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四十七章解不開的疑惑

第一百四十七章解不開的疑惑

    我死死的盯著野田尚雄,此時此刻,我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我轉過頭,看向了燕雀。我期待燕雀能夠給出一個讓我驚喜的答案,可是,燕雀的表情,幾乎跟我一模一樣。

    他也不相信野田尚雄的分身就這樣死了。

    是啊,這個家伙,燕雀也跟他交過手,也在他的身上肚子上之類的留下過傷痕,可是,完全就殺不死他。

    還有賀奔,也同樣這樣做過,但是,他照樣還是死不了。

    可是,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隨便的捅幾刀,他就死了?

    不對。這老孫子,應該不是隨便的捅了幾刀而已,我死死的打量著他。

    野田尚雄似乎暗暗的松了一口氣,他盯著眼前的這具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尸體,笑了笑,"林敢,別看了,我說過。只有我。才能殺死他,同樣,也只有他才能殺死我,現在,他死了,就沒人能夠威脅到我了。"

    我沒有作聲。

    這個老孫子,他越是這樣說,我就越發的感覺事情的不對勁,我再次確定,事情,並不是這樣,這兩個擁有不死之軀的人的身上,肯定有一個我還沒有發現的弱點。

    不過,這個時候,我是真的看不出來。

    而剛才,那個分身剛剛要說出口的時候。也瞬間被老孫子滅了口。

    我慢慢的讓自己冷靜下來,我知道。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答案的時候,我盯著野田尚雄,"好了,現在,人都死了,你可以放開雅姐了吧?"

    "要是我不放呢?"

    野田尚雄挑釁的說了一句。

    我沒有作聲,我從地上撿起了那柄帶血的短刃,我死死的拽在手上,"你不放,我就殺了你!"

    "林敢,你別忘了,你殺不了我!"

    野田尚雄一字一句。

    我咬了咬牙,"殺不了,那我也要試試,我就不相信了,我將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削下來,你還能活!"

    野田尚雄臉色一變,不過,隨即他就恢復了正常,他拽著周雅,"是嗎?看來,你是要跟我不死不休了。"

    "你可以試試!"

    這一刻,我們再退讓的意思,娘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脅我,現在,我絕對不能再順著他的意思往下走,我要做的,就是堅持住。

    要不然,只要周雅在他的手里,豈不是他可以叫我殺誰我就要去殺誰?

    野田尚雄一瞬間就愣住了,他看出了我臉上的那種堅定,最後,他終于是動容了,他點了點頭,"林敢,看來,我真是低估你了,七十七年前,你是我的對手,現在,你同樣還是我的對手,行,今天你贏了,不過,我現在還不能放開雅子,要是我放開了她,我還走的了嗎?"

    "那你想怎麼辦?"

    我死死的盯著他。

    "外面有車,等我到了外面再說!"

    說完,他挾持著周雅,緩緩的往外面退。

    我跟燕雀立馬就跟了上去。

    此時,天已經是亮了,不過,亮的不是很徹底。

    野田尚雄挾持著周雅一直走到了這個廢棄工廠的門口。

    我跟燕雀寸步不離。

    等到他挾持著周雅走到那輛黑色的商務車前面,他頓時讓我停住。

    我站在廢棄工廠的門口,我盯著他。

    野田尚雄一字一句,"林敢,你現在最好別過來,等我將車發動了,我自然會放了你的雅姐。"

    "你最好說話算話!"

    我全身都開始警惕了起來。

    "放心吧,我這人,說話從來算話。"

    他推著周雅,慢慢的走到了那輛商務車的旁邊,這才打開車門,這個時候,周雅因為失血過多已經是虛弱到了極點,完全沒有瞬間脫身的能力。

    老孫子拽著她到了車門旁,一把將車發動。

    听到汽車引擎發動,我頓時朝著他們狂奔了出去。

    老孫子揚起匕首,剛準備捅向周雅,我猛的就是一撲,然後在地上翻滾了好幾下,等到我再次抱著周雅站起來的時候,那個王八蛋已經是開著車揚長而去。他吉節弟。

    我死死的盯著車遠去的方向,我感覺,現在回來的這個野田尚雄要比以前的還要難對付,這老孫子,按理來說從幽冥圖里面出來,應該不可能這麼快就適應了現代的車輛,但是,他還是瞬間就竄了出去。

    看來,他在幽冥圖里面的時候,就已經通過自己分身的思維熟悉了這個年代的一切。

    我不敢往下想了。

    還好周雅沒事,我抱著周雅,問她怎麼樣?

    周雅搖搖頭,說自己沒事,說完,眼楮就開始打起了架來,我知道,周雅已經受傷很嚴重了。

    我讓燕雀趕緊將車開過來,現在,要第一時間將周雅送到玄門正宗,我相信,藍朵肯定能救她。

    燕雀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就將車開了過來。

    我剛準備抱著周雅上去,周雅拉了拉我。

    我問周雅怎麼了?

    周雅指了指廢棄工廠,艱難的說道︰"里面有尸體,去燒了,要不然,麻煩!"

    我猛的一愣,還是周雅考慮的周到,這幫孫子,賀奔也好,野田尚雄也好,一個個神出鬼沒的,這可不是現代社會,這麼多尸體,萬一被人發現了,調查起來,就現代社會的先進水平,估計就有可能找到我的身上。

    我現在,當然不會懼怕警察,只不過,惹上了麻煩,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我趕緊讓燕雀去燒了這個工廠。

    燕雀點點頭,打開後備箱,提著一個汽油箱,過了一會,整個廢棄工廠就是火光沖天。

    放火,燒不了尸體,但是,能毀滅相關的證據。

    待到處理完一切,我們這才趕緊上車。

    燕雀開的很快,直接往玄門正宗的方向竄。

    或許是因為感覺到自己平安了,躺在我的懷里,周雅有些昏昏欲睡。

    這個時候,我又忍不住開始去想野田尚雄的那個致命弱點,剛剛,那分身臨時的時候,分明是在說,他們的弱點,是心......

    後面的話,他就沒有說下去了。

    心?心髒,還是什麼?

    如果是心髒的話,賀奔,也攻擊過他的心髒啊,可是,他卻是沒死,還能快速的愈合傷口。

    如果不是心髒,那麼,又會是什麼?

    我又開始不斷的想著野田尚雄這個老孫子剛才殺死他的時候做的一切,可是,不管我怎麼想,都完全沒有發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這老孫子就是朝著他的身體關鍵部位捅。

    而那個分身,也就是那樣死了。

    所有的一切,都怪異到了極點。

    我們很快就趕到了玄門正宗,眾人見我將周雅救來了,王大仙跟藍朵還沒什麼,可林闖跟唐傲就有些想不通了,說我怎麼救這個日本女間諜?

    我知道,唐傲跟林闖的身上,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去了解。

    我讓藍朵趕緊給周雅看看,等到將周雅送進了格子間,我才走了出來。

    王大仙問我怎麼樣?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王大仙頓時就傻了,抬起頭就說了一句,"你說,有兩個野田尚雄?"

    我點點頭,"不過,其中一個,已經死了!"

    "這他娘的就真是奇怪了!"

    王大仙嘀咕了一句。

    我看了一眼王大仙,然後又看了看林闖跟唐傲,我說了一句,"大仙,我們之間的事情,你跟他們說了沒有?"

    王大仙一听,頓時有些逃避,然後說道︰"這事情啊,我一下子還真是解釋不清楚,還是你說吧!"

    我一听,你大爺的,老子去了這半天,就希望你將事情解釋一遍,可倒好,這個難題最後還是要放在我身上。

    我正想著,唐傲跟林闖也有些等不及了,問我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他們怎麼來這里了,還有王大仙等人又是怎麼一回事之類的。

    我頭都要炸了。

    我感覺事情真的不知道該怎樣解釋,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解釋開始,事實上,他們兩個人在幽冥圖里面經歷的,或許還有可能跟我的不一樣。

    想了半天,最後,我終于是咬咬牙說了一句,"唐大哥,林闖......"

    叫到林闖的時候,我突然不知道怎麼往下說了,這廝,他是我太爺爺啊,我憋了一會,然後才說道︰"好吧,我告訴你們,不過,告訴你們之前,我想說一句的是,林闖大哥,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因為......因為......"

    "因為什麼?"林闖看了我一眼。

    我咬了咬牙,"因為,你是我太爺爺,我是你曾孫子!"

    我他媽豁出去了。

    唐傲跟林闖都一下子呆住了,過了一會,兩人哈哈大笑。

    最後,林闖拍了拍我的肩膀,"林敢兄弟,你還真會開玩笑!"

    我簡直就欲哭無淚了,你大爺的,我開什麼玩笑啊,我說的都是事實啊,可眼前的兩個家伙,他們能相信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