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九十四章救贖四

第一百九十四章救贖四

    看見破軍,我一肚子的怨氣都冒了出來。

    娘的,老子剛才惡斗的時候,他在哪?老子差點被趙冰殺死的時候,他又在哪?老子的女人被黑衣人綁走。分身也逃了。一切塵埃落定,他就出現了?

    我可是出發到紅海超市的時候就已經給他打過電話,所以,他絕對有時間趕來這里,而現在,一切都結束了,他立馬就出現。

    我是不是可以認定,這個王八蛋其實早就來了,只不過,他一直躲在後面看這場好戲?

    我冷冷的看著他,不痛不癢的來了一句,"你來了?"

    破軍點點頭,竟然回了一句,"我早就來了。"

    "是嗎?"我咬了咬牙,"你早就來了。然後看著我們被打,看著我們的人被綁?"

    破軍沒說話,只是盯著我,他,似乎在揣摩我在想什麼。

    我毫不客氣的一聲冷哼,一字一句的說道︰"別浪費你那讀心的本事了,我現在就告訴你,我想草你家祖宗十八代!"

    我絲毫沒有客氣。

    娘的,什麼破軍,什麼神秘組織,惹的老子發飆了,我照樣弄死你。

    我不是一個不理智的人。只不過,此時此刻的破軍的確讓我很不順眼。

    破軍還是沒有說話,而那個長發瘦高青年就有些不爽了,他往前一步,看樣子,是想過來教訓我。

    不過,剛走一步,就被破軍拉住。破軍笑了笑,"你罵我,我能理解,不過,我不出現,當然也有我的理由,事實上,我出現了,也幫不了你太多的忙,因為,你們都太強!"

    這就是理由?我呸!

    我咬著牙,死死的盯著他。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長發瘦高青年突然一把沖向了跪坐在地上的趙冰。他變戲法一樣的從腰上抽出了一柄古怪的匕首,然後,瞬間插進了趙冰的胸膛。

    趙冰短時間之內完全恢復不了武侯兵符的實力,而事實上,他現在整個人也仿佛失去了靈魂一樣,大起大落,現在,又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殺父仇人離去,這種刺激完全讓他失去了生存的動力。

    趙冰悶哼一聲,抬起頭,望著眼前的這個瘦高青年,那青年再次用力,匕首又瞬間的捅進去了半截。

    我腦袋嗡的一聲,我突然凶狠的沖了過去,那瘦高青年預感到了不妙,猛的站了起來,不過,他的速度快,我的速度比他更快,在他剛剛站起來的一剎那,我已經是到了他的跟前,我直接一巴掌就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臉上。

    這一巴掌,我甩的又準又狠,他整個人頓時就是一個踉蹌。

    他瞬間站直了身子,然後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我,來了一句,"你敢打我。"

    我想也沒想,朝著他的肚子又是一腳。

    那瘦高青年悶哼一聲,直接跪在地上,我一把揪住了他的頭發,將他死死的拖到了趙冰的面前,我一字一句,"磕頭!"

    "什麼?"

    他扭轉頭看著我。

    "磕頭!"我感覺自己的聲音,陰冷到了什麼。

    "我......"

    那瘦高青年猛的還想站起來,我用手死死的一壓,他完全動彈不得,接著,我踩著他的內膝蓋,按住了他的腦袋,在商場的地盤上凶狠的踫撞了三下。

    這三下,發出咚咚的聲響,做完這一切,我將他狠狠的一甩,這才跪坐在趙冰的面前,我看著趙冰,問了一句,"你怎麼樣?"

    趙冰死死的捂住胸口,他那僅有一只的眼楮已經恢復了平靜,他微笑的看著我,嘴角溢出了鮮血。

    我趕緊將他擦拭掉。

    趙冰死死的拽著我的手,"林敢,我錯了。"

    "你別說話,別說話!"我將想趙冰扶起來。

    不過,趙冰制止住了我的動作,他搖搖頭,"林敢,我不行了,我知道,我罪有應得,我應該听你的話,我應該做一個好人,我......"扔丸廳巴。

    他說著說著,嘴角又拼命的往外涌出了鮮血。

    我感覺自己一下子變的很難受,狂暴起來的趙冰,我真的想殺了他,但是,看到他恢復了本性,我又感覺自己心痛到了極點。

    趙冰說的沒錯,在很大程度上,他變成這樣,我也有責任。

    趙冰死死的拽著我的手,他慢慢的張開手掌,將手中被鮮血浸染的武侯兵符緩緩的遞了過來,"林敢,這是屬于你的東西,你拿著。"

    我點點頭,我感覺淚水一下子模糊了我的眼楮。

    趙冰再次的笑了,"林敢,別難過,我這種人,該死,你,你......"

    "你想說什麼?"

    我扶著他的後背。

    "幫我一個忙,幫,幫......幫我父母報仇,答應我!"

    趙冰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拼命的扯著我的手臂。

    我木然的點頭,淚水洶涌而下,我咬著牙,一字一句,"你放心,我一定為你父母報仇!"

    "林敢,原諒我,原諒我,原諒......"

    他的手臂緩緩的垂了下去,落在了地板上。

    "趙冰,趙冰......"

    我叫了兩聲,可是,他一絲一毫的反應都沒有。

    我死死的忍住自己的眼淚,將趙冰平躺在地上,然後,我用力的抽出了那柄插在他心髒的匕首,一把丟了出去。

    做完這一切,我扯過了旁邊貨架上的一件衣服,蓋在了趙冰的身上。

    此時,那瘦高青年再次的站了起來,他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朝著我一指,"你他媽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說完,他再次朝著我沖了過來,我咬緊牙關,死死的拽著武侯兵符,在他沖到我跟前的一剎那,我猛的一拳轟在了他的胸口,那瘦高青年臉色一變,整個人瞬間就倒飛了出去,我一聲大吼,緊跟而上,在他身子還沒有徹底落下的一剎那,抬起右腿,凶狠的就甩打了過去。

    那瘦高青年發出一聲慘叫,在地上不住的滑行,撞翻了好幾個貨架之後,這才停了下來。

    我冷著臉,快步的上前,我扯開了所有的貨架,來到他的身邊,我蹲下身子,用力的掐住了他的咽喉,將他狠狠的提了起來,我紅著眼楮,看著他,"你算什麼東西,也配殺趙冰?我告訴,他即便變成了一個殺人狂魔,那也是我林敢的兄弟,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償命?"

    那瘦高青年臉色巨變,身子開始劇烈的顫抖,我咬牙切齒,"記住了,我林敢除了我的兄弟跟親人,我不會在乎任何人。"

    說完,我再次拽緊了拳頭。

    這一刻,我的體內涌現出了無窮無盡的殺機,分身的逃離,周雅的被綁,破軍的戲耍,趙冰的死亡,還有眼前這個王八蛋的挑釁,將我所有的憤怒都全部爆發了出來。

    我慢慢的揚起了自己的拳頭。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無動于衷的破軍突然快速的沖到我的跟前,他伸出手,輕輕的握著我的手腕,"好了,林敢,該發泄,你都發泄了,不是嗎?趙冰,他必須死,這一點,你比我更清楚。"

    我渾身顫抖,心中的怒火似乎還在劇烈的翻騰。

    破軍繼續說道︰"趙冰不死,今天的事,怎麼解決?趙冰不死,你的嫌疑怎麼洗脫?趙冰不死,燕雀也肯定出不來,再說了,這是他罪有應得,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執法者,不是嗎?"

    我慢慢的受到了觸動。

    破軍嘆了一口氣,"今天,的確是我做的不對,但是,我也有我的理由,我知道,你現在不想听,不過,你會有想听的時候。"

    說完,他慢慢的壓著我的手,緩緩的放了下來,我瞬間松開了那個瘦高青年,這一刻,他很清楚,自己,在鬼門關走了一圈。

    如果不是破軍,現在,他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ps:

    感謝靜靜的笑、&sct;歪歪☆、簡直尼瑪爆炸啊的打賞,感謝羊來了打賞扇子玉佩的大力支持,晚上,會為你加更一章,謝謝!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