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八十八章最後期限

第一百八十八章最後期限

    我一直死死的盯著他,直到他的背影徹底的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我站在老許批發部門口的那盞白熾燈泡之下,我不知道該怎樣形容此時此刻的感覺,我知道,趙冰這樣一意孤行。是早晚要出事的。可是我沒想到,這樣的出事,竟然會來的這麼快。

    那個叫著破軍的家伙,神秘無比,我相信,他的背後,一定有一股龐大的勢力在支持著。

    趙冰遇到他,結局,恐怕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我咬了咬牙,我抬起了自己的手,在我的手上,還捏著破軍剛剛給我的那張名片,我拿了起來,看了一眼。這名片十分的簡潔,簡潔到上面只有一個手機號碼,然後什麼都沒有。

    我狠狠的將它一把拋在地上,只不過,還沒過十秒鐘,我又鬼使神差的走了過去,將它撿了回來,放進了口袋。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或許,是因為心中的那份恐懼吧。

    那個叫著破軍的家伙,能夠在第一時間找到這里,還能第一時間認出我。甚至還發現了燕雀的秘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不敢想象的。

    現在,我就好像被他死死的掐住了咽喉一樣。

    我知道,我們所有人,現在都陷入了一場無法想象的危機當中,運氣好,我們能夠全身而退。運氣不好,或許我們就要徹底的在這個世界消失。

    一種無法言語的恐懼,像夢魘一般襲上了我的心頭。

    我不是一個不怕死的人,而且,我更害怕看著我的親人跟朋友死。

    我皺著眉頭,思索了好一會,終于,我咬了咬牙,我快步的回到車上,然後掏出手機,撥通了趙冰的電話號碼。

    手機,響了好幾聲,才被接听。里面,傳來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喂!"

    "你現在在哪?"

    我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直奔主題。

    "我?哦,原來是林敢啊!"

    趙冰在手機里面笑了起來,"林敢,你覺得我應該在哪?"

    "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你告訴我!"

    我有些煩躁了起來。

    趙冰又開始笑了,最後緩緩出聲,"林敢,我告訴你,我現在在大酒店,最好的大酒店,五星級大酒店,我包了一個總統套房,叫了兩個女人,我現在,過的很快活,林敢,你知道嗎?以前,這種生活,我只能想象,而現在,我活生生的就擁有了,而且,以後,我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

    "趙冰,有人盯上你了。"

    我已經不想跟趙冰說太多的大道理,有些人,或許真的已經無可救藥。

    "有人盯上我了?警察嗎?"

    趙冰不屑的說道。

    "或許是吧!"

    "你怎麼知道?"趙冰反問了一句。

    "我到東門批發市場找過你,我踫見了。"我努力保持自己的平靜。扔央節巴。

    "哦,是嗎?多少人啊?"趙冰笑了起來。

    "一個!"我認真的說道。

    "一個?哈哈......"趙冰狂笑了起來,"林敢,你是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啊?只有一個警察來找我,他,是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長了?"

    趙冰繼續的冷笑。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楮,緩了一會,才繼續說道︰"趙冰,我沒有在跟你開玩笑,那個人,很不好對付,而且,他已經盯上你了,趙冰,我勸你趕緊收手,趁著現在還來得及。"

    "你說什麼?"趙冰冷哼一聲,"林敢,你叫我收手?你讓我放著外面的大把鈔票不去賺?林敢,你是不是傻了?我真搞不懂,你明明跟我擁有一樣的實力,你為什麼就想不通這一點呢,林敢,讓我來告訴你吧,這個世界,實力才是王道,只要有實力,咱們就能擁有所想的一切,金錢,女人,房子,一切的一切......"

    "趙冰,你別再執迷不悟了,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

    我一字一句。

    "好了,林敢!"

    趙冰猛的大喝一聲,"別在我面前說大道理,該怎樣活,我比你清楚,你剛剛說什麼,有警察盯上我了?很好,你幫我轉告他,我等著他來,只要他有這個命,還有,林敢,我提醒你一句,我到現在都沒有完全相信你,我爸我媽,到底是誰殺的,你要給我一個交代,我看你的樣子,也不想跟我做朋友了,既然如此,我就說最後一遍,你趕緊給我找到你的那個所謂的分身,帶他來見我,要不然,我只能將這個黑鍋放你身上了,到時候,你可別怪我不念舊情,我承認,你也很有實力,但是,你身邊的人,可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到時候,我殺不了你,我就殺他們,記住了,我只給你三天時間,三天,最後的期限!"

    說完,他一把掛斷了電話。

    我咬了咬牙,這一刻,我終于下定了決心,有些人,他不死,你身邊,就會有無窮無盡的人受到傷害。

    有時候,這種事情的確很難選擇,但是,你也必須做出選擇。

    三天,最後的期限。

    是趙冰給我的,同時,也是我給他的。

    開著車,我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住所。

    我發現,眾人竟然都沒有睡覺,一見我回來,問我找到了趙冰沒有?

    我搖搖頭,坐在沙發上,一句話都不說,其實,我不是不想說,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

    "林敢,到底發生什麼了?"周雅明顯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是啊,林敢,有什麼事情,你說出來,大伙都能為你分擔!"坐在沙發對面的林闖也關切的看著我。

    自從知道我跟他的關系之後,林闖跟我之間就有些微妙,我們是親人,也是朋友,更是兄弟。

    不管從那個方面,他都不希望我出事。

    我點了點頭,"我去了東門批發市場,不過,我沒有見到趙冰,卻見到了另外一個人。"

    "誰?"

    王大仙緊緊的盯著我。

    我看了一眼,除了王大仙之外,甦傾城,唐傲,幾乎所有人都預感到了事情的不妙。

    他們很清楚我現在的實力,如果不是踫到特別麻煩的事情特別難纏的人,我是不可能這個樣子的。

    我猶豫了一番,最後,還是從口袋里面掏出了那張白色的名片,"這個人,我不認識他,不過,他告訴我,他叫破軍。"

    接著,我將今天晚上的事情全部都說了一遍。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楮,不敢相信所發生的一切。

    "破軍!"過了一會,周雅突然皺著眉頭,嘀咕了一句,他看著我,"林敢,我好像听過這個人的名字。"

    "什麼?"

    我猛的一愣,周雅,她怎麼會听過破軍這個人?

    我有些好奇。

    所有人又將目光移到了周雅的身上。

    周雅緩了緩,這才說道︰"林敢,你還記得嗎,我曾經跟你說過,當年我從幽冥圖里面出來之後,就一直在找尋幽冥圖,我的目的,就是想進去幽冥圖找尋野田尚雄,可是,我足足找了五十七年,都沒有任何的線索,後來我發現,野田尚雄竟然回來了。"

    我點點頭,這些,周雅都跟我說過。

    "野田尚雄,確切的來說,是他的分身回來之後,跟我見了面,我再次在他的手下幫他辦事,主要就是找尋幽冥圖跟你,我記得應該是我出發臨行來中國的那個晚上,我本來想去找他,說明一下明天出發的事宜,當我走到他的房間,我發現他正跟另外一個人在交談,他們的談話當中,就提到過破軍這個人,而且我確定,他們提到的這個破軍,也是一個中國人。"

    周雅,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整個人就懵了。

    野田尚雄,也跟破軍扯上了關系?

    我感覺事情又慢慢的讓我看不透了,不過,我瞬間就反應過來,說道︰"雅姐,你剛剛說,你臨行來中國的那個晚上,確切的來說,就是二十年前?"

    周雅點點頭,確定了這一點。

    我趕緊搖頭,"不可能,今天晚上,我見到的這個人,雖然他戴著面具,我看不清他的臉,但是,他絕對不會超過三十歲,按照你的說法,二十年前,野田尚雄就跟另外一個人提及到了破軍,難道,他們會對二十年前只有十歲的一個小孩子感興趣?"

    重名?

    還是說......

    我身子猛的一顫,突然想了起來,破軍,當他說出燕雀的百年身份之後,竟然一點都不害怕,甚至,都不是特別的奇怪,他只是說很有趣,要做到這一點......

    難不成,他也是我們一類人?

    他看上去只有三十歲,可實際年齡......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