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六十八章算計的滋味

第一百六十八章算計的滋味

    我不是裝逼,我是真的在趕時間。

    我很清楚,從我離開雙柳旅社門口的一剎那,或許,那個陳隊長還有其他的警察就已經在趕到這里的途中了。

    所以。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搞定眼前的這幫人渣。

    我剛才出手的狠辣跟實力已經充分的讓對方領教到了,但是,即便如此,在我說出那句趕時間的話之後,所有人還是一哄而上,直接朝著我就圍了過來。

    獨眼龍更是站在外圍,惡狠狠的咬著牙,"給我弄死這個不要命的,看看他還敢不敢出頭?"

    我根本不敢大意,當然,我更加不會手下留情,我知道時間對我的重要性。

    金蘭跟程啪啪都緊張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只是,我根本就不會讓他們失望,看著那幫混蛋圍了過來,我一絲一毫的手下留情都沒有。當然了,我也沒有朝著他們的要害部位攻擊,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出手沒有保留。一旦擊中要害,很可能就會瞬間讓他們斃命。【愛書屋】

    不過,即便是其他的部位,我還是依然做到了一擊就中。

    這幫家伙一個個在我的身邊倒了下來,只要倒下,無一例外就無法站起,我感覺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

    我朝著一個又一個的混蛋狠狠的撲過去,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我的身邊,已經倒下了一大片人,看著已經差不多了,當下。我不再猶豫,朝著早已經目瞪口呆的獨眼龍瞬間就竄了過去。

    我像一個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前,然後,我猛的從皮帶上抽出了那柄水果刀,我一把放在了獨眼龍的咽喉上,然後。輕輕的這麼一拉。

    一絲鮮血,順著刀鋒就快速的涌了下來。

    "小兄弟,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獨眼龍幾乎用一秒鐘就說出了這幾個字,他的語速快到了極點,冷汗,順著他的臉頰拼命的往下涌。

    我慢慢的挾持著他,其他還沒有倒下的流氓已經完全不敢靠近了,我盡量躲著自己的身子,然後,不經意的朝著糧站的橫梁上輕輕的掃了一眼。

    我的速度很快,完全就是不動聲色,可是,就是這一秒。我一下子就發現了我的那個分身。

    果然,他的我的思維一模一樣。

    說白了,就在面對一些事情的時候,他會跟我做出同樣的選擇,當初,我躲在這個糧站,我第一時間選擇了躲藏在橫梁的上面。

    現在,他同樣是如此。

    這完全就是大腦的條件反射。扔估亞血。

    我心中驚喜到了極點,我知道,我賭對了。

    我將獨眼龍慢慢的押到了程啪啪跟金蘭的身邊,我一字一句,"現在我說的話,你必須明明白白的給我听好了。"

    "小兄弟,你,有話直說,有話直說。"

    獨眼龍已經膽戰心驚到了極點,我相信,他一輩子都沒見過我這樣變態的人。

    我咬著牙,"听好了,第一,待會,警察馬上就會到,到時候,你們要同一口徑,就說這只是一件普通的糾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要不然,對大家都沒有好處,听明白了嗎?"

    "警察,待會會來?"

    獨眼龍說了一句。

    我立馬將手中的刀鋒橫了一下,"該你管的,你就管,不該你管的,你就別管,按照我說的去做。"

    "明白了,明白了。"

    他不住的點頭。

    "第二,金蘭是我姐,程啪啪是我兄弟,所以,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以後,他們不會去你的旅館搗亂,而你,也絕對不能找他們的麻煩,尤其是蘭姐,要是讓我知道你還有非分之想的想,我會親手摘了你的腦袋,听清楚了嗎?"

    我咬牙切齒。【愛書屋】

    "清楚了,清楚了!"

    獨眼龍完全沒有跟我抗衡的氣勢。

    我將他狠狠的一推,然後看都不看他一眼。

    我對著金蘭跟程啪啪使了一個眼色。

    兩人同時走了過來。

    金蘭看著我,說道︰"你還不快走,待會警察......"

    我打斷了金蘭的話,然後,壓低了聲音,緩緩的說道︰"蘭姐,程大哥,待會,幫我一個忙!"

    "什麼事啊?林兄弟!"

    程啪啪問了一聲。

    我盡量讓自己背對著那條橫梁,然後才說道︰"待會警察來了,你們第一時間指向我身後的屋頂,也就是糧站上面的那條橫梁,然後,大聲的說一句。"

    "說什麼?"

    "就說,滸口村血案的凶手在上面!听懂了嗎?"

    我看著程啪啪。

    程啪啪不明所以,還想再問,金蘭卻是趕緊打斷了他的話,"按照林敢說的去做。"

    "知道了,林兄弟。"

    程啪啪答應了下來。

    我點了點頭,再次轉過頭,看向了地頭蛇獨眼龍,此時的他,連看我的勇氣都沒有,我咬著牙,緩緩出聲,"希望你們記住剛才我說的話,要不然,下一次,出的,就不止這麼一點血了。"

    我的話音剛落,外面頓時就響起了一陣汽車引擎轟鳴的聲音,好幾輛車風馳電掣的朝著廢棄糧站的出口沖了過來。

    我身子一閃,快速的躍上了上面的圍牆,翻了下去,而幾乎在同時,程啪啪跟金蘭頓時就是同時大叫,"那是滸口村血案的凶手,那是滸口村血案的凶手!"

    我听見好幾聲的槍響,然後,一個身影在橫梁上不斷的跳躍。

    我又听見了那個陳隊長的聲音,"千萬別讓他給跑了。"

    接著,整個糧站里面一片大亂。

    我不敢過分的停留,我沿著旁邊的巷子,轉了幾個圈,這才不動聲色的回到了雙柳旅社。

    黎黎見我回來,問我怎麼樣?

    我對著她豎起了一個剪刀手,說道︰"都搞定了,不過,你蘭姐跟程大哥,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我知道,警察,肯定會調查這件事情。

    我快步的上了房間,我連臉上的鍋灰都沒來得及洗,就第一時間掏出了手機。

    我知道,按照分身的實力,那幫警察,根本不可能抓到他。

    手機,響了好幾聲,終于接听了,是他的聲音,"喂!"

    "下午的好戲,好看嗎?"

    我不痛不癢的說道。

    "林敢,你別得意!"他的聲音,充滿了憤怒。

    我笑了笑,"我為什麼不能得意,打了勝仗,不得意,我難道還哭嗎?哦,對了,問你一句,被算計的滋味,是不是不太好受啊?"

    "你......"

    "我什麼?"我挑釁的一陣冷笑,"我告訴你,你能算計我,我就能算計你,別忘記了,你是從我的身體里面出去的,假冒偽劣的水貨產品,還能跟我正牌比嗎?"

    "林敢,你等著吧,我一定會弄死你的。"

    "你,還是先考慮考慮自己吧,我相信,現在,警察肯定還在滿大街的找你,要知道,我是殺人犯,你也是,被抓到,同樣別想活,哦,對了,我記得我很喜歡看天龍八部,所以,你也肯定很喜歡,有時間,再看一遍,里面的武功吧,其實我想來想去,還是感覺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最厲害了,你說呢?"

    我哈哈一笑。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我今天,就他媽用了這一招。

    "林敢,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我雖然沒有看見他的表情,但是我很清楚,此時此刻的他,一定咬牙切齒。

    我緩緩的從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根煙,點燃,舒坦的抽了一口,"別說這些大言不慚的話了,等你能對付我的時候再說吧,哦,對了,以後,請叫我燕子塢的林敢!"

    說完,我一把掛斷了電話。

    剛才,我一直嬉笑連連,我只不過是為了激怒對方,兵法有雲,敵亂,我不亂,就已經是贏了一半了。

    而只要對方憤怒,他就會思維錯亂,想的,考慮的,就會欠缺周到。

    而我跟他之間,誰能夠笑到最後,我相信,一定就是在這些細小的關鍵點上。

    ps:

    晚上還有更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