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五十四章致命陷阱二

第一百五十四章致命陷阱二

    "趙冰!"

    我幾乎是本能的叫出了聲來。

    我的心,狂跳到了極點,我說剛才怎麼屋子里面老是有那麼一股子的怪味,原來,不是趙冰尸變留下的。而是床下有一具尸體。

    見我大喊了一聲,燕雀也趕緊蹲下身子,他死死的盯著那具尸體,最後,咬了咬牙,他找到一條毛巾,包著手,然後,將那具白頭發的尸體慢慢的從床底下給拖了出來。

    拖出來一看,我頓時傻眼了。扔農匠巴。

    這具尸體,不是趙冰。

    "這是你朋友?"燕雀看著我,問了一句。

    我搖搖頭,不是,這具尸體,肯定不可能是趙冰,雖然他跟趙冰一樣。枯瘦如柴,面容消瘦,全身的精血仿佛被人吸干一般,但是,他絕對不可能是趙冰,因為,他有兩只眼楮,而趙冰,就只有一只。

    不過,雖然如此,我整個人還是十分的緊張。

    我跟趙冰租的房子,怎麼可能突然就出現了一具陌生的尸體?這完全說不通啊。

    而且。我們進來的時候。房間里面,似乎沒有人進來過,那這具尸體怎麼來的?

    我感覺事情詭異的讓人脊背發涼。

    燕雀問我現在怎麼辦?

    我思索了半天,都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不過,這尸體放在這里,就是一個隱患,趙冰找人給自己退學,也是怕給我造成麻煩,而現在,這里有一具尸體。一旦讓人發現,我同樣脫不了干系。

    到時候再一查,發現跟我同租的趙冰也失蹤了,我就更加說不清了。

    我著急無比,想了想,我還是咬了咬牙,"燕雀。咱們必須將它給處理了,要不然,什麼都說不清。"

    燕雀點了點頭,從床上將趙冰的毛毯拿了下來,然後,我們扯著那具尸體放在毛毯上,再一卷,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做完這一切,我全身都被汗水給打濕了,我知道,我不是累的,而是完全被這種詭異的氣氛給緊張的。

    我沒有心思再去整理我的東西了,我就只是拿了一下身份證錢包之類的必要物件,然後,燕雀扛著那具尸體,我慢慢的打開門。

    這個時候,我們兩個絕對就跟做賊一樣。

    我們躡手躡腳的出了門,連聲音都不敢大聲的發出。

    說起來也奇怪,這尸體完全跟我們就沒有任何的關系,可是這個時候,我們還是非常的緊張,而且,生怕人看見。

    娘的,老子人都殺過,可現在,竟然緊張成這個樣子。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我在前面,燕雀在後面,我們一步步的下了樓,到了一樓,我終于是松了一口氣,馬路的對面,就是我們的車,到時候,將尸體往後備箱一放,再找個沒人的地方一埋,就徹底的搞定了。

    我正這樣想著,剛準備往前走,就在這個時候,出租屋門口的圍牆旁邊突然就閃出了幾個人,然後,我听見有個人大喊,"不許動,我們是警察!"

    警察?

    我跟燕雀同時一怔,不由的就停住了腳步,這個時候,這個地方,怎麼會出現警察?

    我心中狐疑到了極點。

    或許是燕雀的肩膀上還扛著那具尸體,我們都有些做賊心虛,那為首說話的警察將這句話說完,圍牆的旁邊又沖出來幾個人,他們打著手電筒,一下子就將光束射到我的臉上,同時,所有的警察都舉起了手槍對準了我跟燕雀。

    "你們肩膀上扛著的是什麼東西,放下來!"

    為首的警察死死的盯著我,我用手擋住眼前的光線,這個時候,我心里的緊張真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這個地方,是我跟趙冰一起租的,現在,趙冰變的不人不鬼,還失蹤了,而且,房間里面又多出了一具尸體,最主要的是,我們進去的時候,似乎沒人進去過房間,而此時此刻,能夠留下來的,肯定就只有我跟燕雀的指紋跟蹤跡。

    也就是說,所有的證據,都會指向我跟燕雀。

    而我們,又完全不知道如何去解釋這具尸體的存在。

    我心中一愣,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我跟燕雀,他娘的不會掉入別人早就設計好的一個陷阱里了吧?

    要不然,現在怎麼可能這麼多警察出現?而且,恰好就是我們出來的時候,說白了,這叫著人贓並獲。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為首的警察見燕雀不動,也沒有放下肩膀上扛著的尸體,再次的說了一句,"將肩膀上的東西放下來,到底是什麼?"

    他這句話說完,也不知道燕雀跟我剛才是不是沒包好那具尸體,它一下子,竟然將腦袋露出了一些。

    那滿頭的白頭發,在手電光束的照射之下,是那樣的觸目驚心。

    "隊長,是人!"有個警察驚恐的大叫。

    "趕緊放下!"

    那為首的警察大喝一聲,所有人,成一個扇形,將我跟燕雀死死的圍在了樓道口。

    這種距離,這種攻擊方式,我跟燕雀,不可能逃的開。

    燕雀似乎也有些緊張了,壓低了聲音,說道︰"林敢兄弟,看來,咱們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待會,你先走!"

    我頓時就是一愣,看了看燕雀。

    燕雀咬著牙,"我想,有人在算計咱們!要是咱們都被逮了,那就正如他所願了!"

    我剛準備回答燕雀的話。

    那為首的警察也開始緊張了起來,他大喊了一聲,"再不放下,我們就要開槍了!"

    的確,這種情況之下,我跟燕雀兩個人,扛著一具尸體,還大搖大擺的從樓上走下來,這在警察的眼里是什麼?

    這是變態殺人犯,而這種殺人犯,我相信,警察也會緊張,會害怕,他們現在舉著槍,還敢這樣對著我們,那完全都是因為心中的那份使命。

    我緊張到了極點,這個時候,或許燕雀說的對,我們,中了別人設下的陷阱了,那人,應該早就知道我會來這里,然後,故意布置好了一切,再打電話叫警察來。

    這個王八蛋,他娘的到底是誰?

    我咬了咬牙,就在這個時候,燕雀突然一把就往前走了過去。

    走了兩步,他猛的沖向了那幫警察,那些警察一看,本能的開槍射擊,我看見燕雀將那具尸體猛的一把放了下來,然後,橫檔在身前,抵擋著射擊過來的子彈。

    我眼楮都看傻了,待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燕雀一聲大吼,"快走!"

    我知道,燕雀是用自己換下我,的確,我們兩個人,不可能一起全身而退,一個,才有這個可能。

    再者,對方是警察,如果我跟燕雀一定要玩命的話,他們肯定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

    只不過,襲警,這可是罪上加罪,我相信,那個在背後算計我們的人,估計更想看到這一幕的發生。

    到時候,我們就更加萬劫不復了。

    現在,我唯一的選擇,就只有離開,我要查清楚到底是誰在背後算計我們,只有這樣,才能救回燕雀。

    我知道,現在不是喊打喊殺的時候,如果殺了警察,那麼,我們就更加永無翻身之日。

    趁著那幫警察裝填彈夾的時候,我整個人瞬間就沖了出去,我沖進了樓道,撞倒了旁邊的兩個警察,然後,一把翻過圍牆就到了外面的馬路上。

    "有一個跑了,趕緊追!"

    我听見後面好幾個腳步聲拼命的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

    我根本不敢停留,我穿過馬路,跑到了對面當初跟周雅一起躲藏監視火葬場的小花壇,我在樹叢之間亂鑽,穿過了小花壇之後,又沿著我們學校圍牆旁邊的那條馬路繼續往前面跑。

    跑了好一會,我這才回過頭,後面,總算沒人追了。

    我氣喘吁吁,站在馬路旁邊大樹下的陰影里,這一刻,我心中只有一個問題,王八蛋,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在算計我?

    ps:

    感謝億人不及一人&jcl的打賞,感謝zngi0927的大寶劍支持,謝謝!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