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一十五章幽靈迷宮二

第二百一十五章幽靈迷宮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听說我還要回去找他們,王大仙的臉更加的難看了,他看著我,試探的問了一句,"林敢。你不是開玩笑吧?"

    "誰跟你開玩笑了。"我盯著王大仙,"你剛才也看見了。咱們兩個人,可是親眼看見破軍從我們的面前消失的,難道你不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沒錯,那萬一咱們過去找他們,咱們也消失了,那該怎麼辦啊?"王大仙渾身一顫,幾乎都要站立不穩了。

    我咬著牙。"咱們在這,跟消失有什麼分別,跟緊我了。"

    說完,我都懶得跟這個老小子商量,我從腰上拔出了獠骨匕首。我死死的拽在手上,然後,打著手電筒,緩緩的往來的方向靠近。

    走廊上靜悄悄的,我不斷的保持著警惕,我讓王大仙緊緊的跟著我,可這個老小子此時此刻分明就是死死的拽著我的衣角。系東找劃。

    他感覺只有這樣,自己才不會突然的消失。

    事實上。我現在也很忐忑,先不說破軍,就單單說剛才那些人,他們明明跟在我們身後,可無聲無息的就不見了,這換作是誰,都無法相信這一點。

    他們可是活生生的人啊,而且,還不是一般的人,不管遭遇到什麼,他們起碼有喊叫的時間吧?

    可我發誓,我听見沒有听見後面任何一絲一毫的聲音。

    "林敢,咱們走了多遠了?"

    走了一會,王大仙忐忑的問了一句。

    我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說著話,我心里的忐忑再次加深,娘的,我跟王大仙已經往前走出一段距離了,可是,還是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發現,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用手電筒朝著前面走了一下,可是,全面依舊是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

    我又回過頭,往後面照了一下,後面也是一樣。

    我跟王大仙,就好像走在一段永遠走不完的長廊里。

    前後,都沒有目標。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我咬著牙,繼續往前面走,大概又往前走了七八分鐘,我再次感覺不對勁。

    我跟破軍發現眾人消失不見的時間,差不多是在走廊里面走了十多分鐘左右,可是,我跟王大仙從剛才那個地方往回走,也絕對走了十多分鐘,而且,我們的速度還比剛才要快。

    按理來說,按照我們的速度,我們花去的時間來算的話,我們應該會看到通往一樓的樓梯。

    可是,我跟王大仙什麼都沒有看到,我們的面前,還是一片漆黑。

    "林敢,咱們踫到了鬼打牆了吧!這根本走不出去啊!"

    王大仙心驚膽戰的來了一句。

    我被他這樣一說,心里也是不由的一愣,的確,我們好像永遠走不到盡頭。

    我再次將手電照了過去,前面,還是一片漆黑,而兩邊,只有一間間的牢房,這些牢房,跟一樓的一樣,鐵門,鐵鎖,里面有床鋪,干淨到了極點,里面一個人都沒有,確切的來說,是好像根本沒有住過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停住了腳步,我不敢往前面走了。

    王大仙渾身哆嗦,死死的拽著我,問我現在怎麼辦?

    我不敢將自己心中的恐懼表現出來,所以,我一句話都沒說。

    我輕輕的將手電熄滅,王大仙突然一聲尖叫,我問他怎麼了?

    他說我熄滅手電筒干嘛?我說讓我好好想想。

    黑暗,容易讓人思考,可也更讓王大仙渾身顫抖心驚膽戰。

    這老小子,估計已經到了崩潰的邊沿了。

    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了下來,我開始回憶著自己進入鼠山監獄之後發生的事情,我們在峭壁上找到了鼠山監獄的通風口,然後,破軍第一個查探,貪狼第一個進來,隨即眾人魚貫而入,我跟王大仙最後。

    進入之後,我們首先到了鼠山監獄的三樓,然後到了二樓的資料室,發現了兩具砍掉了腦袋跟右手手腕的干尸,隨後,我們又到了一樓發現了白骨,接著,順著一樓的樓梯直接進入到了這條長廊,之後發生的事情,就是我們一直走,然後突然人就不見了。

    所有的一切,我重新的又在腦海中過濾了一遍。

    我突然渾身一怔,我猛的拽緊了王大仙,黑暗之中,王大仙渾身顫抖,他哆哆嗦嗦的問了一句,"怎麼了,林敢!"

    我一字一句的問道︰"大仙,咱們進入這里以後,是不是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腳印?"

    王大仙點點頭,說是啊。

    我記起來了,王大仙在二樓資料室的時候,就提過一句,說這里沒有發現野田尚雄等人的腳印,當時,我的想法是,或許野田上次從三樓下來的時候,跟我們走的不是同一個樓梯,破軍說過的,這里,有三個樓梯通往下一層的樓下,但是,後來我們在二樓轉了一圈,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的痕跡,如果說野田尚雄等人進入了這個監獄,又怎麼可能一絲一毫的腳印都不會留下?

    他們,總不能飛過去吧?

    還是說,他們根本沒有進入過這里?

    這不可能,明明破軍說通風口的鐵窗被人鋸斷,等等,不對,進入通風口的時候,破軍說通風口的鐵窗被人鋸斷,那都是他說的,我們根本就沒有看見,而我從通風口下來的時候,也完全沒有觀察。

    難道說,破軍在騙我們,野田尚雄沒有進入這里?

    只不過,野田尚雄跟天罰組織的人沒有進入這里,破軍又為什麼要帶我們進來?

    他想困死我們?

    這說不通啊,他既然要困死我們,不帶我們進來豈不是更好?這一次,可是他求著我們來的。

    如果不是這個原因,那又是什麼?

    還有,那些消失的人,會不會跟他有關系?

    我跟王大仙,同時死死的盯著他,可同時眨巴了一下眼楮,然後,他也不見了,他會不會是他在搗鬼?

    我疑惑到了極點。

    這一刻,我真的感覺自己掉入了一個巨大的陷阱當中,只不過,可悲的是,誰在害我,又為什麼在害我,我完全一絲一毫的頭緒都沒有。

    "怎麼了,林敢?"

    王大仙又問了我一句。

    我重新按亮了手電筒,說沒事。

    王大仙不作聲,只是看著我,他很清楚,我說沒事,其實事情已經很糟糕了。

    現在,所有人都不見了,就只剩下我跟王大仙,可我們兩個,好像永遠都走不出這里。

    我用手電筒再次往前面照了照,前面,還是一片黑暗。

    我咬了咬牙,"大仙,咱們再走一次。"

    娘的,我就不相信了,一條直線,我們從這里來的,還會回不到原點?這根本說不通嘛。

    王大仙好像也緩和了一些,說走就走吧,試試看。

    我點點頭,加快了腳步,王大仙依舊拽著我的衣角跟在後面,我們一路往前,這一次,我什麼都不顧,我就是快步的往前面走。

    一邊走,我一邊估摸著時間,大概過了十分鐘,我重新的停了下來,可事實證明,我們,還在這條走廊里。

    我有些氣餒了,甚至都有些絕望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王大仙突然指著旁邊的一個牢房,顫抖的說了一句,"林敢,那,那,那是什麼啊?"

    我猛的將手電筒照過去,這一照,我頓時一驚,牢房里面竟然出現了一具白骨。

    我死死的盯著,我感覺有些熟悉,我猛的又將手電照向了牢房鐵鎖的位置,我發現,鐵鎖已經壞了。

    我腦袋嗡的一聲,我趕緊又看了看地下,底下,一層厚厚的灰,地上,滿是雜亂的腳印。

    我整個人就跟瘋了一樣,我快速的往前面走,沒走幾步,我看見了另外一個牢房,那里面,出現了四具白骨。

    而牢房的鐵鎖,跟上一個一樣,被砸壞。鐵門大開。

    我感覺自己的心跳都要跳出胸腔了,我跟王大仙,竟然又回到了監獄的一樓。

    而剛才的白骨牢房,我們一個小時之前,就已經來過......

    我跟王大仙,明明是在地下一層的走廊,那里面的地磚,一點灰塵都沒有。

    可現在,我們怎麼走著走著又到了一樓了?我使勁的揉了揉眼楮,我知道,這不是自己的幻覺,剛剛這兩個白骨的牢房,眾人都曾進來過。

    地上滿是灰塵的雜亂腳印,就能夠證明這一點。

    從地下一層,到一層,是必須要走樓梯才能到達的,可我們,就只是在這條詭異的走廊里面走啊啊,走啊走就到了。

    我渾身都冒起了雞皮疙瘩。

    冷汗,順著我的脊背,洶涌而下,我感覺自己拿著手電筒的手,都開始不知覺的顫抖。

    "林敢,咱們是不是又回來了?"

    王大仙問了一句。

    我點了點頭。

    "林敢,咱們怎麼辦啊?"王大仙,幾乎都要哭出來了。

    我沒有作聲,我再次快步上前,我沿著地上的腳印,大概快速的奔行了五六分鐘,我感覺一切都是那樣的熟悉,這里,就是監獄的一層,我們一行人,剛剛就是從這里通過的。

    一邊想,我一邊往前走,終于,我再次看見了那個通往地下一層的樓梯,我看見,一連串的腳印沿著樓梯往下而去。

    那是我們這些人一個小時之前留下的。

    我站在樓梯的邊沿,用手電筒死死的照著下面。

    王大仙氣喘吁吁的跟在我身後,過了好一會,他忐忑的問了一句,"林敢,你不會還要下去吧?"

    我死死的盯著那些布滿腳印的樓梯,最後,猛的一咬牙,"走,咱們再走一次!"

    娘的,老子真的豁出去了,要死就死吧!

    ps: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