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零八章地底幽宮一

第二百零八章地底幽宮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一發現,讓我整個人都開始不淡定。

    我感覺頭頂的樹枝在輕輕的顫動著,我本能的想抬起頭去看看到底是什麼,這個時候,破軍猛的一拉我的手。然後,在我的手背上快速的敲擊了兩下。

    這是讓我不要輕舉妄動的意思。我頓時將心中的那個念頭打消,我屏住呼吸,連動都不敢動。

    當然,除此之外,我還迅速的保持著警惕,這個時候,每一秒都很關鍵,萬一那上面是什麼變態怪物呢?

    這種距離。它要沖下來攻擊我,我完全是避無可避。

    野田尚雄那邊已經快速的警惕了起來,所有人都涌出了帳篷,我看見好幾個手上都端著那種便攜式的微型沖鋒槍。

    我死死的盯著前面,我發現周雅也出來了。那個分身一見她出來,頓時就將她拽到身邊,周雅冷冷的看著他。

    而那個分身,卻有些恬不知恥的笑了笑。

    這個時候,我頭頂樹枝上的那個怪物又開始哭叫了起來,野田尚雄身邊的一個家伙立馬就端起了微沖,然後,朝著我跟破軍所在的方向就準備射擊。

    我當時直接渾身一緊。差點就準備要躲開了,可這個時候,野田尚雄卻是快速的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

    所有人都嚴陣以待,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這種未知的茂密叢林,會發生什麼變故,沒人能夠預料,而且,這里要出去,完全只能靠兩條腿,雖然說野田尚雄這邊肯定也準備了應急的藥品,但是,一旦遭到大規模的攻擊,是沒人能夠生存的。

    所以。能夠不開槍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那當然是最好的選擇。

    畢竟,這里不是人類的地盤,而是野獸跟動物的,遇到陌生的人類進入,它們叫幾句吼幾句,那都在情理當中。

    我剛這樣想著,頭頂上的樹枝突然就是一陣劇烈的顫動,隨即,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我頭頂上的那只怪物突然就朝著野田尚雄等人迅速的飛了過去。

    伴隨著一陣陣嬰兒刺耳哭泣的聲音,那怪物一下子幾乎就到了野田尚雄的跟前。

    我還沒有看清楚那到底是什麼,就看見那個拿著微沖的日本人一聲慘叫,他丟掉了手中的微沖,捂著自己的咽喉,瘋了一樣的在地上翻滾著。

    而幾乎同時,一連串的微型沖鋒槍朝著那只怪物就凶狠的射擊了過去。

    攻擊,是人的本能反應,更何況現在還死了人。

    那怪物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危險存在,在攻擊了那個日本人之後,已經是呼嘯的鑽進了旁邊的樹林子,之後,緩緩的消失不見。

    現場,一下子又安靜了下來。

    野田尚雄臉色慘白,示意眾人不要輕舉妄動,他們圍在了一起,背靠著背,齊刷刷的對準了四周。

    "剛才那是什麼?"

    那分身問了一句。

    野田尚雄沒有作聲,過了一會,說了一句,"不要惹這些未知的東西。"

    說完,示意所有人趕緊進帳篷,熄滅篝火,留幾個人在外面戒備。

    至于那個躺在地上被剛才那怪物擊中的家伙,早已經是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不用看,絕對不是死了。

    野田尚雄的人重新回到了帳篷,不過我很清楚,今天晚上,他們肯定誰都不會睡的安穩。

    我本來還打算看準周雅進入帳篷的位置,然後過去救她,但是,現在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野田尚雄等人處于高度戒備的狀態,我現在出去,肯定會被他們發現,一旦這樣,或許以後都不會有救出周雅的機會。

    我們靜靜的在原地待了一會,直到野田尚雄那邊也安靜了下來,破軍才再次敲了敲我的手臂。

    我們兩個人緩緩的往後退,直到出了野田尚雄等人可能听到的範圍,這才快速的轉身,然後朝著來的方向快速的往前走。

    我們深一腳淺一腳,好在破軍的方向感不錯,加上沿路我們也做了一些記號,走了一個多小時,終于是快接近我們的營地了,這比來這里的時候省去了很多的時間。

    破軍讓我歇一歇,我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為了預防萬一,我又用手電筒將旁邊照了一圈,這個時候,我發現草叢里面有什麼東西在輕輕的顫動,我趕緊踫了一下破軍。

    破軍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我們兩個打著手電筒,緩緩的往旁邊的草叢靠近,這個時候,我看見了,草叢里面,趴著一只奇怪的東西,它有著一對長滿羽毛的大翅膀,而身子卻好像一只剛滿月的小狗的樣子。

    那東西輕輕的起伏著,頭栽在草叢里,根本看不清。

    破軍大著膽子,用樹枝將這東西翻了過來。

    頓時我就嚇了一跳,這東西,竟然長了一張人臉,只不過,那所謂的人臉十分的丑陋,而卻毛發眾多,它好像被我們所驚動,張開嘴巴,尖銳的叫了一聲。

    那聲音,那聲音竟然又像是嬰兒啼哭一般,我不由的愣住了,它依舊張開大嘴,滿嘴刀鋸一般的牙齒,觸目驚心。

    這個時候,我又發現,它的身子,竟然有兩個血洞,此時,正往外面流著鮮血呢。

    "這不會是剛才那怪物吧?"

    我忍不住就說了一句。

    破軍點點頭,"應該是,這東西,叫著夜嬰,晚上出沒,吸食動物的精血為生,剛才,它肯定被微沖給掃中了。"

    我不由的再次打量了兩眼。

    破軍再次說道︰"它應該已經不行了。"

    果然,或許是看到我們兩個是人類,那東西,叫的更加的淒然,只不過,聲音一次比一次小,最後,完全就沒有了動靜。

    破軍用木棍又撥弄了幾下,皺著眉頭。

    我問破軍怎麼了?

    破軍沒說話,不過,我隱隱的感覺,破軍,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過了好一會,破軍才說道︰"走吧,我相信野田尚雄他們明天肯定會進入鼠山監獄,畢竟,這鼠山的變故已經越來越多了。"

    我不由的一驚,難道這夜嬰也開始變異?以前沒有這樣強的變態力量?

    我不敢多問,跟在破軍的後面,快速的往我們的營地奔行。

    這個時候,我胡思亂想的,我突然想起了剛才在野田尚雄他們營地听到的那個分身的話,他問野田尚雄,林敢真的會來?

    難道野田尚雄也知道我會來鼠山?

    這不對勁啊?野田尚雄根本不知道我跟破軍的合作關系,所以,按照他的思維,我是不知道他的行蹤的。

    既然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來鼠山?這完全說不通嘛。

    除非他已經知道我跟破軍的合作關系,知道我一定會跟著破軍來鼠山救周雅,不過話說回來,他是怎麼知道的?

    另外,其實到現在,我腦海中還有一個巨大的疑問,當初在紅海超市,野田尚雄派出的那幫鬼刀流死士綁架挾持周雅,可以理解為他們是用周雅來威脅我,從而救走那個分身,那麼,救走了分身之後,他們開始執行天罰任務來到這鼠山找尋龍脈密卷,他們為什麼要帶周雅來?

    周雅明顯已經不是他們的人,帶著周雅,豈不是更麻煩?

    如果他們想用周雅威脅我,完全可以將周雅放在一個秘密的地方關押著嘛。

    所有的一切,都很不對勁。

    我隱隱的感覺,野田尚雄,似乎早就知道我會來鼠山,只不過,這樣一來,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不會是......不會是八門組織里面,有他們的人吧?

    我的心猛的一驚,我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嚇了一跳,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這一次的小隊里面,或許就有對方的叛徒。系廣名亡。

    會是誰?

    貪狼?七殺?葉九,或者是葉七?

    還是說,是破軍?

    我突然盯著前面破軍的背影,停住了腳步。

    破軍一直在前面走,過了一會,應該是沒有听到我跟過來的聲音,他猛的回頭,看了我一眼,用手電筒晃了晃,"怎麼了?林敢?"

    我死死的盯著他,這一次,我渾身的冷汗猛的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我突然想起了什麼。

    自從周雅被綁走,我幾乎都沒有想過她會跟著野田尚雄一起來到這鼠山,而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破軍牽引著我的思維這樣去想的。

    因為,他在玄門正宗讓我答應來鼠山的那個晚上,明明給我們說了兩個理由,第一個,就是說他知道周雅一定會跟著野田尚雄以及天罰組織的成員來到鼠山。

    他怎麼知道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