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一十四章幽靈迷宮一

第二百一十四章幽靈迷宮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破軍的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

    他抬起頭又看著我,喃喃的說了一句︰"林敢,這是怎麼回事?"

    我頓時就是一愣,娘的,你問我。我他媽還問你呢,這什麼破結構圖。不是你搞來的嗎?現在,你來問我?

    我不知道破軍是嚇傻了,還是故意這樣說,我冷著臉,回了一句,"破軍,這鼠山監獄的結構圖,不是你搞來的嗎?"

    破軍點點頭。"沒錯,不過,三層的都對了,為什麼地下三層都對不上了呢?"

    眾人也都圍了上來,一听說結構圖都是錯的。都嚇了一跳,這鬼地方,烏漆墨黑的,全靠手電筒照著,現在,結構圖都沒用了,那接下來怎麼辦?瞎子點燈啊。

    而且,看見了一樓的那些牢房里面那些詭異的白骨之後。誰都知道這個監獄不同尋常,搞不好,還有一些我們想象不到的東西會出現。

    是什麼,誰都不好說。

    破軍又打著手電筒在旁邊轉了一圈,可事實上,他根本就是白費力氣,我們面前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而結構圖上標示的,則是一大排的牢房,這相差的也太大了,完全不存在看錯的可能。

    "現在怎麼辦?"王大仙看了我一眼。

    我沒有做聲。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破軍示意眾人熄滅一半的手電,這才說道︰"大家先節省一點電量,現在。結構圖已經用不上了,咱們只能一直這樣摸著走,找到去地下二層的路。"

    "那萬一找不到呢?"

    王大仙反問了一句。

    破軍咬了咬牙,"找不到也得找,我想,當年這個設計鼠山監獄的人,肯定留了一手,樓上三層,他故意給出了正確的結構圖,而下面三層,卻是畫了假的,我相信,這樣做,就是為了保護在地下三層的龍脈密卷。"

    破軍的話,還是有點道理的。

    一直用假的,別人一眼就能看穿,不容易上當,而這種亦真亦假的,反而讓人看不透。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局勢就困難的多了,面對這個未知的恐怖監獄,誰都不敢輕易的往前邁出一步。

    "好了!"破軍將那張假圖給收好,這才說道︰"大家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既然到了這,也只能咬走下去,待會,大家一定不要走散,我們慢慢的往前面走,一定要找到通往下一層的樓梯。"

    我想了想,現在,也的確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離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先不說那上面龍脈密卷,單單是周雅,我就不可能不管。

    王大仙又嘀嘀咕咕的,剛才這老東西已經嚇的半死不活,而現在,一听說地圖都沒用了,就更讓他膽戰心驚了。

    我讓王大仙待在我身邊,同時交代了一下林闖跟唐傲,千萬要注意,至于燕雀,這小子的實力不俗,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商定好了之後,眾人不再耽擱,破軍帶頭,我跟在他的後面,眾人沿著前面那條長長的走廊一直往前走著。

    手電筒我們也熄滅了一半,前面我跟破軍照著,後面留下三個人打著手電,然後,緩緩的往前面挪動。

    這條走廊,跟我們在二樓看見的很不一樣,地面上,竟然一絲一毫的灰塵都沒有,我照了一下,全是那種石塊打磨好的地磚,走廊的兩邊,是一間間的牢房,不過,里面什麼東西都沒有,就只有一個個的空的床位。

    我再次好奇了起來,這鼠山監獄的地下三層,到底是做什麼的,有牢房,卻不關人,難道是做著好看?還是說,里面的罪犯都死了?

    我一邊走,一邊觀看著兩邊,我感覺這地下一層比上面還要詭異。

    我正這樣想著,王大仙拉了拉我,然後突然在我耳邊嘀咕了一句,"林敢,咱們走了多久了?"

    我條件反射的就回了一句,"大概十多分鐘吧!"

    說完這一句,我猛地就是一愣,瞬間反應了過來。是啊,這走廊多長啊,我們他娘的都走了十多分鐘了,就算一分鐘只走二十米,也走了二百多米啊,可是,我用手電筒往前面一照,前面,好像還是無邊無際一般,完全看不到頭。

    我頓時就嚇了一跳,我看向旁邊的破軍,說道︰"破軍,有些不對勁啊。"

    破軍點點頭,"是有些不對勁。"

    說完,他用手電筒往後面一照,說了一句,"大家都跟著,千萬別走散了,到時候......林敢!"

    破軍突然一聲大叫。

    我問他怎麼了。

    他還是照著後面,我猛地回頭,往後面一看,娘的,後面那里還有人啊。

    所有人,都他媽不見了。

    在我們的後面,只有那條長長的走廊,前面看不到頭,後面,也看不到頭。

    王大仙一驚,老孫子幾乎就要摟著我了。

    我驚出了一身的的冷汗,我們從一層下了樓梯到了地下一層之後,就一直沿著走廊走,我記得很清楚,我跟破軍在最前面,由于怕死,加上自己的實力差,老小子王大仙就一直緊緊的跟在我後面,幾乎寸步不離,王大仙的後面,是七殺姑娘,林闖,唐傲,還有葉七,後面三個打著手電的,是貪狼,燕雀,還有葉九。【愛書屋】

    而現在,這些人,竟然全部都不見了。

    我看著王大仙,趕緊就問了一句,"大仙,他們人呢?"

    王大仙驚魂未定,"我那知道啊,我一直跟著你,都沒有看後面,我,我......"

    說到後面,他完全就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了。系雜諷亡。

    我趕緊讓自己冷靜了下來,我們一行人,幾乎都靠在一起,怎麼可能後面的人突然就不見了呢?

    我沖著王大仙發問,也完全就是出于本能的反應,而事實上,我自己也沒注意後面,我只是跟破軍一起,照著前面,為大伙開路。

    可現在,後面的人,走著走著,竟然就這樣不見了。

    我拿著手電筒,趕緊往旁邊照,照了半天,還是一個人都沒有,我整個人完全就懵了,我看著破軍,"破軍,他們去哪了?"

    破軍搖搖頭,說他也不知道啊。

    我們一下子就慌了,然後背靠著背,用手電在四周再次照了一圈,但是,旁邊除了牢房,就還是牢房,然後,就只剩下了我們現在走的這條長廊。

    破軍又將手電筒的聚光打散,手電筒的采光範圍頓時就廣了一些,他再次照了一遍,但是,依舊什麼都沒發現。

    "林敢,咱們沒走彎路吧?"

    我趕緊搖頭,"沒有,一定沒有。"

    我很確定這一點。

    我又看著王大仙,王大仙也說沒有,說我們就是這樣一直走一直走。

    的確,我們的確是一直走,可是,人跟在後面,怎麼走著走著就沒了?

    我實在想不通這個問題。

    而且,在我們往前走的過程當中,我根本沒有听到任何的聲音,他們要是被襲擊,我們不可能沒有發現。

    "他們會不會迷路了?"

    我又傻乎乎的問了一句,事實上,一問出來,我自己都感覺傻,迷路,這彎路才有可能迷路啊,我們就這樣一直走,他們就跟在後面,怎麼可能迷路?

    "他們應該是出了什麼事!或者,有什麼東西,襲擊了他們,但是,我們沒有察覺。"

    破軍一字一句。

    我點了點頭,現在,或許就只有這一種解釋了,我們在前面走,後面有東西無聲無息的一個一個襲擊了他們,所以,現在的他們,應該是躺在或者倒在我們來的這條長廊上。

    當然,也有可能被帶走了......

    破軍盯著我,"林敢,你站在這別動,我回去找他們!"

    說完,他一個人就往來的走廊方向走。

    我趕緊說了一句,"要不我也去吧!"

    破軍搖搖頭,"不行,萬一那邊真有東西,咱們豈不是都栽進去了,你就看著我,千萬別動。"

    說完,破軍緩緩的往來的路上走。

    王大仙將我衣服死死的拽著,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不是真有怪物啊。

    我說別廢話了,等著再說。

    我死死的盯著破軍,幾乎眼楮眨都不敢眨,然後,看著他慢慢的往回來的走廊上邁進。

    破軍走的很慢,但時間一長,他離我還是越來越遠,中途,我叫了他一聲,破軍回過頭,對著我應了一句,然後,繼續的往來的路上走。

    我再次死死的盯著,一刻都不敢放松,破軍,越走越遠,我感覺自己的眼楮都有些累了,然後,不知覺的就眨巴了一下。

    可是,等到我睜開眼楮,往破軍的方向一看。

    我再次驚出了一身的冷汗,破軍,竟然也不見了,長長的走廊上,漆黑一片,我以為是破軍用身體擋住了手電筒的光亮,就大喊了一聲,"破軍!"

    不過,走廊那邊,沒有任何的反應,我趕緊將手電筒又照射了過去,但是,前面還是什麼都沒有。

    我看著身旁的王大仙,王大仙也看著我。

    "破軍去哪了?"

    我心驚膽戰的問了一句。

    王大仙搖搖頭,哭喪著臉,"我也沒看清啊,我一直看著,看著,然後眨了一下眼楮,他就不見了。"

    "什麼?"

    我跟王大仙,竟然同時眨了一下眼楮,然後,竟然同時的看見破軍就這樣從我們的面前消失了。

    我一下子感覺毛骨悚然,雖然我相信自己的實力,但是,這種無法描述的恐懼,還是讓我一下子就心驚膽戰了起來。

    "林敢,咱們怎麼辦啊?"

    王大仙,臉色慘白的看著我。

    我心里忐忑到了極點,我不知道如何來形容我此時此刻的心情,不過,思索了一番之後,我猛的一咬牙,"跟著我,跟緊了,咱們回去找他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