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一十九章血鼠

第二百一十九章血鼠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半晌沒有作聲,的確,葉九分析的很對,但是,從某些方面看。破軍,又似乎不存在內鬼的這個可能。

    畢竟。他如果是內鬼的話,很多地方完全講不通,況且,所有的一切,都是葉九的推測,他一絲一毫的證據都沒有。

    當然,葉九剛才說的這些,我是完全相信的。事實上,我也懷疑過破軍。

    緩了緩,我問燕雀,發現了其他人的蹤跡沒有?

    燕雀搖搖頭,說道︰"我們發現你們失蹤了之後。就一直到處走,後來,遇到了那些活死人,我們的手電筒都掉了,就一直在這里摸黑,都摸了一個多小時了。"

    我有些哭笑不得,在這個鬼地方,摸著黑折騰一個多小時。燕雀也真夠受罪的。

    要不是遇到我,他們還不知道要摸到什麼時候,而且,葉九也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眾人開始商量下一步的計劃,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既然已經到了這了,要做的事情,就必須要去做,比如,找到其他人,營救周雅,另外,找出內鬼,再看看是不是有能力在天罰組織之前拿到龍脈密卷。

    當然。相比起龍脈密卷,我更加重視的還是前面幾件事。系叨聖扛。

    別說我沒有民族大義什麼的,笑話,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做大事的人,在我看來,人命,朋友的命,可比哪些什麼密卷寶藏的重要的多。

    燕雀三人都贊成我的想法。

    剛要離開牢房的時候,葉九又提出了一點,說他想去看看葉七的尸體。

    我一把就答應了下來,我清楚葉九跟葉七之間的兄弟之情,從小都是孤兒,然後還一起長大,一起訓練,現在,天人永隔,過去看最後一眼,是完全在情理之中的。

    我在前面帶頭,燕雀跟王大仙扶著葉九走在後面,由于人多,王大仙不那麼害怕了,不過,他還是提醒了我一句,"林敢,你走幾步就往後面看看我們啊,我怕到時候咱們突然又不見了。"

    我點點頭,王大仙,現在真可謂是嚇破膽了。

    只不過話說回來,這種可能,還真不能忽視,一個多小時之前,我們這些人,不就這樣走著走著就沒人影了嗎?

    這個監獄,存在太多讓我們解釋不通的事情。

    我保持著警惕,沿著牢房慢慢的往前面走,葉七所在的牢房,距離我們不算太遠,而且一直都是直路,所以,我感覺不會出錯。

    只不過,走了大概有十分鐘左右,我又開始感覺不對勁了。

    我說過,葉七就在我們的直線位置靠左邊的牢房,但是,都走了這麼久了,我們始終沒有看到葉七的尸體。

    我回過頭,王大仙也發現了這一點,這老家伙,又開始擔心了起來。

    燕雀說了一句,"林敢,你不會記錯了吧?"

    我搖搖頭,"不可能記錯,發現了葉七的尸體之後,我根本就不敢拐著彎走,我是一路往前的。"

    所以,不存在走錯或者記錯的可能,還有,即便我記錯了,那王大仙呢?他也跟我一樣記錯,這明顯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趕到有些心虛了,我總感覺,這個鬼地方,好像他娘的又發生了變化。

    我讓自己冷靜了一下,又沿著回來的路找尋了一遍,這一次,我不但找尋葉七的尸體,我還找尋剛剛那個活死人受傷之後留下的血跡。

    但是,又過了十分鐘,按照我的速度,是絕對會回到剛才的那個牢房的,只不過,我再次失望了。

    我們沒有回到剛才的那個牢房,而且,走廊上的血跡,也全部都不見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咬了咬牙。

    燕雀跟葉九也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勁,畢竟,剛剛的那個牢房,他們也是進去過的,而且,我還為葉九包扎過傷口,可現在,我們連那個牢房的痕跡都找不到。

    我簡直都要瘋了。

    我確定,這個地下一層的這些牢房,好像真的在隨時的挪動一樣,但是,我們又完全看不出它們挪動的任何一絲一毫的痕跡。

    也听不到一絲一毫機簧轉動的聲音。

    "現在怎麼辦?"

    王大仙問了一句。、

    我皺著眉頭,說實話,我真的有些黔驢技窮了。

    這種局面,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眾人都有些膽怯了起來,站在一扇牢房的門前,前也不是,後也不是,我們還有一盞手電筒,背包里面,都還有半瓶水,外加一些事物,如果一直被困在這里,那麼,別說救人找人了,我們自己能不能活著出去都是一個大問題。

    我咬了咬牙,努力的思考著。

    "林敢,你說,咱們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王大仙突然又說了一句。

    我猛的一驚,看著王大仙。

    王大仙咽了一口唾沫,"按照以前我的分析,我認為咱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是一個大機關,但是,這機關,是需要動力來驅動的,不可能無聲無息,可現在,咱們沒听到任何的動靜,卻是找不到回去的地方,這明顯不正常啊。"

    我點點頭。

    只不過,幻覺?

    我們眼前出現的可能是幻覺嗎?冷冰冰的牢房鐵門,積滿灰塵的走廊,還有那吸血吃人的活死人,以及受了傷的葉九,這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是幻覺。

    我又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痛,很痛。

    幻覺,似乎是我們的一種錯覺,不存在這種可能。

    不是幻覺,那又會是什麼?

    我盯著王大仙,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大仙也覺得我有道理,老家伙悶頭苦想,半天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听見了一連串的吱吱吱吱的聲音,那聲音,十分的清晰,由遠而近,仿佛就在我的耳邊一樣。

    我讓大家別作聲,就這樣認真的听著,過了一會,那種聲音越來越清晰,我猛的將手電筒朝著我听到聲音的地方照射了過去,這一照射之下,我頓時就吃了一驚。

    在我們前面三米開外的地方,有一間牢房,牢房里面,躺著一個人,那人的身上,爬滿了一只一只的老鼠,這些老鼠,全身的毛發一片血紅,兩只眼楮,在黑暗之中,發出詭異無比的光芒。

    它們,趴在那尸體上,在瘋狂的撕咬著。

    "哇!"

    王大仙一下沒忍住,差點就吐了出來。

    我死死的盯著,讓我驚訝的,還不是這些,當我看到那具尸體的時候,我確認了一下,我發現,那竟然就是葉七。

    我們剛剛過來的時候,這里還什麼都沒有,可現在,為什麼葉七的尸體突然就挪到這里來了?

    是他的尸體被東西挪動,還是說,他所處的那個牢房,在不動聲色的移動著。

    詭異,像陰霾一樣,瞬間的籠罩著我。

    "血鼠!"

    葉九突然說了一句。

    我猛的回頭。

    葉九臉色慘白,"林敢,燕雀,大仙,咱們快走,快走,這些東西,應該會吃人!"

    葉九哆哆嗦嗦的說道。

    不是應該,是一定,那些老鼠,此時此刻就在瘋狂的吃著葉七,我看見葉七的腦袋已經完全被吃光,他的頭骨,被啃的干干淨淨,我突然想起了一樓上面的那幾具白骨,他們的身上,也全部都干干淨淨,會不會是因為也是這些血鼠的關系?

    "來不及了。"

    葉九又說了一句。

    果然,我一直處于茫然失措的狀態,所以,我的手電筒就一直這樣死死的照著葉七的尸體,我整個人都愣住了,我沒有發現,那些血鼠竟然一只只的回頭,已經是盯著我好長一段時間。

    它們的眼楮里面,全是詭異的光芒。

    "吱吱......"

    突然,為首的一只血鼠,詭異的叫了一下,我就看見牢房里面的血鼠一窩蜂樣的全部都涌了出來,然後朝著我們的身邊飛速的靠近。

    我整個人猛的反應了過來,我大喊了一聲,"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