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八十七章高手破軍

第一百八十七章高手破軍

    不知道為什麼,一看見這個家伙,我就有些心神不寧,尤其是那雙黑暗中我並不能夠看見的眼楮。

    似乎,它有著蠱惑人心一般的作用。

    他剛剛說。他是第三種人。調查凶徒的人,難道,趙冰的所作所為在一天之內就驚動了某些官方的組織?

    我相信,眼前的這個人,絕對不是警察。

    即便是,也絕對不是普通的警察。

    "你很不錯!"他突然再次說話了,隨即,他緩緩的蹲下身子,撿起了地上的手機,他剛準備看上一眼,我頓時反應了過來,猛的沖了過去,奪下了手機。

    他再次看著我,詭異的笑了笑,"你的速度跟實力。實在讓我有些驚訝,可同時,又讓我有些驚喜,我相信,剛才我們一直打下去,我一定會輸給你,我說的沒錯吧,林敢!"

    這個鐵面人,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林敢,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知道你的名字?"

    我猛的一驚。我們兩個人都身在黑暗之中,可他,卻好像能夠猜透我心里的想法一樣。

    就好像,他是我的另外一個分身,可我很清楚,這種可能,是絕對不存在的。

    我讓自己冷靜了下來,緩緩的說道︰"的確。我不認識你,你,怎麼就認識我了呢?"

    "跟你交手的時候,我還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僅僅是剛剛,我就確定,你一定就是林敢!"

    他有些得意。

    "為什麼?"我追問了一句。

    "不為什麼,直覺,人的第六感,有時候啊,就是這麼奇妙!"

    他笑了起來。

    我感覺這人太過深藏不露,跟這樣的人打交道。完全就不是我的強項,我將手機放回了口袋,就準備往外面走。

    他一把叫住了我,"林敢,你就打算這樣走嗎?"

    我回過頭,冷冷的回了一句,"我跟你又不認識,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你的身上,再說了,我要走,你留的住我嗎?"

    我這話一說出口,對方頓時就是一愣,半晌沒有說話,我思索了一番,最後還是快步的從卷簾門撕裂的口子里面走出了車庫。

    那人隨即跟著我就走了出來,我猛的回過頭,這個時候,借著對面老許批發部的燈光,我已經完全將他的樣子給看清楚了。

    這人,身材普通,穿著一襲黑衣,長發,臉上,是一塊遮擋著半張臉的黑鐵面具,從另外透露出來的半張臉來看,他,應該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林敢,你真打算就這樣走?"

    他再次說了一句。

    我笑了笑,"不走?難道你還想請我喝一杯?不過,即便你請,我也不會去,因為,我從來不和陌生人喝酒!"

    他輕聲的笑了笑,"你就不想知道我來這里的目的,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什麼知道你叫林敢,你就不想知道,燕雀,他在里面好不好?"

    我臉色一變,"燕雀怎麼了?"

    這人,我完全捉摸不透,不過,他一口氣說出了這樣多的問題,我相信,他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現在,你還打算走嗎?"

    他再次問了一句。

    我沒有說話,不過,我很清楚,這個時候,我不可能挪動自己的腳步,燕雀,是我兄弟,而他這一次,說白了也是因為我才進去的。

    我不可能放著他的消息不去打听。

    "看來,你果然是個有情有義的人,還是那句話,剛才,我並不知道你就是林敢,但是,你一出手,我就知道了。"

    那鐵面人笑了起來,"我不但知道你叫林敢,我還知道,或許,你的同學趙冰,根本就沒有死,對不對?"

    我再次的一愣。

    趙冰沒有死的消息,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難道說,他已經猜出了銀行押款車搶劫案還有金店搶劫案的凶徒,就是趙冰?

    我的心,開始緊張了起來,這個人,比我想象的要知道的多。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則是變的十分的清楚,因為他知道,只要打出了燕雀這張牌,我就不會跟剛才一樣急著離開了。

    而事實上,他的確猜對了一切。

    見我不說話,他慢慢的在旁邊走動了起來,過了一會,才緩緩的說道︰"林敢,其實剛剛的那些問題,一點都不復雜,在出租屋里面發現的那具干尸,所有人看來,都是趙冰,可是,跟滸口村趙冰父母的尸體dna一比對,完全就可以排除這一點,死者,並不是趙冰,至于我怎麼知道你是林敢,這,就要從你的好兄弟燕雀說起了。"

    "燕雀到底怎麼了?"

    我盡量風清雲淡的問了一句。

    只不過,我的這番假裝,根本沒有逃過他的眼楮。

    他笑了笑,"你剛才,不應該是這種表情,你應該很激動,好吧,我就告訴你,你的兄弟燕雀,在里面很安全,也過的很好,吃的好,住的好,現在可是法制社會,我們不可能虐待犯人的,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這一次,我真的激動了,我最受不了別人這種轉折性的語氣。

    "你別緊張!"他擺了擺手,說道︰"只不過,我在燕雀的身上,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東西。"

    "什麼東西?"

    我感覺自己的心開始狂跳,那種不好的預感再次涌了上來。

    這一次,他沒有剛才的安分氣定神閑,而是突然一把死死的盯著我,"今天下午,我奉命趕到了宜城,我見到了燕雀,按照我們的慣例,我們需要給犯人做一個全身心全方位的檢查,你猜,我們發現了什麼?"

    我緊張的不敢說話。

    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氣,"神奇啊!燕雀的身上,我沒有找到任何的疑點,但是,我卻發現,他的骨頭,跟普通人,很不一樣,林敢,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學習過人體骨骼學,這人的骨骼,就跟樹的年輪一樣,是最能夠反映出人的真實年齡的,有些人,看上去年輕,他或許是保養的好,有些人,看上去老,或許他是操勞過度,人的骨頭,也有骨齡,你的兄弟燕雀,看上去,只有二十歲左右吧,但是,我卻發現......"

    說到這里,他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我發現,他的骨齡卻已經一百多年了,林敢,你能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

    我的腦袋嗡的一聲。

    我最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王大仙等人一直以來的低調,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們的與眾不同,可是這一刻,眼前的這個人,將一切都看穿了。扔央大號。

    他看的透徹無比。

    我感覺冷汗從我的身上快速的涌了下來。

    "一個人,表面上看上去只有二十歲,如果他的實際年齡是三十,或者四十,甚至五十,那都不足為奇,生活環境,飲食健康,各種後天的保養,鍛煉,都有做到這一點,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返老返童,但是,一個人一百多歲了,可他,卻還想一個二十歲的小伙子一樣,那他就很不正常了,你說呢?"

    他再次死死的盯著我,然後絲毫沒停,繼續出聲,"我很有理由相信,燕雀,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而同樣,林敢,剛剛的你,也表現出了很不一般的實力,我想,你跟燕雀,應該是屬于同一類人吧?"

    "還有!"

    他滔滔不絕,"今天上午,以及今天下午發生的系列搶劫案,凶徒,都是同一伙人,這伙人,不用一刀一槍,竟然敢跟荷槍實彈的警察較量,並且,還能夠全身而退大勝而歸,我覺得,他們,也不是正常人。"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那鐵面人似乎很滿意我此時此刻的狀態,搖了搖頭,走到我身邊,"這群凶徒,太過囂張跋扈,當然,也太過目空一切,凡是這樣的人,就一定會留下把柄,留下線索,很慶幸,我就是專門找尋這種線索的人,我從作案現場一路查詢,查到這里,結果,我又遇到了你,這樣一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聯系了起來,在自己的好兄弟被關著,卻還要來這里找尋其他人,我想,你要找的人,一定會是那個所有人都認為他死了的趙冰,因為,只有找到趙冰,你才能洗脫自己和燕雀殺人的罪名,我說的沒錯吧?"

    我死死的盯著他,這個人,簡直有些變態的可怕。

    他能夠從一些細小的線索,而分析出一大堆有理有據的判斷,而且,這些判斷,還都是準確無比,分毫不差。

    "你不說話,那就證明我說的都是對的,林敢,你跟燕雀還有那個趙冰,我都很感興趣,不過,你和燕雀,又跟趙冰不同,趙冰這種人,是絕對不允許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他的存在,只會是一場災難,所以,你必須幫我找到他,甚至制服他,因為,也只有你,能夠做到這一點了。"

    他看著我,又開始笑了。

    我咬了咬牙,很沒有底氣的來了一句,"我為什麼要幫你?"

    "很簡單,因為,你幫我,我就會幫你跟燕雀,你想想看,要是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們這些人的秘密,那會怎樣?而我,就可以幫你們隱瞞這一切,永遠!"

    說完,他深吸一口氣,然後遞給我一張名片之類的東西,我機械的接過。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有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要知道,你很榮幸,因為,這個世界上,知道我號碼的人,不超過十個!"

    說完,他緩緩的就往東門批發市場的入口走。

    不過,只是剛走了十來步,他又再次的停了下來,他回過頭,再次看著我,"哦,對了,差點忘了自我介紹,我叫破軍!我這人最擅長的,就是讀心,林敢,我知道你會幫我的,我等你的好消息!"

    說完,他漸漸的隱入了黑暗之中。

    ps:

    感謝

     鄆Y

    陌陌438097

    lvtianii的打賞,再次求鑽石,大家手中有鑽石的,都投給活人勿近吧,明天就下新書鑽石榜了,今天,十分的關鍵,能到九百,今天繼續加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