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五十章趙冰的電話

第一百五十章趙冰的電話

    我有些精神恍惚的坐到客廳的沙發上。

    其實一想起趙冰,我心里還是挺內疚的,他救過我兩次,一次在那個木頭加工廠,還有一個。就是死死的幫著護著武侯兵符。

    可他現在變成這樣,我卻什麼都做不了。

    甚至于他的眼楮,都是被我戳瞎了一只。

    經過這一個星期的恢復,周雅的身體好了很多,她本來也是肩膀上的傷,所以,現在下床走動什麼的,已經是沒什麼問題了。

    見我心事重重,周雅問我發生了什麼?

    我將趙冰的事情說了一遍,周雅安慰了我一句,說有些事情,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反正你也沒做對不起趙冰的事,問心無愧就好,如果實在擔心,她跟我一起去。

    听她這樣一說。我心里頓時釋懷了很多。

    晚上的時候,我將自己明天要去學校的事情跟甦傾城也說了一遍。

    甦傾城倒是沒什麼意見,回答也跟周雅一樣,不過,說完之後,就盯著我。

    我問她怎麼了?

    甦傾城咬著牙,"那個小賤人,是不是也要跟你一起去?"

    我心想,這女人的觀察力果然就是不一樣啊,我都沒說周雅提出跟我一起去呢,可甦傾城一下子就感覺到了。

    我有些做賊心虛,說道︰"雅姐是這樣說過。"

    "我就知道。那個小賤人。千方百計的尋找跟你單獨相處的機會呢,不過也好,反正是白天,不會出什麼事!"

    甦傾城嘀咕著,又叮囑了我一句,"記住,她去是可以,不過,天黑之前一定要回來,要是天黑了,那小賤人指不定又騙你去什麼酒店賓館的。然後趁機要了你。"

    我冷汗直流,這甦傾城,一天到晚都在想什麼啊?

    我讓她好好休息,別胡思亂想了。

    甦傾城呀呀呀的說,說自己的傷不爭氣。

    我安慰了她好一會,這才走出了房間。

    來到客廳,周雅又問我。說是不是那小婊子在說她的壞話啊?

    我說哪能呢。

    周雅說,你不用幫她掩飾了,我還不知道她,羨慕嫉妒我跟你一起去學校,對吧,你告訴她,我還就要去了,而且,我還要穿的漂漂亮亮的,氣死她。

    這倆女人,一天不掐架,估計心里就不痛快吧。

    我實在拿她們沒辦法。

    折騰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周雅果然就早早的起了床,洗了個澡,然後還換上了一件剛買的低胸黑色a字公主小短裙,下面光著兩條大腿,踩著一雙白色的高跟涼鞋。

    至于手臂的傷口,由于還纏著紗布,她干脆就在紗布的上面再綁上了一條紅色的寬絲帶。

    這一番打扮,頓時就將我看傻了。

    而且,起碼年輕了十歲,整個人看上去,就跟大學城里面的那些小美女一樣。

    見我盯著她,周雅還特意轉了一個圈,問我怎麼樣?

    我目瞪口呆,直說好看好看。

    "好看個屁!"

    我剛這樣說,甦傾城就從房間里面走出來,小狸小怨,一人攙著她一只手,她盯著周雅,不痛不癢的來了一句,"胸部不大,墊的挺多吧?"

    "怎麼?羨慕嫉妒恨啊?"

    周雅針鋒相對,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今天啊,要陪我的好弟弟去學校辦事,哦,對了,我好像記得中國有句古話,來什麼來著,對了,叫先入為主。"

    "你什麼意思?"

    甦傾城嚴重的不爽。

    周雅笑了笑,"你說我這弟弟沒女朋友,這一次我跟他去學校,大家是不是都知道我跟他在一起了啊?下次你去,估計就成備胎了,先入為主啊!"

    "你!你這個小賤人!"

    甦傾城大罵了一句。

    "小心,別崩了傷口!"

    周雅像打了勝仗一樣,說完,挽著我的胳膊,一步三搖,"好弟弟,時間不早了,咱們趕緊走!"

    說完,又回過頭看了周雅一眼,說道︰"不好意思,我車不在這,今天,就只能借你的了,你不介意吧?"

    "你......"

    甦傾城,幾乎都要崩潰了。

    用她的車,用他的男人,還如此的囂張,換作是任何一個女人,估計都要氣炸了吧?

    我讓周雅別說了,然後走到甦傾城的身邊,讓她好好休息。

    甦傾城這才平息了下來,然後,死死的盯著我,交代了一句,"天黑之前,一定要回來,這日本小賤人,騷著呢,听見沒有?"

    "知道了,傾城!"

    我說了一句。

    "親我一口!"甦傾城突然盯著我,就來了這麼一句。扔反司弟。

    我頓時就嚇了一跳。

    "你親不親?快點!"

    甦傾城說完,將臉直接給湊了過來。

    我回頭看了一眼周雅,甦傾城得意的一揚腦袋,我知道,這不親,是沒法下樓了,我只能是蜻蜓點水一般的在她的俏臉上啵了一下。

    甦傾城得意到了極點,向著周雅揮了揮拳頭。

    周雅不爽了,臉色有些難看,等到我走到她身邊,目視著我,然後,突然撲過來,在我的左右臉蛋上各親了一口,這才說道︰"走吧,好弟弟,咱們到路上,慢慢親!"

    "小賤人......"

    甦傾城大罵了一句。

    好吧,我都要被她們逼瘋了,兩人你來我往,好一會,我跟周雅才總算是下了樓。

    到了地下車庫,我讓周雅讓著點甦傾城,畢竟她現在還有傷呢,周雅說她也有傷,還問我是不是就想著甦傾城?不想著她?

    娘的,我趕緊停止了這個話題,我知道,再說下去,沒完沒了了都。

    女人,沒有,你難受,多了,你更難受。

    由于周雅的胳膊有傷,所以,車,還是我開。

    開著甦傾城的奧迪,我們很快就出了地下車庫,然後,沿著公路一直往高新開發區的方向走。

    這一次,我回學校一趟,回來的時候,剛好也回一趟那個出租屋,娘的,我的行李什麼的,可全還在那里呢。

    一想到這個,我又想起了趙冰,我在想,趙冰既然清醒了,他還會回去嗎?

    一路上,我恍恍惚惚的,我干脆不去想了,到了學校再說,這個時候,我又轉過頭看了一眼周雅,我再次想起了那個野田尚雄分身死亡的凌晨。

    周雅見我看著她,問我怎麼了?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雅姐,你還記得野田尚雄分身死亡的那個凌晨嗎?當時,那個分身讓鬼刀流的黑衣人去殺了真的野田尚雄,那個時候,他說了一句日本話,然後指著自己的胸口,他說的是什麼?"

    日本話,我肯定听不懂。

    周雅皺著眉頭,回憶了一下,說道︰"他說的應該是,朝著他的心口攻擊!"

    我頓時就是一愣,野田尚雄分身臨死的時候,也提到過一個心字,對那些黑衣人,他也說是攻擊野田尚雄的心口,難道說,他們的弱點,真的是心髒?

    可不對啊,賀奔將手穿透分身心髒的時候,我明明看的一清二楚,這一點不會有錯,可他,還是能夠輕易的愈合起來。

    這里面,肯定有我沒有發現的關鍵所在。

    周雅讓我別想了,有些事情,或許現在想不明白,但是,過一段時間,就會豁然開朗了。

    我笑了笑,說听雅姐的。

    到了學校,今天來的人果然特別多,看來,那些在外面逃課的人都來了,畢竟照相換新的學籍卡,大家還是挺重視的。

    雖然只是三流的野雞大學,但是,畢業證肯定是要混一個的。

    我沒有囂張到將奧迪開進學校,就只停在門口,然後跟周雅一起往里面走,周雅還嫌我們不夠恩愛,直接就牽著我的手,這樣一來,臥槽,我發誓,我從來就沒有這樣光彩奪目過。

    整個校園,一路走過去,全是那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加上周雅刻意做出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我整個人都陶醉在了這種美好的氣氛里。

    我跟周雅一直到了宿舍樓的下面,這個時候,我班上的幾個同學剛好往這邊走,一看我牽著周雅這個嬌滴滴的美人的手,頓時就圍了上來,然後嚷著讓我介紹,說是哪個學校的美女啊,怎麼被你小子搞到手了?

    我打趣的來了一句,"東京櫻花大學!"

    眾人都笑了起來,不過,笑歸笑,他們的目光我還是看的很清楚的,那就是羨慕,羨慕,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我都有些飄飄然了。

    大家聊了一會,那幫家伙說馬上就安排照相了,趕緊去,等下排隊要排好長的時間,我們一邊走,一邊聊,這個時候,我好怕他們問趙冰的事情,心里挺忐忑的,過了一會,這種擔心還是發生了。

    只不過,他們聊的不是趙冰為什麼沒來學校,而是說趙冰退學了。

    我吃了一驚,趕緊問道︰"你們說什麼?趙冰退學了?"

    那幫家伙有些奇怪,看著我,"林敢,你不會不知道趙冰退學了吧?"

    我不由得一愣,然後說道︰"不知道啊,我,我去日本玩了一個月!剛回來,現在還住我女朋友家呢。"

    我指了指周雅,只能撒了一個謊。

    "你小子,真瀟灑,趙冰三天前退學的,不過也奇怪,听說幫他退學的,不是他本人!"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懵了,趙冰退學了,而且幫他退學的不是他本人?我感覺事情,開始有些不對勁了,我站在原地,整個人都有些慌。

    就在這個時候,我口袋里面的手機響了,我掏出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我有些狐疑,我按了接听,"喂,你好,請問......"

    我話還沒說完,手機里面就傳來了一個沙啞的聲音,"敢子,是我,趙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