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七十三章誰是設局者一

第一百七十三章誰是設局者一

    如果真的是肥尸,那豈不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賀奔設計好的?

    只不過,賀奔,他手下都是活尸啊。他自己也修煉過玄門禁術,他根本不可能駕馭武侯兵符,他要那東西干嘛?

    難道說他以為我還需要武侯兵符才能擁有強大的實力?不對啊,剛剛那個神秘人在宜城公園南門口的時候明明還是很忌憚我的。

    也就是說,他知道我沒有武侯兵符也同樣擁有實力。

    我滿腦子都是疑問。

    這個時候,那輛黑色轎車上的神秘人已經打開車門走了出來。過了一會,他在老許批發部的卷簾門上敲了幾下。

    我頓時看出來了,他敲的是陰語,三長兩短的那種。

    過了一會,那卷簾門打開,我看見了當初的那個瘦子,他有些不爽的說了一句,"怎麼才回來?"

    那個蒙著頭的神秘人沒有說話,快步的走了進去。

    接著,卷簾門又再次關上了。

    見我一直沒動,王大仙問我怎麼還不下車?

    我猛的轉過頭。看著王大仙,說道︰"大仙,你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嗎?"

    王大仙搖搖頭。

    我將肥尸給賀奔拿嬰兒尸體的事情一說,王大仙頓時就打了一個冷戰。然後看著我,"你小子知道這麼個地方,怎麼不早告訴我?這里,既然能夠儲存嬰兒尸體,也可以算是陰陽交接的地方嘛,要是早知道這里,估計早就知道賀奔的所在了。"

    說完,他也立馬感覺到不對勁,看著我,"林敢,難道,這事情真的跟賀奔那混蛋有關?"

    我說我也不知道。事實上,這件事情,詭異到了極點,那個神秘的家伙,到底會是誰?

    我抬起頭,看著老許批發部店面門口那盞三十瓦的白熾燈泡。心中不禁忐忑到了極點。

    王大仙問我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

    我想了想,還是一把就車門給打開。

    王大仙也想下來,我趕緊壓低聲音,說道︰"大仙,你就待在車里,我先過去看看。"

    王大仙頓時不干了,哭喪著臉,來了一句,"林敢,我怕!"

    我頓時就無語了,你怕,你怕個鳥啊,你都活了一百多歲了,你什麼沒見過?

    王大仙死活不待在車里了。說這里是賀奔的大本營,萬一我一走賀奔出來,那他就完了,要知道,賀奔是會吃人的。

    我拿他實在沒辦法,就只能讓他跟著。

    我們兩個,躡手躡腳的朝著老許批發部靠近,還沒到門口,就聞到一陣濃濃的腐肉味道從批發部里面傳出來。

    其實我知道,只要是肉類批發部,大部分都有這個味道,但是,一想起肥尸曾經在這里拿過孩子肉,我就不禁想起了人類的尸體。

    王大仙心驚膽戰的,我讓他小心一點,跟著我,說完,我貓著身子,走到了旁邊的那條巷子。

    上一次,我跟周雅就是在那里偷看的。

    我叮囑王大仙,一步一個腳印的走,里面好多垃圾,別弄出聲響。

    王大仙答應了下來,幾乎就是貼著我的身體了。

    我一陣惡心,上次跟周雅,感覺是那樣的美妙,今天,換了一個王大仙,我估計我回去就要趕緊去洗澡。

    倆大男人,貼在一起,像什麼話。

    由于上一次已經來過一次,這一次,還算比較輕車熟路,我利用手機,照著地上的東西,緩緩的往前,待到我們走到巷子里面的那個小窗口的時候,我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從車上拿下來的小鐵絲,跟周雅上次一樣,如法炮制,挑開了里面的那塊黑簾子,頓時,里面的一切,就看的清清楚楚。

    我看見那個神秘人就站在瘦子的身邊,那瘦子又問了一句,"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那神秘人將手中的兩個袋子往旁邊的桌子上一放,說道︰"現在的尸體不好找了,要不,你去試試!"

    我一听,全身的冷汗都冒了出來。

    那聲音,我簡直熟悉到了極點。

    而幾乎在同時,那個神秘人說完話之後,直接就將自己頭上的帽子給掀開。

    這一刻,我沒有絲毫的懷疑,他,竟然真的就是肥尸。

    "是肥......"

    王大仙此時就站在我的身邊,看見里面的一幕,慣性使然的就叫出聲,我趕緊將他的嘴巴給捂住。

    娘的,這個時候,再出聲,我們什麼東西都探查不到。【愛書屋】

    王大仙知道自己失態,趕緊閉住了嘴巴。

    我們繼續盯著里面,此時此刻,我心中真的感覺事情越來越蹊蹺了,肥尸,他為什麼要拿我的武侯兵符?

    肥尸將帽子取下,又將身上的衣服脫掉,這才緩緩的說道︰"站著說話不腰疼,能弄到這些,已經很不錯了。"

    瘦子不爽的看了他一眼,冷哼一聲,"沒本事,廢話還挺多!"

    "我說了,有本事,你去啊!"

    肥尸笑了笑,根本不將瘦子放在眼里。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冰冰的沙啞聲音傳了過來,"好了,都別吵了,肥尸,把東西拿過來!"

    我一听,是賀奔的聲音。

    這混蛋藏在那呢?

    我正這樣想著,就看見瘦子將旁邊的櫃子門給打開。

    我一眼就看見了賀奔,此時,他正坐在櫃子里,我發現,他還是以前那個鬼樣子,沒有皮膚,不但如此,臉上,還布滿了一條條的血管,縱橫密布。

    肥尸將拿過來的兩個袋子遞到賀奔的面前。

    賀奔瞧了一眼,一把接過,然後,冷冷的說了一句,"只有這麼多?"

    肥尸低著頭,"宗主,最近這東西越來越難搞了,我......"

    "好了,別廢話了,找不到,就去大醫院,我就不相信了,找十具也找不到。"

    說完,沒有絲毫理會肥尸的意思,他一把扯開袋子,這袋子一扯開,一股鮮血頓時從里面冒了出來,賀奔將手探了進去,從里面拽出了一個嬰兒的尸體,確切的來說,這只不過是一個只有幾個月大小的胎尸。

    賀奔拽著胎尸,大口大口的就吃了出來,他的嘴邊,身上,到處都流滿了鮮血。

    王大仙站在我身邊,我發現他的身體劇烈的在顫抖,這老東西,不是知道賀奔會吃人嗎?怎麼現在又嚇成這樣,看來,他也是第一次目睹如此的場景。

    賀奔吃胎尸的速度非常快,幾乎半分鐘就吃掉了一具,當他將兩個袋子里面的胎尸都吃完,我發現,胎尸,只有四具。

    賀奔一把扔掉了袋子,咬著牙,"趕緊給我去找,我說過,每天要十具!"

    我緊張的看著里面,我發現,賀奔吃完胎尸之後,他的身體並沒有恢復到正常的狀態,看來,他受的傷還是沒有徹底的恢復。

    "宗主......"

    肥尸還想說什麼,可是,剛說了這兩個字,就被賀奔一把拽到了身前,賀奔咬牙切齒,"肥尸,沒有尸體,我的身體就沒辦法恢復,到時候,咱們就對付不了林敢,對付不了那個日本老孫子,所以,你要努力的給我去找,听清楚了嗎?我說過,我只要結果,不要理由!"

    說完,猛的將肥尸一踹。

    肥尸一把就摔倒在了地上。

    賀奔又死死的盯著那個瘦子,冷冷的說了一句,"筷子,你也一樣,明天給我去找,要是找不到......"

    "知道了,宗主!"

    瘦子嚇的渾身發抖。

    肥尸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賀奔再次死死的盯著他,"對了,野田那條老狗,有消息沒有?"

    肥尸趕緊回答,"沒有!"

    "那老狗,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出現兩個一模一樣的人。"賀奔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句,最後,冷冷一聲,"行了,你們去休息吧,別忘記了,明天,我要十具嬰兒的尸體!"扔台在扛。

    "知道了,宗主!"

    肥尸跟瘦子同時的說了一句。

    待到瘦子將櫃子的門給關攏,瘦子趕緊將肥尸拉到一旁。

    他對著肥尸使了一個眼色。

    肥尸看了櫃子一眼,然後,偷偷的從口袋里面掏出了那個放著武侯兵符的小盒子。

    瘦子一陣欣喜,對著肥尸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我發現,他們兩個人,竟然沒有一開始的吵鬧,就好像剛才的一切,他們是故意裝出來的。

    而且,看他們的樣子,這一次他們騙取我的武侯兵符,好像還根本不想讓賀奔知道。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趙冰呢,他現在又在哪?

    ps:

    感謝

    神馬貓咪otz

    suprman_2_

    〃當歸v 的打賞,感謝tc打賞的毛筆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