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零三章鼠山任務七

第二百零三章鼠山任務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雖然只有三天時間,但是,對于我來說,時間完全充足,因為我們根本不需要準備什麼。所有的一切。葉定坤那邊都會安排妥當。

    回到玄門正宗的第二天,我直接去灕江郡找了甦傾城,將所有的事情都說了一遍,听到鼠山監獄的情況,甦傾城整個人都提心吊膽了起來,還說要跟我一起去。

    我當時就拒絕了,讓她好好的養傷,我答應他,一定會回來。

    可是甦傾城死活不同意,最後,經過我的軟磨硬泡,總算是答應了,畢竟,甦傾城跟著我去,我們這些人又多了一個負擔。她不是在幫我,在一定的意義上,反而會拖累我們。

    甦傾城,想通了這一點。

    在灕江郡吃過中飯之後,我又跟藍朵聊了一會。

    等到我將鼠山監獄說完,藍朵頓時就皺起了眉頭,說道︰"我爺爺當年好像去過那個地方。"

    "什麼?"

    我不由的一驚。

    "具體的我不是很清楚,反正,應該是去過,他提到過,在南雲那邊的巴八山,有一座山上的老鼠特別大。特別凶,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是鼠山。"

    藍朵一字一句。

    蠱門藍家,千百年來,都是跟毒物打交道,听到什麼地方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他們才真有可能去。

    听到藍朵這樣一說,我竟然有一種要帶著藍朵的沖動。不過,考慮到藍朵現在只是一個小孩子,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藍朵自己也說了一句,"林敢哥,如果我還是以前的樣子,我肯定會跟你們去,但是現在,我這樣的身軀,去了也會給你們添加麻煩,而且,你剛剛說了,那地方已經被埋入地下,肯定是危機重重。現在,別的地方我幫不了你們,如果那鼠山真像傳言一樣有很多老鼠的話,那些東西,定然是非同尋常。"

    說完,她走向自己的房間,拿出了那個隨身攜帶的小包裹,她從里面取出一小瓶花露水樣的綠色液體,說道︰"這是我們藍家的百蟲水,如果踫到一些琢磨不透的東西,就將百蟲水撒一滴在身上,希望能夠幫到你們。"

    我點點頭,一把接下。

    蠱門藍家的好東西,我肯定是會卻之不恭的。

    藍朵又交代了我一些其他的事情,只不過,還是那句話,鼠山監獄,一切都是未知,會發生,完全想象不到。

    所以,我們談論的,或許根本排不上用場,但是,即便如此,我還是牢牢的記在了心里。

    三天的時間,眨眼就過,出發的早上,破軍早早的就來到了玄門正宗,問我們收拾好了東西沒有。

    我說我們那需要準備什麼東西,一切都沒問題。

    破軍點點頭,示意我們上車,鼠山,位于南雲省,山區眾多,坐飛機過去,還不如自己開車。

    我剛想上車的時候,發現龍門街街口開來了一輛奧迪,我定眼一瞧,是甦傾城來了。

    我趕緊跑了過去。

    甦傾城還是有些依依不舍,跟我說了好一會,最後,只能是淚眼朦朧的沖著我揮揮手。

    當車發動的時候,她大聲的沖著我大喊了一句,"林敢,你一定要活著回來,我等你,一直會等你!"

    我拼命的壓抑住自己心中的傷感,猛的關上了車窗。

    這一次去鼠山,破軍一共準備了兩輛車,是兩輛路虎,之所以不開驍龍越野車,是因為太過扎眼,這要是被天罰組織的人看到,第一時間就能認出是破軍他們。

    兩輛車,我跟破軍王大仙,當日的那個黑衣服女人,還有另外一個人一起。

    另外一輛車上,則是貪狼,林闖,唐傲,燕雀,除此之外,也多了一個不認識的人。

    我問破軍那個黑衣服的女人是誰。

    破軍告訴我,這是八門組織一次很大的行動,所以,殺破狼當然會匯聚在一起,我不由得一愣,原來那個女人,就是他們其中的七殺,我不由的多看了兩眼。

    那女人冷冰冰的,穿著一身干練的美軍野戰服,戴著帽子,十分的英姿颯爽,上車之後,就沒怎麼說話,只是一直鎮定的望著窗外。討向麗才。

    至于我們車上還有另外一輛車上的兩個不認識的人,分別也是八門組織的成員,當然了,能夠參加這一次行動,自然也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們一個叫葉九,一個叫葉七。

    我有些好奇的問怎麼叫這個名字?

    破軍告訴我,八門組織,收了很多的孤兒,被葉老養大,除了他們本身的名字之外,在八門組織里面還有一個數字代號,排名越靠前,戰斗力就越強。

    "哦!"我恍然大悟,又壓低了聲音,"那葉大,葉二,葉三怎麼沒來?"

    破軍眼神一愣,不過,還是湊到我耳邊,說道︰"前五的成員,都不在了,現在,只有一個葉六,留在老爺子的身邊。"

    我頓時感覺不太好意思。

    我們要去的目的地,距離宜城有1000多公路,加上我們進山,我相信要花費很多的時間,王大仙一開始挺忐忑,不過,到了最後,就開始嘀嘀咕咕的打趣了起來,說什麼南雲省那地方,他去過,小姑娘特別多,而且十六歲就嫁人,破軍這人也逗,就跟他這樣扯著,王大仙又拉著七殺姑娘說話,不過那女人也真是的,完全就不搭理,要不然就是偶爾回一句,似乎有著什麼心事。

    我們一開始走的是高速,不過,到了南雲省之後,就要進入烏穆圖市,然後,再由烏穆圖直接到薩巴鎮。

    這一路下來,整整用去了接近二十個小時,我們差不多都累癱了,期間,我跟七殺換著開車,而另外一輛車,則是燕雀跟貪狼,還有葉七換著一起開。

    一路上,非常難走,尤其是從烏穆圖市到薩巴鎮的這條路,完全就不是人走的,好在一路有驚無險,我們總算是到達了薩巴鎮,將車停在薩巴鎮的泥土路面上,已經是凌晨的三點。

    薩巴鎮是一座位于大山之中的小鎮,要是我們早幾年來,估計車都開不進來,但是現在不一樣,最起碼有一條進山的山路,我們下了車,幾乎路都不會走了。

    我問破軍現在去哪?

    破軍讓我別急,帶著我們走了一會,然後,在一處農家樂的門口停了下來,他敲了敲門,過了一會,里面響起了腳步聲,等到門打開,我看見一個五十歲左右左右的男人站在門口,一看到破軍,頓時有些驚喜,"你來了?"

    破軍點點頭,給我介紹,說這是老烈,薩巴鎮最好的獵戶,當然,也是鎮中唯一一家農家樂的主人。

    看來,破軍早已經聯系好了一切,我甚至都相信,他應該早就來過這里踩過點。

    老烈讓出門口,我們從車里面將東西提了出來,農家樂不是酒店,更不是賓館,預備的房間不多,我們一行人最後只要到了四間,還是七殺爽,他娘的整個隊伍里面就她一個婆娘,樂的一個瀟灑自在,我跟燕雀王大仙一間,破軍貪狼還有葉九一間,最後的一間是唐傲林闖跟葉七。

    三個人一間,倒不是太擠。

    說實話,這一路顛簸,實在有些扛不住了,我分好房間就想進去休息,不過,破軍讓我等下睡,說是老烈已經在準備晚餐了,應該是山中的美味。

    我心說,還晚餐,他娘的夜宵差不多。

    破軍怕我睡著,就陪著聊天,我問破軍,"咱們距離巴八山還有多遠?"

    破軍思索了一番,"應該還有三十公里的樣子。"

    "三十公里,都要步行?"

    我有些郁悶。

    破軍點點頭,笑了笑,說要不我背著你?

    我說還是算了,然後,我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說道︰"破軍,咱們來到這薩巴鎮,你說,天罰的人會不會也會來?"

    破軍搖搖頭,"他們是日本人,太過扎眼,我想,他們應該早就制定好了落腳的計劃。"

    我點點頭,的確,天罰這一次偷雞摸狗一般,肯定也害怕我們知道,如果直接就到這薩巴鎮,那豈不是暴露了自己?

    破軍又壓低了聲音,"我問過老烈,最近還沒有看到奇奇怪怪的陌生人,我想,他們應該還沒到。"

    我嗯了一聲,說沒到最好,別到時候耽誤了進山的時間。

    破軍點了點頭,"哎,咱們的資料,沒有他們充分,這一次進鼠山監獄,估計還要靠他們。"

    我們正在院子中說著話,突然,老烈慌慌張張的就跑了過來。

    破軍一把站起,問他怎麼了?

    老烈二話不說,先是跑進了小院的一個柴火間,沒一會,就從里面提出了一把雙管獵槍,他看著破軍,咬了咬牙,"獠來了!"

    獠?獠是什麼玩意?

    我頓時好奇到了極點。

    ps:

    感謝奮斗401201的打賞,感謝青春就如往年的五杯美酒。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