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勿近 > 第二百二十一章玩命二人組二

第二百二十一章玩命二人組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下了二樓的轉角,我突然又在心中想著那個問題。

    為什麼所有的樓層都只有我們這些人的腳印,而野田尚雄以及天罰組織的人,他們就一個腳印都看不到呢?

    他們直接飛過去,那肯定不可能。

    有這個本事。他們早就將我們給滅了。

    那既然如此,又是什麼原因?難道說。他們走的是另外一條路?不過話說回來,這監獄完全的就是被埋在地底下,除了三樓的通風口僥幸沒有被掩埋,又哪里來的通道?

    我半思不得其解。

    不過,現在根本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我讓眾人都小心點,千萬不要掉隊,更加不要遠離兩米的距離,在地下一層的時候。我們分成前中後三個小隊都有可能瞬間消失,現在,我是絕對不可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下到地下二層之後,我沒有立刻往前,而是用手電筒照射了一番。我發現,這里的格局跟地下一層幾乎沒什麼變化。

    唯一有變化的,就是牢房之間的走廊變的更寬了,地面上,依舊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灰塵,整個空間,都沉悶到了極點。

    我示意眾人千萬警惕,這才打著手電往前面慢慢的走。

    王大仙問我有沒有什麼具體的路線。我說有個屁,現在,我可沒什麼監獄的結構圖,說白了,現在就是亂走,那里有路,我就往那里走。

    運氣好,或許能夠找到地下三層的樓梯,運氣不好,或許我們就會困死在這里面。

    這兩種情況,真的不好說。

    我現在也根本沒底,我能夠保證的就是,在水源跟事物還沒有完全消耗完畢的情況之下,我希望能夠找到通往地下三層的路。或者說,找到其他人。

    我不敢多想,我知道,在這種環境之下,越想,人就越容易焦慮,甚至,還有可能發生絕望的情緒,而這種情緒一旦發生,後果,不堪設想。

    "林敢,你走慢點!"

    王大仙說了一句。

    我嗯了一聲,一邊打量著兩邊的牢房,一邊用手電照著前面,前面,跟地下一層一樣,完全就是漆黑一片,手電筒是高壓的,可雖然如此,但是在這里,似乎根本照不了多遠,前面出現的,都是未知的黑暗。

    "他娘的,這他媽到底是什麼破監獄,怎麼全是這種路,就跟迷宮一樣。"王大仙,又開始不爽了。

    的確,這里就像是迷宮。

    我問葉九的傷勢是不是好了一些。

    葉九告訴我,已經不痛了,看來,我的鮮血真的起到了化解尸毒的作用。

    我再次提醒大家小心點,接著,緩緩的往前面走,過了一會,我听見一絲的響動,那聲音,嘎吱嘎吱的,好像有什麼在地底轉動。

    眾人立馬警覺了起來。

    王大仙更是一個箭步沖到我跟前,"林敢,下面好像有東西在動啊。"

    他這一說,那種感覺就更加的強烈,過了一會,似乎整個地板都開始震動了起來。

    我們緊張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死死的待在原地,突然,我們的腳下一陣震動,我趕緊扶住了旁邊牢房的鐵門。

    只不過,剛一接觸到鐵門,我發現鐵門也在不斷的顫動了,然後,然後那個牢房,竟然開始在原地朝著前面緩緩的移動了起來。

    我大驚失色,趕緊松開我,我拽著手電筒,往旁邊一照。

    這一刻,我震驚的幾乎都傻眼了。

    我們站立的位置,就好像一個十字路口,這個時候,前後左右的牢房都開始緩緩的移動,或往前,或往後,或往左,或往右。

    總之,它們全部都在挪動。

    那種機械轉動發出的嘎吱嘎吱聲,還有牢房鐵門不斷踫撞發出的框框作響,此時此刻听上去,就好像末日的來臨一般。

    我們四個人背靠著背,緊緊的貼在一起,完全不敢有絲毫的動作。

    那些牢房還在不斷的挪動,整個地下二層仿佛都在劇烈的顫抖。

    我要緊牙關,在一樓的時候,王大仙推測可能整座監獄就是一個巨大的機關城,後來,又懷疑是幻覺。【愛書屋】

    現在看來,還是第一種更加的可靠,這個監獄,百分百就是一座機關城。

    只不過,如此龐大的一座鐵城,荒廢了近百年,還被群山掩埋,在這樣殘酷的條件之下,它從那里得到的動力呢?

    我感覺,除了神力,沒人能夠做到。

    我們就這樣死死的堅持著。

    牢房的移動,大概持續了十多分鐘。

    我發誓,這十多分鐘,每一分鐘,錯了,應該是每一秒我們都在煎熬,我隨時都擔心這里會不會突然塌了下去,然後,我們四個人就被永無天日的永遠埋葬在地下。

    或許這一次可能真的老祖宗都在保佑,牢房挪動的聲音持續了十多分鐘以後,突然一下子又停了下來。

    周圍,再次恢復了一片死靜。

    不過,我們依舊不敢過分的走動,還是待在原地。

    過了一會,王大仙才喃喃的說道︰"林敢,好像停了。"

    我點點頭,停了,的確停了,我再次舉起了手電,前後左右的晃,不過,看到的,依舊是牢房,而沒有其他的東西。

    整個空間,完全就是漆黑一片,沉悶,壓抑,還有無法形容的詭異跟恐懼,讓我整個人的心跳都急速的加快。

    "林敢,現在怎麼辦?"

    燕雀看著我,問了一句。

    這種情況之下,他完全沒有了主張,可事實上,何止是他,我也一樣,我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辦?

    過了好一會,我才咬咬牙,"繼續往前!"

    沒錯,繼續往前,待在這里,只能等你,往前,起碼還有希望。

    我拽緊了獠骨匕首,緩緩的往前面走,剛走一步,我的耳邊,又響起了一陣吱吱吱吱的聲音。

    王大仙一驚,幾乎是大吼了一句,"娘的,這一層也有老鼠。"

    我讓他別作聲,王大仙自顧自的說道︰"對了,老子現在有藍朵的神水,我怕個鳥的老鼠啊。"

    說完,他將那瓶百蟲水緊緊的拽在了手上。

    那種吱吱吱吱的聲音,似乎就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

    我咬著牙,大著膽子,往前面走,眾人靠近我的身後,根本不敢遠離,這個時候,我仿佛又听見了有人說話。

    "沒子彈了,還剩一顆,我留給我自己算了,娘的,自己打死自己,總比死在這幫畜生的手里強,你呢?"

    另外一個聲音又響了起來,"我也沒有了,還剩一個鋼釘,對了,要不,你先打死我吧,然後再自殺。"

    "我只有一顆子彈啊,我又不會吹簫!"

    那人笑了起來。

    我不由的一驚。

    這兩個人的聲音,似乎是唐傲跟林闖。

    我剛這樣想,王大仙已經是激動了起來,"是唐傲跟林闖。"系叨布圾。

    說完,這老東西竟然還大聲的喊了一句,"唐傲,林闖!"

    我听見那邊的聲音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過了一會,一個聲音又響起,"咦,我怎麼好像听見有人在喊我們?"

    "是啊,我也听見了,不會是林敢吧?"

    他們的聲音一下子也激動了起來。

    我知道,我沒有听錯,這兩人,就是林闖跟唐傲,我完全耽擱不了了,我快步的沖了過去,我大概跑了十多米,我剛準備繼續往前,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前面出現了無數個小紅點,那些小紅點,詭異到了極點,見到我們重來,齊刷刷的看著我們。

    我趕緊將手電筒照射了過去。

    我看見,就在我們前面不遠處,地上,竟然密密麻麻的布滿了一只只的血鼠,此時,它們正虎視眈眈的看著眼前的一個牢房,而牢房的門口,還布滿了一大片血鼠的尸體,看上去,觸目驚心到了極點。

    "唐傲,林闖!"

    我大喊了一聲,朝著牢房看了過去,我看見唐傲舉著槍,林闖拿著短簫,這兩人,他娘的正在玩命呢。

    ps:

    感謝小丑娃娃、 鄆Y 的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