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四十八章死守一生

第一百四十八章死守一生

    林闖跟唐傲兩人,還在笑。

    不過,我的表情,卻像在哭一樣。

    過了一會,他們不笑了。只是愣愣的看著我,看著看著,又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林敢兄弟,真沒想到你這麼能開玩笑,我以前怎麼不知道?"唐傲最後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半晌,這兩人才止住了笑聲。

    我盯著他們,說了一句,"很好笑嗎?"

    唐傲跟林闖兩個人這才感覺不對勁,我這哭喪著臉的表情,可沒有一絲一毫開玩笑的意思啊。

    "林敢兄弟,你怎麼了?"

    唐傲這才預感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而林闖,此時也莫名其妙的看著我。

    我咬了咬牙,一字一句,說道︰"你們給我听好了,我再說一遍,我太爺爺。叫林闖,我太奶奶,叫潘玉!"

    "什麼?"唐傲看著我,"林敢兄弟,你沒燒糊涂吧?"

    林闖此時也是一臉的茫然,我說的話,簡直就跟得了神經病沒什麼兩樣,但是,我的表情,又沒有一絲不正常的樣子。

    我,就好像在說一件正經無比的事情一樣。

    而事實上,老子說的事情。也的確是正經的。很正經。

    這個時候,王大仙拿著一包煙走了過來,他給唐傲發了一根,然後自己也點燃,抽了一口之後,這才不緊不慢的說道︰"二位,這一次,林敢這小子,還真沒開玩笑,林闖兄弟,他的確是你曾孫子。【愛書屋】是你跟潘玉的曾孫子!"

    "王大哥,這玩笑,可不能亂開!"

    林闖一下子也一本正經了起來。

    "誰跟你開玩笑啊?"王大仙嚴肅了起來,"這件事情,千真萬確。"扔反豆血。

    "這不可能!不,這應該叫著荒唐,我跟林敢。怎麼可能是那種關系,你們到底怎麼了?"林闖死活不相信眼前的事實,而實際上,當初王大仙說我就是七十七年前的那個林敢,我自然也不相信。

    "好,既然你不相信,我就將事情的前前後後都說給你听!"

    王大仙一邊抽著煙,一邊開始將他們出了幽冥圖,然後回到現實,又經歷了七十七年後才跟我相遇,然後又到了我老家,最後知道了我太奶奶那封詭異的信的事情,然後又是野田尚雄又是周雅的,一字不漏的全部都說了一遍。

    雖然王大仙盡量精簡的說,可是,等到所有的事情說完,也差不多半個來小時過去了。

    林闖徹底就听傻了,他半晌沒緩過勁來,過了一會,他突然一下子站了起來,然後喃喃的說道︰"這里,真的是七十七年後的宜城?"

    我點了點頭。

    "這不可能啊,我跟你們一樣進入了幽冥圖,怎麼就回到七十七年後了?"林闖看著唐傲。

    唐傲此時也目瞪口呆,昨天晚上,我就告訴他們,歡迎他們來到2015年的宜城,那個時候,他們肯定也沒听進去,現在,要正式面對的時候,才感覺一切都是那樣的不可思議。

    "等等,等等!"唐傲也慌了,"你們的意思是說,當初咱們這些人進入幽冥圖之後,你們出來了,還是在1938年,然後你們一直生活了七十七年後,又遇到了林敢兄弟,而我跟林闖兄弟,則是直接從幽冥圖里面出來,就來到了七十七年後?"

    "沒錯,就是這樣!"

    我盯著唐傲,看著唐傲一臉的茫然,我知道,他們兩個,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這些。

    "那你們怎麼不會老?"林闖突然冒出了一句。

    "我們不會老,你們同樣詭異的來到七十七年後,不是一個道理嗎?事實上,我倒現在也不知道,那幽冥圖到底是什麼玩意,又為什麼會發生如此詭異的事情。"王大仙說完,看著我。

    他是想問問我知道不知道幽冥圖的事情,可實際上,我知道的,並不比他們多。

    我的腦袋也開始有些微微的發脹了。

    見唐傲跟林闖死活不相信,王大仙從緩緩的從口袋里面掏出了那張七十七年前在白雲照相館里面拍的相片,他放到了唐傲跟林闖的面前,"當時照相的時候,你們應該還有印象吧!"

    林闖跟唐傲湊過去一看,頓時臉色煞白。

    王大仙繼續說道︰"當初咱們一起進入幽冥圖,我跟傾城妹子,藍朵妹子,還有陳百鳥跟燕雀一起出來了,事後,我回到了白雲照相館,老皮給了我們這個!"

    林闖跟唐傲,當然會記得這張相片,在他們的記憶里,照相的時間距離現在,還沒有超過五天。

    可是,眼前的這張照片,卻是已經霉變,發黃,年代久遠。

    我知道,有些事情,真的一時之間無法接受,換作是我,也是一樣。

    兩人久久都沒有說話,這個時候,藍朵從格子間里面出來了,我問周雅的情況怎麼樣?

    藍朵告訴我,都的皮外傷,昏厥的原因,就是因為失血過多,沒事,然後我又問了甦傾城的情況,藍朵笑了笑,說有她在,保證一個都沒事,現在,兩人都睡著了。

    我讓他拿出了甦傾城的手機,我找到了小怨的號碼,我打了過去,讓她將我太奶奶的那封信給送過來。

    當初在甦傾城的灕江郡住的時候,我將信放在了床頭櫃里面。

    大約半個小時,小怨跟小狸趕到了玄門正宗,兩個死丫頭一進門就叫了一聲姑父,然後將信交給了我。

    我將信放在了林闖的面前,說了一句,"太爺爺,這是太奶奶給你的信!"

    這話一說出口,我自己都感覺別扭,眼前的這個林闖,看上去就比我大幾歲而已,想想我自己都有些接受不了。

    可我很清楚,這一切,都是事實。

    林闖顫抖的打開了信封,他拿出了里面的那封信,展開,慢慢的看著,雖然只有一句話,可是,林闖卻是看了很久很久。

    最後,他的眼淚一下子就滑了下來,然後,他抬起頭看著我,"小玉,死了?"

    我木然的點了點頭。

    "她為什麼就死了呢?"林闖突然大喊了一聲,我知道,他接受不了。

    的確,一個星期之前的新婚妻子,只因為進了一下那個什麼破圖,就時光穿越了七十七年,然後,連最後一面都沒有看到。

    而她,卻在煎熬跟寂寞中,痴痴的等待了自己七十七年,最後,才慢慢的老去。

    我不由的想起了鳳姐當初說的那番話,這個世界上,對林闖最好的女人,就是潘玉。

    一個女人,或許能等你一天,等你一年,等你十年,但是,能夠等你一輩子最後還你念念不忘的,有多少?

    林闖死死的盯著那封信,眼淚,一滴一滴的掉在了信紙上,他的肩膀拼命的聳動,世人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我知道,這一刻,林闖的心,全碎了。

    他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實,更加接受不了從今以後就再也見不到潘玉的那份痛苦。

    幽冥圖,讓人永生,讓人有著不同尋常的能力,甚至它還帶著你穿越時空,但是,在一份真摯的愛情面前,這些,或許都是飄渺的,虛幻的。

    我相信,這一刻,如果能夠選擇,林闖,他會重新的回到幽冥圖,回到1938年,然後,用自己的一生去呵護那個痴情的,苦命的,死死等待的女人。

    可是這一切,都不可能重新上演。

    林闖就跟傻了一樣,他沒有再說一句話,他只是一直死死的拽著那封信,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低著頭。

    有人說,最美好最動人的愛情,就是彼此相依相偎,相守到老,廝守一生。

    那死守一生呢?是不是要來的更加的悲壯,更加的動人?

    七十多年,每一天,我太奶奶肯定都希望那個披著金甲聖衣的至尊寶能夠踏著七彩祥雲來到自己的面前。

    可是,她猜到了開頭,卻永遠等不到結尾......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