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六十四章另一個林敢為月鑽石到達300加更

第一百六十四章另一個林敢為月鑽石到達300加更

    我們誰都沒有再次出手,只是死死的盯著對方。【愛書屋】

    這家伙戴著連體帽,我看不太清楚他到底長什麼樣子。

    但是,剛才的一切,已經足夠的詭異了。我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一個人擁有跟我一樣的速度一樣的力量,而且,而且他剛才說話的聲音......

    我不由的打了一個寒戰。

    一種無法言語的恐怖瞬間涌上了我的心頭。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狠狠的問了一句。扔共低才。

    那家伙嘿嘿的一陣冷笑,"我是誰?你覺得我是誰?"

    "告訴我,否則......"我咬牙切齒。

    "林敢,你殺不了我!"

    他突然就打斷了我的話,繼續說道︰"因為,你有多大的實力,我就有多大的實力,懂嗎?"

    "你什麼意思??"

    我頓時就問了一句,那種不安分的恐懼越來越洶涌的襲上了我的心頭。

    "你真想知道我是誰?"

    他的聲音再次的傳來,是那樣的熟悉,那樣的清晰。

    "說!"

    我死死的咬著牙。

    一種不好的預感拼命的涌來,這種感覺,我在幽冥圖的時候。曾經也經歷過一次。

    "好吧,既然你這麼想知道我是誰?那我,就如你所願,你看清楚了!"

    說完。【愛書屋】他慢慢的站直了身子,然後緩緩的掀開了自己頭上的帽子。

    一瞬間,只是一瞬間,我全身的冷汗猶如瀑布一樣飛快的涌了下來,我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我對面站著的那個家伙,竟然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確切的來說,他,就是林敢。

    我就跟照鏡子一般的看著他。

    在宜城的那個廢棄工廠,出現了兩個野田尚雄,現在,怎麼突然又出現兩個我了。

    難道是......

    我腦袋嗡的一聲。我突然想起了在幽冥圖里面,我救周雅的時候,曾經撞翻了野田尚雄手中的那個盒子。

    當里面的鏡子掉出來的時候,我記得我曾經看了一眼,而當時,鏡子里面的我。竟然對著我陰冷的一笑。

    那場景,就跟當初野田尚雄看自己的時候一模一樣。

    難道說,在那一刻,那面鏡子,也制造了一個我的分身?

    我根本不知道用怎樣的語言來形容此時此刻的心情,看著野田尚雄有兩個,我已經夠驚悚的了,可現在,竟然還出現了兩個我。

    這個家伙,跟我長的一模一樣,一樣的面容,一樣的身份,甚至,還跟我擁有同樣的力量跟速度。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模一樣。

    我瞬間就懵了。

    我傻傻的看著他,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朝著我沖了過來,一胳膊就死死的壓在了我的咽喉上,我猛的一頂,用盡全身的力氣朝著他的腹部踹了過去。

    他的身法很快,也完全料到了我會出這一招,身子一閃,就瞬間退到了牆角,他陰冷的看著我,"林敢,我說過,你殺不了我,因為,我就是你!"

    "你是從鏡子里面出來的?"

    我感覺自己說話都沒什麼底氣了。

    "你還不傻嘛,現在才猜到?怎麼?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驚奇?當初在廢棄工廠的時候,我就想殺了你,可是,我比你聰明,我知道,不管怎樣,我都殺不了你,所以,那就請別人來收拾你吧!"

    他得意的笑了起來。

    我整個人就是一呆,廢棄工廠?

    難道是我跟燕雀躲在窗口看著野田尚雄跟他分身的時候,這個家伙就已經到了我的身後,我說當時怎麼感覺後面有人,但是回頭一看,又什麼都沒有。

    原來,他是利用速度掩蓋了這一切。

    "現在,你明白了吧?"

    他再次盯著我。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有些不理解。

    "不為什麼,純屬看你不爽不順眼,這個世界上,你知道有個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有多惡心嗎?所以,你必須死。"

    他一字一句。

    我當即就想罵娘了,我操你大爺的,誰看誰不順眼啊?到底誰他媽才是水貨啊?啊?

    老子看你不順眼,看你惡心,這才夠貼切吧。

    現在,他竟然數落起老子來了。

    我全身的怒火都被激蕩了起來。

    "怎麼?生氣了?"他好像知道我在想什麼。

    那家伙說著話,看著我笑。

    這種場景簡直詭異到了極點,可是,我卻是拿他任何辦法都沒有。

    我只能死死的盯著他,他被我的表情給逗樂了,搖搖頭,"林敢,看來,我比你聰明啊,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活在這個世界上呢?"

    我努力的壓抑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問了一句,"出租屋里面的尸體,是你放的?"

    "沒錯,那是賀奔的一具活尸,反正也人不人鬼不鬼了,剛好為我所用。"

    他再次得意了起來。

    "趙冰的父母,也是你殺的?"

    我再次問了一句。

    他更加的得意了起來,"當然,我得知你要找趙冰之後,就預先設計好了這一切,你別忘記了,我就是你,你能想到的,我也能想到,所以,我知道你會去出租屋找趙冰的身份證,可惜,在那里讓你逃了,不過,我一點都不費心,這游戲,拖的越久,我就越發的有成就感,然後我又開始想,你會去哪呢?你肯定會來雙柳鎮,會去滸口村,會去找趙冰的父母,因為,他們確定了趙冰的退學,你肯定想去打探消息,所以,我只能先你一步趕到那里了,然後,所有的一切,你都知道了?哦,對了,趙冰母親的死亡時間,我是不是掐的很準?哈哈......"

    "畜生!"

    我跟那個陳隊長一樣,狠狠的罵了一句,的確,這個家伙,連畜生都不如,喪盡天良,這個混蛋,他什麼都知道,他知道趙冰退學,知道趙冰的父母確認過這一點,更加知道我的下一步行動。

    所有的一切,他都算準了。

    我終于明白滸口村的那幾個村民為什麼罵我神經病罵我莫名其妙,因為,在我去到那里之前,他就已經來過,並且跟我一樣問過路。

    試問,同一個人,在差不多的時間里,問了同一個地方,誰不認為他腦子有問題?

    我恨自己,如果我能夠冷靜下來的思索一番,或許就能夠猜到了這其中的關鍵,還有那面鏡子,在幽冥圖里面的時候,我明明就知道自己看了它一眼,可我為什麼就記不住呢。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我的疏忽,我的不冷靜。

    我後悔的都要死了。

    這一刻,我有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不過,我還是拼命的讓自己冷靜,發生的一切,已經不可挽回,但是,現在擺在我面前的路,我依舊要走。

    我仔細的想著他剛才的話,突然,我看著他,問了一句,"你剛才說出租屋里的那具尸體是賀奔手下的活尸,你,是不是知道趙冰的所在?"

    "我你你聰明,所以,我當然知道。"

    他笑了起來,這個家伙,十分的自負。

    "告訴我。"

    我說了一聲。

    "告訴你,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林敢,現在,我們是敵人,你放心,我一定會想盡辦法殺了你。"

    他死死的盯著我。

    我咬了咬牙,我感覺,我不能滅了自己的威風,我冷哼一聲,"你自己剛才都說了,你是我,我也是你,我殺不了你,你就能殺了我嗎?笑話,如果能,你在廢棄工廠的時候,為什麼不動手?你怕我吧?"

    他臉上一變,一下子就不爽了起來,隨即,狠狠的說道︰"林敢,你听過一句話嗎?做壞人容易,做好人難,我了解你,你是一個好人,而我,是一個壞人,這個世界,好人,都會短命的,所以,你一定會死。"

    說完,他陰冷的看著我,詭異的笑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