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六十九章詭異的舅舅為上個月金鑽榜單加更

第一百六十九章詭異的舅舅為上個月金鑽榜單加更

    想通了這些事情之後,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冷靜,才是我現在最需要做的。

    我在房間里面待了一個下午,直到晚上的時候,金蘭跟程啪啪才回來。

    兩人一回來。第一時間就趕到了我的房間,我問他們情況怎麼樣?兩人說地頭蛇獨眼龍可能是被我的實力給震傻了,完全說的就是我交代的那些,說什麼跟程啪啪有一些私人的過節之類的,然後約到糧站商談,其實都是一些小事,還保證下次不會再犯。

    至于那些躺在地上的小流氓,回去之後也一個個生龍活虎的,說到底,還是我沒有下殺招。

    講完這些之後,兩人開始用一種奇怪的表情看著我。

    我問了一句怎麼了?

    金蘭又打量了我半天,最後才說道︰"林敢弟弟,今天那個躲在糧站房梁上的人,我怎麼感覺......"

    "感覺跟我長的很像,是不是?"

    我沒有隱瞞,說了一句。扔台頁亡。

    金蘭點點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為看著金蘭,緩緩的說道︰"蘭姐,這件事情,我暫時也沒辦法跟你解釋。以後,你要記住一點,如果有個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來找你,你千萬不要相信。"

    "一模一樣?"

    金蘭嚇了一跳。

    我點點頭,"這個人,不但跟我長的一模一樣,而且,還有我腦海中的很大一部分記憶,但是,我住進雙柳旅社之後發生的事情,他卻不知道,所以。以後,如果你踫到他,不對勁的時候,要千萬注意、。"

    跟金蘭和程啪啪我倒不需要用什麼暗號,畢竟,我跟他們兩個之間經歷過的事情。分身,是不可能一五一十描述出來的,而且,就現在的情況看,他也不可能再回到這里。

    現在的他,應該在部署更加陰險的陰謀。

    金蘭整個人都完全傻掉了,跟我一模一樣的人,還擁有我腦海中大部分的記憶,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嘛。

    可是,如果我說我去過七十七年前,而且在那里還踫到過一個跟她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我相信,她會更加的不敢相信。

    有些東西,不解釋還好。如果解釋,我自己想想都會頭疼。

    金蘭,緩和了好一會,總算是消化了一些我剛才說的話,她問我接下來我有什麼打算,我想了想,現在,那個分身應該離開了雙柳鎮,所以,我也必須離開,在這里,已經沒有我能夠找到的線索,我還是需要回到宜城,尋找趙冰。

    想了想,我將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

    听說我要離開,金蘭一下子又傷感了起來,問我什麼時候再回來?

    我說等我處理完了事情之後,一定回來看她,當然,我怕她誤會,又說了來看程啪啪,還有小馬哥跟黎黎。

    金蘭是個聰明的女人,突然問了我一句,"你,是不是有女人啊?"

    我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說道︰"姐,你說什麼呢?"

    "好了,我不問了,林敢,不管怎樣,姐姐都希望你平安,今天,好好睡一覺吧,明天,我讓程啪啪送你走!"

    我點點頭,送金蘭出去之後,我又給王大仙打了一個電話,王大仙這個老家伙,一接起電話,立馬就說了兩個字,"暗號!"

    草,我當時一听,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只不過,這暗號還是我發明的,我只能是硬著頭皮,說了一句,"公雞公雞,呼叫母雞!"

    王大仙笑呵呵的,陰陽怪氣的回應著︰"公狗公狗,呼叫母狗,好了,林敢,暗號對上了,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我將下午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說道︰"大仙,你那邊要注意了,我估摸著那個混蛋應該會去宜城,到時候,你們千萬要小心。"

    "你放心好了,他來了,我讓他有去無回。"

    王大仙信誓旦旦。

    我心說,你就別吹了,燕雀都進警察局了,就林闖跟唐傲,怎麼可能是分身的對手,只不過,分身現在的目的不是殺他們,對于他來說,王大仙等人都不足為懼,我,才是最讓他頭疼的。

    對付王大仙他們,那是白費的力氣。

    "對了,林敢,你下一步怎麼打算啊?"

    王大仙又問了一句。

    我想了想,說道︰"我明天回宜城,然後,我想繼續調查趙冰的事情,你那邊查到了賀奔的落腳點沒有?"

    王大仙不作聲了,過了好一會,才說道︰"沒呢!"

    我一听,頓時就氣餒了,這賀奔的落腳地沒找到,我還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我說就這樣吧,等明天回去再說了。

    掛斷了王大仙的電話之後,我躺在床上,開始思索著怎麼找到趙冰,可是現在,真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趙冰的父母已經死了,賀奔的落腳點也找不到,我真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查起。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人。

    就是那個神秘的舅舅,趙冰以前跟我說過的,他沒有舅舅,可現在,怎麼突然就冒出一個舅舅來了?

    這個人,他到底會是誰?

    想了想,我感覺整件事情,現在估計就只剩下這唯一的一條線索了。

    可是,這條線索,還是讓我完全沒有頭緒,更是無從著手。

    我努力的思考著,突然,我從床上一把就坐了起來,趙冰的那個所謂的舅舅,他去過學校幫趙冰辦理退學手續啊?所以,學校肯定有人見過他,而我的班主任老師劉彩霞就一定見過。

    我怎麼將這一點給忽略了呢?

    事實上,我也不是忽略掉了,當得知趙冰退學還有他父母的參與之後,我第一時間本能反應想到去找尋的,肯定會是他的父母,畢竟,父母是孩子的監護人,做出這樣重大的決定,他們肯定是知道一切的,所以,我這才到出租屋查看趙冰家的地址。

    可現在,既然趙冰的父母已經被殺,我也只能是選擇了這條不是線索的線索。

    死馬,暫且當作活馬醫吧。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了床,程啪啪為了送我,還特意去借了一輛破破爛爛的大眾朗逸,我還是挺感動的。

    出門的時候,金蘭還是有些不舍,雖然我們只是相識幾天,可對于她來說,昨天下午的一幕,我完全就是豁出性命去幫她。

    金蘭讓程啪啪慢點開,一定要將我安全的送到。

    我則是將自己的號碼留給了金蘭,告訴她,如果那獨眼龍的混蛋還糾纏他,下一次,我就直接過來摘了他腦袋。

    金蘭笑了,說昨天晚上獨眼龍就給她打電話了,還一口一個蘭姐,讓她大人不記小人過,他下次再也不敢了。

    我听的好笑,看來,這王八蛋,是被我嚇破膽了。

    金蘭讓我別耽擱了,外面人多眼雜的,我現在身份特殊,早點回去。

    我點點頭,程啪啪一路上開的四平八穩的,直接將我送到了宜城的高新開發區,這才調頭回去。

    我穿著那天晚上的黑色t恤,帶著棒球帽,這個時候,我是不敢直接去學校的,畢竟,出租屋里面發現了尸體,我相信警察一定會到學校調查。

    果然,等我剛到學校門口,我第一時間就看到了校門口貼的一張告示。

    大致的內容就是我跟趙冰合租,然後現在趙冰失蹤,而且趙冰的父母也被殺,整理出來的案件就是,我,因為某些事情,殺了趙冰,還將趙冰煉成了干尸,然後,又逼著趙冰的父母故意讓趙冰退學,造成趙冰自己離開的假象,然後,我又殺了趙冰的父母。

    臥槽,我他媽什麼都沒干,可沒想到到頭來,我竟然變成了這樣一個惡貫滿盈的家伙,這他媽的才幾天啊。

    我根本不敢往下看了,我壓低了帽檐,在學校圍牆旁邊的一個角落里面站著。

    等到中午十二點左右的時候,我看見一輛白色的現代朗動轎車緩緩的從學校門口開了出來,看了一眼車牌,我確定就是我班主任劉彩霞的車。

    這個時候,學校還沒有放學,不過,老師已經提前出來了。

    看著人不是很多,我咬了咬牙,趕緊朝前走去,等到劉老師將車開到我旁邊,我猛的一把擋在她的車前,劉老師猛的一個剎車,我低著頭,走到副駕駛位,輕輕的敲了敲玻璃。

    劉老師根本沒有認出我,加上剛才的突發事件,她本能的就放下了車窗,問了一句,"同學,怎麼了?"

    我沒有任何的猶豫,將手放進車內,打開了車門保險,直接一把拉開車門坐了上去。

    劉老師嚇了一跳,好一會才回過神來,"你是誰?"

    我抬起頭,叫了一聲劉老師。

    劉老師嚇的魂飛魄散,整個人就是啊的一聲,我趕緊說道︰"劉老師,我不會傷害你的,事實上,我也沒有殺趙冰,我更沒有殺他的父母。"

    "林敢,你到底想干嘛?這里可是學校門口,我只要一叫,你就......"

    劉老師驚魂未定。

    我一把打斷了她的話,"劉老師,我如果是殺人凶手,我現在有必要這樣冒險的跑到這里來找你嗎?"

    我這一說,劉老師頓時就愣住了。

    "劉老師,我真的沒有殺人,沒錯,我跟趙冰是在一起合租,但是,後來發生了一些事,可我真的沒有殺他,而且,趙冰還活著,現在,唯一知道他在那的人,就是給他辦退學的那個所謂的舅舅,劉老師,趙冰根本就沒有舅舅,這一點,你問其他的同學也可以問得到,所以,他的這個所謂的舅舅,才是這些事情的元凶,劉老師,我今天冒險前來,我就是想問問你,趙冰的這個舅舅,到底是誰?"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劉老師完全就傻眼了,不過,她漸漸的還是有些相信了我,畢竟,我如果殺了人,我有必要跟她廢話這麼多嗎?

    而且,如果我是殺人犯,我現在躲還來不及呢,我跑到學校,難道是來送死的?

    我緊緊的盯著劉老師。

    劉老師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林敢,你真沒殺人?"

    "沒有,而且,趙冰還活著,真的,劉老師,你告訴我,他的那個舅舅,到底是誰?"

    我激動的問道。

    劉老師搖搖頭,"林敢,這個我也不知道,我當初也沒問,文件什麼的,是他舅舅直接跟學校的檔案科的人去辦的。"

    "那他長什麼樣子,你記得嗎?"

    我趕緊又問了一句。

    劉老師皺著眉頭,"也就普通的樣子,個子不高,胖胖的,哦,對了!"

    劉老師突然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趙冰的舅舅,他挺奇怪的,現在這種天,他竟然還穿著西服,戴著手套,還戴了一個帽子,將自己捂的嚴嚴實實的,好像是生了什麼病的人。"

    我心里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普普通通的樣子,個子不高,有點胖,這種大熱天,還穿的嚴嚴實實的,劉老師的這種描述,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啊。

    我仔細的回憶著,突然,我整個人渾身就是一顫。

    這幅打扮,不是我出租屋的那個房東嗎?就是賀奔身邊的肥尸。

    他,他怎麼可能成為了趙冰了舅舅,還為他辦退學手續?

    我感覺自己整個人一下子就懵了。

    如果不是他,那又會是什麼人,這不可能啊。

    我又趕緊看著劉老師,說道︰"劉老師,你確定這個人大熱天還捂著身子?"

    劉老師點點頭,"這個我確定,當時我還有些害怕呢,這人,神神秘秘的。"

    我整個人完全就傻眼了,劉老師,她不可能騙我,但是,肥尸,他怎麼可能會變成趙冰的舅舅,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這完全就說不通。

    "林敢,林敢,你怎麼了?"劉老師見我發愣,趕緊問了一句。

    我猛的打了一個冷戰,說道︰"沒什麼,劉老師,太謝謝你了,那先這樣,我先走了。"

    說完,我猛的拉開車門。

    我剛踏出一只腳,劉老師突然一把就拉住了我。

    我回過頭。

    她死死的盯著我,"林敢,你再告訴老師一句,你,到底有沒有殺人?"

    我搖搖頭,"老師,我真沒殺人。"

    劉老師緩緩的放開了我,"自己小心點,老師相信你!"

    我點點頭,快步的出了劉老師的車,不過,此時此刻,我的心里卻沒有任何一絲謎題被揭開的感覺。

    不但如此,我的心頭,反而多了一層無法言語的詭異。

    肥尸,趙冰,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ps:

    這章四千多個字,收費會有點高,黑岩是按照字數收費的,我本來想改成兩章,但是,如果一改,我怕12點之前又發不出去,所以,還是一起更出來了,謝謝大家的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