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七十章一物換一命

第一百七十章一物換一命

    劉老師,是肯定不會騙我的,再說了,她也根本沒有騙我的必要。

    既然如此,那麼。按照她所說的趙冰舅舅的穿作打扮,除了肥尸,我真的再也想不到其他人。

    只不過,肥尸,怎麼可能會幫趙冰去辦事?

    趙冰在電話里面告訴我的時候,分明是說他找的人。

    如果一切成立,豈不是肥尸真的為趙冰所用?這完全就說不通啊,賀奔呢?當人家賀奔是吃干飯的啊?即便賀奔現在受傷,我相信,他要玩死趙冰還是輕而易舉的,所以,肥尸,根本不可能跟趙冰成一伙。

    我越想腦袋越亂,所有的假設,都好像完全成立不了。

    可事情,偏偏就這樣無聲無息的發生了。

    我不敢坐別的車回去。想了想,就給王寶強打了一個電話,王寶強一听是我的聲音,頓時就驚呼了一聲。"小勇敢,你殺人了?"

    我心說,好嘛,現在整個宜城都知道老子殺人了。

    我趕緊說道︰"我是被冤枉的,你現在在哪?"

    王寶強說在宜城市區,我讓他趕緊到高新開發區來,接我過去,王寶強說讓我待會,他馬上就到。

    這個時候,我心里還是挺感動的,我都成殺人犯了,可讓王寶強過來。他根本就是二話不說。

    我不敢站在顯眼的大馬路上,而是側著身子站在小花壇旁邊的一顆大樹下,這個時候,我心里還在不斷的想著肥尸的事情。

    在我看來,趙冰退學的這件事情上,只有兩種可能。第一,那個冒充趙冰舅舅的,就是肥尸,可是,一切好像都不成立。

    第二,那個人,根本就不是肥尸。

    可是,他不是肥尸,又是誰呢?誰會大白天大熱天的還穿著西服戴著手套,將自己捂的嚴嚴實實,這不是有病嗎?

    總之,不管如何,我現在腦袋里面簡直就亂到了極點。

    我心煩意亂的等著,大概等了有十多分鐘。我的手機突然就響了起來,我掏出來一看,娘的,竟然是我老爸打來的。

    這一下,我嚇的夠嗆,我趕緊壓低了聲音,"喂!"

    "敢子,你現在在哪呢?"我老爸焦急到了極點,隨即,又說了一句,"你是不是殺人了?警察都找上門來了。"

    我操,我心里簡直就要罵娘了,這幫警察,也真能折騰人的,都他娘的通知我老爸了。

    我趕緊安慰我老爸,說我沒殺人,我是被冤枉的。

    我老爸根本就不信,說我上次帶回來的就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人,像妖精。

    我趕緊說道︰"爸,你沒有將上次的事情告訴給警察吧?"

    我忐忑到了極點,我老爸要是告訴警察說燕雀腦袋會變骷髏,藍朵能召喚蛇和老鼠,我操,那就真遭了。

    我老爸說沒有,我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的確,這些事情說出來,王大仙等人,那可就危險了,我听說國產有個神秘的部門,要是發現什麼稀奇古怪的人和事,就會瞬間出來調查,事嘛,還好說,要是人,就直接解剖之類的。

    我這一想,渾身都打了一個冷戰。

    娘的,事情,好像真的越來越復雜了。

    我老爸又開始喋喋不休的問我是不是真的沒殺人,要是沒殺人就去警察局講清楚啊。

    我心說,我去了警察局我還能出來?

    我是沒殺人,但是,有個跟我一模一樣的混蛋殺了啊,他不管從什麼地方看,都跟我簡直就是一個人,說白了,連拉的屎都一樣,警察能相信我嗎?

    我安慰著我老爸,說讓他不用擔心,事情,會水落石出的,然後,又交代我老爸,我跟我朋友之間的事情,千萬不要跟警察說。

    我老爸雖然擔心,可還是為我著想,知道事情非同小可,滿口就答應了下來。

    掛斷了他的電話之後,我總算是安心了下來。

    現在擺在我面前的事情,可真是他娘的多的焦頭爛額。

    我在大樹下大概等了接近一個多小時,才接到了王寶強的電話,他跟我說在十字路口的旁邊,我趕緊跑了過去,拉開車門,坐上車之後,王寶強盯著我,說道︰"小勇敢,你上次去雙柳鎮,不會就是躲避警察吧?"

    我沒有隱瞞,說是。

    王寶強嚇了一跳,"你真殺人了?"

    我說沒有,我是被冤枉的。

    王寶強笑了,說他就知道我是冤枉的。

    我說你怎麼知道?

    王寶強一邊發動車,一邊打著哈哈,"就你這小子,還能殺人?殺雞差不多。"

    我頓時就是一陣無語,我不知道王寶強見到我發飆時候的樣子,會不會尿褲子。

    王寶強問我去哪?我說先去玄門正宗吧。

    這家伙沒有再說話,一路平安的將我送到了龍門街。

    我掏出錢包想給他錢,王寶強說都老朋友了,還給個屁啊,說完,開著車就離開了。

    我壓低了帽檐,瞧了瞧四周,看見沒人注意我,這才快步的到了王大仙的店門口,我瞬間就跑了進去。

    王大仙正跟唐傲林闖在沙發上討論著事情,見我進來,一開始還沒注意,等到發現是我的時候,趕緊就要去關店門。

    我說別關,關起來,別人反而會在意。

    王大仙說也是,就將我拉進了格子間。

    王大仙說我回來怎麼也不給他打個電話啊?然後又問我誰送我來的?

    我沒有說這些無關痛癢的事情,而是將我去學校找到劉老師的事情快速的說了一遍。

    王大仙一下子就傻眼了,看著我,"林敢,你跟我開玩笑的吧?肥尸那王八蛋去學校給趙冰辦退學?這怎麼可能?"

    我點點頭,"我也覺得不可能!"

    "如果你那個美女老師沒有騙你的話,那人,就肯定不是肥尸。"王大仙一字一句。

    "那不是肥尸,是誰?"

    我看著王大仙。

    王大仙頓時就啞口無言,最後,憋出了一句,"你問我,我問誰啊,我那知道。"

    得了,這老小子,完全也傻眼了。扔台剛弟。

    我問王大仙賀奔的落腳點找的怎麼樣?

    王大仙說,最近他啊,將江湖道的小貓小蝦都拉攏過來了,就是為了找到賀奔,可是,一絲一毫的線索都沒有。

    我知道,他真的盡力了,燕雀被抓,我被冤枉,這種大事,王大仙不可能不上心。

    林闖跟唐傲對于這個年代的事情,還不是太過適應,按照他們的說法,就是直接殺進警察局,現在,我不求他們幫忙,只求他們別搗亂。

    我又仔細的分析著趙冰退學的事情,我感覺,那個神秘的舅舅,應該就是肥尸,只不過,還是那個問題,肥尸,他為什麼要幫趙冰退學?

    他又為什麼要听趙冰的?

    還是說,退學,是肥尸的主意?

    如果是肥尸的主意,趙冰的父母又怎麼可能確定?

    不管我怎樣想,所有的一切,都完全不可能劃上等號,一切,都不可能說得通。

    我感覺腦袋很沉,靠在沙發上,就緩緩的眯了一會。

    王大仙在旁邊嘀嘀咕咕了半天,還是依然找不到一個滿意的答案。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掏出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我心里頓時就咯 了一下,會是誰?趙冰?我的分身?還是說,其他人?

    我愣了一會,還是趕緊接听,"喂!"

    "是林敢嗎?"手機里面傳來了一個經過處理變音的聲音,吱吱嘎嘎的。

    我皺著眉頭,說道︰"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救趙冰嗎?"

    那聲音不痛不癢的說了一句。

    可是,听在我的耳朵里,卻猶如驚雷一般,我將手機貼在耳邊,"你到底是誰?"

    "你還沒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想,我當然想救我朋友!"我一字一句。

    "很好!"那吱吱嘎嘎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听好了,要救趙冰,就要拿一樣東西來交換。"

    "什麼東西?"我脫口而出。

    "武侯兵符!"

    "武侯兵符?"我頓時一愣。

    "沒錯,拿武侯兵符來交換趙冰,具體的時間跟地點,我晚上再告訴你,就這樣,掛了!"

    說完,電話一把就被掛斷。

    我整個人都懵了,王大仙趕緊湊了過來,"誰啊?怎麼回事?"

    我咬著牙,"我不知道是誰,不過他說,要救趙冰,就要用武侯兵符去交換!"

    武侯兵符,現在,誰會打它的主意?

    ps:

    求鑽石,還有一百個鑽石左右,又可以加更!大家給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