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五十二章救我

第一百五十二章救我

    照了相填了新學籍卡,搞定了所有的瑣碎事情之後,我第一時間沖出了教室。

    周雅在學校的林蔭小道上悠閑的打發著時間。

    見我出來了,問我情況怎麼樣?

    我說事情有點復雜,這趙冰。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個莫須有的舅舅來這里為他辦了退學的事情,然後,還得到了他父母的確認。

    周雅勸我別擔心了,既然趙冰手上有手機,就一定還會跟我聯系的。

    我想了想,也是,就跟周雅肩並肩的往學校門口走,我問周雅剛才我去辦事了,她一個人不無聊吧?

    周雅說,哪里會無聊啊,說我一走,就不下十個男同學過去搭訕她,還每個都比我帥。

    我頓時看著周雅,假裝一副委屈的表情。

    周雅被我逗笑了,說雖然他們一個個都比我帥。但是,沒一個有我有男人味。

    我當時一听,心里就有些美滋滋了起來,這帥,那能跟男人味比啊,對吧?

    跟周雅出了校門,我開著奧迪直接到了玄門正宗,在車上的時候,我一直在思索著周雅副作用消失的問題。

    如果說我從幽冥圖里面出來,真的讓一些事情發生了改變的話,那麼,我現在的副作用呢?

    我不由的一愣。好像還真是。這段時間,我待在灕江郡,幾乎每天都跟周雅甦傾城打情罵俏,加上小狸跟小怨兩個小丫頭動不動就穿著低胸t恤超短裙到處跑,好幾次我都被撩撥的有些心癢難耐,但是,我的武侯兵符的實力從來就沒有消失過。

    所以,我確定,我身上的副作用,也消失了。

    我心里挺開心的,但是。這個時候,我還是記掛著趙冰,不管如何,趙冰是我的同學,加上還救過我兩次,這份恩情,我是肯定要報答的。所以,我一定要將趙冰救出來。

    到了玄門正宗之後,我將事情跟大伙說了一遍。

    眾人也挺驚訝的,不過燕雀卻說他的副作用沒有消失,至于藍朵,還是萌萌小丫頭一個,就更別說消失的問題了。

    我問王大仙有沒有好的方法救趙冰?

    王大仙說,方法倒是沒想到,只不過,趙冰現在肯定還跟賀奔那些人在一起,而賀奔受了傷,要躲藏的地方,肯定是陰陽交接之處。

    說白了,賀奔要躲藏的地方,肯定要有死人,而且,還有不少的活人流動量。

    只有吸收了死人的陰氣跟活人的陽氣,賀奔才能適應,要不然,這個變態根本沒辦法利用自己的玄門禁術來療傷。

    我讓王大仙幫忙找一下。

    王大仙一把就答應了下來。

    搞定了這些事情之後,我又掏出手機,我期待著趙冰再次給我打電話,說實話,其實好幾次我都有給他打過去的沖動,但是,我還是克制住了。

    中午的時候,我在玄門正宗吃的飯,王大仙親手做的,周雅在一旁指導。

    吃完飯之後,林闖突然將我叫到身邊,然後問我最近忙不忙?

    我說不忙,怎麼了?

    林闖看著我,支支吾吾的,最後說道︰"如果有時間的話,帶我去一趟老家,我想看看小玉,順便,在她的份上上柱香。"

    我一听,頓時就罵了自己一句,娘的,估計林闖從接受了潘玉的事情之後,就想去了,只不過,看著我這幾天也是忙的不可開交,加上周雅跟甦傾城都受傷了,這才沒有提出來。【愛書屋】

    我趕緊說道︰"太爺爺,下午咱們收拾一下,晚上就過去。"

    "你還是叫我林闖吧,叫太爺爺什麼的,我真不習慣!"

    林闖哭喪著臉。

    其實,我也不想叫啊,不過,他又確實是我太爺爺,娘的,我感覺這幽冥圖也挺操蛋的,你他媽讓林闖出來吧,你讓他變成一個老頭子也好啊,這樣一來,我起碼叫的心里能夠好接受一些不是。

    可現在,林闖二十多歲,我呢,也二十歲,我叫他太爺爺?幸好這里都是熟人,要是在外面,別人以為我得了神經病。

    林闖一听說要回去,也挺激動的。

    我將周雅送到了灕江郡,隨便撿了幾件衣服,就跟甦傾城說明了一切,甦傾城一把就答應了下來,然後又從自己的錢包里拽出了一張銀行卡。

    我問她干嘛?

    甦傾城笑著說道︰"回去,不給咱爸咱媽帶點東西啊?就說,乖媳婦孝敬他們的。"

    我當時是又感動又尷尬,這甦傾城,動不動就咱爸咱媽的,我還真有些受不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

    甦傾城看出了我的尷尬,說道︰"別扭扭捏捏的了,你是我男人,我的錢,當然是你的錢,隨便用吧!"

    我只能是將卡放回了口袋,然後又跟周雅小狸小怨道別。

    下了樓,我開著車直接趕到了玄門正宗,這一次去我老家,我,林闖,唐傲也跟著一起去。

    至于燕雀跟王大仙,我還是讓他們幫忙找一下賀奔的落腳點。

    一切安排好了之後,我直接開著車往我老家的方向趕,到懷古鎮的時候,我買了一點水果,兩箱牛奶,當然,我花的是自己的錢,甦傾城的那張卡,我放在口袋里沒用呢。

    開著車從鎮上出發,沿著鄉間的水泥馬路,越接近我的老家蒙山村,林闖就越發的激動,他坐在後排座,問了我一句,"林敢,小玉這輩子就是在這里過的?"

    我點點頭,"嗯,就是這里。"

    "好地方啊,山清水秀,只是......"

    林闖後面的話沒說完,忍不住就哽咽了起來,透過後視鏡,我看見他抹著眼淚。

    唐傲坐在副駕駛位安慰了他幾句,這才好了很多。

    我沒有作聲,事實上,我也不是很會勸人。

    車,開進了村子,遠遠的我就看見我爸站在門口的小台階上抽著煙。

    我當即叫了一聲林闖,然後指著我老爸,說了一句,"林闖,那就是我爸,你孫子!"

    話說完,我總感覺什麼地方有些不對勁,旁邊的唐傲一下子就笑了起來,我這才意識到,娘的,我跟林闖這種特殊的身份,介紹人起來,還真是不方便。

    我老爸,卻成了他孫子,哎,這都是些什麼事。

    不過,這還真就是事實。

    林闖也意識到了事情的滑稽性,交代我,說介紹他的時候,就只說是我的朋友,要不然,會出亂子。

    我一把答應了下來。

    按了兩下喇叭,我放下了車窗,我老爸一開始沒注意,後來發現是我,趕緊就跑了過來,問我怎麼又回家了?

    我說反正沒事,回家看看。

    然後,我跟林闖唐傲一起下了車,我給我老爸介紹,說這兩個是我的朋友。

    我老爸表面上微笑著,等到唐傲跟林闖往屋子里面走的時候,突然就拉住了我。

    我見我爸表情挺古怪的,就問他怎麼回事?

    我爸壓低了聲音,說道︰"這一次,又是什麼朋友啊?"

    我當即明白了,上次在祖墳山的時候,我爸可是見識過燕雀跟藍朵的變態的,這一次,我又領著兩個陌生人,他自然會感覺到驚慌失措。

    見我爸一臉的擔憂,我趕緊說道︰"爸,瞧你擔心的,沒事,就是普通朋友,說是想到這鄉野山村的體驗一下生活,剛好我也想拜祭一下太奶奶。"

    我爸更奇怪了,說沒事去祭拜你太奶奶干嘛?又不是什麼特殊的日子。

    我說上次祖墳山都被那幫混蛋給掀開了,我怕太奶奶受了驚,就特意來看看。

    我爸說,那也好,上次她老人家,也的確受驚了,然後又問我這一次的朋友不會跟上次一樣吧?

    我說放心吧,就普通朋友。

    見我信誓旦旦的,我爸終于是放心了下來,剛進屋,就去廚房跟我老媽忙活去了。

    林闖開始打量著我的家,當他將眼光放在了堂屋前面的幾個遺像上面的時候,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站在遺像前,指著我太奶奶,問了我一句,"這是小玉?"

    我點點頭。

    林闖眼楮一下子就紅了,然後,不住的哽咽。

    我一下子就慌了,娘的,你別哭啊,這要是我老爸出來,我該怎麼解釋啊?還好這個時候我老爸在廚房忙,林闖哽咽了好一會,終于是止住了哭聲。

    晚上,我老爸跟上次一樣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唐傲跟林闖都吃的還算開心,說實話,我卻是一直提心吊膽的,總害怕說漏了嘴或者發生什麼突發事件。

    還好一切都平安無事。

    鄉村的夜晚來的早,睡的也早,吃完飯沒一會,我媽就給我們收拾好了床鋪。

    乘著林闖跟唐傲去房間的時候,我又偷偷的塞給了林闖一張我太奶奶的相片,沒辦法,現在我太奶奶沒了,給張相片,就當是睹物思人吧。

    我知道,林闖這個夜晚,肯定會睡不著。

    果然,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林闖兩只眼楮全是通紅通紅的,我媽還以為他得了什麼病呢。

    吃過早飯,我們沒有耽擱,拿著一些祭拜物品一起開車到了祖墳山,我爸一開始還想跟著,被我勸了回去。

    到了祖墳山,找到了我太奶奶的墳,林闖一把就跪了下去,然後,輕聲的抽泣了起來。

    我跟唐傲也不好在旁邊看著,給我太奶奶燒了點紙,我就跟唐傲退到一旁,我給唐傲發了一根煙,自己閑著沒事也點燃了一根。扔找以號。

    那知道,剛抽了一口,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我以為是王大仙燕雀等人打開的,可是,掏出來一看,我頓時驚的煙都掉在了地上。

    給我打電話的,又是趙冰。

    我趕緊按了接听,"喂,趙冰......"

    我還想說什麼,手機里面就是一陣吵雜,似乎有人在打架,在爭吵,然後,我听見了趙冰的聲音,"敢子,快來救我!"

    說完,電話,一把就掛斷了。

    我的心中頓時一顫,不好,趙冰,出事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