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七十七章蠱門秘藥為zengwei0927打賞的玉佩加更

第一百七十七章蠱門秘藥為zengwei0927打賞的玉佩加更

    趙冰說著話,一步步的朝著賀奔走了過去。

    我看見肥尸跟瘦子都一下子傻眼了,話說回來,這個時候,我他娘的何嘗不是心驚膽戰。趙冰,他擁有武侯兵符的實力,一點都不會比我差。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忍不住又開始往他為什麼能操控武侯兵符的方面想,只是,我怎麼想都想不明白。

    王大仙也開始全身顫抖了起來。

    他很清楚目前的局勢,或許,賀奔死了,我們接下來要面對的,又是一個更加強大的敵人。

    一山不能容二虎。

    現在,那種叫著野心的東西已經徹底的將趙冰給蒙蔽住了。

    此時此刻,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我能夠做的,只是看著眼前的一切。

    見到趙冰朝著自己走來,賀奔猛的一把掀開了旁邊的櫃子,他擦了一下嘴邊的鮮血,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這個對手。

    這一刻。他再也不敢放松了。

    趙冰卻是絲毫沒有緊張的樣子,他笑了起來,"怎麼了賀宗主?緊張了?還是害怕了?"

    "你到底是誰?"

    賀奔有些慌亂的問了一句。扔宏吉技。

    的確,現在,誰會相信眼前站著的是趙冰?

    趙冰笑的更癲狂了,"我是誰?我當然是趙冰了?怎麼,就不認識我了。"

    "這不可能!"

    "沒什麼不可能的。"

    趙冰說著話,慢慢的攤開了自己的右手。

    賀奔一驚。幾乎脫口而出。"武侯兵符,你剛才的實力。是武侯兵符給你的?"

    "聰明!"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操控的了武侯兵符!"

    賀奔,這一次真的完全的傻掉了。

    趙冰並沒有急著殺了眼前的這個混蛋,而是冷笑了一聲。"我說過,沒什麼不可能的,林敢能做到的事情,我同樣也能夠做到,賀宗主,你現在知道,我有足夠的實力殺了你吧?"

    "你妄想!"

    賀奔大吼一聲,再次朝著趙冰沖了過來。

    只不過,他的這種速度,在趙冰的眼里,真的算是慢到了極點,他還沒到達趙冰的跟前,趙冰已經是猛然一腳踢在了他的小腿迎面骨。

    賀奔膝蓋一彎,頓時就半跪在地上,他剛想掙扎著站起來,趙冰已經是比他先前一步沖了過去,然後,一膝蓋頂在了賀奔的下巴上。

    賀奔整個人在空中就是一個翻騰,又一下子重重的摔在了旁邊的水泥板上。

    這一次,賀奔沒有再次的耽擱,悶哼一聲之後,迅速的爬了起來,我看見他整個面孔都開始扭曲,他咬著牙,眼神中,滿是不甘的憤怒。

    "賀宗主,你現在,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看,你還是乖乖的站在那,等著我一寸一寸的撕了你吧!"

    趙冰陰冷的笑著,語氣之中,滿是得意。

    賀奔沒有說話,他突然將手放進了自己的口袋,然後,不知道掏了一個什麼東西,一瞬間就放進了嘴巴里。

    "趙冰,小心!"

    肥尸大聲的提醒了一句。

    趙冰這個時候本來想上前,听到肥尸這樣一說,不由的就頓住了腳步。

    "他吃了什麼?"

    趙冰問了一句。

    肥尸站在趙冰的身邊,喃喃的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那種藥,似乎可以激發人體的潛能,賀奔,他曾經用活尸做過實驗!"

    我心里不由的就是咯 一下,我想起了七十七年前賀奔幫野田尚雄訓練的地獄戰士,雖然王大仙那些人沒有經歷過我所經歷的那個年代,但是,藍朵家被賀奔殺光,不管是在那個七十七年前,都是曾經發生過的。

    難道說,賀奔,當年就偷取到了蠱門藍家的那本м千蠱萬毒л?

    只不過,他現在才將里面的東西給實驗出來?

    如果一切順理成章的話,他剛才吃的,豈不是就是藍朵口中的蠱門秘藥地獄?

    那種藥,一旦吃下,就能夠瞬間的提升人體的潛能,不過代價卻是不斷的燃燒生命,直到死亡。

    賀奔,想要跟趙冰同歸于盡?

    我的心再次急速的狂跳了起來。

    趙冰不敢大意了,後退了兩步,而這個時候,賀奔的身子已經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他的面孔變的扭曲,沒有人皮覆蓋著的臉頰,血管似乎在不斷的變粗,變大,而血管里面的鮮血,仿佛也在一瞬間突然的沸騰了起來。

    賀奔似乎忍受著一種巨大的痛苦,他站直了身子,死死的拽著拳頭,咬牙切齒。

    "趙冰,你真以為你今天就一定能殺的了我?我告訴你,好戲還在後頭呢,今天,我就要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著蠱門藍家的地獄之藥!"

    這句話說完,賀奔的身子猛然又開始膨脹了起來,他的手臂跟脖子,在一瞬間都開始往外擴張。

    整個人,就好像在一瞬間增加了一身的肌肉。

    只不過,沒有外皮的覆蓋,他的樣子看上去,簡直就猙獰到了極點,他咬著牙,死死的盯著趙冰,然後,突然像一發炮彈一樣的瞬間就沖了過去。

    趙冰猛的一閃,賀奔的身子直接撞向了旁邊的木頭桌子,那桌子在地面上一陣滑向,發出一陣刺耳無比的尖叫。

    賀奔沒有耽擱半秒,右手一伸,直接拽住了桌子的桌面,然後,朝著趙冰瘋狂的就砸了過來。

    這一下,他的速度又快又狠,趙冰完全躲閃不及,他只能猛的一揮拳頭。

    木桌在兩人的攻擊之下,頓時四分五裂。

    賀奔做完這一切,還是沒有片刻的遲疑,他朝著趙冰再次沖了過去,兩人片刻就纏斗在了一起,只不過,這一次,趙冰卻是完全佔據不了任何的上風,賀奔,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變的狂暴到了極點。

    要知道,藍家的那種地獄之藥,如果效果發揮好的話,它能夠提升人體十倍到二十倍的潛能。

    這種情況之下,即便是擁有了武侯兵符,也是絕對不可能抵抗的了的。

    果然,趙冰只是堅持了半分鐘就節節敗退,賀奔一擊鞭腿將他掃到了牆角,在趙冰還來不及躲開的一剎那,又猛的伸出手,一下子掐住了他的咽喉。

    賀奔整個人已經完全不能叫著人了,他身體的每一塊肌肉仿佛都在顫動,他將趙冰提了起來,死死的按在了牆面上,趙冰雙腳懸空,面紅耳赤。

    賀奔粗粗的喘著粗氣,"趙冰,就憑你,也想殺我?現在,你見識到了地獄之藥的厲害了吧?我告訴你,我這個人,最痛恨的一點,就是背叛,你跟在我身邊,做我的一條狗,多好,可你,偏偏有反骨,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上西天!"

    說完,賀奔不斷的用力,他手臂上的青筋就跟纏繞在老樹上的枯藤一樣,我看見里面的血液咕咕的流動,巨大的力量,讓趙冰一下子就伸出了舌頭。

    我頓時就緊張了起來。

    這樣下去,趙冰,一定會死。

    我真的有一種沖進去救下趙冰的沖動了,只不過,這個時候,我又開始猶豫了起來,趙冰,他已經不是我那個同學了,而且,就憑他算計我利用的心思來看,他活著,或許真的比賀奔還要難對付。

    只不過,讓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死,我好像也完全做不到。

    我咬了咬牙,娘的,別人不仁,我那能不義?趙冰是對不起我,可他也幫過我好幾次,我不能看著他死,想著,我就準備直接砸開窗戶沖進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趙冰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他張開手掌,將武侯兵符突然一下子狠狠的砸在了賀奔的臉頰上。

    賀奔頓時就是一陣慘叫。

    作為活尸的他,只要一接觸到武侯兵符,我相信,絕對就跟被烙鐵給狠狠的燒了一樣。

    臉頰被燙,處于本能,人都會趕緊用手去捂著臉,賀奔,同樣也不例外,他一下子就松開了趙冰,拼命的捂著自己的臉,被一下子放開的趙冰沒有任何的猶豫,整個人在地上一個翻滾,一把拽起了武侯兵符,然後整個人高高躍起,一下子就勾住了賀奔的脖子,他將賀奔掀翻在地,然後,用力的勒著,最後,又朝著肥尸跟瘦子大叫,"你們兩個,還想不想活命?"

    ps:

    還有更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