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章鼠山任務四為金鑽900加更

第二百章鼠山任務四為金鑽900加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上次在玄門正宗的時候,破軍也提到過有個人想見我,我相信,就是這一次說的那個人。

    破軍的身後,有一個龐大的神秘組織。這個人。會不會就是這個組織的首腦人物呢?

    我胡思亂想著。

    另外,天罰的任務,為什麼又提前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變故?

    一想起周雅在電話里面的那些話,我就隱隱的感覺到不安。

    吃完飯之後,金蘭還讓拉著我們多住幾天,不過,我委婉的拒絕了,我知道,有些事情,根本耽誤不得。

    金蘭不知道我們確切的事情,但是,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明白我不是在敷衍她。

    她有些不舍,說一輩子認識不少人,可掏心掏肺還能夠為她挺身而出的。實在不多,這輩子,她認定我們這些朋友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上輩子的緣分,我安慰了金蘭幾句,告訴她,只要事情結束,我肯定會回來找她,因為,她是我姐。

    金蘭十分的感動,說著說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將我們送到門口,我看見獨眼龍也開著車過來,我一把將獨眼龍拉到一旁。

    獨眼龍問我。"林敢小爺,你要走啊?"

    我點點頭,"有大事,要馬上離開。"

    說完,我盯著獨眼龍,這個時候,我一絲一毫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我知道。此時此刻,我的眼神肯定特別的陰冷跟可怕。

    獨眼龍渾身就是一顫,哆哆嗦嗦的說道︰"林敢小爺,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

    我冷著臉,一字一句的說道︰"龍哥,你給我听好了,這一次,我要去多久,我不確定,但是,我希望你記住你自己的說過的話,因為,蘭姐。她就是你親媽,如果讓我發現你對她不利的話,下一次,我一定剁了你喂狗!"

    獨眼龍臉都白了,"林敢小爺,你放心吧,這一次,我一定听你的,一定!"

    "還有,如果別人欺負蘭姐,你知道該怎麼辦吧?"

    我死死的盯著他。

    獨眼龍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林敢小爺,你剛才都說了,蘭姐,那就是我親媽,如果誰敢動她,除非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

    我點點頭,"很好,我希望你能做到,當然,你把我林敢當朋友,我林敢,也會把你當朋友,我相信,跟我做朋友,你一定不會吃虧。"

    獨眼龍一下子又欣喜了起來,"林敢小爺,謝謝你看的起我。"

    我沒有再說什麼,快步的上了車,將車發動之後,金蘭突然又跑了過來。

    "怎麼了?姐!"

    我問了一句。

    金蘭咬著牙,"你們,都要平安的回來,我等著你們,給你們做好吃的。"

    我點了點頭,"放心吧,我一定會回雙柳旅社,因為,我喜歡這里的床鋪,很舒服!"

    說完,我發動汽車,緩緩的朝著前面開去,透過後視鏡,我發現金蘭還在不斷的看著我們,我相信,這一刻,她真的將我們當成了親人。

    回到宜城之後,我先去了一趟灕江郡,甦傾城問我有沒有周雅的消息。

    我挺奇怪的,這兩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天天吵,分開了,反而會為對方擔心。

    我說接到了分身的電話,然後接下來有可能就是天罰的那個任務。

    甦傾城有些擔心,問我會不會有危險。

    我說不會,再說了,有危險我也不怕。

    其實,我心里也十分的忐忑,破軍,不是一個普通人,他的背後,更是一個神秘無比的組織,可他,竟然還要請我幫忙,說明,他一絲一毫的把握都沒有。

    他自己都沒把握,我們,又怎麼可能有把握呢?

    再說了,現在要去哪,要去做什麼,我完全一絲一毫的線索都沒有。

    或許,見到了今天晚上的那個神秘人物,一切,就會豁然開朗了。

    我讓甦傾城不用擔心,一切,都會過去的。

    我是在灕江郡吃的晚飯,吃完之後,我問藍朵甦傾城的身體恢復的怎麼樣了?討聖腸技。

    藍朵說大致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然後,這個小丫頭也問了一些關于我跟破軍的事情,我簡單的說了一番,主要還是不想讓她擔心。

    藍朵有些忐忑,讓我一切都小心。

    我點點頭,從灕江郡出來之後,就直奔玄門正宗。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時間剛好到達八點的位置,外面就響起了一陣汽車引擎響動的聲音。

    我走出來一看,正是破軍。

    "來的真準時。"

    我打趣的說道。

    "我這人,一向守時!"

    破軍笑了笑,然後說道︰"沒有其他的事了吧,可以出發嗎?"

    我點了點頭。

    剛準備往外面走,破軍突然又說了一句,"你們幾個,不一起去嗎?"

    我頓時一愣,我本來以為破軍這一次叫的只會是我一個,那知道,他竟然想讓王大仙等人一起去。

    眾人也有些意外。

    破軍打趣的說道︰"怎麼?害怕我將你們一鍋端啊?"

    我走到破軍的身邊,"看來,這個天罰任務,你是想讓我們所有人一起參加?"

    破軍點點頭,"他們是你的朋友,我相信,也不會看著你不管。"

    這家伙,說話果然滴水不漏。

    我對著大伙招了招手,"既然破軍大人邀請咱們一起去,那就去吧。"

    至于什麼一鍋端,我知道,這完全就是破軍開的一個玩笑,他如果想要一鍋端的話,我們在玄門正宗的時候就可以,這完全就是多此一舉。

    我們一行人上了破軍的車,到了里面我們才發現,這是一輛七座的軍用驍龍越野車,平時很少看見。

    這種車,不對外銷售,可以說,有錢都不一定買得到。

    我對破軍的身份更加的好奇了起來。

    "開車吧!"

    破軍對著司機說了一句。

    那司機點點頭,將驍龍越野車發動,緩緩的駛離了玄門正宗。

    穿過宜城,車,一路往北郊的方向走,大概開了接近兩個小時,車,終于在山腳下的一棟房子前停了下來。

    說實話,我第一次知道宜城有這麼一個地方。

    那房子,不是歐式美式的那種,而是我們中國的一個老宅子,古樸,渾厚,歷史感不以言表,不過,我還是看的出來,這房子,雖然古樸,但是,是新建的,在別墅的前面,是一個巨大的山腳湖,雖然是晚上,可依然能夠想象的出來,這里,一定很美。

    而住在這里的人,也絕對是身份到了一定的級別才能有資格。

    "到了!"

    破軍首先下車。

    我們一行人相繼從車內走出。

    破軍直接帶著我們走到那棟古樸的房子門口,不一會兒,就有人打開了房門。

    我們快步的走了進去。

    房子很大,長廊,花園,應有盡有,穿過兩條長廊,經過一個小花園,我們在一處小花廳里面停了下來。

    花廳設計的很別致,周圍,都是木質結構,木牆上掛滿了一幅幅的畫,王大仙開始打量了起來,不由的嘖嘖嘖。

    我心說,這老小子,是真懂還是假懂啊,反正我是不懂。

    "林敢,你們先在這里等一會,我去請老爺子!"

    說完,他快步的離開。

    我們五個人坐在旁邊的木頭沙發上,前面,是一個大茶幾,大茶幾上,擺放著一個十分罕見的大茶盤,茶盤的上面,有茶壺,有茶杯,除此之外,竟然還雕刻著一條騰雲駕霧的赤龍,那赤龍似乎盤旋于眾山天際之間,十分的震撼,而赤龍身子的各處,是一座座的高山跟一條條的河流,我仔細的一看,那些高山跟河流,竟然就好像中國的地圖一般,

    我有些吃驚。

    就在這個時候,我听見外面有一陣輕微的腳步聲,我趕緊抬起頭,就看見一個老人緩緩的朝著這邊走來,他的身後,跟著破軍,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女人。

    老人方臉虎眼,身材高大,頭發花白,一臉的絡腮胡子,雖然已經年邁,可依然有一股強悍無比的氣勢,他身穿一身白色的唐裝,腳下是一雙黑色的皮鞋,到達我們面前之後,竟然做出了一個江湖上的禮數,很客氣的抱了抱拳。

    "各位,讓你們久等了,葉定坤于心不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