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七十八章致命算計一為番茄的玉佩加更

第一百七十八章致命算計一為番茄的玉佩加更

    趙冰,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賀奔勒在了自己的手臂之下。

    賀奔用力的掙扎,可是,短時間之內,他完全就掙扎不開。

    趙冰大聲的沖著肥尸跟瘦子吼著。"現在,就是殺他的機會,如果你們下不了手的話,等到他殺了我,下一個,就輪到你們了。"

    趙冰很清楚,在賀奔身體的地獄之藥藥性沒有散去之前,他是絕對不可能是賀奔的對手的,而現在,就是他唯一取勝的機會。

    肥尸跟瘦子有些猶豫不定。

    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最後的決定權竟然會在他們兩個人的手里。

    一面是賀奔,是自己的老主人,而另外一個,則是實力超群的新主人,兩人此時此刻,又勢均力敵。說實話,真的很難選擇。

    再者,人,都怕死,萬一賀奔勝出了呢?自己倆人會不會還有一線生機?

    兩人盯著眼前的場景,根本做不出一個正確的選擇,事實上,什麼叫著正確。也沒人能夠知道。

    "快點。我堅持不了多久了,等到他起來。我們所有人,都要死!"

    趙冰有些急了,用腳拼命的瞪著地面,用盡全身的力氣死死的勒著賀奔。

    肥尸跟瘦子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兩人對視了一眼。最終,咬著牙,從地上撿起了一根鋼管,朝著賀奔就緩緩的走了過去。

    賀奔被趙冰給勒著,整個人完全動憚不得,不過,此時此刻,看見肥尸跟瘦子前來,還是用那種惡狠狠的眼神看著他們兩個。【愛書屋】

    賀奔,企圖用自己的眼神震懾住他們。

    肥尸跟瘦子已經到了賀奔的跟前,不過,他們並沒有立刻動手,而是一人拽著一根鋼管,依舊的猶豫不定。

    "你們,到底還在等什麼?快!"

    趙冰齜牙咧嘴,全身的力氣都全部放在了手腕之上。

    脖子,是人體最脆弱的地方,此時被勒,賀奔完全什麼都做不了,他能做的,只是用眼神去表達自己的一切。

    "宗主,宗主,對不住了!"

    肥尸大口的喘著粗氣,緊張到了極點,他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我知道,你要是活著,也一定會殺了我們,對不對?"

    肥尸自言自語,揚起了鐵棍,可又開始猶豫了起來。

    趙冰,已經不敢說話了,只要一說話,自己的力氣就會擴散,他只能憋紅著臉,死死的盯著眼前兩個決定著自己生死大權的人。

    瘦子看了一眼肥尸,"肥尸,咱們......"

    "筷子,要不,你動手吧!"扔宏歲亡。

    "不不不!"瘦子趕緊說了一句,"還是你動手。"

    兩人,又開始舉棋不定,就在這個時候,賀奔的身體緩緩的從地上探了起來,他雙手撐著地面,將趙冰整個人都弄的懸空,兩人的臉,都憋成了豬肝色。

    趙冰猛的一咬牙,"殺了他!"

    他一說話,身子頓時就漏了氣,抓著這個空檔,賀奔猛的拽住了趙冰,將他一把就給甩了出去,而幾乎在同時,感覺事情不對勁的肥尸跟瘦子終于也是咬牙下了決定,他們幾乎同時揚起手,將手中的鋼管狠狠的捅進了賀奔的肚子。

    兩人的力氣用的非常大,加上鋼管是倉庫里面插凍肉的,鋒利無比,只是瞬間就進去了一半。

    賀奔一陣慘叫,猛的上前,一巴掌一個,將眼前的兩個混蛋給甩的飛了出去。

    肥尸跟瘦子都遠遠的掉在了地面上,他們快速的爬了起來,鼻青臉腫,然後心驚膽戰的看著眼前的賀奔。

    賀奔站在當場,肚子上晃動著那兩根鋼管,他死死的咬著牙,可是,鮮血還是順著牙縫還有肚子的傷口緩緩的往外涌。

    他不甘的上前,可是,剛走一步,又有些支持不住了,他只能緩緩的後退。

    可是,他剛做出這種舉動,被他甩出去的趙冰頓時就跟瘋子一樣的沖了過來。

    此時此刻,賀奔完全沒有招架的能力,他揚起手想拽住趙冰,可趙冰根本不會給他任何的機會,他不斷的在賀奔的身旁纏斗,可此時的賀奔完全轉不過身子,半分鐘之後,賀奔已經是搖搖欲墜。

    看準機會,趙冰突然上前,他躲開了賀奔的拳頭,整個人猛然躍上了賀奔的腦袋,然後正面死死的拽著,隨即,兩只腳朝著那兩根還沒有完全進入的鋼管拼命的亂踢。

    我發現,趙冰每踢一腳,賀奔就吐一口血,當兩根鋼管即將就要全部穿入賀奔體內的時候,趙冰突然一聲大吼,然後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瘋狂的一蹬。

    被插入賀奔肚子里的兩根鋼管發出嗡的一聲,然後,直接穿透了賀奔的肚子,再以一股彪悍無比的力道死死的釘在了旁邊的牆壁上。

    兩根鋼管,全是鮮血,而賀奔的肚子上,已經是呈現了兩個大洞。

    他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還想過來對付趙冰,不過,只是邁出了一步,就轟隆一聲倒在了地面上。

    趙冰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他緩緩的走到了賀奔的身邊,此時,賀奔還沒有死透,他依然瞪著眼楮。

    趙冰咬了咬牙,"賀宗主,最後,還是我贏了吧?"

    賀奔似乎想說話,但是,他完全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只是拼命的抽搐著身子,最後,就一動不動了。

    趙冰這個時候,也終于是放松了下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肥尸跟瘦子。

    "趙冰,你......"

    肥尸還想說什麼,瘦子立馬就打斷了他的話,"肥尸,你傻了吧,現在還叫什麼趙冰,應該叫宗主,對吧,趙宗主?"

    說完,那瘦子舔著臉,笑了起來。

    趙冰的臉上一陣玩味,笑了笑,沒說話。

    "趙宗主,賀奔怎麼辦?是不是找個地方埋了?"瘦子又問了一句。

    趙冰咬了咬牙,"埋了多可惜,對面,不是還有咱們的一幫兄弟嘛,拿過去,分給他們吃了。"

    瘦子渾身一怔,點了點頭。

    趙冰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他踢了賀奔的尸體一腳,最後,嘆了一口氣,"可惜了,就這樣死了,要是能問出那種秘藥的配方就好了。"

    說完,趙冰突然看著肥尸。

    肥尸渾身一顫,臉色慘白,趕緊說道︰"宗主,我真不知道那秘藥的底細,不過,我相信那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賀宗主,哦,不,賀奔以前做實驗的時候,那些活尸是表現的很強悍,但是,只堅持了兩個小時,他們,就都死了,我听賀奔說過,這玩意,是利用燃燒生命來激發人體的潛能的,所以,還是不用為好。"

    趙冰皺著眉頭,搖了搖頭,"以前,或許是這樣,但是,賀奔肯定改良過,要不然,他不可能服用,你認為他剛才真的是想跟我同歸于盡嗎?如果是的話,我恐怕早就死了,說白了,他也想活,所以,這藥,應該不會要人命。"

    說完,趙冰瞥向了肥尸,喃喃的問道︰"以前,賀奔做這種藥實驗的時候,是在什麼地方?"

    肥尸趕緊說道︰"療養院,就是沙湖公園旁邊的那家療養院。"

    趙冰冷笑了一聲,"很好,將賀奔分尸,然後,咱們就去療養院,我一定要得到這種藥。"

    我心中一驚,趙冰,真的完全變了,他現在腦海中的野心,恐怕已經膨脹到了一個無法形容的地步。

    肥尸跟瘦子拖拽著賀奔的尸體,正準備去旁邊取刀,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的卷簾門突然發出一陣巨響。

    就好像有人用石頭狠狠的給砸了一下。

    我跟王大仙嚇了一跳,而趙冰三人,也是被驚的不輕,瘦子的刀都嚇的掉了下來。

    "誰?"

    瘦子叫了一句。

    外面一絲一毫的聲音都沒有。

    趙冰使了一個眼色,肥尸跟瘦子一人手中拽著一把刀,躡手躡腳的到了門邊,在卷簾門外听了一陣之後,這才緩緩的打開,不過,外面一個人都沒有。

    "這是什麼?"

    肥尸剛準備回來,轉身的時候,看著地面突然說了一句。

    過了一會,我看見他們兩個人拿著一個信封走了進來。

    "什麼東西?"趙冰問了一句。

    肥尸搖搖頭,說不知道,門口發現的,寫了你的名字。

    趙冰一愣,"我的名字?"

    他接過那封信,那信,沒有封口,趙冰一把打開,從里面拿出了一張紙,他緩緩的展開,只是看了一眼,我就發現他臉色巨變,他的手拼命的顫抖,他用力的拽緊了拳頭,然後狠狠的砸在了旁邊的案板上。

    "怎麼了?宗主?"

    瘦子趕緊圍了過來。

    趙冰的眼淚一下子就流到了臉上,他顫聲說道︰"我爸我媽,被人殺了!"

    "啊!"

    肥尸一驚,"誰殺的?"

    趙冰惡狠狠的咬著牙,一字一句,"林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