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九十一章救贖一

第一百九十一章救贖一

    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我發誓,在接下來的五六秒時間里,我整個人完全就處于一個呆滯的狀態。

    直到紅海超市里面不斷有人瘋了一樣的跑了出來,我才瞬間清醒了過來。我猛的一咬牙。快步的朝著紅海超市跑了進去。

    剛才那個保安,是從四樓跳下來的,所以,趙冰,一定也在四樓。

    我沒有任何的耽擱,沿著傳送電梯直接往上面跑,剛到三樓,就看見一群人大喊著從前面跑了過來,我猛的一驚,朝前面看去,我發現,一個食品的貨架後面,竟然有大股的鮮血流了出來。

    我慢慢的靠近,定眼一瞧,眼前的一切。讓我目眥欲裂。

    貨架的旁邊,半躺著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她的身子不斷的顫抖,而另外一個人,此時正瘋狂的咬著她的脖子,貪婪的吸吮著她的鮮血。

    那人,滿頭白發,面容枯瘦,不是趙冰手下的活尸,還能有誰。

    我凶狠的沖了過去,一腳就將他給踹飛了,我蹲下身子。那小女孩還沒有完全的死透,她用一種絕望的眼神看著我,我捂著她的咽喉,她斷斷續續的說道︰"疼,疼......"

    說完,手臂一放,就徹底的失去了生命。

    我將她慢慢的放下,我咬著牙。死死的盯著那個已經爬起來的活尸。

    他此時,也用一種惡毒的目光看著我,隨即,突然一把朝著我奔了過來,我完全沒有任何躲閃的意思,在他靠近我身體的一剎那,我突然出手,一拳擊中他的胸口,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再次向前,一拳頭頂在了他的下巴之上。

    我听見一聲清脆的 擦聲,他的腦袋以一種極其扭曲的方式耷拉在了身後,然後。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我似乎還不解恨,我沖過去,又是一腳,他的身體在地上迅速的滑行,撞倒了兩三個貨架之後,才徹底的停了下來,然後,一動不動。

    我咬著牙,回到那個小女孩的身邊,我輕輕的為她合上眼楮,然後猛然轉身,直接奔向了四樓。

    這一刻,我也徹底的動了殺機。

    趙冰,他是我同學,他幫過我,那又如何,他不死,這個世界,永遠不得安寧。

    整個超市里面,早已經亂成了一團,店員,顧客,所有人都瘋了一般的往下面跑,等我到達四樓傳送電梯的時候,整個四樓,已經顯得很安靜了。

    我沒有任何的猶豫,沿著電梯緩緩的到達了四樓。

    四樓,是服裝區,琳瑯滿目的服裝掛的到處都是,我循著聲音,很快,我就看見趙冰坐在一個落地的大櫥窗前,他的身後站著肥尸跟筷子,而他的前面,則跪著四個身穿白色襯衫的保安。

    我緩緩的走了過去。

    趙冰抬起眼楮看著我,"林敢,我就知道,你一定回來,因為,你最喜歡多管閑事。"

    我咬著牙,死死的盯著他,"趙冰,你這種人,不得好死!"

    我借用了趙冰母親的一句話。

    趙冰一陣冷笑,"我不得好死?我告訴你林敢,不得好死的人,是你,說白了,我變成這樣,也是你造成的,不是嗎?"

    說完,他緩緩的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一個保安的身邊,冷冷的說了一句,"站起來!"

    那保安剛才應該見識到了他變態的力量,唯唯若若的站直了身子,他還沒說任何一句話,趙冰,突然一個反身,用力的將他一踹。扔豐醫亡。

    那保安一聲慘叫,身子在地上滑行,直接撞倒了旁邊的落地櫥窗,趙冰根本沒停,在這保安的身體還沒有徹底落穩之前,又猛的沖了過去,再次的一腳,這一次,那保安的身體直接撞碎了玻璃,掉了下去。

    風,呼呼的吹了進來。

    趙冰回過頭看著我,"怎麼樣?是不是很爽?"

    "你是個畜生!"

    我咬牙切齒。

    "畜生又怎樣,我說過,這是這個世界欠我的,林敢,其實我已經不抱什麼希望讓你找那個所謂的分身了,因為我知道,你,就是殺我父母的凶手,對不對?"

    趙冰,死死的盯著我。

    這個時候,我完全不想做任何的解釋,我苦澀的笑了笑,"今天,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要殺了你,你這種人,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哦,是嗎?"

    趙冰一陣冷笑,"那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說完,他往前一沖,只不過,他根本不是朝著我的方向,而是地上的另外三個保安,他沖到跟前,飛起一腳,將其中的一個保安踢的騰空而起,直接到了我的身前,我本能的一躲,可是,就是這片刻的耽擱,趙冰已經是瘋了一樣的沖了過來,然後,接連兩腳踹在我的身上,我快速的後退,這家伙完全就是步步緊逼,殺機立現。【愛書屋】

    我足足後退了七八步,躲閃了十多二十次,這才漸漸的將這種局面扭轉了過來。

    我很清楚,我跟趙冰的實力,真的不相伯仲,只不過,他沒有的耐力強,畢竟,他利用武侯兵符的實力,是需要靠血液驅動的。

    只不過,這個時候,趙冰完全就跟瘋了一樣,他甚至都不顧自己,我相信,他很清楚,要想殺了我,就是利用最短的時間爆發出身體所有的潛能。

    要是時間拖下去,最終勝利的人,就一定會是我。

    我咬牙切齒,就在這時候,趙冰又大聲的說了一句,"再丟一個下去。"

    一直站著沒動的肥尸跟筷子,凶狠的走到了另外兩個保安的前面,拽著一個,直接拋下了四樓,我整個人忍不住就是一陣分神。

    可是,就是這個空檔,趙冰又再次的抓住了機會,一拳頭狠狠的擊打在了我的胸口,我整個人猛地往後一退,直接撞碎了一家店面的玻璃,倒在了地上。

    "林敢,要怪,就怪你這人太過善良,你還是看不透,這個世界,實力才是王道,你真以為能夠仁者無敵?"

    他大笑了起來,沖進店面,將我一把拽了起來,我凶狠的就是一拳,趙冰猛的躲閃,狠狠的又給我來了一擊鞭腿,做完這一切,他再次退閃了出去。

    他饒有興趣的看著我,"肥尸,筷子,還有一個籌碼,記住了,這幾個,別讓他死的太早。"

    說完,趙冰再次沖向了我,我看見肥尸跟筷子提起了最後一個保安,肥尸抓著,而筷子,則是掏出了一柄匕首,他,慢慢的劃破了那個保安的咽喉,那保安用力的掙扎,可是,他的力氣是絕對沒辦法跟肥尸相抗衡的。

    他只能是忍受著咽喉被割破的巨大痛苦,聲嘶力竭,鮮血,則是順著他的咽喉快速的涌了上來。

    "林敢,這種感覺,是不是特別爽?嗯!"

    趙冰搖晃了幾下脖子,再次朝著我沖來,我刻意不去想那個保安,可是,眼楮忍不住就望了過去。

    我相信,趙冰一定是抓住了我的這個弱點。

    幾個回合之下,果然,我還是露出了破綻,被趙冰一腳掀翻在地。

    而這個時候,我發現,那個保安,已經軟綿綿的從肥尸的手里溜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我瞬間從地上爬了起來,用一種怨恨的目光看著趙冰。

    這一刻,我很清楚,我心中的那個趙冰早已經死了,現在的這個,只不過是一個變態。

    趙冰見我一動不動,笑了笑,"怎麼了?林敢,被嚇到了?"

    我搖搖頭,說了一句,"我只是替你父母感到不值,養了你這麼一個畜生。"

    "別提我爸媽!"

    趙冰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不提?我為什麼不能提?說到底,這一次,是你自己害死了你的父母,如果不是你想要利用我的愧疚之心,你怎麼可能會退學,如果你不退學,你父母為什麼又會參與到這件事情里來,他們不參與,就不會死,趙冰,害死你父母的,其實,就是你自己,你明白嗎?"

    我一字一句。

    趙冰臉色巨變,他整個人開始激動到了極點,他氣喘吁吁,最後,大吼了一聲,"林敢,我要殺了你!"

    我一陣冷笑,"就憑你?要知道,我才是真正能夠融合武侯兵符的人,你,只不過是托了你太爺爺的福,就你這種人,完全不夠資格!"

    現在,趙冰哪里痛,我就往哪里說。

    "你這種人,就算得到了世界又怎樣?連婊子都瞧不起你,不是嗎?"

    趙冰,完全的崩潰了,瞬間朝著我奔了過來,還是那句話,人,一怒就亂,一亂,就會出現錯誤,出現漏洞,我根本不給他任何可能翻盤的機會,我瞧準了他攻擊而來的方向,然後快速的躲閃,接著,猛然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趙冰吃痛,本能的後退,我緊跟而上,反身一個擺腿,直接就打在了他的臉頰上。

    趙冰慘叫一聲,直接就往地上倒。

    我再次看準機會,凶狠的上前,這一次,我就跟踢那個三樓的活尸一樣,將趙冰整個人都踢的騰空而起,撞翻了旁邊的貨架。

    做完這一切,我沒有再次上前,而是冷冷的看著他,一字一句,"趙冰,你打不過我的,知道嗎?"

    "你!"林敢凶狠的再次翻身站起,他的眼楮血紅一片,死死的盯著我。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突然貨架的後面傳了過來,"精彩精彩,果然精彩,一個冒牌貨,竟然如此的大言不慚了。"

    我整個人猛的一驚,這聲音......

    我看見一個人緩緩的從貨架後面走了出來,那人,正是我的分身。

    這個混蛋,他怎麼來了?

    我正狐疑呢,那知道,他緩緩的就走上前,然後到了趙冰的身邊,趙冰眼楮都瞪圓了,他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他哆哆嗦嗦的說道︰"你,你到底是誰?"

    "你說呢?"那分身笑著說道,看著趙冰。

    "你是他的分身?"趙冰警惕的看著。

    那分身搖搖頭,"趙冰,到現在你還看不透嗎?你覺得,你的老同學林敢,會殺你嗎?所以,誰殺你,誰就是分身,他的目的,就是希望我們兩個人都死,而且,你父母,也是他殺的!"

    那分身說完,猛然的指向我。

    一瞬間,我簡直就要罵娘了,我操你大爺的,你這種李逵李鬼的玩法,到底他娘的還要玩多少次?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