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四十九章該來的始終要來

第一百四十九章該來的始終要來

    我們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等待著林闖的平復。

    足足過了一個多小時,林闖才慢慢的抬起頭,他將那張信紙折好,放在了自己最貼近胸口的地方。

    我知道。從這一刻開始,這封信,會比他的生命的還要重要。

    "林敢,以後,你還叫我的名字!"

    他突然說了一句。

    "啊!"我嚇了一跳,這尼瑪不是亂了輩分嗎?

    林闖看著我,沒有說話,眼神,卻是十分的堅持。扔反豆巴。

    "好了,好了,叫什麼都沒關系,無所謂了。"王大仙趕緊說道。

    我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不過,這個時候,我已經無暇想那麼多了,現在。我最想知道的,就是幽冥圖里面,我所經歷的,跟他們所經歷的,到底有哪些地方不一樣。

    畢竟,現在的野田尚雄可是一個極其難對付的角色,這個日本老孫子再次奪走了幽冥圖,我相信,他肯定還會找機會來對付我。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在他對付我們之前,率先對付他。

    我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

    王大仙跟林闖唐傲開始對了起來。

    對完之後,我才知道。林闖跟唐傲的記憶。跟王大仙一模一樣,就跟王大仙當初說的,我帶領著他們,不斷的騷擾著野田尚雄,最後,野田尚雄帶著人攻上了鄔家寨,然後我打開幽冥圖,所有人都進去了,只不過,這些人轉了一圈之後,又重新回到了那個進去的入口。一起出來的人,除了王大仙甦傾城等人之外,還有一個周雅。

    而我跟林闖唐傲,之所以沒有出來,則是因為我們為他們阻擋著野田尚雄的日本兵。

    後來,那個入口關閉,我們就再也出不去了。

    我相信。幽冥圖里面的時間,肯定跟外面有很大的區別,或許,那里面的一天,就能夠當現實時間的好幾年,所以,這才會變成王大仙周雅等人先出來的情況。

    我又問唐傲,後來又發生了什麼?

    唐傲舔了舔嘴巴,告訴我,說我們見到王大仙等人離開之後,就一路往前面跑,最後,跑到了那條大瀑布的河邊,野田尚雄帶人追趕,我們沒有辦法,只能一直往前面游,後來,我們幾個通過了淺灘,就一直到了河的對岸。

    我問他們,河里面,出現了大蟒蛇沒有?

    唐傲搖搖頭,說沒有,不過後面出現了。

    我點點頭,示意他們繼續。

    唐傲接著告訴我,到了河對岸之後,我就帶著他們沿著一條石頭路,一直往前面走,最後,竟然走到了瀑布的後面,那里是個小廣場,然後一直往前,就看見了一口黑色的大懸棺,被掛在了大廳的上空。

    後來,野田尚雄追了過來,我們躲在角落,野田尚雄竟然發現不了,最後,野田尚雄打開了懸棺,然後,就出現了大蟒蛇,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詭異的紅衣小女孩。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所有的一切,都對上了。

    我跟唐傲林闖三個人所經歷的,就跟我這一次所經歷的,幾乎一樣,就是少了王大仙碎了大蟒蛇的蛋,另外,就是人員減少了,而其他的,則是一模一樣。

    而這些,也跟現實中發生的幾乎吻合。

    首先出來的,是王大仙周雅他們,所以,他們在現實生活中生活的最久,然後,就是那個神秘的野田尚雄的分身,他是中途出來的,所以,在現實生活中,他遲到了五十七年。

    所有人,幾乎都沒什麼問題,雖然空間重疊,但是,都說的通。

    就只有我,我經歷了兩次七十七年前,然後,又是嬰兒的身份,誕生在五十前年之後,然後我再次進入了幽冥圖,才將唐傲林闖給帶出來。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只有的情況說不通。

    而王大仙他們所經歷的那個七十七年前,或許在他們離開了之後,就跟我所經歷的開始重疊。

    但是,我所經歷,是他們所有人都沒有經歷過的。

    這,又說明了什麼?

    我感覺事情,折騰來折騰去,最後問題應該還是在我的身上,要不然,為什麼就只有我一個人能夠打開幽冥圖?而里面的那個小女孩,為什麼又叫我主人,最詭異的是,那口黑色懸棺里面,竟然還躺著一個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古代人。

    這些,都意味著什麼?

    想了好一會,我才告訴王大仙,我說我這一次經歷過的七十七年前,跟所有人的都一樣。

    王大仙饒有興趣,就纏著問我這一次有什麼特別的事情。

    我心說,我還真想將你五十大洋的光榮事跡給講一遍。

    這個時候,我突然又想到了什麼,我看著眾人,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們的記憶里面,有沒有一個叫著鳳姐的人?"

    王大仙笑了笑,"當然有了,鳳樓的老板娘嘛,怎麼?林敢,你這一次進入幽冥圖,不會跟她有什麼扯不清理還亂的事情吧?"

    我趕緊說道︰"這倒沒有,就是這一次,她幫了我不少的忙!"

    說完,我又接著說道︰"對了,你們所經歷的那個七十七年,鳳姐後來怎麼了?"

    王大仙嘆了一口氣,"小鳳這女人啊,真可謂是我們江湖道上的女中豪杰啊,林敢,你帶著我們大鬧日軍司令部的時候,她也帶著鳳樓的的女人一起去了,後來你猜怎麼著?"

    我好奇了起來,"怎麼了?"

    "這鳳姐啊,將司令部里面護衛隊的日本兵,一個個閹了,後來,為了掩護咱們這些人撤回鄔家寨,她又引爆了炸藥,哎......"

    王大仙嘆了一口氣。

    又是閹?

    臥槽,這鳳姐,看來不管經歷那個七十七年前,她都一定要閹掉幾個日本鬼子啊。

    我感覺心里挺難過的,我所經歷的那個七十七年,鳳姐,是個有情有義,還對我們有些大恩惠的俠義女人,尤其是她死在城樓的那一刻,我們所有人都為之動容,但是現在,除了我之外,似乎所有人都不記得她。

    我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公平。

    幽冥圖這幅畫,似乎就是一個折騰人玩弄人的玩意。

    它沒有感情,沒有思維,似乎一切的發展都隨著它自己的變動。

    進去一次,劇情,就他娘的改變一次。

    我想的腦袋都有些大了,我揉了揉太陽穴,干脆不想了。

    現在,我至少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經過,雖然還有我很多解釋不清的地方,但是,我很清楚,現在最關鍵的,就是讓甦傾城跟周雅趕緊康復起來,然後,我們才能夠聯手對付野田尚雄這個日本老孫子。

    總之,我感覺吧,他不死,我們這些人,永遠不得安寧。

    考慮到玄門正宗這破地方,的確有些小,最後,我跟藍朵一商量,將甦傾城跟周雅接回到灕江郡,藍朵也一起過去,至于王大仙林闖還有唐傲燕雀四個人,就只能委屈的待在玄門正宗了。

    回到灕江郡之後,周雅跟甦傾城一人一個房間。

    甦傾城還嚷著說這一次扯平了,說什麼她也在周雅的別墅住過,現在,周雅住了她的,算兩清,不過,周雅只能住一個月,如果再住,就要付房租。

    周雅則說,讓她放心,只要她能動了,就立馬走人,這地方,她一刻都待不下去。

    我也是醉了,都什麼時候了,這兩人還是糾纏個沒完沒了。

    接連幾天,我都變成了灕江郡里面的免費廚師,小怨小狸倆丫頭負責陪著我去買菜,藍朵呢,成了標準的家庭醫生,兩個女人,則是病號。

    反正吧,分工特別的細致。

    我這人,做飯不是太好,但是,也說不上太壞,為了眾女性的口福,我可謂是使出了渾身的解數,總算是將五個娘娘給伺候好了。

    在灕江郡忙活了一個星期,期間,我跟王大仙打過幾次電話,王大仙一听到我的電話就叫苦連天,說他們四個人都連續吃了三天包子了。

    我說你這個老不死的怎麼就這麼小氣啊?

    王大仙唉聲嘆氣,說他那里是小氣啊,是唐傲跟林闖說要吃,說是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包子。

    好吧,他們那種年代的人,突然一下子來到了現在的社會主義,那自然是感覺處處都美好。

    趁著下午有空,我去了一趟玄門正宗,然後,又重新將我以前的那個號碼給辦了回來。

    跟王大仙他們扯了一下午之後,我開著車,直接回到了灕江郡。

    上了樓,剛打開門,我的手機就響了。

    我以前的手機早不知道去哪了,現在是新買的,完全什麼號碼都沒有,不過,看著來電顯示,我感覺有些熟悉。

    我有些忐忑的接听了一下,剛說了一個喂字,里面就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是林敢嗎?"

    "是啊,你是......"我突然反應了過來,給我打電話的,是我大學的班主任劉彩霞老師。

    我趕緊說道︰"劉老師,怎麼了?"

    "林敢,你還說你,你最近這段時間都去哪了?啊,打你手機也關機,課也不上,明天,趕緊來學校一趟,要照相,辦新的學籍卡,別忘記了!"

    說完,一把就掛斷了電話。

    我整個人傻傻的拽著手機,去學校,還要拍照,辦新的學籍卡,那豈不是趙冰也要去,可現在的趙冰,已經不是人了,他如果沒有出現,那麼,學校,會不會懷疑到我的頭上,畢竟,我是跟他一起出來合租的。

    我不禁開始擔心了起來,我的心七上八下的,忐忑到了極點,一直一來,我最擔心的事情,就是這件。

    而現在,它偏偏就來了。

    看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它始終要來,你躲也躲不過去。

    ps:

    月底要到了,大家手中有鑽石的,都投一下吧,月底就會作廢,可千萬別浪費了,這個月,能夠穩住新書鑽石榜第三名,下個月第一天,就加更兩章,說話算話,謝謝大家,拜托大家了,另外,今天的章節應該不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