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零一章鼠山任務五

第二百零一章鼠山任務五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葉定坤?

    我確定,我跟王大仙等人,都是第一次听說這個名字。

    見到老人如此的客氣,我們也是站了起來,剛準備客套幾句。老人頓時擺擺手。示意我們坐下之後,自己也落座在我的對面。

    剛一坐下,老人就緊緊的盯著我,然後,緩緩的說了一句,"你,就是林敢?"討向引技。

    我點點頭,"葉先生......"

    "看的起我,就叫我一聲葉老!"葉定坤很豪爽的說了一句。

    "葉老!"

    "嗯!"他點了點頭,"听破軍提到你,我一直都很好奇啊,我在想,到底是個怎樣的人物,才能有如此驚世駭俗的戰斗力。"

    說完這句,葉定坤又看向了王大仙等人。"怎麼?這幾位朋友,不打算給我介紹介紹?"

    我頓時有些不好意思,接著,逐一將王大仙等人給介紹了一番。

    王大仙等人,學著我的樣子,也叫了一聲葉老。

    葉定坤趕緊擺擺手,笑著說道︰"按歲數來說,你們,才是我的長輩,所以,這葉老二字,我是萬萬不敢當啊。"

    我心說。也是,按照王大仙等人的歲數,叫葉定坤一聲小葉,那是絲毫不為過。

    只不過,這稱呼越听越是別扭,就好像我叫林闖太爺爺一樣,知道的人還好,不知道的。指不定就以為我腦子里面哪里出了問題。

    眾人客套了一番,有人用木桶提來了一桶水。

    葉定坤招呼破軍還有那個黑色衣服的女人也坐下,隨即,親自動手,將木桶里面的水放進了熱水壺,然後又熟練的準備著在茶壺里面裝填茶葉,清洗茶杯,做完這一切,這才緩緩的說道︰"林敢,我知道,你們今天來到這里,心中肯定有很多的疑問,現在。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有什麼就問吧。"

    我沒想到葉定坤竟然如此的直接。

    想了想,緩緩說道︰"什麼都能問?"

    "對!"

    葉定坤抬起頭看了我一眼。

    我沒有立馬反問,而是再次在腦海中思索了一番,這才說道︰"葉老,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葉定坤指了指面前的茶盤,說道︰"林敢,你看這個茶盤,是不是很有特色?"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答非所問,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是挺特別的。"

    葉定坤笑了笑,"這茶盤,名為赤龍盤,這茶盤上所雕刻的,乃是咱們大中華的三山五岳,而這兩條,是橫跨我們大中華的黃河與長江,這整個茶盤之上,就是咱們大中華的版圖,神聖,不可侵犯。"

    我不知道這老東西扯這麼多到底想干嘛?

    這個時候,壺中的水已經燒開,葉定坤拿起茶壺,開始泡茶,將第一遍的湯壺水倒出之後,那些水沿著赤龍盤上那些彎彎曲曲的曲線,開始流動了起來。

    葉定坤再次說道︰"每一次喝茶,我都仿佛讓自己的心靈再次洗滌一遍,林敢,咱們,是龍的傳人,是中華人,你明白嗎?"

    我點點頭,其實,我也不想點頭,這些大道理,說的難听點,我還沒有達到這種境界。

    葉定坤泡好了茶水,給我們斟好,然後,親自一杯一杯的遞給了我們,"嘗嘗看我的手藝,山中清泉水,山上五葉茶,泡的不好,千萬被見笑。"

    對于茶,我根本品不出什麼,但是,這葉定坤泡的茶,喝起來的確有一股清新淡雅的味道。

    過了一會,王大仙來了一句,"好茶,好茶啊!"

    葉定坤笑了起來,"王兄謬贊了,這不是我泡的好,而是山好水好茶好,才更孕育出這種最最自然的味道,今天不方便,下次有機會,我親自用青竹燒茶,我相信,那種味道,會更加的讓人回味無窮。"

    說完,葉定坤盯著我,"林敢,我要回答你的問題了,你听好了,我們是一個集體,也可以叫著一個組織,我們的名字叫著,八門!"

    "八門?"

    我盯著葉定坤。

    葉定坤點點頭,"這個組織的存在已經有幾百上千年年的歷史,八門,通俗的來說,是各朝各代各種三教九流門派的綜合,八門,分為玄門,蠱門,盜門,殺門,鳳門,千門,幻門,機關門,這些,可都是我們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王兄,你是玄門中人,唐兄跟燕雀兄,確切的來說,你們可以劃分到殺門一類,而林兄,你,則屬于機關門,咱們泱泱中華,五千年的文明史,留下了太多讓人驚世駭俗驚心動魄的東西,而八門,就是歷史最為真實的寫照,只不過,發展到現在,八門日漸凋零,願意為國為民的人,也越來越少了,作為現在的門主,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我以前听過這個組織!"王大仙突然說話了,"說是宋朝時期,為了一致對抗遼國,民間一些奇人異士自發組成的一個神秘組織,他們抗擊遼國,保境安民。"

    葉定坤點點頭,"王兄果然大才,從那個時候開始,八門這個組織就一直存在,最鼎盛的時候,是在明朝,後來一直輾轉反側,到了近現代,已經不僅僅局限于八門中人了,而事實上,現在這種劃分的方式早已經廢除,只不過,八門組建之初的宗旨始終沒有變,那就是為國為民,赤膽忠心!"

    "沒想到我王海林有生之年還能親眼所見這個傳說中的組織,實在是三生有幸!"

    王大仙感嘆的說了一句。

    這老東西,還什麼有生之年,我估計他一直都死不了了。

    葉定坤繼續說道︰"這麼多年,我們一直都是隱秘的存在,但是,只要國家遇到危難之時,我們一定會挺身而出,竭盡所能。"

    "葉老,那天罰組織又是什麼?"

    我再次的問道。

    葉定坤搖搖頭,"對于天罰,我們知道的也不是太多,我們只知道,他們是日本國的一個神秘組織,手底下能人異士很多,主要就是為了對付我們應孕而生的,他們很神秘,做的事情,也大多都是國家機密,一般情況之下,根本查探不到。"

    "那麼,這一次的天罰任務,又是什麼?"

    我盯著葉定坤,我相信,他們既然叫我們來有所行動,就一定知道。

    葉定坤給我們再次倒了一杯茶,這才緩緩的說道︰"這一次的天罰任務,叫著龍脈密卷,清朝康熙年間,康熙大帝召集了一批玄門高人,找遍中華萬里河山,終于尋訪到了龍脈復地,于是,康熙大帝將大量的奇珍異寶藏于那里,並且叫人繪制了一副地圖,這幅地圖,就叫著龍脈密卷,龍脈密卷一直被清朝八旗視為大清根基,無奈清朝毀滅之後,這幅地圖一直都流落民間,民國時期,又落入袁世凱手中,袁世凱生怕別人知曉,就將其藏入一座秘密的監獄之中,這座監獄,叫著鼠山監獄。"

    "鼠山監獄?"

    我沒想到這一次的天罰任務竟然牽扯到了這麼多的東西。

    "沒錯,鼠山監獄,那是民間年間一座建立在大山之中的監獄,里面關押的,都是惡貫滿盈凶神惡煞之徒,當時,這座監獄有鐵壁之稱,所以,袁世凱才放心將龍脈密卷藏于在那,只不過,後來鼠山發生大山崩,將整座監獄都給埋葬在了地下,里面的人,沒有一個能夠逃出來。"

    我吃了一驚,趕緊說道︰"那既然都埋葬在地下了,還找什麼?"

    "古墓都能有人進去,更何況還是一座監獄,只不過,當年鼠山監獄十分的神秘,甚至可以說詭異,因為很少有人知道它在哪,而留下來的歷史資料,也都根本沒有提到,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找了很多人,才知道了他的確切位置,至于天罰組織是怎麼知道的,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葉定坤皺著眉頭。

    "所以,這一次天罰組織的任務,就是進入鼠山,找到那座已經埋葬在地下的監獄,然後,從里面找到龍脈密卷?"

    我問了一句。

    葉定坤點點頭,"沒錯,鼠山監獄里面,危機重重,機關也很多,現在,加上又埋入地下,里面到底有什麼,沒人能夠知道,而龍脈密卷到底在哪,也無從得知,但是,不管怎樣,我們這一次,一定要搶在天罰組織的前面,拿到龍脈密卷,一旦讓他們拿到,泱泱中華的大寶藏,很可能就會落入他們的手中!"

    "正因為這樣,你才找上了我們?"

    我盯著葉定坤。

    "沒錯,據我們了解到的情況,天罰組織這一次的領頭人,就是野田尚雄,而除了他之外,天罰組織,還有不少高手一同隨行,當然,現在還多了一個你,雖然他不是你,但是我知道,他的實力跟你不相上下,對吧?"

    葉定坤臉色有一絲不安。

    的確,那個分身,有著跟我完全一模一樣的實力,加上天罰組織的其他人,還有一個不死之身的野田尚雄,這一趟鼠山之行,可以說,我們完全落了下風。

    我的心,再次的不安了起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