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零九章地底幽宮二

第二百零九章地底幽宮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開始,我根本沒有去想這個問題,畢竟,周雅落在野田尚雄的手里,我慣性使然的就認為他們在一起。

    加上破軍的思維引導。我完全就將這一切看成是順理成章。

    但是,現在想想。這根本就是一個巨大的破綻。

    周雅被野田尚雄挾持,野田尚雄根本沒必要將她帶到鼠山來啊,他如果將周雅帶到鼠山,唯一的目的,或許就是用來牽制我。

    這樣一來,豈不是野田尚雄早就知道我會來鼠山?

    這條日本老狗,是怎麼知道我一定會來的?

    還有,破軍。又是怎麼知道周雅一定會被挾持著一起來鼠山?

    這兩個問題,完全就想不通。

    我的腦子,開始有些混亂了起來,一直以來,我都是很相信破軍的。但是現在,我感覺我開始在懷疑他了。

    只不過,如果說破軍其實就是跟野田尚雄一起合作的,而我會來鼠山是他告訴野田尚雄的,那豈不是又自相矛盾?

    破軍讓我來,又告訴野田尚雄?我想想就感覺好笑。

    總之,所有的一切,就跟迷霧一般在我的腦海中盤旋。但是,還是那句話,我總感覺破軍有什麼事情還沒有告訴我,他在隱瞞我什麼?

    "林敢,林敢......"

    我正胡思亂想,破軍又叫了我兩句,然後,快步的走到我身邊,說道︰"怎麼了?"

    我不想讓破軍看出我的心思,假裝輕聲的說道︰"我剛剛好像听見旁邊有什麼動靜!"

    "動靜?"

    破軍趕緊轉過頭,到處的張望了一下。

    "可能是我听錯了吧!"

    我再次說了一句。

    破軍搖搖頭,"也不一定,總之,咱們一切都要小心。這鼠山,似乎已經越來越沒辦法掌控了。"

    我點點頭,跟在他的身後,半個多小時之後,我們到達了營地。

    眾人都沒有睡,見我們回來,這才松了一口氣。

    燕雀問我打探到了什麼沒有?

    我說已經發現了野田尚雄,他們一共也來了十多個人,不過,已經死了一個,說完,我將那夜嬰的事情跟他們說了一遍。

    這話一說完,王大仙臉色又是慘白一片,說這破山還有多少詭異的東西啊,不是他娘的咬人的就是吸血的,鬼知道還能不能活著出去。

    破軍讓我們別多想了,趕緊休息,天亮之前就要出發,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趕到那條山坳,追蹤野田尚雄等人。

    我們點點頭,進入帳篷之前,我假裝要去方便一下,就故意讓燕雀陪我一起去,蹲在草叢,我壓低了聲音,告訴燕雀,說我懷疑這個小團隊里面,有叛徒。

    燕雀一驚,問我怎麼回事。系廣引扛。

    我將自己在路上的疑惑說了一遍。

    燕雀也是皺著眉頭,說道︰"你分析的沒錯,破軍,他是怎麼知道野田尚雄一定會帶著周雅來的,這完全說不通,只不過,他如果是叛徒,又何必要組織這一次的探險?他完全可以自己跟野田尚雄去嘛。"

    我點點頭,燕雀分析的不錯,但是,我還是感覺破軍有些可疑,或許,我們還沒有找到事情的關鍵點。

    我讓燕雀也提高一點警惕,不管怎樣,咱們防人之心不可無。

    燕雀一把就答應了下來,說要是讓他知道破軍等人有人在玩把戲,就讓他們好好的嘗嘗獠骨匕首的滋味,他還沒試過呢。

    我笑了笑,說肯定有機會。

    折騰了一個晚上,我真的有些累了,鑽進帳篷之後,不一會兒就睡覺了。

    天剛剛蒙蒙亮,我就被破軍叫醒,眾人沒有絲毫的耽擱,整理好了東西,背上背包,繼續出發。

    這一路,由于我跟破軍晚上已經打探好了,所以,走起來十分的快捷,王大仙還問我那夜嬰的尸體在哪,我說就在路上,只不過,我們回去的時候,完全就沒有發現,我在想,會不會被什麼野獸給拖著吃了?

    接近一個半小時,我們到達了昨天晚上野田尚雄等人的落腳點,只不過,這個時候,他們早已經離開,而他們停留的地方,也打掃的十分干淨,就連篝火的痕跡都很少,看的出來,野田尚雄這一次帶著的天罰組織成員一個個都十分的有經驗。

    不過,這個時候,我又開始狐疑了起來,野田上次收拾的這麼干淨,看上去,是在防備我們這些人啊。

    難道說,叛徒內奸之類的事情,只是我自己瞎想的?

    此時,已經到了早上的八點,還很早,不過,整個叢林里面依舊很是悶熱,眾人適當的休息了一番。

    破軍跟葉九再次拿出指南針跟地圖,兩人研究了一番之後,直接指向東方的那條山坳,說道︰"那里就是監獄的舊址,我想,野田尚雄等人肯定已經過去了。"

    眾人又休息了一會,破軍站起來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再次出發,這一次,我們走的很小心,一路直上,完全就是在找尋野田尚雄等人的行動痕跡,我發現葉九對于叢林跟蹤的技術比破軍要好的多,輕微的折草,地面的腳印,甚至于露水的不規則滑落,他都能夠分析的一清二楚。

    中午的時候,我們終于到達了那條山坳,到了下面,整個人一下子就涼爽了起來,我抬起頭,看著兩邊的高山,想象著當年鼠山監獄坐落在這里時候的壯觀景象。

    不過,現在是什麼都看不到了。

    破軍又研究了一下地形,最後讓眾人在這里補充一下食物,吃完之後,他打開了地圖,叫我們所有人都圍在一起,這才說道︰"根據葉九剛才分析過的,野田尚雄等人是往東南方向而去,而那個地方,根據監獄的舊址顯示,應該是位于監獄三樓的通風窗。"

    "通風窗?"

    我看著破軍。

    破軍點點頭,"當年,鼠山監獄完全被掩埋,但是,由于通風窗的比較高,所以,還有一部分其實是在地面之上,而要進入監獄,可以說,那里是唯一的一個入口,不過,過了這麼多年,泥土,雜草藤蔓什麼的,早已經將那里覆蓋,所以,要找到也不是那麼容易。"

    "等等!"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破軍,你說鼠山監獄整個都被埋葬在了地下,那麼,有沒有可能它現在已經垮了,或者踏了,里面已經跟整座山融合到了一起?"

    破軍搖搖頭,"不可能,根本我們得到的資料,鼠山監獄當年的建造,主要以花崗岩石頭為主,堅固異常,加上又用瀝青澆灌,絕對不可能垮塌的可能,它現在,只不過是以另外一種形式矗立在地底之中,而且,當年監獄里面修建了通風口,也修建了良好的排水系統,現在,排水系統里面肯定已經干涸,就間接的成為了第二個通風口,所以,現在的鼠山監獄,不但能進去,里面,肯定也有空氣,不存在窒息的可能。"

    我看著破軍,感覺有些奇怪,這些在他給我的資料里面,都沒有詳細的說過,而他卻知道。

    這到底是為什麼?

    他又想隱瞞我什麼?還是說不想讓我知道太多關于鼠山監獄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反正,我現在看誰都不好。

    除了我們自己的五個人之外,我感覺貪狼這家伙,也是古里古怪的,至于那個七殺姑娘,半天不說話,鬼知道心里在想什麼,還有葉九跟葉七,也完全保持著沉默,總的來說,似乎誰都有嫌疑。

    我們的這個小隊,看上去好像挺團結,可在我看來,好像真的有很多秘密被大家隱藏在肚子當中。

    "好了,大家再次準備一下,我們準備去找通風口,哦,對了,進入通風口之前,將不必要的東西都丟在外面,帶著武器還有食物跟水就行,另外,大家進去之後,一定要注意安全。"

    破軍說完,第一個往前走。

    我跟在他的身後,出發的時候,我又跟燕雀使了一個眼色,鼠山監獄里面,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我們只是看過一張簡陋的早年結構圖,萬一到了里面踫到什麼麻煩,那就真不好說了。

    這條山坳的路比我們想象的要難走的多,一路上雜草比我們兩個人都高,而且,遮天蔽日,在這種路上,別說走的快,能走動就已經不錯了。

    我們一整個下午都在這里折騰,王大仙直接就累的不行了,後來,是死活被我拖著走的。

    快到下午五點鐘的時候,葉九突然讓大家停下,然後往不遠處指了指,我們順著他的手指,就看見一棵大樹的樹枝直接伸向了前面的一處峭壁,而峭壁的旁邊的位置,是一大堆的藤蔓。

    "有人經過了那里,我相信,通風口就在附近!"

    葉九一字一句的說道。

    破軍點了點頭,第一個上了大叔,他沿著大樹的枝干緩緩的往前面走,到達峭壁附近的時候,又仔細的找尋了一番,最後,沖著我們做了一個ok的手勢。

    通風口,找到了!

    ps:

    感謝小丑娃娃打賞的扇子,謝謝!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