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零二章鼠山任務六

第二百零二章鼠山任務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敢,既然我想邀請你加入這一次的行動,那麼,我就會有什麼說什麼,我不會對你有所隱瞞。我承認。咱們這一次要面對的,的確很不簡單!"

    葉定坤盯著我,真誠的說了一句。

    我點了點頭,"葉老,我懂!"

    "那你的意思......"

    雖然我已經答應了破軍,但是,這個時候,葉定坤還是希望得到我肯定的答案。

    我思索了一番,看著他,"你確定天罰組織也已經找到了鼠山?"

    葉定坤點點頭,"這是當然,而且,他們手中掌握的資料肯定比我們更多,所以,在一定的條件下。我們很有可能是跟在他們的後面進入鼠山監獄,從而奪取龍脈密卷。"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提前行動的原因?"

    我再次問了一句。

    葉定坤嗯了一聲,"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他們本來是一個星期之後開始行動的,而現在,提前到了三天,我不知道這到底是因為原因,不過,他們這樣做,一定有他們的理由。"

    二十年都能等,偏偏這三天就等不了,我的心。不由的再次忐忑了起來。

    只不過,一想到周雅,我還是片刻的冷靜了下來,野田尚雄估計還在提防我,所以,破軍說的沒錯,這一次他們行動,一定會帶上周雅。如果說鼠山之行危機重重,那麼,為了周雅,我就更加要去,我相信,如果我這一次不去,我恐怕就再也見不到周雅了。

    我猶豫了一會,最後,我看著葉定坤,"葉老,這一次鼠山之行,我去!"

    葉定坤一下子就高興了起來,不過。隨即他就問道︰"林敢,能告訴我你答應去的理由嗎?"

    我笑了笑,"葉老,我說出來,或許你就要失望了,我可不是想為國為民精忠報國,只是我的朋友在他們手上,我想去救她,就這麼簡單。"

    我本來以為葉定坤會狠狠的鄙視我一番,那知道听完這個,他頓時就哈哈大笑,"好好好,年輕有為,率直任性,有什麼說什麼,我就喜歡這樣的年輕人,更何況,吳三桂當年還沖冠一怒為紅顏呢,咱們畢竟也都是俗人,大境界這種東西,可不是說達到就能達到的,相比起那些虛偽之詞,我反而更喜歡听你說的這些肺腑之言。"

    我頓時有些不好意思,我真懷疑葉定坤是不是生怕我變卦而故意這樣敷衍我的。

    "破軍!"

    葉定坤說完,叫了一聲破軍。

    破軍轉過身,從後面的一個櫃子里取出了一個檔案袋交給我,"林敢,這是這一次鼠山之行的相關資料,你回去好好看看,至于進山的裝備問題,你們不需要擔心,我全部來搞定,哦,對了,你們喜歡什麼武器?"

    破軍看著我們。

    我思索了一番,"給我兩把好的匕首。"

    燕雀跟我的武器一樣,林闖呢,則需要一大袋子精心打磨好的鋼釘,唐傲嘛,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想了想,干脆讓破軍自行安排。

    當大家將眼光放到王大仙身上的時候。

    王大仙頓時就嚇了一跳。

    用他的話說,老朽一大把年紀了,那種地方,還是不去為妙。

    只不過,這老東西又死要面子,在這種情況之下,他那能服輸,想了想,猛的一咬牙,"破軍,給老朽弄一把沙漠之鷹!"討向宏號。

    這老東西,竟然還懂這玩意。

    破軍當即就說道︰"老王,沙漠之鷹這種槍,後挫力很強的,你駕馭的了嗎?"

    王大仙的臉色頓時有些不自然,破軍當即說道︰"老王,要不我給你弄一把輕便的手槍吧,你說呢?"

    "也行也行!"

    王大仙假裝很輕松的說道。

    喝完了葉定坤的第三杯茶,我起身告辭。

    葉定坤親自將我送到門口,上車的時候,他很鄭重的看著我,"林敢,我替全天下的百姓,謝謝你!"

    我當即笑著說道︰"葉老,還是等我們成功回來再說吧,哦,對了,鼠山之行,我還希望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說!"

    "龍脈密卷固然很重要,但是,我朋友的性命也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們的人這一次也要注意她的安全,如果讓我知道你們的人只顧著龍脈密卷而絲毫不顧我朋友的話,那麼,我也會立馬撕毀我們之間的合作信任關系。"

    我一字一句的說道。

    "這是自然,生命,比什麼都重要,破軍,請你牢記這一點。"

    "知道了,老爺子!"

    破軍認真的說道。

    "好了,送林敢回去吧。"

    我關上了車門,破軍依舊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我們一路回到了玄門正宗,下車的時候,破軍讓我這三天好好的準備一下,到時候,他會直接來找我。

    我點點頭,剛要進去,突然我又轉過頭,"破軍,有周雅的消息,第一時間告訴我。"

    "知道了!"

    破軍對我做了一個ok的手勢,快速的上了驍龍越野車。

    等到他們離開,我才快步的進了玄門正宗,我見王大仙坐在沙發上垂頭喪氣的,就不爽的說道︰"怎麼了?後悔了?死要面子活受罪!"

    王大仙一听,雖然不爽,可還是不敢跟我爭辯,最後,義正詞嚴的說道︰"死就死吧,我王海林一生,就從來沒有拋棄過我的兄弟,這一次,當然也不例外,鼠山之行,咱們生要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

    我說不行就別硬撐,要不然,我跟葉老說一下,說你別去。

    王大仙一下子就動心了,不過,想了想,還是咬牙說道︰"算了,我還是去吧,這鼠山之行,風險萬分,搞不好就要用到我的玄門之術,我可不想在家里擔驚受怕的等著你們,再說了,你們要是出了事,我活著也沒啥意思了。"

    "烏鴉嘴!"

    林闖罵了一句。

    "好了,好了!"我讓大家不要爭吵,的確,王大仙說的有點道理,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感覺王大仙沒什麼作用,反而只會拖後腿,但是,在某些關鍵的時候,偏偏就是他拯救了大家,這一次去鼠山,吉凶未卜,而且,鼠山監獄已經徹底的被埋入地下,那里面到底有什麼,我們完全無從得知,王大仙是沒什麼大本事,可是,他理論知識還是很豐厚的,到時候,或許就能用的著他的時候,而且,有我在他身邊,應該也不會出什麼大事。

    "既然大家都決定了,那麼,我們就好好的研究一下鼠山監獄的資料,也算是有備無患。"

    說完,我將帶來的資料拿了出來。

    看了一遍之後,我發現,鼠山,其實根本不叫鼠山,而叫巴八山,是個很奇怪的名字,後來,因為附近的村民發現山中的老鼠居多,而且體型巨大,這才有了鼠山之說。

    鼠山監獄就位于鼠山的一條最大的山坳之間,民間年間建立,動用了大量的工匠,這些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整個鼠山監獄,機關重重,上三層,下三層,都是當時的消息機關高手所打造,我相信,即便現在它被埋入地底,那些機關也肯定不會失效。

    葉定坤那邊還提供了鼠山監獄很早年間的一張黑白照片,還有一張內部結構的假想圖,我粗略的看了一眼,頓時就有些頭皮發麻,這間監獄非常大,房間非常多,至于龍脈密卷會放在哪?鬼知道!

    除此之外,我沒有多余的線索。

    我將資料丟在茶幾上。

    說實在的,這一次要不是因為周雅,我絕對不會跟破軍拉上關系,而現在,我完全是沒的選擇。

    三天之後,鼠山監獄,勢在必行,至于等到我們的會是什麼,我現在,連想都不敢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