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二十章玩命二人組一

第二百二十章玩命二人組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現在,他娘的除了跑,我根本不知道還能做什麼其他的。

    活死人,我或許還能對付。

    但是,這他媽的可是老鼠啊。一只又一只的,鬼知道有多少。而且,還是紅毛血眼老鼠,這要是有人說咬一口立馬就能去見馬克思,我絕對會相信。

    人面臨死亡的時候,那種爆發力跟潛力是無法想象的。

    剛剛還要人扶的葉九,現在,都幫著燕雀拖著王大仙了,我在後面殿尾。那些畜生的速度太快,吱吱吱吱的,幾乎一下子就到了我的腳邊,我這人,不算太怕老鼠。但是,現在一看到這種毛茸茸的東西一起往我的身上涌,我還是大叫了一聲,一邊讓燕雀三人趕緊跑,一邊飛快的手腳並用,我拼命的踹著那些老鼠,好幾只他娘的還爬到了我的身上。

    我一陣惡心,現在。我也管不了許多了,我直接拽著,就狠狠的往地上甩。

    不過,這幫畜生的數量太多,看樣子,還有一種大部隊即將要來的節奏。

    我一下子就慌了。

    我早說過,這種玩命的小東西,是最難對付了。

    要不然,動物世界里面為什麼要說世界上最恐怖的動物不是東北虎,不是深海鯊,而是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食人蟻呢?

    老鼠也是一樣。

    數量多,身子靈巧,如果它們還能吃人,那絕對是恐怖到了極點。

    我似乎想到了什麼。我在想,一樓牢房里面的那些尸體,牢房的鐵門被砸,會不會是那些活死人干的,而那些骨頭變的干干淨淨,會不會又全是這些監獄里面的老鼠所為呢?

    當時,鼠山監獄發生了大變故,所有監獄的工作人員肯定第一時間為了保住自己的命而瞬間逃竄,他們,不可能去管那些牢房里面的囚犯,待到大變故發生,山崩地裂,將監獄全部都埋了起來,那些罪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能在牢房里面等死,我查看過那些牢房的結構,沒有工具的情況之下,是不可能從里面出來的。

    後來,監獄里面肯定又發生了一些變異,然後,那些吃人的活死人到了一樓,他們,砸開了牢房,吸干了那些囚犯的血,事後,這些監獄的老鼠又沖到了牢房里面,將里面的尸體啃了一個干干淨淨。

    所有的一切,應該就是這樣。

    我不禁全身一陣雞皮疙瘩。

    這樣的場景,就好像活生生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讓人不寒而栗。

    我一邊想著,一邊應付著這些可怕的畜生,不過,我根本阻擋不了全部,我緊張到了極點,我回過頭看了一眼後面。

    王大仙等人已經距離我有十米左右的距離了。

    只不過,隨著王大仙的一聲媽呀,我就知道,那些血鼠,已經靠近了他們。

    "林敢,你趕緊過來救我們啊!"

    王大仙大叫。

    我著急到了極點,我想救,我他娘的也要有這個能力啊,這個時候,我多麼希望攻擊我們的是十個活死人,哦,不對,二十個都行。

    娘的,反正,就是不要這麼多老鼠。

    我瘋狂的朝著王大仙等逼近,不過,我這一靠近,身後的老鼠更是瘋了一般的涌了過來,那種速度,簡直可怕到了極點。

    "快走,趕緊走!"

    燕雀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跟葉九兩個人拖著王大仙,王大仙根本跟不上節奏,完全就是被兩個人給拖著。

    老小子哭爹喊娘的。

    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我清楚的很,只要再過一段時間,我們,就會被這群老鼠給死死的包圍,最後,被他們吃的骨頭都不剩。

    就在這個時候,我猛的一愣。

    我想起了藍朵。

    我出發來鼠山的時候,跟藍朵談過,她交給了我一樣東西,說是什麼百蟲水,只要撒在身上,估計就有效了。

    我不知道藍朵說的到底奏效不奏效,不過,這個時候,我也只能一試了。

    我快速的從肩膀上取下背包,然後,快速的打開,我從里面找到了那個小瓶子,我趕緊拿了出來,然後,一把打開瓶塞。

    一股詭異無比的味道傳了出來。

    這味道怎麼說呢,反正我是形容不出來。

    我揚起了手中的瓶子,正準備在我自己的身上先做一個實驗,不過,還沒等我倒出一滴,那些血鼠,就跟見了鬼一樣,瘋狂的從我的身邊散開。

    我吃驚到了極點,我趕緊將匕首收好,然後,我一只手拿著手電筒,一只手舉著那瓶百蟲水,快步的朝著王大仙靠近。

    王大仙還在叫,不過,一看到旁邊的血鼠飛快的躲閃,一下子就驚喜了起來,問我怎麼回事。

    我揚了揚手中的百蟲水,緩緩的說道︰"我也不知道,這是藍朵交給我的,說能制老鼠。"

    王大仙大罵,說我有這個寶貝,趕緊不早點拿出來?

    這老小子,還怪我了。

    娘的,我也是剛剛想起來的,要知道,我也被咬了好幾口,我不會犯賤到喜歡老鼠咬吧?

    為了預防萬一,我又將百蟲水分別撒了兩滴到了眾人的身上,王大仙說不要撒多了,這苗疆藍家的寶貝,千金難求啊。

    說完,還一把將百蟲水給搶了過去,說到時候他拿去賣錢。

    這老東西,都什麼時候了。系叨找號。

    有了百蟲水,那些血鼠真的一下子逃的無影無蹤,我們終于松了一口氣,整理了一番之後,我們打著手電筒,又開始在牢房的走廊上尋找著其他人。

    走了大概有二十分鐘左右,燕雀突然一聲大叫,"林敢,有樓梯!"

    我頓時一瞧,的確,就在我們十米開外的位置,有一個樓梯通往了下一層。

    我們剛要過去,王大仙說等等等等,這地下一層,已經差點要人命了,要是還去二層,是不是命肯定沒了?

    我說,總不能不去救他們吧?

    王大仙說他們可能還在這地下一層呢?

    我又問燕雀跟葉九的意見。

    兩人最後看著我,讓我拿主意。

    王大仙說的有道理,但是,我也有自己的看法,不管這一次的內鬼是誰,我相信,他們的目的,還是地下三層的龍脈密卷。

    所以,不管如何,他們一定會出現在地下三層。

    而其他人,我們也完全沒有把握找到。

    再說了,現在出現了通往地下二層的樓梯,現在不下去,待會又找不到呢?那該怎麼辦?

    有些機會,一旦錯過,或許就永遠不會來了。

    我現在,深有體會。

    想了想,我咬了咬牙,說下去。

    王大仙沒轍了,說死就死吧。

    我咬了咬牙,我也知道下去有危險,但是,我不得不這樣做,待在這地下一層,到底還會發生什麼,我們完全無法預料,那些消失的人在哪,我們也不知道。

    與其盲目的尋找,還不如什麼都不要想,找到內鬼,或許一切就能真相大白。

    還有一點,我們的水,食物,都不是那樣充分了,我不敢冒險,一旦讓地下一層再次困住。

    我們將沒有任何的機會。

    我將這個顧慮也說了一遍。

    眾人沒有絲毫的意見,說白了,這一次就是孤注一擲。

    我們緩緩的往通往地下二層的樓梯靠近,到了樓梯口,我還是有些緊張,我警惕的用手電筒照了照下面。

    下面什麼都沒有,跟地下一層一樣,黑咕隆咚的。

    我咬了咬牙,再次說道︰"我在前面,燕雀,你跟葉九保護好大仙,距離我千萬不要超過兩米。"

    "知道了!"

    燕雀認真的說道。

    我一手拽著手電筒,一手拽著獠骨匕首,緩緩的沿著地下二層的樓梯走了下去。

    這個時候,一種陰冷的感覺再次涌遍了我的全身。

    我有一種預感,地下二層,或許會比地下一層還要讓人九死一生。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