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六十五章暗號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第一百六十五章暗號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我永遠忘不了趙冰母親臨死時候盯著我說的那句話。【愛書屋】

    我慢慢的抬起頭,盯著還在詭異笑著的他,說了一句,"你很得意是不是?你感覺自己很會運籌帷幄對不對?"

    "謝謝你的夸獎!"

    他不屑的看著我。

    我咬著牙,一字一句。"你知道趙冰母親臨死時候對我說什麼了?"

    "說什麼?"

    "她跟我說,你,不得好死!"我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這個混蛋,然後,突然一把往前沖了過去。

    不得好死,的確,我不能讓趙冰的母親失望,這種人,他的確不得好死。

    我瘋了一樣,猛然的對他展開了攻擊。

    不過,他跟我一樣,見我發狠,整個人瞬間也爆發了出來,我打他一拳的同時,必定自己也會中他一拳,我甩他一腿的下一秒。自己絕對也會被他掃中。

    不過,我完全顧不了這些,我只知道,我眼前的這個混蛋。他不得好死,哪怕就算我跟他死在一起,今天,我也一定要干掉他。

    要不然,我根本不敢想象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

    他說的沒錯,我是好人,他是壞人,他的人格已經完全的被扭曲,這種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對我的朋友親人造成傷害之外,他完全不會做別的。

    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我死。

    一個對我。對我的親人朋友,都能夠造成威脅的人,我沒有理由讓他活在這個世界上。

    我咬著牙,幾乎使出渾身的力氣跟他踫撞在了一起。

    我越斗越狠,而他的眼神里,卻已經是出現了一絲的恐懼。

    娘的。誰說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就完全一樣?至少現在,我不怕死,而他,畏懼了。

    果然,這個王八蛋趁著我擊中他胸口的一剎那,並沒有還手,而是瞬間的閃到一旁,他盯著我,咬牙切齒,"你想玩命?"

    我陰冷的一笑,"對啊,你害怕了?"

    "瘋子!"

    他大聲的罵了一句。

    "看來,你是真的害怕了!"我根本不讓自己的氣勢落下去一點。

    他冷哼一聲。"你想死,老子還不想死呢,不好意思,不奉陪了。"

    說完,他朝著雙柳公園的巷子瘋了一般的跑了出去。

    這個時候,我那里肯會放他走,我緊跟著他的腳步,玩命的朝著巷子里面狂奔。

    我們的速度,不相上下,不過,他在前面,完全的佔據了先機,只要踫到巷子里面有垃圾桶之類的玩意,他勢必朝著旁邊一拉,而我,就必須躲避,等到我們沖出了巷子,他已經是領先我大概七八米的距離。

    我咬著牙,根本不讓自己有任何一絲的放松,這個王八蛋,直接跑進了雙柳公園。

    我暗叫一聲不好。

    我只能拼命的往前追,不過,我剛剛預測的不好事情還是發生了,這個王八蛋一下子就沖到了雙柳公園跳廣場舞的地方,那些大嬸大媽一個個開心的扭著身子,不過,他一過去,一手扯著一個,瞬間就甩在了地上,然後,又朝著其他人拼命的沖了過去。【愛書屋】

    只是幾秒鐘,四五十個跳舞的老大媽,就有十多二十個躺在地上,我沖過去,頓時就被人群阻擋,等到我從人群旁邊繞過,他,早已經沒有了身影。

    那些大媽躺在地上,我根本不敢過去幫忙。

    剛剛,已經有人目睹了這一切,我是瞬間趕到,才沒有造成誤會,如果,我再待下去,有人要是發現我跟剛才的行凶者長的一模一樣,我絕對又脫不了干系,我只能是朝著陰暗的角落狂跑,到了旁邊的巷子,我氣喘吁吁,我掏出香煙,點燃了一根,抽了兩口,這才緩緩的平復了自己的心情。

    我真的沒有想到,今天晚上,會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結局很意外,同時,又很糟糕。

    我連續抽了兩根煙,這才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了雙柳旅社,我很清楚,那個混蛋他一定不會放過我,而同時,我也知道,不幸中的萬幸,現在的雙柳旅社,很安全,因為,那個陳隊長再也不會相信他的話了。

    或許,這一點,就是今天晚上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

    見我鼻青臉腫,嘴角還流著血,金蘭頓時就嚇了一跳,在他看來,我這種實力的人,竟然會被打成這樣,這簡直就是不敢相信的事情。

    我快步的回到房間,過了一會,金蘭拿了幾塊冰上來,她關切的坐在我身邊,給我敷著傷口,然後問我,"誰把你打成這個樣子了?"

    我沒頭沒腦的就來了一句,"我自己!"

    "你自己?"

    金蘭當即就傻眼了。

    我回答完之後才感覺不妥,不過,我也沒說錯,打的,還真是我自己,我感覺這種事情特別的操蛋,我完全都不知道怎麼跟金蘭去解釋。

    金蘭又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悶著腦袋沒說話,最後,我抬起頭,"蘭姐,有些事情,我現在真的跟你解釋不清楚,以後有時間,我再慢慢說吧。"

    金蘭看出了我心中有事,點了點頭,給我敷完冰塊之後,就退出了房間。

    我躺在床上,我感覺很累,但是,我真的一絲一毫的睡意都沒有。

    另外一個我,他完全了解我的思想,明白我想的一切,所以,他肯定會知道我的弱點。

    想到此,我突然一愣,整個人就從床上跳了起來,娘的,要是那個王八蛋去找王大仙甦傾城他們,我豈不是只能干瞪眼?

    我一下子就慌了,我趕緊找到了床頭的手機,然後撥通了王大仙的號碼。

    或許是看到我的電話,王大仙一把就接听了,我趕緊說了一句,"大仙,沒有人冒充我打電話給你們吧?"

    王大仙听我這一說,有些傻了,問了一句,"林敢,你什麼意思啊?我听不懂啊!"

    我咬著牙,"大仙,你給我听好了,現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另外一個我。"

    "什麼?"

    王大仙更迷糊了,暈暈乎乎的說道︰"林敢,你是不是喝酒了?喝醉了吧?"

    我罵了一聲娘,大聲的說道︰"沒工夫跟你扯別的,你記得我跟你說的野田尚雄分身的事情吧?"

    "知道啊!"

    "現在,我,也出了一個分身!"

    "你說什麼?"

    王大仙在那邊一下子就驚呼了起來,"林敢,你現在還在雙柳鎮?"

    我點點頭,盡量簡潔的將事情的前前後後說了一遍,然後說道︰"大仙,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那個混蛋利用我的身份來欺騙你們,所以,不管他說什麼,你都不要相信,听見了沒有?"

    "知道了知道了!"王大仙趕緊說道。

    我想了想,有些不妥,趕緊說道︰"這樣不行,下次我們通電話或者見面,要用暗號。"

    "暗號?"

    王大仙又發愣了。

    的確,我不能再疏忽了,娘的,不用暗號,萬一那個混蛋也按照我的語氣這樣說話,誰能分的清楚。

    只有用了暗號,才能區別我跟他,要不然,連我自己都認不出來,因為,我們不是雙胞胎,而是復制出來的,既然是復制,我相信,我左邊屁股上的那顆痣,他都一定有。

    娘的,這才是我最頭疼的地方。

    "林敢啊,那咱們用個什麼暗號好啊?要不,天王蓋地虎?"

    王大仙說了一句。

    我心想,普通的暗號,萬一使出來怎麼辦?就趕緊說不行,要特殊點的。

    王大仙說特殊點的我那想得到啊,要不,你想想?

    我嗯了一聲,想了半天,最後,我來了一句,"大仙,你听好了,以後我們打電話,我就會說,公雞公雞,呼叫母雞,然後,你就說,公狗公狗,呼叫母狗!"

    王大仙在電話那頭噗嗤一聲,"林敢,這他媽什麼破暗號?"

    我咬著牙,"別笑,特殊的,他才不可能試出來,就這樣決定了!我還要跟傾城雅姐說呢。"扔共妖才。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著了那孫子的道!"

    掛斷了王大仙的電話,我剛準備撥打甦傾城跟周雅的,忍不住又想起了剛才的那個暗號,說實話,我有些後悔了,王大仙說的對,這他媽都什麼破暗號啊。

    ps:

    今天五更了,還有上個月的一個鑽石榜第三沒有加更,明天加更,另外,大家有月票使勁給我砸過來啊,說話算話,只要過三百,就立馬加更,一諾千金,當然了,你要是夠土豪,玉佩啊,大皇冠啊什麼的砸過來,我也是不會介意的,大家趕緊看,看完早點休息,我呢,繼續碼,為了你們,我豁出一切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