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八十九章詭異身份

第一百八十九章詭異身份

    所有人都看著我,破軍這個人,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誰都不會想到,他。竟然會跟野田尚雄扯上關系。

    "你說。他才三十歲?"周雅問了一句。

    我點點頭,"我確定,最多只有三十歲,雅姐,會不會......"

    我想將自己心中的那個猜疑說出來,可是,話到一半,我最終沒有說出口,我認識的這些人,一個個永生不死,難道,破軍也會是這種人?

    周雅很聰明,完全就明白了我想表達的意思,他皺著眉頭,"或許。我听到的跟你見到的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王大仙點了點頭,"破軍,我感覺,這更像是一個代號。"

    "代號?"

    我看著王大仙。

    王大仙嗯了一聲,"不管你跟雅子說的是不是同一個人,林敢,你見到的這個破軍,絕對不簡單!"

    說完,王大仙又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雅子,你除了听到破軍之外,還听到了什麼別的?"

    周雅回憶了一會。最後說道︰"沒有,他們說話的聲音很小,我只是踫巧听見,听到他們提到了破軍,最後發現我在外面,他們就沒說了。"

    "那你認識不認識跟野田尚雄說話的人?"

    王大仙再次問道。

    周雅搖搖頭,"沒有,他們好像十分的警惕。听到我接近,野田尚雄立馬就走了出來,我說明了來意,野田尚雄就讓我先過去,然後,他又跟里面的那個人開始攀談,作為下屬,我不方便偷听上司說話,所以,我很快就離開了。"

    "野田尚雄這個老小子一听到外面有人,就如此緊張的出來,我相信,跟他說話的人。還有他們談的事,肯定不簡單,大家假設一下啊,如果雅子听到的那個破軍,就是林敢今天見到的,那會是一個什麼狀況?"

    我知道,王大仙在做最壞的打算。

    所有人都說不出一個所以然,的確,這種假設,太過沒有根據,況且,破軍這個人,也就我見過。

    "我感覺這種可能性很小!"

    周雅說了一句。

    王大仙笑了笑,"其實我想說的是,這種可能性,一點都不小。"

    "為什麼?"周雅看著王大仙。

    王大仙一字一句,"在我們中國,根本沒有姓破的,所以,我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在我看來,破軍,就是一個代號,有破軍,伴隨而來的,就一定有七殺,貪狼,這三種代號,相伴而生,最早出現在易經,屬于紫薇斗數,是紫薇命盤中的一個格局,一般的人,都不會輕易取這種代號。"

    "那又能說明什麼?"

    周雅有些不明白。

    王大仙接著說道︰"大家試想一下,能夠讓野田尚雄神神秘秘交談的人,還提到了破軍,這個破軍,是不是一定不簡單?"

    眾人點了點頭。

    "大家再試想一下,林敢今天晚上見到的這個破軍,他自稱會讀心,還能夠在第一時間發現趙冰的蹤跡,從而推斷出林敢的身份,這個破軍,是不是同樣也不簡單?"

    眾人再次點頭。

    "既然兩個人都不簡單,而雅子剛剛又說,野田尚雄提到的破軍,也是一個中國人!"

    "那又如何?不可以兩個人都叫破軍嗎?"

    林闖說了一句。

    王大仙笑了笑,搖了搖頭,"是名字的話,我相信可以,但是,如果是代號,我感覺絕對不可能,要知道,一山,不能容二虎!"

    "什麼意思?"

    我還是有些不明白。

    "咱們中國的文化,跟其他國家的不一樣,假設,雅子听到的那個破軍最先成名,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代號叫著破軍,試問,二十年後,有一個同樣有實力的人,也被大家認可,你們感覺,他還會冠以同樣的代號或者綽號嗎?我想,即便有,也不會是叫破軍,而應該叫小破軍,小小破軍,這才有可能,不是嗎?"

    王大仙一字一句的說完,所有人都恍然大悟,這老小子有時候不著邊際,可有時候,完全就說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的確,如果有一個人,他很會下棋,別人都叫他棋王,二十年後,又有一個人,也很會下棋,那麼,大家還會叫他棋王嗎?或許就不會了,就只會叫他,小棋王,小小棋王,這才合服情理。

    破軍的代號跟棋王一樣,都很特殊,所以,沒人希望自己跟別人一樣的代號,即便有,也會受到先入為主的影響被在前面冠以一個小,或者其他的字。

    再比如香港的電影周潤發扮演的賭神,後來他收了兩個徒弟,分別是周星馳跟劉德華扮演的,他們的賭術也十分的高明,但是,他們就不會叫賭神了,而是一個叫賭聖,一個叫賭俠。

    這都是同一個道理。

    有些代號,就是一個巔峰,有人一旦用過,後來人,就很少用,即便用,也會換過字眼。

    除非.......

    我猛的盯著王大仙,說道︰"大仙,還有一種可能!"

    王大仙對我豎起了大拇指,"沒錯,那就是破軍,是一個誰都能奪取的代號,就跟武林盟主一樣,今天是你,明天,就有可能是我,但是,如果是這種的話,那咱們的處境,就更危險,因為,凡是代號能夠一直延伸下去的這種,他的背後,很可能就是一個龐大的組織,這就不難解釋二十年前野田尚雄提到過破軍,而二十年後林敢見到的破軍如此的年輕了,因為,他們或許真的不是同一個人,而是一個傳承,老人退位,留下破軍這個代號,新人,再次接替。"

    我的心猛的一怔。

    說實話,王大仙說了這麼多,我還是更加趨向于第二種的解釋。

    這個破軍的背後,有一個神秘無比的龐大組織。

    這樣一來,我們這些人,就更加的岌岌可危了,要知道,二十年前,野田尚雄的那個分身也提到過破軍這個代號,那豈不是說明野田尚雄跟這個龐大的組織也有一些千絲萬縷的關系?

    而現在,這個組織,又盯上了我們。

    一想到這種種的可能,我就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在他們的心中,也一定感覺到深深的不安。

    多年來的低調低調,卻因為一個趙冰,打破了所有的平靜。

    現在,我要面對的,不但有分身的騷擾,野田尚雄的隱患,趙冰的威脅,除此之外,還有這個神秘組織的虎視眈眈。

    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現在到底怎麼辦才好。

    過了好一會,周雅才站了起來,"好了,各位,大家還是早點休息吧,想再多,事情來了,我們還是要面對的。"

    說完,她又走到我的身邊,柔聲說道︰"林敢,不要給自己過分的壓力,這不是你的錯,如果有一天,大家真的過不了這一關,我相信,笑著一起死,也未嘗不是人生一大快事!你說呢?"

    "謝謝你,雅姐!"

    我由衷的說了一句。

    王大仙招呼大家該干嘛干嘛,待到眾人都回到房間,甦傾城又在二樓的轉角沖著我招招手,我不知道她想干嘛,走了過去。

    甦傾城對著我笑了笑,"林敢,你是我甦傾城的男人,所以,我相信,不管什麼,都難不倒你!早點休息!"

    我嗯了一聲,點了點頭。扔豐肝弟。

    躺在床上,我一絲一毫的睡意都沒有,我不斷的告訴自己,為了那些我愛的,還有愛我的人,即便是死,這一次,我也一定要保所有人平安。

    第二天一早,我剛剛睜開眼楮,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我打開門一看,是王大仙,他咽了一口唾沫,說了一句,"林敢,我估計趙冰又闖禍了。"

    "什麼?"

    我猛的一把從床上爬了起來,我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客廳,客廳的大屏幕電視上,又一次的播報著新聞,今天凌晨六點,宜城市紅海酒店的vip套房發現了兩具女尸,根據酒店的監控視頻,警方將犯罪嫌疑人鎖定了下來,通過酒店里面的嫌疑人視頻截圖,我一眼就認了出來,殺害這兩個女人的,就是趙冰。

    我心里咯 一下,我突然想起來了,昨天晚上我給趙冰打電話,他說過,他在五星級酒店,開了總統套房,然後,還叫了女人,可他,為什麼要殺人?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突然在房間里面響了起來,我快步的跑了過去,拿起來一看,屏幕上赫然是兩個字,趙冰!

    一種不好的預感,又像鬼魅一般,拼命的涌上了我的心頭。

    ps:

    抱歉,今天晚上的時候,來了台風,停電了兩個多小時,這一章,是趕出來的,真的很抱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