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七十五章誰是設局者三

第一百七十五章誰是設局者三

    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我甚至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了。

    我咬著牙,拼命的讓自己冷靜下來,過了好一會,這種感覺才慢慢的緩和了一些。

    我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緊緊的盯著里面,此時此刻,我一絲一毫都不敢放松,剛才趙冰的話,實在是太過詭異了。

    但是,我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懷疑,他,好像根本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趙冰,你......"

    見到趙冰直接就搶奪了盒子,肥尸有些不爽,剛準備說什麼,卻被身旁的瘦子一把拉住。

    兩人都沒有作聲,只是死死的盯著趙冰。

    趙冰的身子,還在不斷的顫抖,他跟我一樣,似乎特別的激動。他沒有急著打開盒子,而是就那樣看著,看著......

    過了足足有五分鐘,他的身子終于是不再顫了,他伸出右手,緩緩的打開了盒子。

    "趙冰,你別亂來,你是活尸。是不可能觸踫武侯兵符的。"

    肥尸又趕緊提醒了一句。

    趙冰再次詭異的笑了起來。他根本沒有理會肥尸的勸阻,而是將手放進盒子。然後......然後他竟然一把將武侯兵符給拿了出來。

    我整個人頓時就是一陣目瞪口呆,我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趙冰,他怎麼可能直接觸踫武侯兵符?

    他可是活尸啊?武侯兵符,是他的致命克星。這怎麼可能?

    我記得很清楚,他曾經幫我拿過武侯兵符,我也利用武侯兵符打過他,那些事情,我不可能記錯,趙冰,他是懼怕武侯兵符的。

    可現在,他完全沒有一絲一毫懼怕的樣子。

    而且,武侯兵符,也完全沒有傷害到他。

    趙冰,就這樣將武侯兵符拽在手上,他的身子再次開始顫抖,他張開嘴,大聲的笑了起來,"哈哈......"

    我看見肥尸跟瘦子,也瞬間的驚呆了。

    尤其是肥尸,他跟我的表情一樣,就是完全不敢相信。

    趙冰,他怎麼可能如此坦然的拿著武侯兵符,還根本不會受傷?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相信,我,王大仙,肥尸,此時此刻的心里,都一定在拼命的思考著這個問題。

    我站在窗口,好半晌才回過神來,我確信,這不是在做夢,更不是我的幻覺,趙冰,他真真切切的將武侯兵符握在了手心。

    這一切,都是事實。

    "我終于得到你了!"趙冰咬牙切齒,此時的他,有些癲狂的看著自己的手心。

    我看見肥尸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他看著趙冰,結結巴巴的說道︰""趙冰,你......你......你怎麼做到的?

    趙冰猛的抬起頭,一字一句的說道︰"很神奇是不是?其實,剛剛我也很緊張,我不知道自己的預感到底對不對,可現在看來,這不是我的預感,而是一種感知,武侯兵符,或許需要一個新的主人了。"

    "你真的能夠操控武侯兵符?"

    肥尸大吃一驚。

    趙冰不屑的一笑,"你說呢?"

    說完,他猛的一咬牙,將自己的手往旁邊桌子上的一顆釘子上狠狠的就是一劃,隨即,他用力的拽緊了武侯兵符,我看見,只是一瞬間,兵符就變的一片血紅,它,正在快速的跟趙冰的血急速的融合到了一起。

    趙冰仰起頭,張開了嘴巴,我仿佛看到一股無形的力量迅速的傳遍了他的全身。

    過了一會,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本來還枯瘦一片的趙冰,突然一瞬間身體就飽滿了起來,皺褶的皮膚開始變的光滑,而頭上的那滿頭白發也在以肉眼能及的速度飛快的變黑。

    趙冰,變成了他以前的那個正常的樣子。

    唯一不同的是,他,還是只有一只眼楮。扔宏尤巴。

    趙冰狠狠的吸了一口氣,他抓緊了拳頭,盯著肥尸,冷冷的說了一句,"你看好了!"

    說完,他揚起拳頭,突然一下子就砸在了面前的木板桌子上。

    隨著拳頭轟下,眼前的木桌,頓時就是一陣四分五裂。

    肥尸跟瘦子都不由自主的退到了一旁。

    他們兩人,目瞪口呆,哆哆嗦嗦的看著趙冰。

    趙冰冷笑了起來,"肥尸,現在,你不懷疑我說的話了吧?你覺得,我現在能對付賀奔了嗎?"

    肥尸,完全就傻眼了,可是,剛才的一切,又都是活生生的現實。

    "你......你怎麼做到的?你怎麼可能操控武侯兵符?"

    肥尸,結結巴巴,冷汗,順著他的額頭拼命地往下涌。

    趙冰得意的原地走了一會,這才緩緩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能夠操控武侯兵符,我能夠告訴你的是,在廢棄倉庫的那個早上,快天亮的時候,我突然感覺自己感受到了武侯兵符的存在,這種感覺很詭異,也很神奇,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事後,我們知道,林敢竟然從幽冥圖里面回來了,從那一刻開始,我心里突然就產生了一個想法,我決定將武侯兵符拿來試試......"

    "所以,你故意讓自己退學?"

    肥尸一字一句。

    趙冰得意的笑了笑,點了點頭,"當然,我直接出去問林敢要,林敢肯定會感到很奇怪,他會提防,會懷疑,會不相信我,所以,我不能這樣做,我只能選擇讓自己退學,我要讓林敢覺得對不起我,畢竟,我可是救過他兩次,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們了,野田尚雄將林敢抓到木材加工倉庫的那個晚上,最後,周雅救走了林敢,我發現了他們,但是,我故意沒說,然後,我將你們引到別的地方,還有,林敢進幽冥圖的那天,也是我幫他將武侯兵符給藏了起來,最後,林敢故意撲向我的時候,我就將武侯兵符還給了他,我幫了他兩次大忙,這一次,我又自己選擇退學,不給林敢造成任何的麻煩,你們說,換作是你們,受了我這麼大的恩惠,你們會不會感恩戴德,見到我出事,你們會不會內疚?會不會豁出一切的來救我?"

    我整個人就是一呆,我真的沒有想到,所有的一切,整件事情的幕後布局者,竟然會是趙冰自己。

    他利用我的內疚之心,利用我的關切之心,直接達到了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現在的趙冰,還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嗎?

    我的心,仿佛被狠狠的給抽了一下。

    我有了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沒錯,我是受過趙冰的大恩惠,可是,我也不顧一切的在幫他,甚至為了救他,我差點自己的命都沒了。

    可現在呢,換來的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你讓我故意去學校幫你辦退學手續,故意讓你父母確認,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林敢在心里不斷的欠著你?"

    肥尸不敢相信的看著趙冰。

    趙冰點點頭,"當然,不這樣的話,林敢,又怎麼可能因為你的一個電話就立馬交出了武侯兵符?"

    肥尸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而趙冰,卻是依舊一字一句,"我說過,這一切,都是林敢欠我的,現在,他還給我,也沒什麼大不了。"

    說完,他轉過頭,朝著卷簾門就快步的走了過去。

    肥尸一驚,趕緊說道︰"趙冰,你要去哪?"

    趙冰回過頭,陰冷的一笑,"我要去哪?我變成這樣,都是拜賀奔所賜,所以,我現在就要去找他,我要讓他知道,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說著話,他盯著肥尸跟瘦子,一字一句,"你們,不跟我一起去?"

    肥尸跟瘦子猶豫了一下,有些拿不定主意。

    趙冰咬著牙,"去不去隨便你們,我只是想讓你們見證一下,今天,我要是弄不死他,我就不叫趙冰!"

    說完,他猛的回頭,快步上前,朝著卷簾門狠狠的就是一腳。

    那卷簾門發出一陣巨響,直接就被撕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趙冰沒有絲毫的停留,大踏步的從口子里面走了出去......

    ps:

    下一章更精彩,另外,大家能夠猜到趙冰為什麼能夠操控武侯兵符了嗎?有想法的書友可以猜一猜,其實懸疑書最大的魅力,就是一個小小的切入點,一件事,甚至一句話,都會成為以後揭開謎題的關鍵,謝謝大家的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