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六十一章誰玩誰一

第一百六十一章誰玩誰一

    我走出了糧站圍牆外面的那條巷子,然後,盡量挑黑暗的地方走,七拐八拐了之後,總算到了昨天晚上的那條小吃街。

    我躲在一條巷子里面。並沒有立馬出去,而是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人跟著之後,我這才快速的走了出去,我低著頭,將棒球帽的帽檐壓低,很快就來到了雙柳旅社,我快步的就走了進去。

    少婦老板娘金蘭正在櫃台上玩著游戲,一見我進來,一開始還沒認出我,說了一句,帥哥,住店啊?

    我緩緩抬起頭,壓低了聲音,"老板娘,是我!"

    金蘭定眼一瞧。驚了一下,然後趕緊又恢復了正常的臉色,她從抽屜里面拿出了一串鑰匙,丟給了我。說道︰"昨天的那個房間!"

    我點點頭,快步的走了上去。

    到了房間之後,我摘掉了帽子,坐在床沿上。

    說實話,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懂那個幕後的黑手為什麼就能夠事先知道一切,曾經王大仙說過我能夠洞悉未來,那是因為我經歷過一次七十七年後,那現在呢?難道幕後的這個黑手跟我一樣,經歷過現在所發生的事情?

    這種可能性有嗎?

    我自己都覺得可笑。

    那既然沒有這種可能,他為什麼每次都能夠知道我要去做什麼?

    等等,不對,他並不是每次都知道。在出租屋的時候,沒錯,他是知道我跟燕雀會去出租屋,即便不知道燕雀,也知道我一定會去出租屋,因為我要找到趙冰家的詳細地址。所以,他提前行動,放好了那具活尸的尸體。

    而在滸口村,他也知道,因為我拿到了趙冰家的詳細地址,就一定會去滸口村找尋趙冰的家人,所以,他再次的提前行動,殺害了趙冰的父母,並且故意讓趙冰的母親晚死一會。

    但是,在糧站的這一次不一樣,他並不知道我會去糧站,因為,警察很晚才到。這也就給了我躲藏以及掃除痕跡的時間。

    如果他知道,估計我連這些時間都沒有了。

    也就是說,在出租屋跟滸口村,他知道我要做的一切,但是,我跟程啪啪要去糧站,他並不知曉,可是,他還是知道我在糧站,這就只能證明一點,那個幕後黑手,很可能就在我的身邊監視著我。

    他了解我,知道我跟程啪啪從滸口村出來之後,並不會馬上回雙柳鎮,而是會在中途躲藏一段時間,然後再次回來,而他,就一直在回雙柳鎮的必經之路上監視,見到我們回來,一路跟蹤,這才知曉我在廢棄的糧站。

    除了這種解釋,我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只不過,一個如此了解我的思維,還能夠不動聲色跟蹤我監視我的人,擁有這種實力的人,他會是誰?

    我將腦海中可能的人都細細的想了一遍,可仍然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的確,這個人,根本不存在,除非,這個人,他就是我自己......

    要不然,沒人可能這樣了解我,甚至于在我的身邊我都發現不了。

    自從擁有了武侯兵符的實力,現在的我不管是從力量速度,還是反應能力听覺,都得到了一個極大的提升,所以,如果有人在旁邊一直跟蹤我,我是一定會發現的。

    我的腦海中再次充滿了謎團。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我頓時一驚,警惕了起來,我快步的走到門邊,問了一句,誰?

    外面響起了少婦老板娘金蘭的聲音。

    我趕緊開了門。

    少婦老板娘金蘭穿著一條黑色的低胸束身短裙走了進來,一見我,就問我餓了嗎?

    我說不餓,謝謝老板娘。

    金蘭瞥了我一眼,說道︰"程啪啪都告訴我你的事了,被警察追殺,這種大事,我都肯收留你,怎麼?還叫我老板娘?"

    我心說,不叫你老板娘叫你啥啊?

    "小兄弟,看的起我金蘭,就叫我一聲蘭姐,要不然,多見外!"

    金蘭笑了笑,我趕緊說道︰"蘭姐,謝謝你!"

    "謝什麼?江湖兒女,出來混都不容易!"扔共頁扛。

    說完,她將手中拿著的兩瓶飲料放在床頭櫃前,然後,一把挽起了自己的頭發,很隨意的就扎在了我腦後。

    當她做完這一切,再次回過頭看著我的時候,我整個人一下子就驚呆了。

    昨天晚上,我進雙柳旅社,加上現在,金蘭,都是一直披著頭發,加上我有心中有事,根本沒仔細看,我就只是感覺她是個漂亮的女人,而此時此刻,她猛的一把將頭發扎起來,我頓時發現,她竟然很像一個人,確切的來說,是非常像。

    而那個人,曾經讓我的心都深深的觸動過。

    那就是七十七年前的鳳姐,寧小鳳。

    我整個人一下子就看呆了,看傻了。

    我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難道說,鳳姐死後,投胎又變成了現在的金蘭?這可能嗎?

    我心中震撼到了極點,我心中又是高興,又是激動。

    我說我怎麼到了糧站之後,就立馬告訴程啪啪讓他通知金蘭,說我要回雙柳旅社,難道說,其實我在見到金蘭的第一眼之後,就自然而然的認可了她?只是我自己都沒有發現而已,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她跟鳳姐長的很像,我腦海中不知不覺的一種條件反射?

    要不然,怎麼解釋我自己都說要會雙柳旅社住?才見過一面的人,我不可能就這樣信任啊?

    我再次激動了起來,這一定是因為金蘭跟寧小鳳身上有著一種相同的氣質,無形中就讓我產生了下一步的決定。

    換句話說,如果金蘭跟鳳姐不是很像的話,或許,我就不會選擇雙柳旅社作為下一個落腳點了。

    見我一直死死的盯著她,完全都沒有任何的反應,金蘭對著我眨巴了兩下眼楮,突然笑了起來,"喂,小兄弟,怎麼了?看上姐姐我了?"

    我趕緊反應了過來,尷尬的說道︰"蘭姐,沒有,沒有,只不過,你長的很像我認識的一個朋友。"

    金蘭咯咯咯的笑了起來,站在我面前,那胸前就不停的抖個不停,然後,她突然一把就湊了過來,這個時候,我剛好坐在床沿上,被她這一湊,我本能的就往後面倒。

    金蘭繼續上前,最後,我只能是雙手反著撐在床板,而金蘭,則是俯著身子朝著我一把就壓了上來。

    她目不轉楮的盯著我,臉,幾乎都要湊到我的臉上了,而身子,完全就跟我貼在了一起。

    我的身體一下子就起了反應。

    別笑話我,我他娘的也是一個熱血沸騰龍精虎豹的小伙子啊,被一個嬌滴滴的漂亮女人用這種姿勢傾壓著,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小反應?對吧?

    這根本不是我控制的來的。

    金蘭看著我,"你們男人啊,都這樣,只要有所企圖,就說人家像以前認識的一個朋友之類的,顯得自己多重感情,對吧?"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金蘭的語氣,完全跟鳳姐一模一樣啊。

    金蘭再次調笑了一句,"其實,你們男人啊,都一個樣,上完床,褲子沒穿好,人就沒影了,你說,你是不是這種男人啊?"

    說完,她用手輕輕的就撫摸在我的臉上。

    我整個人渾身一怔,我趕緊將金蘭給推了起來,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蘭姐,你真的誤會了,我說的是實話,你真的很像我認識的一個朋友,一個一輩子我都不會忘記的朋友。"

    金蘭一愣,不過隨即就恢復了正常,她指了指床頭櫃上的飲料,說了一句,"既然你不餓,我就不給你準備飯菜了,飲料就放著,渴了慢慢喝,我先走了!"

    說完,緩緩的就往門口走。

    我趕緊說了一聲謝謝,將金蘭送到門口。

    打開門,金蘭走了出去,不過,剛走出去一步,她立馬又轉過頭,看著我,眼神曖昧的來了一句,"林敢小兄弟,你考慮好哦,如果你願意,我現在還是可以回你房間的,姐姐我,喜歡你!"

    我整個人都嚇傻了,都什麼時候了,我哪有心思想這個,再說了,鳳姐,那是人家唐傲大哥的,所以,我肯定不敢有這種想法。

    我趕緊又說蘭姐,你真的誤會了。

    金蘭笑的前俯後仰,然後,突然指著我的褲襠,"我誤會什麼啊?你看,都翹起來了,小王八蛋!"

    我頓時尷尬到了極點,老天爺,我這完全是自然反應啊,不翹,不翹我他媽還是男人嗎?

    我看著金蘭,根本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只是,剛才的那一聲小王八蛋,真的又讓我再次想起了鳳姐。

    她說了,小王八蛋,是她對我的專屬稱呼。

    我愣在了門口。

    金蘭見我憋紅了臉,又笑了一會,這才說道︰"好了,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早點休息吧,有什麼事情,我會馬上通知你!"

    我點點頭,說謝謝蘭姐。

    目送著金蘭緩緩的往樓下走,我剛準備關上門,突然,我頓時意識到不妙,一直以來,那個幕後黑手真的好像能夠洞悉我的思維,而現在,我找到雙柳旅社住下,完全就是出于一種思維的本能反應,既然如此,我能夠想到的,他,會不會也想到了呢?

    我剛這樣想,就听見樓下響起了一陣金蘭的大喊,"喂喂喂,你們都是什麼人啊,私闖民宅是不是?"

    不好,有人上來了!

    ps:

    今天還有很多更,要為鑽石票超300加更,還要為上個月的新書鑽石榜第三加更(這個昨天已經加了一更),謝謝大家的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