們幾個圍攻的情況下,我最多只能自保。

    可現在,我出手就廢了他們其中的一個。

    我眼楮都紅了,朝著他們再次的走了過去。

    那三個人緩緩的後退,最後,還是一咬牙,朝著我再次的奔襲了過來,我看準機會,一個閃身,捏住了其中一個的手腕,用力的一折,那黑衣人就一聲慘叫,我順勢奪下了他手中的短刃,揮手就劃了過去。

    我的速度在他們看來,簡直就快到了極點,他們根本絲毫反抗的余地都沒有,十秒鐘之後,四個人,就完全躺在了地上。

    野田尚雄哈哈大笑,"林敢,你果然沒讓我失望,你現在,是越來越讓我害怕了。"

    "現在,可以放了雅姐吧?"

    我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這個老孫子。

    野田尚雄搖搖頭,"你忘記了,還有一個呢!"他吉豆亡。

    他指了指自己的分身,"他不死,我永遠不能心安!"

    那分身死死的盯著野田尚雄,咬了咬牙,"你好毒!"

    "哼,我好毒?你別忘記了?在幽冥圖里面,你不管想什麼,我都知道,你想殺了我,對不對?既然你想殺我,我為什麼就不能殺了你?林敢,還不動手?"

    野田尚雄再次的大聲一喝。

    我根本沒有辦法。

    我朝著那個分身慢慢的走了過去。

    那分身此時臉都白了,看著我,"林敢,你殺了我,他一樣是你的敵人!"

    我點點頭,"我知道,但是,我沒有辦法!"

    "別婆婆媽媽的,快點!"

    我點點頭,然後突然朝著那個野田尚雄的分身沖了過去,我的手中拽著剛剛那些黑衣人的短刃,我一瞬間就刺向了他的咽喉。

    那分身眼神一緊,鮮血頓時就從咽喉的里面涌了出來。

    我將短刃一拔,只是過了三四秒,他咽喉的傷口就在我的眼前快速的愈合,然後,又恢復到了沒有一絲一毫受傷的樣子。

    我轉過頭,看著野田尚雄,"對不起,你們都是不死之身,我殺不了你們。"

    "你刺......"

    野田尚雄突然就不往下說了,我的心一下子狂跳,娘的,這個老孫子,剛才差點就說出他們的致命弱點了。

    "你要我刺他哪里?"

    我問了一句。

    野田尚雄沒有說話,他咬了咬牙,轉換了一下,"你們,都殺不了他,能殺他的,只有我,將他抓過來,我要親手殺了他。"

    "好吧!"

    我點了點頭,然後再次朝著野田尚雄的分身走了過去,這家伙,知道我的實力,也清楚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在我的手里,他們完全掙脫不了。

    當然,我也殺不了他們,因為,他們擁有不死之軀。

    只不過,這個時候,我也很清楚,他們也並不是殺不死的,那只是因為我還不知道他們致命的弱點所在。

    我突然生出了一個主意,想著,我快步的往前走了兩步。

    我來到分身的身邊,他根本沒有反抗,我一把揪住了他的頭發,然後,我壓低了聲音,"告訴我,你們的弱點在哪里?"

    那分身眼神一緊,盯著我。

    我一字一句,"你不告訴我,你也是死,難道,你不想我過去殺了他?"

    我陰冷的說道,同時又拋出了誘餌。

    我將自己的聲音壓的很低很低,加上我背對著野田尚雄,他根本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不過,這老孫子明顯感覺到了不對勁,他大聲的說道︰"林敢,別跟我耍花樣,快點將他拉過來!"

    "馬上!"我應了一聲,又死死的盯著分身,咬牙切齒,"你再猶豫,就來不及了!"

    那分身猛的搖頭,"林敢,你想殺了我,救回雅子是不是?"

    這家伙,根本就不相信我,事實上,如果我知道了他的弱點,在野田尚雄的威脅之下,我還是有可能將他殺了。

    所以,他在賭,賭最後一把。

    "林敢!"

    野田尚雄又大聲的喊了我一句。

    我知道,自己沒有時間了,我只能將分身拽到了野田尚雄的面前。

    那分身轉過頭看了我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看來,他也心動了,想告訴我他們兩個人致命的弱點。

    只不過,這個時候,野田尚雄已經是湊了過來,他讓我將手中的短刃交給他。

    分身瑟瑟發抖,他似乎感覺到了死亡的到來,他剛想說話。

    野田尚雄一陣冷笑,這老孫子,一只手抓著匕首放在周雅的脖子上,另外一只手拽著短刃,狠狠的捅進了那分身的身體。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林敢......我們的弱點是心......"

    那分身到了這一刻,終于是後悔了起來,只不過,野田尚雄已經是連續多次捅在了他的前胸之上,他的胸腔,肚子,足足被捅了十多二十刀。

    那老孫子的速度又快又狠。

    那分身還想說話,可體內的鮮血已經從口中快速的噴涌出來,不一會兒,就什麼都說不出來。

    這個時候,我還拽著他的雙手,我盯著他胸口跟肚子上的所有刀口。

    這一次,那些傷口,並沒有再次的愈合起來。

    我緩緩的放開了他的手,他,一下子就躺在了地上,死了!

    我頓時目瞪口呆,剛才,野田尚雄殺他,似乎沒什麼特別的技巧,就是朝著他的身體的胸口跟肚子部位捅過去就是。

    難道說,那老孫子沒有騙我,能夠殺他們的,就只有他們彼此自己?

    他能殺分身,分身能殺他。

    至于其他人,完全傷害不了他們?

    不對,肯定不對,剛剛那分身臨死的時候,分明說出了弱點這個詞。

    他們的致命弱點,到底是什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