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六十三章誰玩誰三

第一百六十三章誰玩誰三

    金蘭扯著我又在房間里面瞎聊了半個小時。

    這半個小時,我真的是在無盡的煎熬中度過的,這女人,說著說著,不是俯身秀小溝溝。就是不經意的露一露小美腿,反正就是各種誘惑折騰我。

    不過,這個時候,我的意志還是很堅定的,在我看來,金蘭,只屬于唐傲。

    我如果妥協了,那就是對不起自己的兄弟。

    一整天,我都在房間里面睡覺,一來昨天晚上沒睡好,再一個房間,就是養精蓄銳,我知道,成敗就在于今晚了。

    那個幕後黑手,是能夠洞悉我的思維,但是我感覺。也只限于我的本能思維,比如,趙冰一給我打電話,我第一時間就想去救他。

    而且。我還會千方百計。

    比如,我一看到金蘭,就會自然而然的相信她,這就是本能,就跟上廁所帶紙,抽煙的人打火機不離身一個道理。

    說白了,就是他很了解很了解我,知道我在處理一些事情上的習慣跟動作,但是,我真正的想要布局什麼,下一步又到底要去干嘛,不給他一絲一毫的線索。他就完全猜不出來。

    要不然,糧站那一次,我就根本沒有機會去躲藏。

    他早知道我要去糧站,為什麼不讓警察先在那里埋伏好呢?

    想通了這一點,我更加的信心十足。

    到了晚上,程啪啪叫來了一個人。我看了一眼,跟我的身材差不多,給他換上我的衣服帽子之後,他問我要干嘛?

    我說什麼都不要做,待會,直接從雙柳旅社走到雙柳公園的出租屋就好,然後在中途的過程中,不時的回頭幾次,就夠了。

    那人一把就答應了下來。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我戴好帽子,穿著那身黑色的t恤直接走出了雙柳旅社,我站在旁邊的小巷子門口抽了一根煙,然後,又在旁邊轉悠了大概十分鐘。這才快步的回到了雙柳旅社。

    等到我進去之後,又過了五分鐘,我讓那個假扮我的兄弟趕緊出去,按照我說的去做。

    然後,我躲在二樓的窗口,死死的盯著,我看見他走出雙柳旅社,然後一路往雙柳公園的方向走,走了幾十米,就回頭看一眼,然後,又繼續的往前面走。

    我感覺設計的差不多了。

    就換上了另外一套白色的衣服,從三樓窗口的位置下去,然後翻過昨天躲藏的那個地方,直接沿著雙柳公園的方向走。

    程啪啪,已經告訴了我正確的路線。

    我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十分鐘之後,我趕到了雙柳公園,過了一會,那個假冒我的兄弟從遠處緩緩的走來,我躲在陰暗的角落,我看著他從我的視線中離開,然後,筆直的穿過了雙柳公園,朝著旁邊的一間出租樓走去。

    我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

    如果說那個幕後黑手現在在監視我,那麼,他現在,就一定會出現。

    我死死的打量著這個地方,這里,是雙柳鎮唯一的一家公園,說公園,其實也不是,就是一個老大娘老爺們散步的地方。

    此時,正是晚上最熱鬧的時候,整個公園里面都在響著廣場舞的聲音,我不斷的打量著,約莫過了差不多半個來小時,我沒有看見可疑的人,卻發現三四輛車風馳電掣一般的朝著那出租屋開了過去。

    我死死的盯著。

    我發現,這一次來的,又是那個陳隊長。

    那陳隊長看了看眼前的出租樓,咬了咬牙,然後,手一揮,所有人朝著上面快步的沖了上去,而且,在樓下的出口,還留了四個警察,上面沖上去的,差不多都有二十多個了。

    果然是我去哪,這些警察就跟到哪。

    我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剛才如果上去的人真的是我,我相信,我已經插翅難飛了。

    我再次看了看四周,還是沒有發現可疑的人。

    我有些焦躁不安了起來。

    我狠狠的踢了一腳旁邊的垃圾桶。

    突然,我渾身一顫,我感覺自己有些傻。

    那個幕後黑手,既然他一直想要對付我讓那些警察找到我,那麼,他就肯定在不斷的用我的思維來思考問題,想我去哪?會去哪?

    既然如此,他現在,就一定沉浸在我的思維里,所以,他做事布局,短時間之內就完全脫離不了我的思維。

    這種思維方式,在犯罪學里面,被稱為導入思考,就是說,用罪犯的心理,去探查他接下來有可能的行動。

    如果是這樣,他現在躲藏,也肯定會慣性的按照我的思維去進行。扔共尤劃。

    所以,現在的話,我將自己當成他,豈不是就能找出他的所在。

    我感覺興奮到了極點。

    不管如何,我決定試一試,想了想,我一下子就閉上了眼楮,過了差不多半分鐘,我猛的睜開,然後,我用最快的速度掃視了一下雙柳公園的附近,最後,我將自己的眼光放在了出租樓旁邊的那條巷子里。

    按照我的思維,我既然想要對付一個人,那麼,我必定希望看到他被捕,而且,還要親眼看見,當然,在這些前提之下,還不能讓對手發現。

    所有的地方,在我看來,就那里最直觀最安全。

    我咬了咬牙,沿著黑暗的角落,緩緩的朝著那個出租樓的方向靠近,我沒有直接進入那條巷子,而是繞到旁邊,穿過三條巷子之後,才在另外一個巷子的轉角處躲藏了下來。

    我一刻都不敢放松,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那個陳隊長帶領的警察終于快步的從上面走了下來。

    守在門口的四個警察問了一句,"隊長,又沒在?"

    那陳隊長站在出租屋的門口,大罵了一句,"娘的,耍了老子是那次了,這個王八蛋。"

    說完,他突然一下子掏出了手機,然後放在了耳邊。

    我心里頓時有些緊張,這個時候,他會打電話給誰?會不會,是打給那個通風報信的人?

    我緊張的盯著巷子里面。

    過了一會,那陳隊長將手機一把放下,又罵了一句,"王八蛋,掛我電話了!走!"

    "隊長,現在怎麼辦?"

    "回去再說,總之,這類電話,不要再相信,搞不好,是凶手設的局。"

    說完,所有人快步的上了別人的車,然後,一下子就離開了。

    我知道我的計劃成功了,但是,還有一步,我要引出那個幕後黑手。

    我靜靜的待在那個巷子的轉角,我突然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剛剛的那條巷子里面突然傳出一陣腳步聲,我看見有個黑影慢慢的從巷子里面走了出來,走了一會,他從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機,在手中把玩了起來。

    借著手機的燈光,我看不清他的臉,不過,我發現他戴著帽子,就是那種連體帽,這種天氣,他戴那種帽子干嘛?

    我好奇到了極點。

    他應該是在發短信,過了大概半分鐘,他將手機放回了口袋,然後輕聲的罵了一句,"哼,一幫蠢警察,連個人都抓不住!"

    說完,他朝著我的這個方向慢慢的走了過來。

    我整個人在這一刻驚訝到了極點,我發現,他人剛剛說話的聲音,竟然跟我有些相似,以前,我在一個什麼破網站唱過歌,就那種唱了之後,看看能自己得多少分的那種,我錄下來自己的聲音听過。

    剛剛的那個人,聲音,真的跟我的非常的相似。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不管如何,這個混蛋,應該就是幕後的那只黑手,要不然,他干嘛躲在這里?又干嘛說警察是蠢貨?

    我激動的心髒狂跳,我躲在轉角,靜靜的等待著他的到來。

    十五米,十米,五米,一米......

    就在他要走出巷子口的一剎那,我突然一下子就沖了過去,這一次,雖然我還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他是不是我要找的幕後黑手,但是,我完全就沒有留情,娘的,這個時候,寧可錯殺三千,也絕對不放走一個。

    我朝著他狠狠的一拳就甩打了過去。

    一米左右的距離,以我的速度,我的力量,可以直接將他打暈,我覺得自己馬上都要看見倒在地上的一幕了。

    只不過,我完全的失算了,我發現眼前的這個家伙竟然有著跟我伯仲相間的速度,他一瞬間就躲開了我的攻擊,然後,反手一拳朝著我砸來,我本能的一躲,甩腿,出拳!

    他跟我一樣,做出了同樣的動作,我們分別踹了對方一腳,受了對方一拳,然後,兩人幾乎同時被擊打的靠在了旁邊的牆壁上。

    我整個人都懵了,剛才的一切,我看的很清楚,這個人,他不但擁有了跟我一樣的速度,還擁有了跟我一樣的招數。

    而且,力道,幾乎也是一模一樣。

    他到底是誰?

    ps:

    晚上還有兩章更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