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一十八章干尸的身份

第二百一十八章干尸的身份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跟燕雀,我看著你,你看著我,直到旁邊的葉九悶哼一聲,我們這才反應過來。

    我們將葉九扶進了牢房。讓他坐在地上,我發現葉九臉色鐵青。嘴唇發紫,似乎有中毒的跡象。

    我問燕雀葉九怎麼了?

    燕雀說被這里的怪物攻擊了,我問是不是頭發長,渾身髒兮兮有一股惡臭的那種?

    燕雀說是,說懷疑是活尸。

    我點點頭,看了看葉九的傷口,葉九傷在胳膊,外套還有里面的衣服都直接劃開了。我讓他解開衣服,拿出手臂一看,整條手臂都紫黑一片。

    我頓時皺起了眉頭,說道︰"看來,真的是中了尸毒了。這里面的怪物,肯定不是干淨的東西。"

    "現在怎麼辦?"

    燕雀看著我。

    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接下來要干什麼,我又不會解尸毒,這個時候,王大仙看著我,提醒了我一句,說是我當年不是救過趙書閑的命嗎?

    我猛然想了起來,當初因為趙冰的事情。我將趙書閑的事情給大伙說了一遍。

    當初,我用自己的鮮血解了藍朵的尸貓毒,現在,我的血,會不會也能解這里的尸毒呢?

    當下,我不再猶豫,不管如何,反正就是一些血,先試試看。

    只不過,這里可沒有血蝗,我想了想,干脆一把割破了手指,讓葉九吸了兩口。

    喝了我的血之後,我問葉九好些沒有。葉九點點頭,果然,只是一會,我就看見他手臂上的紫黑之色變淡了很多。

    我一下子就放心了下來,看來,我的血,的確有解尸毒的作用。

    我撕開了葉九里面衣服的一塊碎片,將他的手臂包扎好,然後問燕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燕雀說當時我們一行人在地下一層的走廊走著,他跟貪狼還有葉九走在最後面,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貪狼突然就不見了,當時他們很吃驚,連忙轉過頭去看我們,可結果,我們也不見了。

    我吃了一驚,看來,燕雀遇到的情況,跟我們遇到的都一樣。

    燕雀又問我怎麼回事。

    我將事情一說,燕雀也目瞪口呆,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說完,他又問我,後來怎麼樣了?

    我說我跟王大仙走了半天,結果竟然到了一樓,然後又順著樓梯走到了下面,這個時候,我發現這里都變樣了,隨後,我們就遇到了攻擊。

    "哦,對了,有件事要告訴你們,葉七,他死了!"

    我喃喃的說道。

    "什麼?"

    葉九一下子就激動了起來。

    我趕緊扶著他,"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就已經奄奄一息了,是被那些怪物咬破喉死的,臨死的時候,他告訴我,我們這些人當中,有內鬼!"

    說完,我死死的盯著葉九。

    我想從他的表情里發現一些什麼。

    只不過,我什麼都沒有發現,我看到的,只是滿臉悲傷的葉九,他死死的咬著牙,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燕雀趕緊也安慰了一句。

    葉九沉默了半天,最後,緩緩的說道︰"我想,我知道內鬼是誰了。"

    他這話一出,我跟燕雀同時的看著他。

    說實話,這一刻,我太吃驚了,我現在最煩躁的,就是不知道內鬼是誰。

    我盯著葉九,問了一句,"誰?"

    葉九看了看我,最後,咬著牙,"破軍!"

    "破軍?"系協有號。

    這一次,我,燕雀,王大仙,都吃驚了起來。

    雖然我們都曾經懷疑過破軍,但是,總的來說,破軍做的事情還是滴水不漏,尤其是在我的事情上,如果說他是內奸,他又何必讓我來這鼠山監獄呢?他總不會是想騙我到這里殺了我吧?

    我跟他無冤無仇,這也太牽強了,再說,他要殺我,或者對付我,也根本不用來到這鼠山監獄,他只要宣布我們這些人的身份,外界,自然有人會追殺我們,畢竟,我們不是一般人。

    那既然如此,他又怎麼可能是內鬼?

    我盯著葉九,"理由!"

    葉九咬著牙,"其實以前,我根本沒有懷疑過破軍,直到我看到二樓的那兩具干尸,我才知道,所有的一切,很可能都是破軍的陰謀。"

    "干尸?"

    王大仙泛起了嘀咕,我也有些不太明白。

    葉九看著我們,喃喃的說道︰"我跟葉七,還有所有的葉家子弟一樣,都是孤兒,我們從小被老爺子葉定坤收養,除了我們本身的名字之外,我們還有一個代號名,就是葉字後面加一個數字,我們一共九個人,我最小,所以,代號是葉九,我們九個人從小一起長大,十六歲開始,幫助八門執行各種任務,兩年前,葉五跟葉六離奇失蹤,老爺子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跟著破軍一起去執行了一個任務,不過,當時破軍解釋過了,任務完成之後,大家就一起回了家,之後,就失去了聯系,說實話,我當時相信了破軍的話,但是,我還是有些懷疑,因為這幾年,我跟葉七總感覺破軍在做一些自己的私事。"

    我跟燕雀王大仙都認真的听著。

    "當然了,雖然我們有懷疑,但是,我們沒有證據,而且,在我們的心里,其實我們還是很尊重破軍的,所以,我們一直認為是我們自己多疑了。"葉九咬了咬牙,"直到這一次的龍脈密卷計劃正式的實行,說實話,直到出發的那一天,我都沒有將葉五葉六的事情聯系上,直到我跟葉七看到了那兩具干尸。"

    "那兩具干尸,到底代表了什麼?"

    我問了一句。

    葉九的眼淚一下子又涌了出來,他看著我,"林敢,你不會忘記吧,那兩具干尸,被人砍掉了腦袋跟右手的手腕,如果只是單單的砍掉了腦袋,那還沒什麼,畢竟,殺人的方式之中,砍腦袋是很常見的,但是,還要砍去右手的手腕,我們就感覺不對勁了,我相信,他們是為了掩蓋什麼,確切的來說,是不想讓我們知道那兩具干尸的身份!"

    "你意思是,那兩具干尸,就是葉五葉六?"

    我猛的說了一句。

    葉九點點頭,他捋起了自己的袖子,我赫然發現,他的右手手腕上,紋著一條青黑色的盤龍,手表表盤大小,十分的精致。

    "林敢,這是我們葉家男兒的圖騰紋身,除了我們,其他人一定沒有,所以,我相信,那兩具干尸,之所以被人砍掉了右手手腕,就是不想讓人看見這個紋身。"

    葉九一字一句。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葉九說的是真的,那麼,豈不是葉五葉六早就來過這個鼠山監獄?

    我看著葉九,葉九知道我在想什麼,點了點頭,"林敢,你跟我想的一樣,在我看來,葉五葉六,兩年前就來過這里,而且,一定是破軍帶著他們來的,破軍,利用自己調查龍脈密卷的關系,提前知道了鼠山監獄,所以,就借著老爺子的名號,帶著葉五葉六一起來,我相信,他肯定是發現了什麼,想據為己有,後來被葉五葉六發現,他就殺了他們,當然,他害怕以後進來被人發現,加上尸體不好直接弄走,他就直接砍掉了葉五葉六的腦袋跟右手手腕,我相信,一定是這樣!"

    葉九,咬牙切齒。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如果一切都如葉九所說,那說明破軍真的在兩年前就到過這里,只不過,他是因為什麼殺了葉五葉六的呢?真是是因為發現了什麼要據為己有?恐怕沒這麼簡單?還有,既然他兩年前就知道這里,現在,為什麼現在要帶著我們一起來?

    所有的一切,又開始變的撲朔迷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