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五十八章萬劫不復二

第一百五十八章萬劫不復二

    我真想過去教訓這幾個老東西幾句。

    不過一想,算了,跟老人家計較什麼。

    只是,我還是不明白他們為什麼罵我有病,還莫名其妙。

    難道說。滸口村的人,有不能問路的風俗?好吧,除了這個解釋,說實話,我還真想不到別的。

    我沒有多想,朝著趙冰家就走了過去。

    趙冰家是以前的那種老瓦房,青磚,飛檐,看上去還挺氣派,不過,也僅僅局限于很多年前,現在的農村,這種房子基本都退休了,大家都蓋了小樓房。

    老瓦房的前面,是一個院子,我走了進去。喊了一聲有人嗎?

    可是,屋子里面,根本沒人回應。

    我又朝前走了過去,看見趙冰的家的門大開著,里面是堂屋,兩邊各有兩個房間。

    我在門口望了一會,又朝著里面喊了兩聲,可是,依然沒有任何的聲音。

    趙冰的父母,不在?

    我感覺有些失望,不過也是,農村嘛。田里地里的事情都比較多。現在還沒到中午,一般情況之下,這個時候,肯定還在忙碌呢。

    我想,既然來了,就索性等等,總之,不能落空,我跟燕雀的清白,還指望趙冰來證明呢。

    我在屋子里面轉了幾圈,最後。我感覺不妥,萬一這趙冰父母一來,將我當成賊就不好了,所以,我慢慢的走到院子里面,院子里面曬著一些辣椒,旁邊。還有個風車,我實在是無聊到了極點,站了一會,我就有些累了,加上今天的太陽也有些毒,我干脆還是回到了堂屋里。

    又等了十來分鐘,我掏出手機一看,都十一點四十了。

    趙冰的父母還不要回來做飯嗎?

    我百無聊賴,又開始打量起了趙冰家的擺設,很普通,就是一個典型的農村家庭,牆壁上掛著一些相框,我打量了幾眼,其中有一對中年夫婦抱著一個小孩子的相片,那應該就是趙冰的父母跟趙冰。

    我又往旁邊的相框看過去,我看到了趙冰初中高中時候的樣子,說實話,變化的確有些大。

    我一張一張的看過去,等到我將眼光放在了最後一個相框上的時候,我整個人突然一下子就愣住了,我整個人都有些脊背發涼。

    那個相框里面,放了大概有七八張的相片,都是老照片,黑白的,全是人物照。

    最中間的,是一張八個人的合影,六男,兩女。扔農丸圾。

    我渾身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那張照片,竟然是我在七十七年前跟王大仙等人一起在白雲照相館拍的,那照片保存的不是很好,泛黃,霉變,尤其是我頭像的位置,模糊一片,根本就看不清我的五官。

    不過,其他人,卻是十分的清楚。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我死死的盯著,沒錯,唐傲,王大仙,甦傾城,藍朵,林闖,燕雀,還有陳百鳥,加上我,整整八個人。

    我們當年拍的這張照片,怎麼會在趙冰家?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懵了。

    當初我們拍這張照片之後,不久就進入了幽冥圖,後來王大仙他們出來,老皮才將照片洗了出來。

    至于洗了多少張,我不知道。

    但是,不管洗了多少張,怎麼會有一張出現在趙冰家里?

    難道說,趙冰家有人跟我們認識?所以,他也有這張相片?

    這不是扯淡嗎?趙冰家的人,怎麼可能跟我們認識,還是在七十七年前?

    那會不會是趙冰家的人撿到了這張照片,然後就祖祖輩輩傳下來一直掛在這里呢?我這一想,自己都感覺有些荒唐跟可笑,別人的照片,跟自己沒有任何關系的,掛這里干嘛?又不是照相館?

    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的去解釋?

    我死死的盯著那張相片,看了很久,我知道,不管我看多久,那照片都不會變,它,就是我們七十七年前拍的。

    我的腦袋徹底的就亂了。

    這他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本以為來到趙冰家,能夠解開一些謎團,可現在看來,不但沒有解開,反而讓謎團更加的變的迷霧重重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眼光又挪到了這張照片的旁邊,那是一個單人照,里面的人,穿著民國時期的袍子,拿著一把收攏起來的紙扇子,溫文爾雅的坐在太師椅上,翹起了二郎腿。

    這張照片同樣年代久遠,發黃,霉變,那人的頭發跟鞋子下面的地方,都已經是模糊不堪了。

    只不過,即便如此,當我盯著那個人臉上的時候,我再一次震驚的全身冷汗直流。

    這個人,他,他竟然是趙書閑!

    趙書閑的照片,我們七十七年前拍的相片,怎麼都在趙冰家。

    這完全說不通啊。

    等等,不對,趙書閑姓趙,趙冰,也姓趙。

    難道說,他們......

    我猛的朝著堂屋最上面的祖宗牌位看了過去,農村里面,尤其是以前的老房子,每一個人家里,都會做一個擺放祖宗牌位的神龕,上面擺放著列祖列宗的靈位,用來瞻仰,祭拜,以及思念。

    我抬起頭,死死的盯著,上面,好像有四五個靈位,而最中間的那個,我分明看到了上面的名字,祖父趙氏書閑之靈位!

    那靈位刻制的時間有些久,看樣子,是幾十年前,祖父趙書閑,按照時間推斷的話,應該是趙冰的父親所制的。

    這樣一來,那豈不是......

    趙書閑,是趙冰的太爺爺!

    我腦袋嗡的一聲,世界上,有這麼湊巧的事情?趙書閑,真的會是趙冰的太爺爺?

    我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可我知道,這一切,或許真的就是事實。

    七十七年前,我跟趙書閑等人一起,殺日本人,七十七年後,又讓我跟趙家人相遇到了一起。

    這是緣分嗎?還是說,冥冥之中老天爺早就已經安排好了?

    我突然想起剛才來的路上,程啪啪告訴我,說滸口村以前有個名人,是個唱戲的。幾十年前在宜城火的很。

    沒錯,他說的沒錯,七十七年前的趙家班,的確火爆過宜城。

    而那個時候,正是趙書閑所創造的趙家班最輝煌的時刻。

    我被自己腦袋里面的思維震撼到了極點,我沒有想到,七十七年後,我竟然會遇到趙書閑的後人。

    而那個人,還是我的同學,還是一切事情的根源所在。

    如果不是趙冰,我不會去那個出租屋,就不會發生接下來的所有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此時此刻到底是個怎樣的心情,我驚嘆,驚奇,可更多的,還是滿腦子的不可思議。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東邊前間的屋子里面突然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破碎了的聲音。

    我頓時一驚,整個人也完全的清醒了過來。

    剛剛屋子里面,好像有人。

    不過,我隨即一想,農村的屋子,老鼠多,或許是老鼠打壞了什麼東西也說不定。

    可是,我剛這樣想,又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

    這個時候,我開始不淡定了,一次是老鼠,那兩次呢?難道是野貓?

    這可能嗎?還是說,趙冰的父母根本就沒出去,他們,在屋子里?

    現在都十二點多了,要回來,他們不早回來了?

    不會是在睡覺吧?

    我抱著這樣的想法,喊了一聲,"叔叔,阿姨......"

    房間里面,一絲一毫的聲音都沒有。

    我突然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我朝著東面前間的那個屋子走了過去,剛走到門口,一股濃厚無比的血腥味瞬間就沖進了我的脖子。

    我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猛的一把就推開了門。

    等到我看清楚里面的一切,我整個人,瞬間就嚇傻了。

    東面前間屋子里面的床上,地上,到處都是血,一個中年男人躺在地上,咽喉被割破,而另外一個中年婦女,則是趴在床上,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推著床頭櫃上的玻璃罐頭瓶子,剛才的聲音,就是瓶子從床頭櫃上掉下來發出的。

    那中年婦女用盡全身的力氣微微抬起頭,看了我一眼,此時的她,奄奄一息......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