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一十三章牢房的白骨

第二百一十三章牢房的白骨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感覺自己真是想多了。

    只不過,自從進入幽冥圖以後,現在,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感覺有可能。畢竟,我見識過太多用常理解釋不了的東西。

    眾人沿著二樓的走廊再次往前面走。由于事先破軍說了這里有機關,眾人都不敢走的太快,借著手電筒的光,我發現二樓的房間太多都很雜亂,很多門也沒關,里面的東西,被弄的亂七八糟,看的出來。發生大變故的時候,這里肯定是亂成了一團。

    "樓梯在這!"

    我正想著,走在前面的燕雀突然說了一句。

    我趕緊將手電筒掃了過去,果然,在我們右側的位置。有一個樓梯,直接通往了一樓,破軍又將監獄的結構圖給拿了出來,對照了一番之後,說道︰"沒錯,就是這里,大家下去,記住。隨時保持警惕跟小心!"

    說完,他依舊在前面打頭,我跟在他的身後,燕雀這一次改走在最後的位置,我知道,燕雀這個時候也很警惕,我在前,他在後,就完全的杜絕了其他人耍手段的可能。

    而在這一個小團體之中,明顯我跟燕雀的戰斗力是最強的。

    到了一樓,這里,是監獄的半個辦公區,其他的地方,就是牢房。破軍又看了一下地圖,這才帶著我們往左側的方向走,一邊走,破軍一邊用手電筒打量著周圍,說道︰"這里,是通往牢房的位置,再往前,不出意外的話,就是通往地下一層的樓梯。"

    我點點頭,沒有作聲,不過,這個時候,我感覺非常的奇怪,一樓的牢房里面,都是空蕩蕩的,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我走上前查看了一番,我發現,牢房的鎖,都被人為的弄壞了,還有好幾個牢房,鐵門上的鋼筋也給弄斷。

    難道說,發生了大變故之後,這里所有的罪犯,都逃走了?

    只不過,這種牢房,能輕易的弄斷嗎?

    我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再說了,這個牢房,也根本不可能逃得了吧?大變故發生,工作人員肯定沒時間處理罪犯,而會第一時間逃走,那麼,留下來的罪犯,就會瞬間被埋葬在地下,他們出來,就必須通過三樓的通風口,只不過,通風口的位置是剛剛才被鋸斷的,也就是說,沒有人從那里出去過。

    所有的一切,完全解釋不通。

    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我右側的一個牢房里面,似乎有什麼東西,我用手電筒掃了一下,距離太遠,我看不太清楚,我有些好奇,就走了過去,我發現,這扇牢房的房門也打開了,里面,到處都是灰,在牆角的位置,竟然斜躺著一具白骨。

    我不由的多看了兩眼。

    "怎麼了?林敢!"

    破軍跟了進來,問了我一句。【愛書屋】

    我說,是一具白骨。

    破軍看了一眼,隨意的說道︰"白骨而已,很正常嘛,這里以前關押著很多的犯人,有死人,有白骨,一點都不奇怪。"

    "不對。"我皺著眉頭,"他不該死在這里。"

    "為什麼?"

    破軍看著我。

    我沒有說話,跟過來的王大仙卻是一字一句的說道︰"作為一個罪犯,我相信最大的願望就是逃離這里,現在,牢房的門打開,他第一個念頭,肯定是趕緊逃出去,所以,即便他死,也不可能死在這里。"

    "有可能他走不了!"破軍回應道。

    "走不了,門都開了,要換作是我,打斷我兩條腿,我都要爬出去,可你看,這個人,骨頭完全正常,不存在殘疾的可能,他為什麼就不走呢?被人打暈了?也不可能啊,打暈了總會醒吧?"

    王大仙嘀嘀咕咕的說道。

    "好了,大家別想那麼多了,趕緊去地下三層,找到天罰組織的人才是正經事。"

    破軍又催促了一句。

    我也感覺不應該在這里耽擱太久的時間,畢竟,一具白骨,沒什麼值得好推敲的。

    我走出牢房,剛準備跟破軍往前面走,就在這個時候,唐傲又是一聲大叫,說這里還有白骨,而且不止一具。

    我趕緊跑了過去,在我們前面的第三個牢房里面,也出現了白骨,白骨的數量,還是四具。

    我趕緊打量了一下這個牢房,這一樓的牢房,應該是屬于比較有身份的人居住的,也就是說,這種牢房關押的犯人不會很多,而絕對不是那種大通鋪的一個牢房關押十多個人的那種。

    這間牢房,一共有四個床位,上面兩個,下面兩個,有點類似學校的床鋪。

    四個床鋪,四個人,都變成了白骨。

    如果說剛才那個牢房里面的一具白骨,有可能是被人殺了而在房間沒有離開,那麼,現在的這間牢房,怎麼也這樣?

    牢房的房門打開,鐵鎖也是壞的,總不可能發生大變故的時候,還有人毀掉鐵鎖進來殺人吧?

    這間鼠山監獄,到底發生過什麼。

    "這里,還有。"

    "這里也有!"

    林闖,葉九等人的聲音一下子就響了起來。

    我趕緊朝著他們的聲音方向跑,果然,一樓的牢房里面,情況基本都一致,牢房鐵鎖被人為打開,牢房里面的罪犯,則全部都變成了白骨。

    我突然想起了資料室的那兩具干尸。

    鼠山監獄的環境,十分的特殊,常年被掩埋在了地下,按理來說,在這種空氣流通不是特別順暢的地方,又不是直接的接觸泥土,那麼,尸體被變成白骨的可能性,其實是很小的。

    即便變成白骨,也不可能全身上下如此的干干淨淨。

    他們身上干淨的,就好像被什麼東西吃過一樣。

    我頓時渾身一個激靈,我想起了老烈說過的話,還有鼠山的傳聞,鼠山,其實是叫巴八山,後來,因為老鼠太多,才有了這樣一個名字。

    會不會,是老鼠吃人呢?

    我全身的冷汗都流了下來。

    娘的,這破山之中,已經發生了好幾起不可思議的事情,能變異的群狼,能咬人的夜嬰,如果說老鼠能吃人,我還真是一點都不懷疑。系雜扔劃。

    只不過,只的會是老鼠嗎?

    我渾身一顫,隨即又感覺是自己多想了,甚至有點想傻了。

    老鼠吃人,先不說有沒有這種可能,即便有,老鼠吃人需要砸爛門鎖,然後進來?這不是可笑嗎?

    這里的牢房,每一間的鎖都被砸爛,都是人為的,所以,應該跟老鼠沒什麼關系,只不過,既然是這樣,這些人,為什麼一個個都變成了白骨,還變的如此的干干淨淨,身上,連一絲一毫的干尸肉屑都看不到?

    這顯然不正常。

    所有人都不說話,事實上,大家都很清楚,這鼠山監獄,或許就發生了一些讓人心驚肉跳的事情。

    只不過,到底是什麼,沒人知道。

    一種無法言語的恐怖飛快的涌上了我的心頭。

    我們繼續往前面走,看到的場景,都是一樣,牢房中的白骨,砸爛的鐵鎖,還有彎曲變形的鐵門,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在告訴我們什麼,但是,我們卻是什麼都猜不透。

    我們將二樓的牢房都差不多逛了一圈,這才沿著最盡頭的樓梯往地下一層的方向走。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關系,一進入地下一層,我就感覺一種莫名的寒冷飛快的往我的身上涌,我提醒眾人,千萬要小心。

    打著手電筒,我跟破軍依舊走在最前面。

    到了地下一層之後,這里的格局完全就變了。

    我掃視了一番,忙讓破軍拿出那種監獄的結構圖,打開之後,我們只是看了一會就徹底的傻眼了。

    這鼠山監獄,上面三層的結構圖,還是有模有樣,標示的很清楚,可是,一到這地下一層,完全就他媽是錯的。

    也就是說,結構圖上畫的,跟我們現在所在的地下一層,完全就不一樣。

    我相信,除了這地下一層之外,其他的兩層,可能也是假的。

    我看著破軍,整個人一下子就懵了,這他媽是怎麼一回事?

    ps:

    今天停了一天電,抱歉,晚上還有更新,大家多擔待!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