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一十一章誰是內奸?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第二百一十一章誰是內奸?為CHENGPAPA的玉佩加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大仙這話一說,眾人頓時一個個表情怪異。

    說白了,害怕的也有,擔心的也有,當然。好奇的更多,這座監獄可是一直被掩埋在地下的。什麼時候還有人來過?

    不過,看這門口的灰塵,又不像是剛剛天罰組織的人,而是好像幾個月之前或者幾年之前發生的事情。

    這就有趣了。

    王大仙說著話,慢慢的靠近了我,然後,輕輕的在我的身上踫了一下,我明白王大仙的意思。他是真的想進去看看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或許進去了,就能發現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

    要知道,現在,除了我們自己這五個人之外,其他的人。我都感覺不可靠,而且,那種被人算計處于陰謀當中的感覺還越來越強烈。

    所以,王大仙不想放過任何一絲一毫的線索。

    而我,同樣也不想放過。

    我假裝輕松的笑了笑,"各位,既然大仙同志想進去,那咱們就進去瞧瞧。總不會大仙都不怕,咱們怕了吧?"

    "林敢,你......"王大仙瞪了我一眼。

    我繼續笑著說道︰"大仙,到時候里面出來個僵尸,你可不要嚇的屁滾尿流。"系廣畝扛。

    "你小子!"

    王大仙踢了我一腳,"到時候,看誰怕誰!"

    我們兩個繼續的演著戲。

    這個時候,貪狼突然說了一句,"有什麼好看的,咱們現在的目的,是要趕緊找到天罰組織的人,要不然,萬一龍脈密卷被他們奪走了,那該怎麼辦?"

    我盯著貪狼。心中卻在想,這家伙,不想讓我們進去,難道說,里面真有什麼東西?還是說,以前來過這里的人,或許就是貪狼?

    貪狼才是這個小隊伍里面的內奸跟叛徒?

    我正這樣想著,破軍也說了一句,"我看,咱們不能在這里浪費時間,要知道,這一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在他們的前面拿到龍脈密卷,一旦讓他們率先找到,那就前功盡棄了。"

    破軍,竟然也反對進入這個房間。

    我一下子就迷糊了。

    我看了看眾人,說道︰"破軍說的對,只不過,這座監獄的通風口是剛剛被人鋸斷的,所以說,按照推測,應該是沒人到過這里,可現在從這扇門的門口灰塵來看,明顯又有人來過,他們別的房間不去,偏偏去這個房間,是不是有些特別的用意呢?我想,既然咱們來了,天罰的人也不可能在瞬間找到龍脈密卷,而這房間里面有什麼誰都不知道,萬一有龍脈密卷的線索呢?畢竟,龍脈密卷在哪,我們也不是特別的確定,地下三層,也只是我們的猜測,對吧?"

    我這一番話說下來,林闖燕雀唐傲三個人自然是滿口贊成,畢竟,我們都是一伙的。

    而七殺葉九葉七三個人就有些沉默了。

    不過,只是沉默了一會,七殺突然就說了一句,"進去看看也好,反正還有時間。"

    我不由的一愣。

    七殺這個女人,一般情況之下,可是從來不說話的,而現在,她竟然也想進去看看。

    至于葉九跟葉七,沒表示什麼,只是用旁觀者的態度,看著眾人。

    我心里還是有些懷疑破軍,所以,破軍不想進去,我就偏想進去,甚至,我還有一種很期待的感覺。

    我總感覺,這個房間里面,會有一些意外的發現。

    而事實上也是,天罰組織的人已經下去找尋龍脈密卷,現在我相信,龍脈密卷絕對不可能就那樣放在桌子上等著他們去拿,他們,也需要時間,或許還不會特別的容易,既然這樣,那我們這些人在這個房間耽誤了一點點的時間,又有什麼關系?

    我盯著破軍。

    破軍也看著我,就在這個時候,貪狼猛的一把朝著我走了過來,他站在我面前,冷冷的說道︰"林敢,你以為你是誰啊?要知道,這一次的行動總指揮,是我們的人,而不是你!"

    我一陣冷笑,"你以為你又是誰?我說過我一定要听從你們的指揮嗎?別忘記了,是你們的老爺子求我來的,所以,我想干嘛就干嘛,這樣說吧,我剛才呢,還不想進這個房間看看,純屬我就為了嚇嚇大仙,可現在,你不想進去,我就偏要進去。"

    我故意這樣蠻橫的說道,娘的,反正我是一個年輕人,年輕人桀驁不馴,這是天性,我這是本色演出。

    "林敢,你......"

    "我怎麼了?難不成你還想跟我較量一下?"我挑釁的說道。

    貪狼的臉色很難看,他咬著牙,卻不敢再接下我剛才的那句話了。

    他很清楚,跟我打,他是找死。

    "好了!都別吵了!"破軍皺著眉頭,"林敢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既然這樣,那咱們就進去看看,不過,我要提醒一點,鼠山監獄建造的時候,聘請了當時民國年間最有名的機關設計大師,所以,里面的東西,大家最後都別踫,萬一觸發機關,後果不堪設想。"

    我點了點頭。

    眾人頓時站在一旁,我對著燕雀使了個眼色,燕雀咬了咬牙,慢慢的走近了那扇房間的木門,他將手放在上面,先是推了一把,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

    我趕緊湊了過去,我發現,這扇門的門鎖似乎被什麼人打開過,上面有一點點細小的劃痕,不過,現在里面卻像是塞了什麼東西。

    看來,要進去,就只能是破門而入了。

    我示意眾人推開,然後吸了一口氣。

    破軍問我想干嘛?

    我說砸門啊。

    破軍說別亂來,等下弄出動靜,被天罰組織的人听見就不好了。

    我說你放心吧,說完,我將手放在門邊,然後緩緩的張開,在靠近門板的時候,突然一拽拳頭,朝著門板最中間的縫隙就是狠狠的一擊。

    這一下,運用的原理,有點類似李小龍的寸拳,距離短,聲音就小,不過,爆發力卻是剛猛霸道。

    我體內擁有了武侯兵符的實力之後,要做到這一點,的確不是一件難事。

    門,直接被我轟出了一個洞,里面,頓時飄出來了一些灰塵,我趕緊閃開,待到灰塵散盡,我將眼楮湊了過去,房間里面烏漆墨黑的,被手電筒一照,我發現里面擺放著不少的東西,看來,這個房間門牌上寫的沒錯,這里,就是以前鼠山監獄的資料室。

    "沒什麼東西嘛!"

    破軍說了一句。

    "都這樣了,不進去,也太可惜了!"

    林闖說著話,走上前,將手伸了進去,然後,用力的擰動著一下,這門鎖,是最老式的搖頭鎖,在這個年代,當然已經成了古董,但是,在民國年間,還是十分流行的,這鎖,即便鑰匙孔被塞住了,但是,在里面還是能夠打開的。

    隨著林闖的擰動,我們听見了一陣清脆的 擦聲,房門應聲而開,一大片灰塵隨著木門快速的往下落。

    我們趕緊捂住了鼻子跟嘴巴。

    待到灰塵散盡,我打著手電筒第一個走了進去。

    這里,的確是一個資料室,房間的四周都擺滿了架子,架子的上面,有一大堆的牛皮紙袋裝著的文件跟資料。

    或許是因為這里封閉的關系,這些資料,竟然保存的十分完好,完全沒有風華的跡象,在房間的東面牆旁,擺放著一張辦公桌,上面,有一盞台燈,台燈的前面,是一疊文件,還有一支鋼筆。

    看的出來,當時這座監獄發生變故的時候,這里的人,正在上班,或許,還正在看資料,一听到動靜,就快步的往外沖,也東西都來不及收拾。

    門口的灰塵,被走廊上跟其他門口的,都要少,可走進房間之後,卻好像這里真的沒有人來過。

    我又仔細的看了一下,房間里面的灰塵,比外面要少很多,但是,這不能證明就有人來過,畢竟,密封的房間,肯定是要比走廊上的灰塵少的。

    我粗略的打量了一下,開始朝著架子往前面走,架子一共有六排,上面都放滿了文件,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樣的正常。

    "這就是以前鼠山監獄的資料室,有什麼好看的。"

    貪狼不屑的說了一句,有些看我笑話的樣子。

    我沒有理會他,而是仔細的查看,我不想放過任何一個細節,而事實上,在門口的時候,貪狼跟破軍的態度,似乎已經讓我隱隱的感覺到了什麼。

    當然,具體的是什麼東西,我現在完全猜測不了。

    但是,這感覺就是這麼奇怪,或許破軍他說的對,第六感,是人,都有第六感。

    我沿著架子一步步的往前面走,看到的,除了資料,就是灰塵,其他的,就什麼都沒有了。

    "林敢,你要不要將架子上的資料也拿下來查一遍啊,或許,里面有龍脈密卷的線索哦!"貪狼開始調笑了起來,"不過事先說好,要查,你自己查,我可懶得動!"

    貪狼說著話,緩緩的把玩著手中的匕首。

    我皺著眉頭,還是沒有理他,我走過最後一排架子,正當我要放棄心中的疑惑而離開這個房間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在最後一排架子的牆角,擺放著一個大箱子,那箱子,很大很大,估計裝三個人都沒問題。

    我不由的朝著箱子走了過去。

    資料室有箱子,很正常,再正常不過。

    只不過,這一刻,我心中的那種感覺竟然一下子強烈了起來,我在想,箱子里面,到底有什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