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九十六章天罰二為羊來了的玉佩加更

第一百九十六章天罰二為羊來了的玉佩加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漸漸的被破軍的話所吸引,只不過,我還是有不少的謎團。

    想了想,我看著破軍,緩緩的說道︰"你是什麼時候開始知道野田尚雄這個人的?"

    破軍喃喃出聲。"其實。我們很早就開始關注過野田尚雄,但是,那個時候,我們並不知道他就是野田尚雄,我們只知道,在日本,有一個人,接手了這一次天罰的任務,說起來,大概有二十年!"

    "二十年!"我猛的一驚,幾乎就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怎麼了?"

    破軍有些意外,也有些吃驚。

    我猛的轉過頭,看著王大仙,我一字一句的說道︰"大仙,你還記得雅姐說過的那件事嗎?二十年前。野田尚雄,在他的住所秘密的跟一個人交談,而他們交談中,就提到過破軍!"

    王大仙趕緊點頭。

    破軍盯著我,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我將周雅說過的事情重新的復述了一遍,然後說道︰"破軍,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二十年前的那個晚上,就是野田尚雄加入天罰,並且接下天罰任務的時候,只不過......"

    我盯著破軍,狐疑的說道︰"只不過。破軍,二十年前,他們就提到你,而現在的你......"

    很明顯,這一點,也是我們當初猜測的一個謎團。

    破軍見我將周雅的事情告訴他了,當下點點頭,"他們當初提到的那個破軍。不是我,而是上一任!"

    我頓時恍然大悟,看來,王大仙當初推測的一點都沒錯,破軍,就是一個代號,老人退位,新人接替。

    "這樣說來,你的背後,也是一個神秘組織了?"我不痛不癢的說道。

    破軍沒有隱瞞,點點頭,"關于我們的事情,我以後會告訴你!"

    "行。你繼續!"我假裝無所謂的說道。

    破軍點點頭,"這個任務,一直持續了二十多年,當初,天罰在查,我們也在查,但是,我們手上的資料很少,對于天罰方面,我們知道的也不多,後來,我們才慢慢的將目標鎖定在了野田尚雄的身上,這已鎖定,就直接鎖定了二十年,直到這一次野田尚雄來到宜城,我們才發現了他們的身份,接到這個消息之後,我第一時間趕到了宜城,不過,我沒有見到野田尚雄,見到的,只是一地沒有燒干淨的尸體,不過,我也十分的興奮,因為我發現,燒毀的尸體當中,有鬼刀流的標志武器肋差在里面,既然鬼刀流出現,那麼,就說明跟天罰組織有關系,對吧?"

    "燒毀的尸體?"扔司大劃。

    我感覺破軍說的話有些熟悉,突然,我反應了過來,我看著破軍,"你找到的,是不是南郊的那個廢棄飼料廠?"

    "你怎麼知道?"

    破軍有些驚訝。

    我指了指不遠處坐著的燕雀,"這火,我叫他放的。"

    "原來是你們!"

    破軍這才恍然大悟。

    "說吧,繼續!"

    破軍嗯了一聲,"得知這個接到了天罰任務的人出現之後,我十分的興奮,不過,隨即我們就失去了他的線索,後來,宜城火葬場的出租屋發生了干尸命案,我起初並沒有太在意,還一直在調查野田尚雄的事情,直到出現了趙冰的事情之後,我才漸漸的感覺不對勁,就這樣,我開始對燕雀進行全身檢查,當我發現燕雀也是不死人之後,我當時簡直激動到了極點,我知道,我終于找到了事情的關鍵所在。"

    破軍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後面的事情,你就知道了,我查詢趙冰,意外的發現了你,從那個時候......"

    "從那個時候,你就準備打我的主意,對不對?"

    我盯著破軍。

    破軍點點頭,"我承認,要對付天罰組織的人,除了你們,沒人能夠辦到。"

    "你就知道我們一定會幫你?"

    我緩緩說道。

    破軍搖搖頭,"當然不是。"

    "所以,你故意讓鬼刀流的人綁走了周雅,這樣,咱們的目的就相同了,你要對付天罰,我,也要對付天罰,是不是這樣?"

    我陰冷的說道。

    破軍趕緊擺擺手,"你想多了,我在紅海超市之所以沒現身,恰恰擔心的就是這一點,林敢,我知道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從趙冰的事情上就能夠看的出來,所以,我不敢讓我們的合作關系暴露在天罰人的視線里,甚至我都不敢讓他們知道我認識你,因為我知道,一旦讓天罰的人知道你跟我合作,他們一定會威脅你,而只要你身邊的任何一個人受到威脅,你無一例外的都會放棄跟我們的合作,這是我絕對不希望看到的,當然,也不是你所希望看到的,對吧?"

    我思索了一番,這才點了點頭,剛才,我的確太激動了。【愛書屋】

    "所以,我不敢現身,但是,周雅小姐還是被他們抓走了,這是我的失誤。"破軍說完,跟我說了一聲抱歉。

    我听的出來,他說的很真誠。

    "林敢,按照我當初的計劃,我是準備先放出燕雀去幫你,之後,就立馬趕到紅海超市制服趙冰,但是,我偶然發現了鬼刀流死士的出現,所以,我不敢打草驚蛇,我甚至都不敢警告你,因為,我怕只要我一被他們發現,他們就能立馬看出我的意圖,到時候,我就沒有任何跟你合作的可能,我說過的,我會讀心,所以,我知道你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那你認為我現在會是什麼選擇?"

    我盯著破軍,"你就認為我一定會跟你合作,會幫你辦事?要知道,我自己,也是可以去日本救周雅的。"

    "這個你當然可以,周雅,你當然也可以救,打听消息,雖然你沒我們方便,但是,花上時間,也絕對能夠打探的出來!"

    "你明白就好!"

    我認真的說道,說實話,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敢完全相信破軍,如果能有選擇的話,我一定不想跟他合作,我林敢不是什麼大公無私的人,我只求自己生活的這個小圈子平平安安,那就足夠了。

    什麼為國為民,憂國憂民,說實話,我真沒達到那個境界。

    我只是一介平民,我想過的生活,也希望是這樣,簡單,普通,自己覺得夠精彩就行。

    破軍笑了笑,我有些奇怪,按理來說,我的這個回答,他應該很不滿意啊。

    破軍看著我,"林敢,我就喜歡你這樣坦白的人,有什麼說什麼,一個人,要到達一種大境界,需要時間,也需要歷練,現在你如果就說自己想為天下做什麼什麼事,我一定會認為你虛偽。"

    娘的,這破軍,也太能說了吧,我明明是跟他對著干,可他這一說,反而讓我的心里有些不好意思。

    這家伙,還真能讀心啊。

    見我臉上陰晴不定的,破軍似乎又預感到了什麼,接著說道︰"只不過,林敢,今天,我還想送你一句話,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現在,你或許不明白,但是,我相信以後,你一定會參透的。"

    "我估計一輩子都參透不了。"

    我假裝生出了抵觸的情緒。

    破軍沒有任何的生氣,擺了擺手,"行了,大道理咱們就不說了,這種大境界,我們暫時放一邊,下面,我再說兩件事,如果你覺得行,那就跟我合作,如果不行,我尊重你的選擇。"

    "你說!"

    我倒想看看,破軍能有什麼花言巧語。

    破軍一字一句,"首先,我們已經知道了這一次天罰任務的目標是什麼,所以,野田尚雄,你的那個分身,一定會帶著周雅出現在我所知道的那個地方,那個地方,很危險,所有人都有可能喪命,如果你不擔心周雅的話,當我沒說,第二,你們這些人的身份很特殊,就算我不為難你們,我相信以後,你們肯定也有遇到麻煩的時候,到時候你們怎麼辦?有人知道就殺誰?可能嗎?而如果你跟我合作,我以前就說過,這些後顧之憂都將不復存在,你們可以跟正常人一樣,有正常的身份,正常的生活,即便被發現,我也能夠輕松的擺平,好了,就這兩點,你自己考慮考慮!"

    破軍,饒有興趣的看著我。

    我心中暗暗吃驚,這家伙,又是恐嚇又是誘惑的,我他媽能不答應嗎?

    ps:

    今天的更新完畢,明天繼續,接下來的故事我相信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