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九十五章天罰一

第一百九十五章天罰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慢慢的走到趙冰的身邊,蹲下身子,看了他最後一眼,然後,再次緩緩的幫他蓋上。

    我轉過身。正準備跟燕雀等人一起離開。

    破軍再次說話了。"林敢,這里的事情,我都會處理好,包括你跟燕雀的通緝,也都會取消,另外,趙冰的尸體,還有他父母的尸體,到時候火化之後,我會通知你,等我的電話。"

    我本來打算從此以後不再跟破軍聯系,甚至永不相見最好,不過,听他的口氣,似乎在這些事情處理完之後。還有其他的事情等著我。

    我想拒絕,可我很清楚,現在,我已經被破軍給盯上了,甩都甩不掉。

    有些事情,看上去已經結束,可其實,或許才剛剛開始。

    我跟燕雀等人用最快的速度下了樓,到了樓下,我竟然發現,我來紅海超市開的那輛車此時已經停在了門口,我有些好奇。可隨即一想,肯定是破軍的人做的。

    我心里沒有絲毫感謝破軍的意思,跟眾人上了車,一路直接到了周雅的那棟別墅。

    剛到別墅,一听到汽車的聲音,甦傾城就趕緊跑了出來,看到我平安無事,這才松了一口氣。不過,等到走進屋子,她左看右看,突然就說了一句,"那小賤人呢?"

    相處了這麼久的時間,甦傾城跟周雅雖然經常拌嘴,但是,彼此之間還是有一定的感情的,見到周雅不在,她頓時就預感到了什麼。【愛書屋】

    我將事情說了一遍,甦傾城頓時沉默不語。

    眾人坐在沙發上,我突然想起了什麼,我問燕雀。他怎麼出來的?

    燕雀說早上的時候,破軍直接找到了他,告訴他,我在紅海超市有危險,讓他盡快趕過來。

    我不由的一愣,看來,所有的一切,都在破軍的算計當中,這個家伙,不想自己出面,卻想解決一切事情,這才將燕雀給放出來。

    只不過,沒有任何的手續,就憑他一句話,燕雀就放出來了,這個破軍的能量實在讓我有些難以想象。

    我皺著眉頭,思索了一番,最後,我掏出手機,撥通了破軍的號碼。

    沒一會,破軍就接听了,他的心情听上去不錯,說道︰"林敢,這麼快就給我打電話,有事嗎?"

    我開門見山,"破軍,你在超市說那些話的意思,我很清楚,你需要我為你做事,對不對?"

    "聰明!"

    破軍也沒有隱瞞什麼。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要我為你做事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說!"

    "幫我查周雅的下落。"

    "放心,這件事情,你不說,我也會幫你辦的,我這個人,可不喜歡為我辦事的時候還在牽腸掛肚,放心吧,等我的消息!"

    "好!"

    我掛斷了電話,這一刻,我知道,我已經不可能甩掉破軍這個家伙了,而事實上,破軍在紅海超市的時候就已經看穿了這一點。

    野田尚雄,還有我的分身,一起帶著周雅離開,一般人,是絕對找不到他們的蹤跡的,我要救周雅,就一定要求破軍。

    只不過,破軍這個人很聰明,他不是威脅我做什麼,而是主動的為我去做什麼,這樣一來,我幫他辦事,必然也就會感恩戴德心甘情願。

    他說他能讀心,現在,我真的開始有些相信了。

    三天之後,我接到了破軍給我打來的電話,他告訴我,現在我已經沒事了,全城的通緝已經取消,另外,趙冰的案件也圓滿的結束,我們可以放心的在宜城大街上閑逛。

    三天時間,速度,還真是挺快。

    我問趙冰跟他父母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破軍告訴我,三個人的骨灰都已經處理好了,晚上就給我送過去。

    我說送到玄門正宗吧,晚上我在那等他。

    破軍一把就答應了下來。

    住在周雅的別墅,人多始終有些不方便,見到事情已經解決,下午,眾人將行李收拾了一番,甦傾城藍朵帶著小狸小怨回到了灕江郡,而我跟王大仙唐傲林闖則是回到了玄門正宗。

    晚上八點,破軍如期而至,這家伙,依舊帶著那個黑鐵面具,是開著車來的,不過,開車的是另外一個人,破軍讓他在車里面等,就直接提著骨灰盒到了玄門正宗。

    坐下之後,他將骨灰盒交給我,說道︰"趙冰,還有他父母的骨灰都在這,我想,他們也希望死後葬在一起,林敢,你是想將他們葬在老家呢,還是葬在宜城的陵園,如果是後者,我可以幫忙。"

    我看著破軍,故意試探的說了一句,"破軍,看來,你不管辦什麼事情,都很簡單啊!"

    破軍笑了笑,"那是自然,做大事的,小事,當然容易辦,要不然,一個人又要做大事,又要洗鍋做飯燒開水,那有那麼多的時間,對吧?"

    我突然感覺破軍還是挺好相處的,只不過,越是這樣,我反而越發的警惕。

    我思索了一番,說道︰"趙冰的事情,還是不勞你幫忙了,我自己會將他們葬在滸口村,我相信,這才是他們的歸屬。"

    破軍點點頭。

    我給他遞過去一根煙,破軍說不抽,我心說,你肯定抽不了了,你他媽的還戴著面具呢,我這樣做,只不過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取下面具來抽煙。

    我自己點燃了一根,抽了一口,繼續說道︰"對了,雅姐的事情,有消息了嗎?"

    "有!"

    破軍一字一句,"他們已經回到了日本!"

    "日本?"

    我有些吃驚,去日本,那就難辦了。

    "沒錯,是日本,不過,我相信,他們很快又會回中國的。"

    破軍看著我。

    我沒有作聲,思索了一番,這才說道︰"破軍,你跟野田尚雄之間,也有一些東西瞞著我吧,另外,你在紅海超市不出現,是不是也是怕他發現我們這層關系?"

    破軍點了點頭,"跟聰明人說話,就是不費勁,不過,你說錯了一點,我不認識野田尚雄,但是,我知道他背後的靠山。"

    "靠山?"

    我有些疑惑,野田尚雄,他需要什麼靠山?

    破軍嗯了一聲,"今天來紅海超市的那些黑衣人,是日本鬼刀流的,我相信這一點你肯定知道。"

    我點點頭。

    "鬼刀流在日本是個很古老的流派,不過,在五十多年前,由于管理不善,這個流派差點就宣告滅亡,幸運的是,他們遇到了救星,就這樣重新的死灰復燃了起來,這個救星,就是野田尚雄背後的這個神秘靠山。"

    "是什麼?"

    我問了一句。

    "確切的來說,我們也不是很清楚,我們只知道,野田尚雄這個背後的靠山,是一個神秘組織,叫著天罰!"

    "天罰?"我第一次听過這個名字,我轉過頭看著王大仙,王大仙也搖搖頭,表示沒听過。

    "天罰很低調,很神秘,也很詭異,知道它的人很少,但是,它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它里面的成員,也一個個都身懷絕技,我不知道野田尚雄到底是什麼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但是我能確定,他,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對嗎?"

    破軍盯著我。

    我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關于我們這些人的事情,想了想,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扔司廣才。

    "謝謝你沒有對我隱瞞。"破軍笑了笑,"其實,我一開始的確不知道野田尚雄的底細,但是,後來一查,讓我大吃一驚,我發現,野田尚雄竟然是一個存活在了這個世界一百多年的人。"

    破軍的臉色變了,變的很嚴肅,他再次說道︰"當我查到這里的時候,我整個人都不敢相信,以我的身份跟這些年的閱歷,我見識過這個世界太多的不可思議,但是,野田尚雄的出現,還是讓我徹底的亂了分寸,我知道,天罰的背後,是一個無法想象的恐怖存在!"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