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零六章偏向鼠山行

第二百零六章偏向鼠山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這樣一分析,破軍也是臉色一變。

    的確,一個啟動了二十年的任務,不可能到了執行的時候,反而等不了這麼幾天。而天罰組織提前行動,就足以表明絕對是因為有事情。

    而這件事情。或許真的就有可能跟鼠山有關。

    一想起剛剛的那些變異群狼,我的心里再次的忐忑了起來。

    老烈總算是做好了所謂的晚餐。剛才,我覺得是夜宵,而現在,活生生他娘的就變成早餐了。

    菜肴很豐盛,有野兔,有獐子。還有野雞湯,都是大山之中的野味。討廳肝亡。

    眾人本來就已經餓了,加上剛剛跟群狼一番大戰,現在,更是一個個狼吞虎咽,就連一向冷冰冰的七殺姑娘都有些不顧形象了。

    吃完之後,破軍將大伙召集到了一起,將剛才我跟他的想法說了一遍。然後,征求著大家的意見。

    王大仙第一個就有些心驚膽戰了,這獠,他都已經受不了。要是再進山,豈不是更會嚇出尿來。

    而且,剛才吃飯的時候,老烈又提了一句,說巴八山還有野貓一樣大的老鼠,我想,這鼠山的名字,或許就是這樣成名的吧?

    眾人討論了一番,也沒說出一個所以然。

    最後,破軍說了一句,"山,是肯定要緊,鼠山監獄,咱們肯定是要進去的,這一點,不管發生什麼都無法改變,我現在問大家,就想知道你們有沒有進山時間的確切建議。"

    眾人都默不作聲。

    我緩緩的說道︰"破軍,既然要進,我感覺明天一大早就應該去,你想想,如果天罰組織提前進入鼠山真的是因為鼠山變故關系的話,那麼,拖的越久,就越發的不利,我相信,天罰組織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他們肯定會第一時間進山。"

    破軍點點頭,"那就,那就明天一大早進山,今天,大家好好的休息一下,有沒有問題?"

    所有人都說沒有。

    只有王大仙,默不作聲,這老小子,怕死啊。

    不過,事情都這樣了,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上,破軍示意眾人去休息之後,回到房間,老小子趕緊將我拉到一旁。

    我問他怎麼了?

    王大仙看著我,"林敢,到了那破山之後,你可要寸步不離的守著我,要不然,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我說有那麼嚴重嗎?

    王大仙瞪大了眼楮,"你沒看見那些狼啊,他娘的,都什麼玩意啊,背上還能生出刀一樣的骨頭,這還是山腳,要是進入鼠山里面,鬼知道還有什麼,搞不好,他娘的還有吸血的蝙蝠,到時候,將咱們一干人全部都吸成僵尸。"

    我想想也是,只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破軍等人,為了龍脈密卷,是一定要進入鼠山監獄的,而我,肯定也要去救周雅。

    既然目的一樣,既然都沒的選擇,那就干脆不想了。

    我讓王大仙也別多想,安慰他,說他福大命大之類的。

    燕雀則在旁邊說了一句,"大仙,你活了一百多歲,也夠了,死不死又有什麼關系?"

    王大仙頓時就從床上跳起來,罵燕雀是個混小子。

    折騰了好一會,眾人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這一躺下,我直接就睡到了下午的一點多,後面還是老烈叫我們吃飯我們這才爬了起來。

    中餐同樣的豐盛,可能是為了進山的準備,破軍讓老烈準備的,幾乎都是肉類食物,這類食物,能提供巨大的能量,到時候進山之後,體力是很重要的。

    吃完之後,破軍又給眾人發下了武器跟隨身的包裹,基本上這一次大家都是輕裝上陣,一人一個包,里面裝了幾瓶礦泉水,其他的,都是壓縮餅干,手電筒,藥品之類的,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干牛肉,至于武器,王大仙分到了一把便捷的手槍,一看就是娘們用的,不過王大仙挺喜歡。

    林闖的鋼釘也準備好了,一根根鋒利到了極點,完全都是安全林闖的要求所打造。

    至于唐傲,破軍給了他一把微型沖鋒槍,這種槍,便捷,方便,射擊快,唯一不爽的就是費子彈。

    至于我跟燕雀,則是一人兩把精鋼匕首,在來的車上,破軍就已經給我們了。

    不過,發完武器之後,破軍又說了一句,"出發的時候,還有樣東西要給你們。"

    我問什麼?

    破軍指了指在旁邊扒狼皮的老烈,說道︰"那畜生的骨頭。"

    "什麼?"

    我一下沒听懂。

    破軍走到那條頭狼身邊,老烈見我也過來了,笑了笑,"林敢小兄弟,這四根骨頭,到時候你跟燕雀小兄弟,一人兩根,它們,可絲毫不比匕首差,而且,如果以後遇到狼群,這四根骨頭,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妙用。"

    我頓時一愣,原來這頭狼的骨頭還有這樣的好處。

    當然,我也很清楚,普通的狼肯定是不行,這頭狼,是變異體,此時此刻,它的四根骨頭還是直直的伸出體內,我看的一陣心驚肉跳,我在想,這骨頭,是怎麼從狼身體里面出來的,難道,真的是直接穿透皮肉?

    一想到這個,我就起了一身的冷汗。

    將武器,裝備,還有隨身的東西搞定之後,破軍又讓我們趕緊休息,現在,除了休息,還是休息,養精蓄銳,進入鼠山之後,可就沒這麼好的待遇了。

    大家吃了睡,晚上睡了接著吃,吃完之後,破軍部署了最後一遍行動的計劃,然後,又讓眾人早點休息。

    這個晚上,我不知道是興奮呢,還是激動,或者是忐忑,總之,我感覺自己有點睡不著。

    我開始胡思亂想,我在想著鼠山里面有什麼,進去之後,我能不能找到周雅,迷迷糊糊的,我總算是眯上了眼楮。

    第二天一大早,破軍叫醒了我們,吃完老烈的最後一頓早餐。出門之前,老烈已經將四根頭狼的骨頭削好,並且,前面的位置,還用牛皮給我們包了一層,握在手上,簡直順手到了極點。

    我說了一聲謝謝,老烈卻是擺擺手,說我那匹頭狼,可夠他發一筆的了,不管是狼肉還是狼皮,都堪稱是極品,而且,還有另外的狼骨,那都是寶。

    一听他這樣說,我就釋懷了,當下不再客氣。

    搞定一切,我們開始沿著薩巴鎮往鼠山的方向走,一開始還好,山路雖然窄,但是,還算平坦,加上最近幾天鼠山都沒有下雨,所以,我們的進度還算給力。

    但是,走了四五個小時之後,山路就變的難走了,有些地方,甚至路都沒有,破軍跟葉九走在最前面,一個拿著指南針,一個拿著地圖,用砍刀在前面開路,緩緩的邁進。

    到了中午的時候,我們才前進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眾人都有些累了,找了一個平坦的地方,我們暫時的休息了一下,補充了一些能量。

    王大仙直說有些受不了。

    我說還早著呢,要是你嫌累,就自己回去。

    王大仙一听,說回去,萬一踫到野東西,那他豈不是小白兔遇到大灰狼?

    眾人笑了起來,休息了大概半個小時,眾人繼續往前面趕路,這一路趕下來,直接又是好幾個小時,快到傍晚的時候,我們總算是進入了鼠山的山腹之間,破軍拿出了地圖,我問他到了哪?

    他指了指前面,說不出意外的話,就是在那山坳之間,只不過,現在鼠山監獄已經全部埋到了地下,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線索。

    我說那咱們怎麼進去?

    破軍說不知道,到時候再說。

    我一听,這完全就是在摸著石頭過河啊。

    又往前走了一會,天,幾乎就要黑了,我們正往前走著,燕雀突然咦了一聲,然後快步的跑向了一邊的草叢,我趕緊也跟了過去,就看見燕雀從草叢里面撿起了一個折了幾下的包裝紙,我拿過來一看,上面寫著一些英文,看樣子,好像是壓縮餅干的包裝袋。

    我仔細的端詳了兩眼,破軍湊過來一看,頓時說道︰"這包裝袋,是新的,看來,他們也走了這條路。"

    我頓時一愣,天罰組織的人,對于這次任務十分的重視,挑選的人員當中,肯定也是經驗豐富之人,所以,根本不存在留下包裝紙給我們提供線索的可能。

    那麼,除了這個,就只有一點,壓縮餅干的包裝紙,很可能就是周雅留下的。

    她知道我肯定會來救她,所以,才給我們留下了線索。

    我心中不由的一陣興奮,看來,周雅真的被他們帶來了這里。

    ps:

    下午黑岩出了點問題,已經完美搞定,大家可以繼續閱讀。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