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一十章地底幽宮三

第二百一十章地底幽宮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破軍有些欣喜的再次從樹干上爬了下來,然後看著眾人,說道︰"通風口的位置已經被打開,上面的鋼筋鐵窗也被人為的鋸斷,是新的痕跡!"

    "看來。天罰組織的人,一定是從這里進去了。"

    貪狼在旁邊說了一句。然後有些躍躍欲試。

    "嗯!"破軍點了點頭,"大家慢慢的從上面下去。"

    說完,他又拿出了那張鼠山監獄的結構圖,說道︰"通風口的位置,位于以前監獄的第三層樓頂,從樹干上去,穿過通風口,下面就是監獄的第三層。大家要注意,下去的時候,兩邊都有鋼制的把手,通風通道,大概有五米左右的高度。貪狼,你先下去,注意安全。"

    "知道了!"

    貪婪說了一聲,對著我一陣冷笑。

    這個家伙,從來這里開始,就沒跟我說過一句話,或許還是因為我打了他一頓吧,只不過。老子在紅海超市的時候最後還是留了一手的,要不然,他現在怎麼還有機會在這里活蹦亂跳。

    "林敢,我跟在貪狼的身後,你們其他人,跟隨我們一同下來,另外,不需要的裝備,暫時也丟在這里。"

    我點點頭,從背包里面拿出了帳篷之類的東西,將水,食物,還有高壓手電筒放回了包子。

    貪狼很快就上了樹干,然後靈巧的到達了通風口的位置。他將旁邊的藤蔓扯掉了一些,然後,快速的鑽了進去,破軍緊跟其上。

    我慢慢的走到了燕雀的身邊,用手踫了踫他,示意一切要小心。

    不但要注意野田尚雄的人,更要注意破軍的這個小分隊。

    事實上,到了現在,我反而更加的狐疑,以前,破軍說要通過天罰組織的人才能找到進入監獄的入口。

    但是現在,我們不算太困難就找到了,雖然說一路之上都是葉九根據野田尚雄等人的蹤跡找尋到這里。

    但是,我還是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我感覺,這一次鼠山之行,似乎有著一個不可告人的陰謀,而我們,都是這場陰謀的棋子。

    只不過,現在到底誰才是那個在背後搗鬼的人,我還是不清楚。

    貪狼嗎?是,也好像不是。

    破軍的嫌疑最大,但是,一路之上,帶頭找到這里的,的確就是葉九,難道是葉九?

    我感覺,誰都有可能。

    我腦子里面又開始胡思亂想,最後,我還是狠狠的甩了甩腦袋,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不管是不是,我們就已經走到了這里,回去,是不可能的,再說了,周雅估計現在已經進入了鼠山監獄,所以,我必須要進去。

    貪狼跟破軍都進去了,第三個,是葉七,等到葉七進去之後,我讓燕雀第一個帶頭,然後是林闖,唐傲,他們三個人,實力都不俗,同時進去,一旦里面發生了什麼,還是完全能夠應付的。

    等到他們下去之後,就是葉九跟七殺,我跟王大仙在最後面,等到他們都進去了,我才托著王大仙上了樹干。

    王大仙哆哆嗦嗦的,看了一眼下面,說林敢,下面有點高啊。

    我趕緊說道︰"別看下面,往前走。"

    王大仙說道︰"我不敢走啊。"

    接著,就趴著身子在樹干上一寸一寸的挪動,我實在拿他沒辦法,跟在他的身後,隨時預防他會掉下去。

    還好,一切有驚無險,樹干不算太長,等到王大仙到達了通風口的位置,下面的人已經用手電筒在里面接應,我朝著里面喊了一句,"燕雀,大仙馬上下來了,你們接應一下。【愛書屋】"

    說完這一句,我壓低了聲音看著王大仙,說道︰"大仙,進去之後,千萬別離我太遠,我感覺,這一次咱們掉入了別人的陷阱之中。"

    王大仙臉色一變,"你還別說,我也有這種想法,這地方,這麼隱秘,怎麼可能憑著葉九就找來了?"

    "你想說什麼?"

    我問道。

    王大仙皺著眉頭,"我感覺吧,這野田尚雄,好像是故意留下線索讓我們找到通風口的。"

    "你意思是,他希望我們進入鼠山監獄?"

    王大仙點點頭,"有這個可能!"

    我頓時又愣住了,"野田尚雄秘密的來這里,為什麼又要留下線索讓我們找到通風口呢?他難道不怕我進去破壞他的這一次天罰任務?"

    還有,我們昨天找到的那張壓縮餅干的包裝紙,看到的第一眼,我們都認為是周雅留給我們的,可從他們的露營地來看,周雅被看的很緊,這種包裝紙的小伎倆,真的會是周雅做出來的嗎?

    會不會是他們故意留下的線索?

    一路走來,疑點太多,很多人值得懷疑,現在,連野田尚雄都值得推敲了。

    我不知道這幫家伙到底在打著什麼算盤。

    我再次看著王大仙,說道︰"大仙,進去之後,任何人的話都不要相信,除了我們自己人,明白嗎?"

    "你放心吧,我就從來沒相信過他們,這幫人,一個個神神秘秘的,我估計都有心事!而且,我始終覺得,他們這些人來到這里的目的,都不單純,恐怕絕不僅僅是龍脈密卷而已。"

    王大仙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不由的一驚,王大仙這人沒什麼大本事,但是,觀察人還是挺厲害的,看來,我的預感沒錯,這一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根本都不敢往下想了。

    就在這個時候,通風口里面又射來了幾道光束,我將腦袋湊了過去,里面傳來了破軍的聲音,"林敢,你們怎麼還沒下來?"

    "大仙怕,等一下!"

    我轉過頭,看著王大仙,"沒時間了,趕緊下去。"

    王大仙哭喪著臉,"林敢,要不咱們別進去了吧?你看,這里面人生地不熟的,還有陰謀,這進去,咱們凶多吉少啊?"

    我陰冷的一笑,"行啊,那我一個人進去,你在樹干上等我們出來,你別忘記了,這鼠山里面,不但有野貓一樣大的老鼠,還有昨天晚上那種吸人血的夜嬰,你要留下,我沒意見!"

    王大仙一听,什麼話都不說,就往通風口里面鑽。

    我拉著他的手,王大仙一步步的下去,五米多高,折騰了一分多鐘,這老東西總算是平安抵達。

    "好了,林敢,就剩你了。"

    下面,再次傳來了破軍的聲音。

    我抬起頭看了一眼這里的山坳,這個時候,天已經要黑了,山坳里面黑壓壓的,整座鼠山詭異恐怖到了極點。

    我深吸一口氣,鑽進了通風口。

    一進去,里面就有一種十分難聞的味道,有點發霉。

    聞到這一點,我還是挺放心的,畢竟,有霉變,就一定有空氣,所以,破軍說的應該是對的。

    我拽著通風道兩邊的把手,一下子就落在了下面的地面上。

    我看了一眼,下面,也是岩石結構。

    破軍打頭,領著我們下了通風道,然後沿著一個台階就到了下面,走了一會,前面漸漸的寬敞了起來,這個時候,破軍又蹲下了身子,叫眾人圍攏在了一起,打開了那張監獄的結構圖,用手電筒照著,說道︰"我們現在的位置,應該在三樓的觀察廳,也就是平時監獄里面的罪犯放風的時候,用來監視他們的所在,二樓,是辦公區,一樓,則是監獄一層,再往下,就是地下一層牢房,二層,跟三層,以前,這里都關押著罪犯,不出意外的話,咱們要找的地方在這!"

    破軍指了一個地方。

    我湊過去一看。系廣巨號。

    是地下三層的一個地方。

    我問這是哪?破軍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這是我跟老爺子認為的最大可能。天罰的人已經下去了,咱們也下去,大家注意,這間監獄通往下面一共有三個樓梯,所以,千萬要注意安全,另外,監獄當年面臨被埋葬的時候,只有少數一部分工作人員逃離,大部分的罪犯都死在了這里,至于會不會出現一些不可估量的東西,我也不好說,大家吃點東西,準備吧!"

    吃東西,在這里鬼地方,還能吃得下什麼東西?

    說白了,這里他娘的就是一個大墳墓,里面鬼知道有多少尸體。

    不過,體力還是要補充的,我咬著牙吃了幾塊牛肉干,喝了點水,眾人開始慢慢的往下面走。

    三樓,東西不多,但是,一到了二樓,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這里,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牆壁,天花板,都烏漆墨黑,到了二樓的走廊,這里的確應該是以前的辦公區,一間間的房間,一扇扇的門,都安然無恙,仿佛這里就沒有出現過變故,只是被歷史永遠的封閉了一樣。

    我們緩緩的往前面走,找到了第一個樓梯的時候,剛準備過去,卻發現已經被封死,而且,應該是沒出事以前就封死了。

    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破軍,又打開了地圖,查詢了一番,然後,沿著走廊慢慢的往前走。

    王大仙嘀咕了一句,"野田那老狗,應該沒往這邊吧,都看不見腳印啊。"

    我用手電筒掃了一下地面,的確,沒有其他人的腳印,地面,只是一層灰,這個時候,王大仙突然咦了一聲,他用手電筒照向了我們右側的一個房間,我看了一眼上面的號碼牌,好像是以前監獄的資料室。

    王大仙又咦了一聲,我說怎麼了?

    王大仙往那邊走,然後說道︰"大家快看,這地方,好像有人來過啊。"

    我們過去一看,果然,走廊上的灰塵很多,但是,這個房間的門口,卻少了一層,就好像不久之前有人來過,將這里的灰塵給弄掉了,然後,又蒙上了新的灰塵。

    我心里一驚,難道,真有人來過?或者說,我們,還有天罰組織的人,都不是監獄被封閉之後的第一批游客?

    這里,有人來過!我更加的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

    眾人都有些發愣,王大仙卻是突然來了一句,"我說各位,事出蹊蹺必有因啊,要不,咱們進去看看?或許,能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也說不定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