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五十七章萬劫不復一

第一百五十七章萬劫不復一

    那中年男人完全就懵了,他怎麼都沒想到我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伙子竟然有這樣的戰斗力。

    他的臉,憋的就跟豬肝一樣,不過,咽喉被我掐住。他什麼都做不了,只能是死死的瞪著我。

    賊眉鼠眼的小子跟那個女孩也徹底傻眼了,兩個人站在我的身後,緊張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抬起腳,將地上的彈簧刀往那個小子的身旁一踢,冷冷的說道︰"撿起來,再捅我啊?"

    那小子臉色慘白,連撿起刀子的勇氣都沒有了。

    我慢慢的將那個中年男人給提了起來,咬著牙,"怎麼?不服?"

    那中年男人眨巴了兩下眼楮,我慢慢的將手放開,他突然一聲大吼,又朝著我撲了過來,這一次,我也是不爽了。一把回敬了過去,一個手肘直接擊打在了他的臉上,然後,又是一把狠狠的掐住了他的咽喉。

    "信不信,我掐死你!"

    那中年男人這一次終于是嚇住了,我看見他的眼神閃過了一絲驚恐。

    就在這個時候,門,突然一把推開,那個少婦老板娘快步的走了進來,一看眼前的場景,趕緊說了一句,"喂喂喂。你這是干嘛?要殺人是不是?我報警啦!"

    這女人。分明就是跟他們一伙的,我一陣冷笑,"報警,你報啊,他們進門,連撞都不用撞,鑰匙,你給他們的吧?我倒想看看,警察來了,到底是抓我,還是抓你們。【愛書屋】玩仙人跳是不是?繼續玩啊?"

    那少婦老板娘臉色一變,知道今天遇到硬釘子了。

    她的臉色一下子就軟了下來,"小兄弟,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說?說什麼?"

    我笑了笑,"要不是我今天能制服他們,指不定我現在變成什麼樣子呢。"

    "我知道。都是我們的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行嗎?"

    少婦老板娘湊到我身邊,差點都要以身相許了。

    我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這個中年男人,此時此刻,他的眼楮里面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不服,或者是不甘。

    "小兄弟,你看這樣好不好,房費呢,我們就不收你的了,哦,對了,你明天不是要去滸口村嗎?大林對那里熟啊,他可以開摩托車載你去!"

    少婦老板娘又說了一句。

    听他這樣一說,我心中一動,這才緩緩的松開了那個中年男人,然後,我看著他,"你認識滸口村?"

    他趕緊點了點頭。

    "明天帶我去,行不行?"

    他再次點頭。

    我嗯了一聲,"你們出去吧,我要休息了,哦,對了,以後,還是少做一點這樣的事吧,早晚會出事的。"

    少婦老板娘跟那三個人千恩萬謝的,趕緊點頭,然後快步的出了房間。

    等到他們離開之後,我再次檢查了一下房門,反鎖了之後,又洗了個澡,這才緩緩地躺在床上。

    我本來是有睡意的,可現在,又完全沒有了,我的腦海中不斷的想著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出租屋里面的那具尸體到底是誰,又是誰,在背後精心的布置這一切?

    想了好一會,這才迷迷糊糊的睡著。

    早上,我是被電話鈴聲給驚醒的,一看之下,竟然是甦傾城給我打來的,我一接听,甦傾城就問我現在在哪?有沒有危險之類的?

    我知道,王大仙將事情告訴她了。

    我說沒事,我要去一趟趙冰的老家,相信,找到他父母,一切就能水落石出了。

    甦傾城讓我千萬小心,說燕雀這邊的事情讓我不用擔心,他們會看著。

    我點點頭,剛掛斷電話,周雅又打來了,語氣跟甦傾城一樣,又是問我有沒有受傷,又是問我有沒有危險。

    好嘛,其實一起床就被人這樣關心也不是一件壞事。

    我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間,剛到樓下,那少婦老板娘就熱情的迎了上來,問我晚上睡的好不好?

    我說雅間不錯,空調也還行。

    那少婦老板娘眯著眼楮,說喜歡就好,然後又問我是不是到少林寺進修過啊,怎麼功夫那麼好?

    我一听,感覺有些不是個味。

    你說我功夫好,是問真功夫呢,還是床上功夫啊?

    好吧,我承認我想多了。

    跟老板娘聊了一陣,我知道她叫金蘭,雙柳鎮土生土長的地頭蛇,不過,今天踫到我,也算是她倒霉。

    金蘭這女人是個寡婦,平時呢,就靠著這雙柳旅社還有玩仙人跳賺點錢,見我有本事,也願意結交我這個朋友,結賬的時候,竟然沒收我錢,還說有時間來她這里玩。

    可我總感覺,她說的這個玩,有種特別的意思。

    這女人,估計寂寞了吧。

    早餐我是在金蘭的旅社里面吃的,金蘭自己給我煮的面條,話說回來,手藝還真不錯,吃完面條之後,我听見外面響起了一陣摩托車的聲音。

    過了一會,就看見昨天晚上的那個中年男人走到了店門口,這家伙,估計也是社會上混的,對于我這種有本事的,格外的佩服,一進來就跟我發了一根煙,說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別放在心上,不打不相識,然後問我什麼時候去滸口村?

    我說現在就去,說著話,我跟少婦老板娘金蘭告別,就坐上了中年男人的摩托車。

    一路出了雙柳鎮,我問中年男人叫什麼名字,中年男人挺豪爽的,說自己叫程大林,不過,由于玩仙人跳這種破事玩出名了,道上的人都叫他程啪啪,至于昨天晚上的那個賊眉鼠眼的小子則是叫馬濤,外號小馬哥。

    我當時就傻眼了,說玩仙人跳還能玩出名啊?

    程啪啪有些不好意思,說沒辦法,都是生活所迫。

    我當時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程啪啪又問我去滸口村干嘛?我說找個人,有點事。

    他哦了一聲,也沒多問。

    不過,我倒想多打听一些關于滸口村的消息,就問他對那里了解多少?

    程啪啪笑著說談不上了解,不過滸口村那邊還有好幾個村子,都在山里,由于路不好,經常有人在雙柳鎮搭車,沒事的時候,他就去送送人。

    我說,你送人外加敲詐吧?

    程啪啪又笑了,說什麼都瞞不過我,不過,我這一趟,他免費,現在免費,以後也免費。

    走了差不多一半路的時候,我坐的屁股都有些痛了,就讓程啪啪停下車下來抽了根煙,抽著煙,我問程啪啪,滸口村都姓趙吧?

    程啪啪點點頭,說都姓趙,那村子不大,不過別看不大,以前倒是出過一個名人呢?

    我說誰啊?

    程啪啪說他也不清楚,不過听說是個唱戲的,很多年前,在宜城火的不得了。扔農丸才。

    唱戲的?

    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至于是什麼,我又說不上來。

    抽完煙之後,我們接著趕路,不得不說,這去滸口村的路的確有夠爛,要不是騎這種摩托車,根本沒辦法進來。

    折騰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我們總算是到了村口。

    程啪啪說這里就是滸口村,我一看,就是一個五十來戶的小村子,我不知道要去趙冰家待多久,想了想,就讓程啪啪在村口等我,說我辦完事就回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回去。

    程啪啪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我拍了拍屁股,朝著滸口村里面走,我不知道趙冰家在哪,見到旁邊有幾個人在聊著天,我就走了過去,我掏出香煙,給旁邊的幾個大爺發了一根,然後說道︰"大爺,你們知道趙冰家在哪嗎?"

    那幾個大爺接到我的煙的時候挺高興的,剛剛點燃,見我這樣一問,頓時愣愣的看著我。

    那表情,看上去有些不可思議。

    我以為他們沒听明白我的話,又重新問了一句。

    其中一個大爺指了指後面的一個老瓦房,說了一句,"那就是冰子的家!"

    我說了一聲謝謝,就快步的往趙冰家趕。

    剛走了七八步,我就听見後面的大爺們嘀咕了一句,"這人,有病吧!"

    "就是,莫名其妙!"

    我頓時就是一愣,尼瑪,老子就問個路,至于說老子有病?還莫名其妙嗎?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