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零五章九死一生

第二百零五章九死一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不敢再有一絲一毫的掉以輕心。

    看來,事情真的發生了什麼變故。

    我緊了緊手中的匕首,將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眼前的這頭畜生身上,院子里面此時也亂成了一團。

    破軍一開始的預料,完全都錯了。

    這幫畜生。表現出了驚人的戰斗力,絕對不是他以前所預料到的。

    我的心急速的狂跳。在沒來鼠山之前,我心中隱隱的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而現在,這種感覺似乎更加的強烈了起來。

    頭狼也用同樣警惕的眼神看著我,狼,本來就是智慧型的動物,而頭狼,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剛才的幾個回合,它已經知道了它眼前的對手很不好惹。

    只不過,作為一個首領,這種情況之下,它是絕對不可能退縮的。

    它身上的白色狼毛緩緩的再次豎了起來,滿嘴的獠牙一個個的暴露在外,它的嘴巴里面發出一陣陣的呼哧呼哧的低吼,我都緊張的滿手是汗。

    就在這個時候。那畜生似乎已經耐心喪失殆盡,猛的一躍,撲了過來,我听見它脊背上的那四根骨頭。在空中發出一陣陣刀鋒劃破空氣的聲音,我死死的盯著,我表現的十分沉著,就在那畜生高高躍起到達我上空的時候,我猛的一個翻身,手中的匕首瞬間劃出。

    這一次,我本來以為會一擊必中,那知道,這畜生的身子在空中竟然靈活的一扭,我的匕首幾乎是擦著它的身體斜了過去,我心中大愣,猛然間死死的扯住了身子,然後再次朝著它的身體追趕過去。

    那頭狼,能夠在空中轉身,一次可以,兩次,完全就違背了物理定律了,所以,我猛然轉身追到它身後的時候,它已經沒有了辦法,我一把扯住了它的狼尾巴,然後用力的一甩。

    那畜生發出一聲慘叫,整個身子在地上猛然翻滾,脊背上的四根骨頭猶如犁田的機器一樣,翻起了一陣陣的泥土。

    它瘋了一樣的站了起來,猛的一抖,然後,再次朝著我逼近。

    這一刻,我真的徹底的將它激怒了。

    不過,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畜生跟人一樣,一旦怒了,就會喪失理智,反應,靈敏度,都會大大的降低。

    到了這個時候,我反而放松了下來,我死死的盯著它,緊緊的拽著匕首。

    那頭狼盯著我,似乎在尋找進攻的機會,我不敢絲毫大意,我听見院子里面也是一陣鬼哭狼吼,听的出來,現在,大家都很緊張,突如其來的變故,是完全沒有想到的。

    那頭狼又盯了我一會,終于,它終于忍耐不住了,這一次,它沒有躍起撲上,而是像一只靈敏的兔子一般,突然朝著我的身子方向沖了過來。

    這畜生,是想利用脊背上的骨頭來直接攻擊我。

    我快速的後退,在它靠近我的一剎那,身子一歪,它瞬間就從我的身邊穿過,只不過,還沒有等到它徹底的抽回身子,我猛然一腳已經是踢向了它的腹部。

    這一下,我踢的又快又狠,那頭狼一聲哀嚎,身體騰空往旁邊的草叢掉了下去,我根本不給它任何一絲一毫的機會,我朝著它的方向,狠狠的將匕首甩了過去。

    又是一陣悶哼,匕首直接打進了它的肚子。討歡鳥血。

    我以為一切應該已經結束了,本能的就放松了警惕,然後,朝著它的方向急速的靠近,就在我即將到達它身邊的時候,這畜生猛然一下彈跳了下來。

    這一下,來的太過突然,我完全沒有防備,整個人一把就被它死死的抓在地上。

    我拽著它的兩只前爪,我听見院子里面傳來了王大仙的聲音,"燕雀,燕雀,林敢不行了,快去幫他。"

    我完全不敢分身,我用力的跟它對抗著,那畜生剛剛中了我一腳,還挨了一刀,現在,已經受了重傷,不過,越是這種情況,它的野性就越發的徹底爆發了出來,現在,我就是它最痛恨的仇人,俗話說的話,死也要拉個墊背的,我相信,狼也是一樣。

    它朝著我瘋狂的撕咬了過來,我腦袋急速的閃躲,不過,只是重復了幾次這樣的動作之後,我瞬間就慢了下來,這畜生一口撕咬在了我的肩膀上,還好這一口下口的位置不是很準,它只是在我的肩膀上用牙齒劃上了一條血槽,可雖然如此,鑽心的疼痛還是一下子讓我渾身一顫,我大吼一聲,身子猛的一彈,我一下子折斷了它的一條前腿,然後,我壓著它的身子,一只手拽著它的另外一條腿,另外一只手,則是死死的按住了它的腦袋,我用力的將它狠狠的朝著地面擠壓了過去。

    那頭狼拼命的掙扎,後腿亂蹬,一下子又劃破了我的褲子,我惡從膽邊生,徹底的也豁出去了,我幾乎是騎在了他的身上,突然一下子送來了它的爪子,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一拳頭砸在了它的腦袋,做這幾個動作的同時,我右腿的膝蓋跟著又是一彎,將它肚子上已經沒入刀柄的匕首再次狠狠的往下壓。

    一連串的攻擊快速的奏效在了這匹頭狼的身上,我發現它劇烈的掙扎著,最後才慢慢的停止了動靜。

    這個時候,我根本不敢放開它,我還是死死的拽著,按住它的爪子跟腦袋,過了一會,我听見院子里面發出了一陣陣的野狼哀鳴,然後,我听見有人大喊了一句,"它們跑了,頭狼肯定死了。"

    我還是不敢放松,大概又過了半分鐘,我听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快步的跑來,燕雀瘋了一樣的跑到我身邊,看了我一眼,這才松了一口氣。

    "死了?"

    我問了他一句,氣喘吁吁。

    燕雀點點頭,我這才慢慢的放松,不過,這個時候我發現,由于將這匹頭狼壓的太狠,我整只手都僵硬了。

    燕雀將我拉了起來,問我怎麼樣?我說沒事,就是劃破了點皮。

    燕雀扶著我,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後院,破軍一看我的傷勢,趕緊讓葉九拿來了醫療箱,給我包扎好了之後,問我要不要緊?

    我說沒事,說完之後,我又看著他,說道︰"破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破軍搖搖頭,"這薩巴鎮是有狼,而且,不是一般的狼,剛才你也看見了,它們會變異,而變異了之後,當地的人就稱呼它們為獠,變異了的狼有著很不一般的戰斗力,速度,身體的強度,都會增加,只不過,今天的事情,的確有些不對勁,按理來說,他們即便是再變異,也絕對不可能跟我們這種人一對一的比拼,但是,你今天也看見了,要不是因為有你,或許我們這些人在這里就會掛了。"

    破軍有些心有余悸。

    感嘆了一番之後,他又將老烈叫了過來,問道︰"老烈,你平時遇到過這種情況嗎?"

    老烈趕緊搖頭,臉都白了,說道︰"別說平時,我一輩子也沒遇到這種情況啊,狼能變成獠,這我們都知道,可能夠變的這樣厲害的,實在不敢讓人相信,要知道是這樣,我還敢一個人拿著槍過來啊?"

    破軍點點頭,自言自語了一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烈說了一句,"我倒是听過一個故事,說三十公里外的巴八山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凡是山上的東西,都跟其他的地方的很不一樣,破軍,你也知道,巴八山,有貓一樣大的老鼠,對吧?"

    破軍點點頭。

    "這股神秘的力量一直在保護著巴八山,而且,每過一百年,有那麼幾天,還是這種神秘力量加劇的時候,也就是說,在這幾天的時間里,山上的東西,攻擊力會成倍的增強,我以前還不信,現在看來,這些都是真的,我想,這幾天,巴八山一定會有大事發生。"

    老烈的話說完,我不由的一驚,然後看向了破軍。

    我緩緩的說道︰"破軍,這會不會就是天罰組織提前行動的原因?"

    破軍不敢確認,但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們,恐怕已經知道了這幾天的變故,但是,他們為什麼還要選擇這個時候進入鼠山監獄呢?難道說,這個變故,今天只是一個開始,再過幾天,鼠山上,還會發生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所以,他們需要提前行動,趕緊拿到龍脈密卷,離開這里?"

    我臉色慘白。

    娘的,這剛開始發生變故的第一天,幾匹狼就差點將我們干掉了,要是再過段時間,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其他不可估量的事情。

    鼠山之行,根本就是他娘的九死一生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