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一百九十九章鼠山任務三

第一百九十九章鼠山任務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們一行人回到雙柳旅社之後,還沒過半個小時,獨眼龍就帶著人到了,先是清理垃圾,然後又是拖材料拉家具啥的。忙的不可開交。

    我說了一句龍哥辛苦了。

    獨眼龍趕緊跑到我們身邊。說應該的應該的,然後又給我們發了香煙,最後問我們還沒吃中飯吧?走,去雙柳鎮最好的酒店吃,他請客。

    我一听,倒還真是有些餓了,然後開著車跟金蘭等人一起到了酒店,獨眼龍不愧是地頭蛇,直接給我們開了一個最好的包間,又讓酒店的人拿最好的酒,上最好的菜,搞定這一切之後,這才屁顛屁顛的離開了,當然,離開之前。他還交代了一句,賬,記在他的名下。

    這一頓飯,我們還真是挑貴的吃,挑好的吃,到了下午的時候,獨眼龍一看賬單,整個人都不淡定了。

    不過,我問他是不是心疼了?他立馬就回了一句,"各位老大,吃我的,那是我的榮幸。晚上,咱,接著吃。"

    我本來準備下午的時候就去滸口村的,不過,王大仙說了,下午的時間不宜動土,還是明天去為好。

    我想了想也是。

    一下午的時間,雙柳旅社幾乎砸爛的東西都搞定的差不多了。金蘭挺高興的,說晚上就不去宰獨眼龍的了,她親自下廚。

    王大仙有些不樂意了,說雙柳鎮的那個酒店味道還是挺好的,金蘭立馬就來了一句,吃不吃?不吃拉倒。

    王大仙一听,趕緊湊到我身邊,說道︰"我懷疑,這就是小鳳的分身,連罵我的時候都一模一樣。"

    我說,那是因為你犯賤、

    晚上,金蘭做了一桌子的菜,不得不說。味道還是挺不錯的。

    吃完飯之後,金蘭拉著我說話,說我們到底都是些什麼人,一個個奇奇怪怪的。

    我說怎麼奇怪了?

    金蘭說,一個個都那麼能打,就跟超人一樣。

    我說,這個故事呢,要說起來,那就長了,很長很長,沒有個三天三夜,是絕對講不完的。討聖盡劃。

    金蘭說,那我說啊,反正她有的是時間。

    我說,我可說不來,不過,有個人說的來,她問誰啊,我指了指唐傲,說就是他。

    金蘭說他看都不敢看我,我說,那是因為他對你有意思。

    金蘭打了我一下,說道︰"說正經的呢。"

    "是說正經啊,我家唐大哥,真喜歡你,蘭姐!"

    "真的?"金蘭問了我一句。

    我說當然。

    金蘭笑了笑,"那有一見面就喜歡的?瞎扯。"

    "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鐘情!"

    跟金蘭聊著扯著,快到半夜的時候,眾人才回到房間睡覺。

    躺在床上,我感覺金蘭跟唐傲的事情不能急,得慢慢來,以前,唐傲跟寧小鳳是天生的一對,但是,現在畢竟是現在。

    而且,現在最關鍵的還不是這個問題,來日方長,他們肯定有的時間,我最擔心的,還是破軍說的那個天罰的任務。

    一個天罰堅持了二十年的任務,我真的無法想象到底會是什麼。

    而破軍死活拉上我們一起幫他,也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早早的起了床,讓獨眼龍帶著一大幫子兄弟浩浩蕩蕩的騎著摩托車往滸口村趕。

    沒辦法,去滸口村,車根本行不通,就只能用摩托車這種簡單便捷的工具。

    到了滸口村之後,一群人都過來看熱鬧,為了不讓滸口村的人認出我,我還戴了一副墨鏡,不是我做賊心虛,而是我不想造成太大的麻煩。

    問明了滸口村的祖墳山之後,我們一行人快速的趕到,之後,獨眼龍帶來的人開始挖坑,其他人則是擺放著準備好的東西。

    等到將趙冰的骨灰放進棺木,再將棺材入土為安之後,王大仙又大張旗鼓的做了一場法事。

    用王大仙的話來說,這是看我的面子,要不然,一場法事最少人民幣一萬塊。

    我心說,你就別吹了,就你那破手段,誰請啊?

    將一切搞定之後,我讓眾人先下去,我則是站在趙冰的墓前,點燃了一根煙,這個時候,我心里其實挺難過的。

    雖然我跟趙冰算不上什麼十年同窗,但是,在大學的這段時光我還是忘不了,尤其是發生了這些事情之後,趙冰又幫過了兩次,要不是他,現在,也根本不可能有站在這里的我。

    我抽著煙,喃喃的說道︰"趙冰,你放心的在那邊吧,你父母的大仇,我一定給你報,我希望,下輩子,咱們還能做兄弟。"

    說完,我真誠的鞠了三個躬,正當我要往山下走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趕緊掏了出來,是個陌生的號碼。

    我隱隱的感覺不安,可還是一把接听,"喂!"

    "林敢,想你女人了嗎?"

    我猛的一怔,是那個分身的聲音。

    "雅姐在哪?"

    "她現在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是不是很想她?好吧,我就讓你听听她的聲音。"說完,手機里面停頓了一下,過了一會,我听到了一個聲音,是周雅的。

    "林敢。"

    "雅姐,你怎麼樣?"

    "林敢,我沒事,你給我听好了,不要冒險來找我,他們很可能......"

    周雅還想說什麼,手機一把就被搶掉了,我再次听見了那個分身的聲音,"好了,林敢,讓你過過癮就夠了,雅姐,她早晚是我的。"

    "你這個變態!"

    我咬牙切齒。

    "變態?或許我們親愛的雅姐到時候喜歡的就是我這個變態。"那分身再次的得意了起來。

    "你想做什麼?"

    "我不想做什麼,我只是想告訴你,林敢,我比你強,你有的,我都有,而我有的,你卻沒有,等到我學會了千蠱萬毒里面的招數,你早晚會死在我的手里。"

    "我等著你!"

    "好了,那就這樣說了,下次再聊。"

    說完,這個家伙一把就掛斷了電話,我重新的回撥了過去,手機,顯示已經關機。

    我緊皺著眉頭,剛才,周雅似乎有什麼話沒有說完,她說,他們很可能......

    很可能什麼?

    難道說,野田尚雄那邊跟天罰組織合作的關系周雅隱隱的已經感覺到了?

    我心中充滿了疑惑。

    不過,听到周雅的聲音,我還是暫時的放心了下來,我相信,周雅是安全的,至少現在是。

    下了滸口村的祖墳山,王大仙明顯感覺我的臉色不對勁,他問我發生了什麼。

    我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王大仙說我想的有可能,周雅,或許真的發現了什麼。

    我點點頭,告訴自己不要亂了分寸,現在,一切還要等破軍那邊的消息。

    我們低調的從滸口村離開,回到雙柳旅社的時候,已經是到了中午,獨眼龍挺想跟我們這群人湊合到一塊,畢竟他已經發現了我們的實力,又嚷著請我們吃飯,我心中有事,王大仙則是一把答應了下來,飯吃到一半,我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而這一次給我打電話的,竟然是破軍。

    我讓眾人先吃,出了包間的門,一把接听,"喂,破軍。"

    "林敢,你現在在哪?"破軍的話,听不出任何不對勁的味道。

    "雙柳鎮。"

    "趙冰的事,處理好了嗎?"

    我點點頭,"搞定了。"

    "行,那就馬上回宜城。"

    "怎麼了?"我心中咯 一下。

    "天罰組織,有可能一定制定好了計劃,所以,咱們也要提前行動,今天晚上,有個人要見你。"

    "誰?"

    "到了你就知道了,晚上八點,玄門正宗,我來接你!"

    破軍說完,一把就掛斷了電話。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