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一十七章活死人

第二百一十七章活死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著葉七的尸體,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記得很清楚,當時,他是跟七殺,唐傲還有林闖四個人在中間的。

    而後面打著手電筒的三個人則是燕雀。葉九,還有貪狼。

    葉七。怎麼會出現在牢房?那麼其他人呢?活著,還是死了?另外,他剛才說了內鬼兩個字,那就證明,我猜測的沒錯,我們這個小團隊中間,果然有人居心不良。

    或許,我們第一次下到這個地下一層的時候。就是他計劃的開始。

    不對,應該是我們出發的那天開始,他的陰謀就已經開始啟動了。

    "林敢,他剛剛說什麼啊?"

    王大仙問了我一句。

    我咬著牙,將葉七的尸體放下。緩緩的說道︰"他說,有內鬼!"

    "什麼?"王大仙臉色巨變,"難道我們的猜測是對的?"

    我點了點頭。

    從我們進入這鼠山監獄以來,就一直很不對勁,看來,那個從中搗鬼的人早就已經精心的設計好了這一切。

    只不過,這個人到底會是誰?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我們自己人肯定沒這個懷疑的必要,那麼。除了葉七,破軍,七殺,貪狼,還有葉九這四個人,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

    "林敢,咱們現在怎麼辦啊?"

    王大仙又問了一句。

    我緩緩的站起了身子,喃喃的說道︰"找到其他人,當然,更要找到那個內鬼,我要讓他知道,做內鬼,是要付出代價的。"

    說完,我慢慢的合上了葉七的眼楮。

    我跟王大仙走出牢房。我讓王大仙將手電筒滅了,現在,我們不知道還要到這里轉多久,所以,節省電量是很重要的。

    這里不比外面,根本不可能有白天。

    死了人,王大仙更害怕了,他死死的拽著我,我緩緩的往前面走,王大仙突然問我,"林敢,剛才那東西是什麼啊?怎麼還吸血?"

    我搖搖頭,說不知道,剛才發生的太快,我根本來不及看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不過,我清楚的聞到他的身體有一股惡臭,那味道,我曾經在變成活尸的趙冰身上也聞到過。

    我確定他是人,可又不是人,但是,我不敢將這個想法告訴給王大仙,我怕這個老小子到時候真的嚇的尿褲子。

    我打著手電筒,在牢房旁邊的鐵門上照了照,我找到了那個東西剛才受傷之後留下的鮮血。

    我一步一步的往前,那鮮血一直往前面蔓延,我往前面看了看,黑咕隆咚的,似乎又看不到頭。

    要是以前,我這個時候又會提心吊膽,可現在,我已經不想那麼多了,娘的,前面即便是地獄,我現在也要闖一闖。

    抱著這種念頭,我加快了腳步,可就在這個時候,我听見了一陣的腳步聲。

    王大仙一驚,頓時將我給抱住。

    我不由的又開始緊張了起來,我拉著王大仙,鑽進了旁邊的一個牢房,然後,熄滅了手電。

    過了一會,那聲音越來越響,就好像就不少人往這邊跑過來一樣。

    我的心跳的飛快。

    我不知道接下來面對的會是什麼。

    王大仙已經渾身發抖,我壓低了聲音,讓他待在牢房別動,然後,我拽緊了獠骨匕首,將手指放在手電筒的開關上。

    那些腳步聲越來越沉重,越來越近。

    我一直死死的听著,就在我感覺他們離我已經無限接近的時候,我猛的按亮了手電筒,然後朝著前面就掃射了過去。

    手電筒所到之處,我看見了四五個黑影朝著我奔了過來,還沒等我看清楚,我的鼻子里面就聞到了一種惡心無比的味道。

    這種味道,剛剛那個東西的身上就發出過。

    難道說,這朝著我奔過來的四五個家伙,都他媽是那種玩意?

    我不由的就是一驚,而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到達了我的跟前,然後,朝著我就撲了過來。

    我猛的一閃,手電筒在他們的眼前飛快的一晃。

    他們很怕光,瞬間就不敢靠近了,不過,只是適應了一會,他們又再次凶狠的朝著我逼近,我只能快速的又晃了晃他們的眼楮。

    他們抬起頭,擋住視線,嘴巴里面,發出一陣陣的怪吼。

    我惡從膽邊生,直接拽著獠骨匕首就沖了過去,我一匕首就插進了其中一個家伙的胸口,只不過,這一刀插進去,我完全清楚對他們造成不了任何的傷害,我猛的又是一腳,這家伙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跟其他四個家伙頓時撞倒在了一起。

    我咬著牙,不敢過分的上前,對方數量有五個,而我,只有一個,我不知道他們的身上是不是有尸毒或者其他的玩意,所以,只能是堅守陣地。

    那個倒飛出去的家伙,立馬又站了起來,然後,再次朝著我逼近。

    這一次,他也不敢過分的上前了,而是跟其他四個玩意一起,將我團團的給包圍了起來。

    我一手打著手電,一手拽著匕首,根本騰不出多余的攻擊空間。

    我咬著牙,在他們圍攻而來的一剎那,我也是瞬間而動,他們的速度很快,力道也不小,但是,相比于我來說,還是慢了一些,我手中的獠骨匕首在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插了好幾刀,然後,我朝著最旁邊的一個家伙狠狠的就是一捅。

    這一下,我直接捅進了他的咽喉。

    他舉起雙手,死死的拽著匕首,我完全顧不了其他,我推著他的身子,凶狠的往前跑。

    後面,其他的四個玩意再次玩命的沖了上來,我用力的拔出匕首,惡狠狠的轉過頭,這一刻,我感覺自己凶神惡煞。

    我拽著獠骨匕首,這一次,我沒有再退縮,更沒有讓他們佔盡先機,我用最快的速度沖了過去,我朝著他們的身上再次凶狠的捅著,那些怪物發出一聲聲的慘叫,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突然爆發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力量,這種力量,讓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那些怪物似乎也覺察到了這一點,這一次,並沒有再次朝著我靠近,而是一窩蜂一樣的突然就朝著各個方向狂奔。

    一瞬間,就跑的沒了影。

    我並沒有追趕,事實上,我雖然感覺自己處于一種癲狂的狀態,但是,我還是拼命的讓自己冷靜了下來,這個時候,冷靜,才是最重要的。

    大概過了一兩分鐘,我听見牢房里面的王大仙叫了我一聲,"林敢!"

    我轉過頭,朝著牢房走了進去。

    王大仙看著我,表情有些詭異。系協東圾。

    我問他怎麼了?

    王大仙心有余悸,忐忑的說道︰"你剛才的樣子太嚇人了,你怎麼了?"

    我不由的一愣,問王大仙怎麼回事?

    王大仙說我剛才雙眼血紅,就跟瘋了一樣的宰殺那些怪物,好像我自己都控制不了一樣。

    我點點頭,說道︰"我剛才也察覺到了,身體里面,突然涌現出了一股殺機。"

    王大仙皺著眉頭,突然問了一句,"武侯兵符還在不在你的身上?"

    我點點頭,掏出了一直放在口袋里面的武侯兵符,這個時候,我發現,武侯兵符,竟然也一片血紅。

    "這怎麼回事?"

    我不由的嘀咕了一句。

    一直一來,我都認為自己融合了武侯兵符的實力,也就是說,現在的武侯兵符,似乎對我沒有任何的用處,因為我感覺自己將所有的實力都吸收過來了,可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這武侯兵符,似乎還有我沒有開發出來的潛能。

    我有些震驚,也有些疑惑。

    我說過,剛才的那種癲狂,我自己都感覺到有些害怕。

    我將王大仙扶了起來,剛準備起身走。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又響起了一陣腳步聲,我趕緊將手電筒熄滅。

    王大仙又開始發抖了。

    外面的那種腳步聲,似乎跟剛才的有些不一樣,我細細的听著,好像有兩個人,他們挪動著步子,正在往這邊靠近。

    過了一會,那腳步聲越來越清晰。

    我再次警惕了起來,我拽著匕首,打著手電,踫了踫王大仙,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然後,自己慢慢的挪到了牢房的門口,我站在那,我發現,那聲音,從我右側的走廊,慢慢的靠近了過來。

    我屏住呼吸,再次緊了緊匕首,就在那腳步聲即將靠近我的一剎那,我猛的一把按亮了手電筒。

    手電筒一亮,一個人影朝著我就沖了過來,我猛的一躲,然後死死的朝著他奔襲了過去,我的速度很快,我幾乎瞬間就貼近了他的身子,我揚起匕首,剛準備朝著他攻擊,這個時候,手電筒一下子就照到了他的臉上。

    我猛的一愣。

    這個人,竟然是燕雀。

    "林敢!"

    燕雀死死的盯著我。

    我趕緊放下匕首,松開了燕雀,問道︰"怎麼是你?"

    燕雀似乎來不及跟我解釋,而是轉過頭,我用手電一晃,我發現,他後面還跟著一個人,那人似乎已經受傷,靠在旁邊的牢房鐵門上,我看了過去,是葉九。

    燕雀扶著葉九,慢慢的走到我身邊,我問了一句,"你們剛才去哪了?"

    燕雀看著我,半天,也來了一句,"我還想問你呢?"

    我瞬間就懵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