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一十六章不一樣的地下一層

第二百一十六章不一樣的地下一層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听說我還要下去,王大仙徹底的就嚇尿了。

    的確,現在好不容易到了一樓,如果沿著回來的路,回到二樓。回到三樓,再從通風口出去。或許一切就安全了。

    可是下去,鬼知道還會發生什麼。

    只不過,讓我丟下這麼一攤子的人而自己跟王大仙離開,那是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的。

    "林敢,咱們是不是再想想其他的辦法,這下去,萬一咱們又走不出去了,那該怎麼辦啊?"

    王大仙哭喪著臉。

    "再走不出去。咱們就再試,直到咱們累的走不動了死在這里為止!"

    我幾乎就是咬牙切齒了。

    王大仙臉色慘白,過了一會,猛的一咬牙,"好。就听你的,燕雀那臭小子說的對,我王海林也活了一百多年了,夠本了。"

    說完,這老小子竟然比我還快的往下面走。

    大有一番十八年後又是一個處男的豪邁之感。

    我不敢耽擱,跟在王大仙的後面,剛下了樓梯的轉角,那種陰冷無比的感覺又再次的傳了過來。

    王大仙一開始是抱著一股子的勇氣。到了轉角,頓時又怕了,讓我先走,他跟在我的後面。

    我深吸一口氣,一手拿著手電筒,一手拽著獠骨匕首,緩緩的走下了地下一層的樓梯。

    剛走下台階的最後一步,我就听見王大仙說了一句,"林敢,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我頓時一愣,將手電筒往前面一照,這一照,我再次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們現在到達的地方。是鼠山監獄的地下一層,但是,這跟我們剛才來到這里的時候,完全就是兩個不一樣的地方。

    說白了,這個地下一層,被改變了。

    我們的面前,沒有了那條陰暗的詭異長廊,而是一間間排列著的牢房。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是高興呢,還是該忐忑。

    的確,沒有變成以前的死循環,我應該高興,但是,現在的這個地下一層,又會出現什麼,我根本無法預料。

    而且,一層樓都發生了改變,這也太詭異了。

    我用手電筒仔細的照了照,我確定,這根本不是我們剛才來到的地下一層。

    我有些疑惑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了起來,破軍那張監獄結構圖上標示著的地下一層,好像就是我跟王大仙現在看到的。

    這說明什麼?那張結構圖是真的?

    只不過,既然是真的,我們上次來到這里的時候,為什麼又會出現那條詭異的陰暗長廊?

    我完全想不通。

    我用手電看了好幾遍,最後,猛的一咬牙,"大仙,你跟好了,最後扯著我的衣服,咱們,真的要冒險了。"

    王大仙嗯了一聲,突然又讓我等會。

    我問他怎麼了?

    王大仙壓低了聲音,"林敢,我好像明白什麼了。"

    "明白什麼了?"我猛的一驚,關鍵時候,王大仙提供的東西,我還是十分信賴的。系東撲號。

    王大仙猶豫了一番,最後,一字一句的說道︰"林敢,破軍說過,這鼠山監獄當年建造的時候,聘請了當時民國年間最有名的銷器機關師來設計,你說,有沒有可能,這整座監獄,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機關!"

    "說明白點!"

    我有些稀里糊涂了。

    王大仙再次說道︰"也就是說,這座監獄,包括這地下一層,本身就是一個大機關,他能夠隨意的轉換里面的設置,我們一開始跟眾人下來的時候,出現了長廊,而現在,地下一層發生了改變,又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其實,就是一層的機關啟動了。"

    我不由的一愣,整座監獄的一層樓都是機關?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不管多厲害的機關師,他布置的時候,無外乎一定要借用到一樣東西,那就是機簧,而機簧里面,是由彈簧跟一些齒輪構造而成的,推動這些東西,需要巨大的動力,這一座被深埋在地下荒廢了接近一百年的監獄,怎麼可能還有如此的動力存在?

    不過,王大仙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這個世界,存在著任何的可能。

    要不然,又怎麼解釋剛才那條走不出的長廊?

    我思索了一番,最後點了點頭,"大仙,或許真像你說的那樣,不過,我們完全摸不透這里的構造,要找到燕雀等人,還是必須冒險。"

    王大仙嗯了一聲,"對對對,還是要冒險。"

    我咬了咬牙,"拽緊我了。"

    說完,我緩緩的往前面走,破軍的那張監獄結構圖,我沒有全部記住,但是,還是有一些記憶的。

    我記得,地下一層,下了樓梯,然後往右邊一直走,就能夠到達通往地下二層的樓梯。

    我細細的想著,然後緩緩的往前面走。

    我發現,地下一層的構造,竟然有點類似于監獄的一樓,有很多的房間,也有很多的牢房,只是走了一會,我就發現,這些牢房上面的鐵鎖竟然也被敲壞,有幾個鐵門還出現了變形跟毀壞的情況。

    我暗暗的吃驚,一邊保持警惕,一邊緩緩的往前面走,王大仙也是有手電筒的,只不過,這個老東西根本不敢用,他說萬一照到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他肯定要被嚇死,他心髒不好。

    我知道他是胡扯,他有個毛的心髒病。

    大概往前走了五六分鐘,王大仙有些急了,問我看見了通往二樓的樓梯沒有?

    我說還沒看到呢。

    王大仙忐忑的說道︰"不會機關又變了吧?"

    我沒有作聲,可心里,還是隱隱的感覺不安。

    又往前走了一會,我突然听見前面有輕微的響聲,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前面活動一樣,我趕緊加快了腳步,往聲音發出的地方一照。

    我一看見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正趴在一個什麼上面,在輕輕的蠕動著。

    我不知道是什麼,剛想照的再仔細一些,就在這個時候,那東西猛然回頭,我定眼一瞧,這一下,我差點魂飛魄散,那東西,竟然是一個人,確切的來說,又不是人,他滿頭長發,身上破破爛爛骯髒到了極點,臉孔被長發給遮擋,根本看不清他的臉。

    不過,雖然如此,我還是感覺他那張被長發遮擋住的眼楮在死死的盯著我,突然,王大仙一聲大叫,"是人,是我們的人!"

    我再次往前一看,的確,那怪物趴著的東西,分明就是一個人,雖然我不知道是誰,但是,一看他穿著的鞋子,我一眼就認了出來。

    我們這些人進入鼠山,都是破軍統一發下來的裝備,衣服,褲子,還有鞋子,都是質量非常上好的美國貨。

    尤其是那雙鞋子,我懷疑穿一百年都不會壞。

    而此時,那雙鞋子的主人正在地上不斷的顫動著,我心里頓時就是一驚,剛才這個長發的怪物,撲在他的身上,不會是在吸他的血吧?

    我剛這樣想,那長發怪物突然一聲大吼,他撞開了牢房的鐵門,直接朝著我奔了過來。

    我大喊一聲,"大仙躲開!"

    說完,拽緊了獠骨匕首,朝著他就迎了上去。

    我依舊看不清那長發怪物的臉,不過,我確定,他是人,或者說,是人發生尸變或者變異之後的產物。

    畢竟,他有手有腳。

    他的力氣很大,跟我只是接觸了一下,我就感覺有些吃驚,我趕緊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反手拽著獠骨匕首,狠狠的朝著他的身上捅。

    那長發怪物的速度非常快,眨眼之前就突然不見了蹤影。

    這個時候,王大仙突然一聲大叫,"林敢,他在你後面。"

    我猛的回頭,一看,我發現王大仙也按亮了手電筒。

    那長發怪物似乎十分的畏懼燈光,用手擋住眼楮,嘴巴里面發出一陣陣的怪吼,我看準機會,直接沖了過去,手中的獠骨匕首在他的身上狠狠的就捅了兩下。

    一陣惡心的腥臭撲鼻而來。

    王大仙又是一聲大喊,"林敢,他怕光!"

    這個時候,王大仙不提醒我也發現了這一點,我用手電筒往他的眼楮上一照,他本能的又伸出手護住眼楮,我沒有絲毫的客氣,又在他身上插了兩刀,然後,狠狠的一腳將他踹的倒飛了出去。

    這長發怪物似乎預感到不是我的對手,手腳並用,沿著牢房的鐵門鋼筋一陣亂竄,不一會,就沒了蹤影。

    王大仙大叫,"那邊,那邊!"

    我沒有做出任何的動作,我看的出來,這長發怪物對這里十分的熟悉,所以,我趕過去,吃虧的只會是我。

    我走到王大仙身邊,將王大仙扶了起來,說道︰"他已經受傷了,咱們別追,先看看牢房里面到底是誰!"

    我快步的走進了旁邊的那間牢房,我心中忐忑到了極點,我真的很怕我看到的會是一張我熟悉的臉。

    我慢慢的走了過去,用手電一照,心中的一塊石頭,瞬間落地。

    那躺在地上的人,是葉七。

    雖然確定不是自己人,可我還是瞬間沖了過去,我發現,葉七的咽喉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大口子,鮮血,順著外面飛快的往外涌,我用手死死的捂住。

    "你不會有事的,不會的!"我胡亂的說道。

    可鮮血,還是順著我的手指縫飛快的流著。

    葉七已經奄奄一息,他對著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不行了,隨即,他蠕動了幾下嘴巴。

    我趕緊將他的腦袋扶起了一點點,將耳朵湊了過去,我知道,他有話對我說。

    葉七的身子不住的顫抖,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斷斷續續的說道︰"小心內鬼,內鬼是......是......"

    話還沒說完,他腦袋一歪,就再也沒有堅持下去。

    內鬼,果然有內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